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小毒妃:邪皇〕〔绝品隐忍系统〕〔极品妖孽小神农〕〔报告总裁,影后驾〕〔DNF之直播阿拉德〕〔战国野心家〕〔穿越大封神〕〔穿越七零俏军嫂〕〔新世纪篮球狂潮〕〔燕堂春好〕〔安少宠甜妻〕〔太古造化诀〕〔从红楼世界开始〕〔大道本心〕〔我的系统全靠编〕〔重生空间:天价神〕〔我是大菩萨〕〔本港风情画〕〔诡世将星〕〔婚内燃情: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475章 若敢反抗,就地正法
    打发了弟媳之后,鄂硕带着礼物来到贝勒府,他一个男眷不便进内院探望格格,东莪便大大方方地出来相迎。

    鄂硕:“还望格格多多保重,若有能用得上臣的地方,请格格只管吩咐。”

    东莪如今清心寡欲,满身娴静气质,温和地:“我一切安好,之前听闻你嫁女,隔得太远未能道贺,之后若是见了葭音,替我道一声问候。”

    鄂硕当年是多尔衮的心腹之臣,家眷自然常在王府往来,只是昔日光阴一去不复返。

    王爷福晋英年早逝,如今他看见郡主形单影只,心中十分疼惜,奈何他一个外臣男眷,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鄂硕离去,东莪独自站在院子里,发了好一阵呆。

    正月的风还很冷,但不如盛京冷,可就算盛京冷,她也想回那里去。

    来了北京之后,她的人生就变得一团糟,她愿意舍去一切荣华富贵,换阿玛额娘活着。

    “东莪啊。”身后有人喊她,是东莪的嫂子,如今贝勒府的门楣实际靠太后和皇帝对东莪的眷顾而撑着,一家子人待她自然是客气,但东莪眼看着年岁渐长,总留在家里不是事儿。

    “正月里见到太后,太后问我你平日里出门不出门,问你为何总不进宫,担心你是否身体不好。”

    东莪的嫂子客气地道:“太后的意思是,你要为伯父伯母守孝六年她不会拦着,但若能有相得中的王公子弟,就早些告诉太后。太后会为你留心安排,待孝期满了之后,就为你张罗婚事。”

    “我知道了。”东莪温和地,“让嫂嫂费心了,过些日子,我自己进宫向太后解释。我也知道,总在这里住着不好。”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哪怕你住一辈子呢。”她的嫂子连连摆手,“要知道,现在咱们这一脉,全靠你撑着了。”

    东莪苦笑:“是吗?”

    京城里谁不知道,太后和皇帝对多尔衮的遗孤十分眷顾,当年摄政王府被抄家后,东莪虽然依旧能享受郡主待遇,但封号是被褫夺了的。

    这两年皇帝又恢复了她郡主的尊贵,甚至赐了腰牌,可随时进宫,放眼整个皇室,除了二位在科尔沁的长公主,就是东莪独一人享有这份殊荣。

    只是,东莪一年也进不了几回皇宫,安安静静地生活在贝勒府里,外人眼中是安分守己有自知之明,事实上谁也不知道东莪心里在想什么。

    正月末,皇帝的万寿节前,巴尔娅福晋再次分娩,生下健康的公主,按照福临之前的许诺,她可以在自己的院儿里抚养孩子,但这件事慈宁宫始终没有点头。

    元曦怀着孩子,没被允许来探望产妇,只能派泉子来打听,看看皇太后能不能答应。

    玉儿之所以没点头,是想着巴尔娅若再生个皇子,那就省了一件事,谁知那孩子还真有福气,心想事成了。

    福临来看望才出生的女儿,软绵绵的孩子抱在怀里访若无物般,见苏麻喇在一旁,他便问:“孩子的事,额娘怎么?”

