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外挂有空间〕〔重生之废材崛起之〕〔神魂丹圣〕〔独家婚宠:高冷总〕〔当土豪门遇上真豪〕〔暴君的炮灰男后[穿〕〔绝品神医兵王〕〔都市超级医仙〕〔情忧伤,静无涯〕〔就爱那个女总裁〕〔不死元圣〕〔穿回来后我嫁入了〕〔凝脂美人在八零[穿〕〔海上华亭〕〔[综英美]反派必须〕〔穿书之末世娇宠〕〔心尖蜜宠:帝国总〕〔程少求放过〕〔我在地狱深处等你〕〔戏闹初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463章 朕没有下旨
    纵然连吴良辅都不肯相信皇后转性,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年的春天,几乎是皇帝大婚选秀以来,最最太平安逸的一段岁月。

    皇后不仅不再对着皇帝大呼叫,也不再折腾后宫妃嫔和她们的奴才为乐,每日到慈宁宫晨昏定省,偶尔在乾清宫坐坐,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如此,福临自然也善待她,除了初一十五的定例外,去中宫的日子也比往年多了些。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翊坤宫里宁贵人肚子隆起来,她后腰细肚子尖,亲贵里上了年纪的女眷都必定是个男胎。

    纵然玉儿喜欢女孩子,也觉得宫里该有个阿哥了,于是派人越发细心地照顾她,往日那些欺负过宁贵人的后宫,再也不敢从宁贵人的面前过。

    春去夏来,五月中旬时,福临到慈宁宫与母亲商议国事,荷兰使团提出了与大清订立通商条约,要在澳门获得居留权,并允许荷兰加尔文派耶稣会来大清传教。

    玉儿的建议恰恰和福临相反,福临想要服母亲不果,玉儿便道:“额娘只是谈谈自己的意见,你若觉得不妥,还是和大臣们去谈。”

    然而如今朝中重臣,如索尼、遏必隆、鳌拜之流,都是母亲的心腹之臣,汉臣中范文程洪承畴,乃至吴三桂,更是对母亲忠心耿耿。

    谁能想象她一介女流能臣服那么多的文臣武将,福临心里明白,他们必定会站在母亲的立场。

    玉儿见福临不大高兴,刚好皇后带着十四公主建宁来了。

    她便道:“多尔衮在世时,曾许吴三桂之子与你的妹妹婚配,虽然多尔衮一死,他曾经许下的事都不作数了,但吴三桂战功赫赫,且不当年引兵入关,入关之后他各地平反,比起我们满蒙的武将功勋更高。”

    “额娘的是。”福临道,转身见妹妹,他都快想不起来,上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了。

    “建宁,八月里有吉日,我和皇后拟定了为你办婚事,下嫁吴三桂之子吴应熊。皇上会赐你公主府,吴应熊也会留在京城。”玉儿温和地,“就嫁在皇城根下,比起姐姐们要自在多了,你可愿意。”

    公主怎敢反驳,叩首谢恩,孟古青在一旁道:“皇额娘,既然是好日子,亲贵里几位郡主格格们也到了适婚的年纪,正月里福晋们进宫来看儿臣时,都惦记着孩子们的婚事。儿臣想着不如喜上加喜,一道把皇上的侄女堂妹们的婚事也办了,您看可好?”

    福临瞥了她一眼道:“别好心办坏事,你胡乱婚配,仔细他们背后的权力纠葛。”

    孟古青道:“还有您和皇额娘在呢,我仔细一些,错不了的,头一回为皇上办正经事,我自然要十二分心了。”

    福临见皇后这样好的态度,又见额娘不反对,也就妥协了:“你谨慎些。”

    孟古青竟是顺从地答应:“臣妾一定心。”

    福临微微皱眉,没再什么。

    不久后,孟古青带着建宁去东边宫苑里见她的生母,玉儿便对儿子:“她真像是换了个人,不瞒你,我也让苏麻喇暗中盯着过,这些日子,她里里外外都端得稳重得体,挑不出错。都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若是长久如此,自然是再好不过。”

    “所以儿子待她也好。”福临道,“额娘放心,儿子决不再让皇后叫您难过操心。”

    玉儿道:“这是事,但荷兰使团的事,皇上再思量思量。你想利用荷兰人对付台湾的主意是好,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他们都不是好东西,让荷兰人和葡萄牙人,还有南明那些余孽互相牵制来得好。”

