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国民男〕〔惹火甜妻一送一:〕〔萌宝来袭:总裁爹〕〔浪打桃花〕〔重生之绝世废少〕〔都市全能共享系统〕〔豪门重生:傲娇男〕〔大唐好相公〕〔萌妻来袭:大叔心〕〔赛丽亚也想玩游戏〕〔万劫神王在都市〕〔九域神话〕〔帝霸苍穹〕〔盛世嫡女:王爷哪〕〔极道天帝〕〔校花的绝品术士〕〔圣皇起源〕〔将军令:夫人请矜〕〔七少,你老婆有点〕〔农家有女来种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385章 大皇孙
    除夕夜里,巴尔娅福晋要生了,消息传回宴上,玉儿淡定地命苏麻喇前去照应。

    但见福临有些不安,虽然觉得皇上未免不够大气,可他在这个年纪就能心疼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不容易,玉儿很欣慰。

    之后见酒过三巡,菜也都上齐了,便大大方方地:“今日不能多留各位,咱们宫里要添喜了。”

    众人听闻巴尔娅福晋即将分娩,纷纷恭喜皇帝和太后,到这会儿吴克善才突然发现,女儿不见了。

    这是福临的第一个孩子,虽然巴尔娅出身低微,可象征着皇权和皇室香火的传承,对于福临尚未大婚就亲政,是极好的助力,玉儿当然要表现得重视。

    母子二人一同来到巴尔娅的住处,才进院门,就看见孟古青孤零零地站在一旁。

    福临狐疑地瞪了眼他的未婚妻,急匆匆地进门去看巴尔娅,苏麻喇则从门里进来,温柔地对一旁的孟古青:“格格,天这么冷,您怎么还在这里。”

    孟古青轻声道:“我怕我走了,事情不清楚。”

    苏麻喇愣了愣,便见姑娘走向她的姑母,行礼后道:“姑姑,那个女人突然就要生了,和我不相干。”

    玉儿眉头紧蹙,但见苏麻喇朝她摆摆手,便按捺下情绪,温和地:“你怎么在这里?”

    孟古青她离席解手,和领路的宫女走散了,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才进门,那个女人就她流水了,然后一群宫女嬷嬷就慌慌张张地什么要生了,姑娘口齿伶俐条理清晰,倒是得很明白。

    看得出来,侄女是个聪明的孩子,可她骨子里的骄傲似乎有些过了,失去了一个皇后该有的尊贵稳重。

    自然,孩子还,玉儿本就没太大的期望,唯有盼着将来能慢慢培养磨合,让她成为可以和福临一起并肩面对天下的皇后。

    “额娘。”福临站在门前,喊着,“额娘您快来看看,巴尔娅她怎么了?”

    玉儿吩咐苏麻喇将孟古青送走,便跟随福临一道进门,苏麻喇手下的宫女来请格格离去,却听孟古青不屑地着:“大惊怪,没见过女人生孩子吗?”

    因巴尔娅一时半会儿还生不出,不久后,玉儿命福临回乾清宫等候,自己也返回了慈宁宫。

    宫人们每隔一刻钟就去询问情况,来来往往好不忙碌,死气沉沉的皇宫伴随着新生命的降临,也渐渐有了生气。

    雅图替母亲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后,回慈宁宫来陪伴额娘,玉儿搂着女儿心疼地:“偏偏你和阿图生孩子时,额娘不能在身边。”

    “我那会儿有苏麻喇千里迢迢来陪着,阿图身边则有我,额娘,您身不由己啊,我们怎么会怪您。”雅图贴心地,“您还别,您若是在身边,我和阿图必然就娇气了,就因为您不在身边,我们才更勇敢。”

    玉儿欣慰地:“可事实上,额娘并不期待你们勇敢,额娘只愿你们一生平安顺遂。”

    此时苏麻喇来禀告,已经过了子时,但巴尔娅福晋还差一口气,孩子还没落地。玉儿问产妇怎么样了,听闻一切尚平安,便带着雅图到佛堂上香。

    半个时辰后,传来消息,巴尔娅平安分娩,产下阿哥。虽然距离太医测算的日子早了半个月,但一切都好,是个足月的大胖子,母子平安。

    “正月初一落地,真会挑日子的孩子,是知道他阿玛要亲政,特地来恭喜的吗?”玉儿喜于言表,好久没笑得那么舒心。

    雅图便兴冲冲地去看侄儿,口中念叨着:“福临自己还是孩子呢,这就做阿玛了?”