    苏麻喇道:“去问了,太后还没发话,皇上别着急,太后也有太后的难处。”

    话音才落,慈宁宫的宫女来了,向皇帝和苏麻喇姑姑禀告:“太后娘娘,巴尔娅福晋失了大阿哥十分可怜,上天赐福又得了公主,不忍再将母女分离,请巴尔娅福晋自行抚养公主。但来日若再得龙裔,福晋一人无暇照顾,便要送去阿哥所为宜。”

    福临松了口气,将婴儿抱给乳母,叮嘱众人照顾好巴尔娅,便随苏麻喇一道来慈宁宫向母亲谢恩。

    “你谢什么恩,巴尔娅可没这个资格。”玉儿脸上看不出喜怒,的也是正经话,“皇上,往后别再轻易许诺后妃什么违背宫规祖训的事。”

    福临应道:“儿臣谨记,额娘,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又笑道,“今岁始行耕耤礼,额娘若出席,更显得隆重。再者春暖花开,出去走走,心情也舒畅。”

    玉儿含笑:“皇上也该多出去走动走动,去看看大好河山。先帝年轻的时候,一年里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自然那时候是为了打仗,我们不能跟着,现下太平安逸,你出门时,带上几个喜欢的后宫便是了。”

    福临见母亲心情好,他也放松了,道:“额娘也同行才好。”

    玉儿笑悠悠:“你们年轻人出门,我跟着做什么?”

    福临竟是脸红了,苏麻喇在边上笑几句,气氛极好,不久皇帝便要去忙政务。

    临走时玉儿又想起一件事,吩咐儿子:“皇上得闲,想想如何为福全物色启蒙开智的先生,还有皇子公主们的书房也要筹备起来,孩子们长大,就是一张眼的事。”

    福临依稀还记得自己幼年头一次去书房时的光景,这一转眼,他就要为自己的儿子准备这一切,忽然就感觉到肩上又多了一份做父亲的责任,才真正有了做父亲的自觉。

    数日后,元曦被允许来探望巴尔娅,巴尔娅分娩才不过几天功夫,已是容光焕发,可见能亲自抚养孩子对她来是天大的喜事,这辈子再无所求了。

    “太后那样心疼你,一定也会格外开恩的。”巴尔娅,“皇上也心疼你,不是吗?”

    “可我没有姐姐这样耐心细心。”元曦大大咧咧地笑着,“还是让嬷嬷们去养吧,她们比我有经验。”

    巴尔娅怀抱着自己的闺女,声:“等孩子生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元曦没往心里去,一则是懂事守分寸,再则,她真没有旁人的那样,对腹中的孩子有如何强烈的母爱,石榴,怕是姐还没开窍。

    二月里,皇帝本该侍奉太后一同到京郊行耕耤礼,是大清入关来头一遭,本是十分重视,奈何天气不由人。

    整个二月,京城周遭一带的天气十分恶劣,还下了几场春雪,直到三月初,才勉勉强强有了几分春意。

    于是耕耤礼延迟到了三月,而景仁宫佟贵人分娩的日子,比太医测算的也已经晚了七八天。

    这一日清晨,福临早早来慈宁宫迎接母亲,玉儿上轿前,千叮万嘱:“佟贵人就要生的,你们千万看好她,有什么事,立刻送话来。”

    福临笑道:“额娘别担心,元曦怕是要四月了。”

    玉儿摇头,嗔怪儿子:“男人家懂什么,你真以为这世上有二十四个月出生的孩子?到了该生的时候,多一天都险,咱们早早去了,早早回吧。”

    苏麻喇没有随驾,就是留下来准备应付佟贵人随时分娩,而皇太后一走,杨贵人就从储秀宫来了,弱弱地恳求苏麻喇,能不能让她去看一眼二公主。

    苏麻喇正为难该如何婉拒,她手下的宫女急匆匆地跑来在她耳边低语,苏麻喇脸色大变,对杨贵人道:“贵人立刻回储秀宫去,有什么事奴婢回头再向您解释,您要看望公主不迟,明日一定带您去。”

    由不得杨贵人再恳求,苏麻喇就命宫女们将人送回去,杨氏见苏麻喇这样紧张,回到储秀宫对陈嫔:“该不是景仁宫要生了吧。”

    陈嫔冷笑:“她可真会召皇上心疼,那么会挑时候。”

    然而让苏麻喇脸色大变的,不是佟贵人有了分娩迹象,是关在禁宫里的娜木钟,不见了。

    她杀了看守自己的宫女,穿着那宫女的衣服离开了禁宫,现在被人发现,至少已经离开了三个时辰。

    今早宫里忙着送皇帝和太后出行,竟然没有人知道她窜到了哪个角落去,苏麻喇脸色铁青,冷声吩咐手下道:“抓到了若是敢反抗,就地正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