    “是。”福临虽是应了,但闷闷不乐,只等之后再看,如何与大臣们决议此事。

    一整个夏天,皇后仔细筹措建宁公主与吴三桂之子的婚事,又为亲贵里的郡主格格们指派婚事,隔三差五来找皇太后商量。

    玉儿冷眼看着,孟古青正经做起事情来,也是像模像样。

    私下里与苏麻喇,孟古青若是肯改,她们也没道理不给人家机会,更何况玉儿是答应过姑姑,要善待这个孩子。

    夏末时,荷兰使团一事,在汤若望的诸多周旋下,算是有了结果,最后还是拒绝了荷兰人的驻留请愿,大清只许他们每八年来朝一次,每次来朝时,可进行范围的贸易往来。

    福临为了这件事,不高兴了好几天,这一晚翻了元曦的牌子,夜里吃了几口酒,搂着元曦要寻欢时,被元曦挡住了。

    福临有些恼:“你这是吃醋了,朕亏待你了。”

    元曦怯怯然:“皇上……前天、前天你把我弄疼了。”

    她羞得脑袋快要含进胸里去,可前天她努力忍受皇帝的粗暴,结果昨天差点起不来,实在怕今晚又受罪,便直率地了。

    “弄疼你了?伤哪儿了,让朕瞧瞧。”福临这才怜惜不已,把元曦搂在怀中,“是朕不好,这几天气不顺,没了分寸。”

    元曦撅着嘴,温柔地:“我也心疼皇上,皇上朝务那么繁忙。”

    福临叹了一声:“不和你谈那些事,不然你转身就会把朕的话告诉皇额娘,是个叛徒。”

    元曦立刻为自己辩驳:“臣妾从不在太后跟前提景仁宫里的事,皇上和臣妾的每句话,臣妾都是藏在心里的。”

    这么久了,还头一回见元曦发急,去年姐姐在宫里时,就听她们夸赞元曦嘴巴紧,福临想他身边遍布母亲的眼线,但不论如何,元曦的确是最乖的。

    “朕委屈你了。”福临再搂过她,在唇上亲了几下,“朕也是对你没防备,才发脾气的,不然在别处多一句,皇额娘就知道……”

    “皇上别难过。”元曦软绵绵的手,摸着福临的心门,“您想发脾气,就发脾气吧,我不往心里去,您想要人家的话……”

    她红着脸,自己把衣襟解开几个扣子,露出赛雪的肌肤,绵软娇羞地:“轻一点儿……就好。”

    “妖精。”福临心情好多了,抱着美人儿躺下,在她香香嫩嫩的肌-肤上一寸寸吻过去,大手往她腰里探,温和地,“伤哪里了,叫朕给你揉揉?”

    元曦总有法子哄得皇帝高兴,但景仁宫里风花雪月,恩恩爱爱,出了这道门,便是无穷无尽的家国大事。

    吴三桂带兵回京准备吃自己儿子的喜酒,却带回消息南方水患,难民成灾。

    这件事福临本想瞒着母亲,待安置了灾民解除水患之后再提,谁知吴三桂向皇太后请安,直接把这件事捅出来,叫他好生尴尬。

    玉儿没有责怪福临,更不可能当着大臣的面质问他,只是提到要缩减内宫用度,吴应熊和建宁公主的婚事也不能太铺张,吴三桂只要不委屈了公主,怎么都成。

    玉儿要他把陈圆圆带进宫来话,君臣之间一团和气,唯有福临不是滋味。

    他气冲冲回到乾清宫,在桌案前踱来踱去,吴良辅捧着一堆折子进来,胆怯地:“皇上,这里都是谢恩的折子。”

    “谢的哪门子的恩,你去告诉皇后,立刻缩减各宫用度。”福临恼道,“特别是坤宁宫,那些金银碗筷都给我收好了,她是怕人毒死她还是怎么样,瓷碗用着怕割手吗?”

    吴良辅知道皇帝气不顺,把折子堆在一旁,急匆匆就走了。

    坤宁宫里,皇后倒是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笑悠悠对吴良辅:“知道了,过些日子,我让各宫也捐些银子出来,我那些金碗银碗皇上若喜欢,就拿去吧,我使木碗都成。”

    吴良辅走的时候,使劲盯着皇后看了几眼,这个女人,是鬼上身了吗?

    这日入夜,福临和几位军机大臣商议罢海防一事,不等翻牌子,就想去景仁宫歇一歇,才走出门,外头有人话,太监禀告:“皇上,安郡王突然来了。”

    “让皇兄进来。”福临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岳乐急匆匆跑来,虽然满脸着急,可还是屏退了吴良辅和其他太监,压着声音对皇帝:“鄂硕把女儿嫁给了浙江巡抚萧起远的孙子。”

    福临脑袋一轰,呆滞地看着堂兄:“你什么?”

    岳乐知道这件事,可大可,他急着:“难道皇上不知道?可鄂硕怎么敢私嫁女儿,臣是接到了萧起远的喜帖,他也该给您上折子谢恩才是,皇上没看见?”

    福临浑身僵硬,猛地想起白天吴良辅送来的折子,转身回到桌案前一通乱找。

    不仅找到了浙江巡抚谢恩的折子,还找到了鄂硕谢恩的折子,他的手一颤,折子全落在了地上。

    “皇上?”

    “朕没有下旨,朕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