    苏麻喇搀扶主子从蒲团上起身,听见雅图那句话,便轻声对玉儿道:“方才宫女送孟古青格格出宫,听见她嗤笑皇上,皇上大惊怪,没见过女人生孩子吗。”

    “福临是没见过女人生孩子。”玉儿冷然,“怎么,她见过了,全天下的人就都要见过?”

    “您别动气,可见奴婢不该多嘴。”苏麻喇自责。

    “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前途坎坷,孟古青是块璞玉,将来是被雕刻得稀碎成了渣,还是磨砺出万丈光华,她自有她的命数,但我也要公平地对待她。”

    玉儿冷静地:“我先入为主地不喜欢她苛求她,她做什么我都会看不顺眼,这样的偏见要不得,不然或许本该是好好的孩子,会被我逼得走岔了路。”

    “您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苏麻喇感慨道,“奴婢时常想,倘若母后皇太后还在,您和太后她一刚一柔,是再好不过的,可惜……”

    “你总我年轻时也骄傲,可我的骄傲,是后来皇太极给的。我刚到盛京的时候,吓得跟什么似的,姑姑一个眼神一声咳嗽我都会发抖。”玉儿叹道,“可你看孟古青,跟我话,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孩子比我强。”

    主仆二人缓缓来到巴尔娅的住处,这里匆忙焦躁的气氛已经散了,人人见了太后都恭喜,雅图心翼翼将襁褓抱来,兴奋地:“额娘,快看看您的大孙子。”

    玉儿接过襁褓,多少年没再抱过这绵软的婴儿,一入怀还真有些陌生,好在到底是四个孩子的娘,很快就趁手了。

    苏麻喇在边上热泪盈眶:“格格,阿哥和皇上时候一模一样呢。”

    玉儿怔然,看着肤色灰红皱巴巴的婴儿,她竟然完全记不起福临出生时是什么模样。

    她还能清晰地记得雅图出生时的模样,记得三个女儿时候的身长胖瘦点点滴滴,可是福临……

    皇帝匆匆而来,玉儿抬起头,看着还没换下宴席上的吉服的皇帝,高挑的少年,明黄的龙袍在烛火映照下透着金光,她有些恍惚,这……是她的儿子?

    “皇上,恭喜皇上。”雅图施施然上前,向弟弟行礼道贺。

    福临忙虚扶了一把,嗔道:“姐姐就爱欺负我。”

    可雅图是真心道贺,含泪看着弟弟:“福临啊,你也做阿玛了呢。”

    “皇上,快来看看你的儿子。”玉儿收敛心神,召唤皇帝,“这是咱们的大阿哥。”

    福临不会抱孩子,也不敢抱,激动又紧张在母亲怀里看了几眼后,便问身边的人:“巴尔娅怎么样了。”

    玉儿心中一暖,但皇帝三日之内还不得探望产妇,她便道:“让姐姐替你去看看,别担心。”

    福临看着母亲,渐渐红了眼眶,后退了一步向玉儿跪下,哽咽道:“儿臣恭喜额娘,额娘……儿臣做阿玛了。”

    众人跟着齐刷刷跪下,恭贺太后喜得皇孙。

    玉儿感慨万千,忍着泪水道:“皇上快起来,地上凉得很,这里交给我和你姐姐便是。回去歇着,明日一早朝贺祭天,不可耽误。”

    皇宫外,吴克善这边,很快也得到了消息,皇帝果然得了大阿哥,听闻母子平安,他松了口气。

    在一旁尚未去睡的孟古青,冷声问:“阿玛这松了口气的样子,是为什么?难道您以为,是我逼得那个女人早产了?”

    “你才多大,话怎么这样刻薄?”吴克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女儿教成了这个模样。

    孟古青很是不屑:“大阿哥又怎么样,不过是个低贱的婢子生的贱种。”

    “孟古青!休得胡言!”吴克善惊呆了。

    “您别大呼叫的。”孟古青根本不服管,傲然道,“您也别担心,将来继承皇位的太子,一定会是您的外孙,大清的皇帝,必定是要正宫皇后生的儿子才行。我可不会像那位似的,怎么生都生不出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妖娆炼丹师〕〔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