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野小村官〕〔侠行水浒〕〔超级神眼〕〔掠夺诸天万界〕〔无限求生〕〔仙界科技〕〔随身带着个世界〕〔圣武称尊〕〔贴心兵王〕〔幻界仙途〕〔绝世神医〕〔重生军婚:首长,〕〔军少心尖宠:早安〕〔诸天万界辅助系统〕〔系统的神级小店〕〔女师爷〕〔民国女先生[燃爆]〕〔医冠天下〕〔大戏骨〕〔盛宠医品夫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494章 怀念盛京的时光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太后要抚养硕塞的女儿和顺郡主,虽有无情拆散人家母女之嫌,但硕塞的福晋还是心甘情愿把女儿送进宫去。

    丈夫死了,她还有儿子,还有王府的门楣要撑下去,太后对女儿眷顾,就能恩及一家子人。

    如此,东莪难得进一趟宫,便是为太后送来了“孙女”,五六岁的娃娃一直哭着要额娘,在太后跟前磕头后,就被苏麻喇带走了。

    玉儿与东莪话,元曦来奉的茶,东莪起身道:“怎么好让娘娘为奴才奉茶。”

    元曦落落大方地:“皇上最敬爱皇姐,格格用臣妾泡的茶,便是臣妾的荣幸呢。”

    “佟夫人时常来照顾我,如今进宫又喝娘娘您泡的茶,你们这一家子,叫我如何回报。”东莪一面,一面将茶让给玉儿,“皇伯母先用。”

    玉儿嗔怪元曦:“你看你,什么稀奇的茶水只上一碗来,还要我们让来让去。”

    元曦笑悠悠:“这样才亲热嘛,格格您先用,不然您一走,臣妾又该去屋檐底下罚站了,越发连一碗茶都伺候不好。”

    罢玩笑话,元曦便退下了,东莪笑道:“佟图赖家的女儿,一贯活泼大方,好些日子没见了,模样越发漂亮,性情还是那么好。”

    太后笑道:“难得这么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就是傻傻笨笨的,我也不计较了。”

    东莪直言道:“佟嫔娘娘这样还算傻傻笨笨,难道皇伯母以为世上的女子,都像您和额娘那样聪明吗?”

    提起齐齐格,玉儿的心便是阵阵绞痛,倘若齐齐格还活着,倘若她们之间没有纠葛恩怨,齐齐格能助她更好的打理天下应对朝务,齐齐格是世上最聪明的女子,也是她最好的姐妹和挚友。

    东莪悠悠然喝茶,完全无视从太后眼中飘出的哀伤,从窗口望院子里的雪景,笑道:“金顶红墙虽然大气辉煌,还是白雪红墙来得雅致,可惜北京城的雪,不如盛京,没有盛京盛大,也没有盛京干净。”

    “想回去看看吗?”玉儿问。

    “一个人来回,兴师动众,奴才不愿给人添麻烦。”东莪坦率地,“皇伯母,明年博果尔到盛京祭祖的时候,您让奴才也跟着一道去吧。”

    玉儿颔首:“我记着呢,明年就为你安排。”

    不久后,元曦又来奉茶,陪着笑了几句,东莪便要告辞了,玉儿送她到门口,吩咐元曦送东莪格格出宫,在门前一直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

    “东莪格格真是长大了。”苏麻喇在边上道,“眼眉像极了摄政王,这么好的孩子……”

    玉儿却冷冷地:“看着她。”

    苏麻喇一愣,但立刻就明白格格的用意,难过地答应:“奴婢记下了。”

    这一边,元曦送东莪出门,一路上的都是家常闲话,东莪多年来受佟府照顾,对元曦自然另眼看待,两人笑笑往北门走,经过咸福宫外的路,听见婢女高声斥骂着:“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们这样糊弄我家主子,不会有好下场的。”

    “让您见笑了。”元曦好生尴尬,她如今有一宫主位的自觉,何况皇后早就把约束管理六宫的事儿暗中交给她,请她多多帮忙。

    “不如去看看,奴才不耽误这一时半刻的时间回去。”东莪笑道,“起来,皇上的后宫们,奴才还没怎么见过呢。”

    元曦见东莪是有心要见见人,一时没有什么好的借口阻拦,索性大方地带着她拐进了咸福宫门前的路。

    只见是悦常在的陪嫁婢女冬燕,趾高气昂地站在台阶上,脚下一个太监正慌张地在雪地里捡黑漆漆的木炭。

    冬燕惊见佟嫔和不认识贵族姐一道走来,忙过来行礼,元曦端着她的尊贵,冷声道:“大呼叫地做什么,成何体统?”

    冬燕争辩道:“回娘娘的话,惜薪司的人作践我家主子,把最次的木炭送到咸福宫来,屋子里烟熏火燎的,我家常在都咳嗽了。”

    石榴走上前,将地上的炭火捡起来,道:“这不是普通的木炭吗,景仁宫里用的也是这些。”

    冬燕却奇怪地问:“可我家常在一直用的是银骨炭。”

    他们这里的动静,早有宫女去禀告悦常在,她急匆匆迎出来向元曦行礼,却不知元曦身边的人是谁,一问才知,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东莪格格。

    “悦常在吉祥。”东莪欠身道,“我不大进宫,久失问候,还请见谅。”

    “格格吉祥,臣妾是轻骑都尉巴度之女董鄂氏。”悦常在行礼后,便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总算见到这位传中多尔衮的私生女了。

    她知道,这位格格虽然深居简出几乎不怎么见人,但她在太后和皇帝跟前很有分量,佟嫔的娘家就一直巴结着,进宫后悦常在才知道,她的额娘是失算了多少事,一门心思就只知道饿着她。

    “我宫里用的,陈嫔娘娘和宁嫔娘娘用的,也都是这种木炭。银骨炭有限,每年都不易得,只供着太后和皇上皇后,还有阿哥所里的皇子公主。你若实在用不惯,待我禀告皇后,看看能不能匀出一些给你。”元曦的很客气,但字字都是不怒而威的气势,“悦常在,你看呢?”

    “臣妾不敢……”悦常在哆嗦了一下,楚楚可怜,“佟嫔娘娘,是冬燕护主心切,不懂宫里的规矩,求娘娘宽恕。”

    她着,便要跪下去,被一旁的石榴搀扶住。

    “一些事罢了。”元曦道,“东六宫这边,是陈嫔娘娘和宁嫔娘娘帮着皇后娘娘打理,底下奴才若有怠慢的,只管请二位娘娘做主,我到这里来指手画脚,倒有僭越之嫌。”

    悦常在心中怨恨,可面上唯有谦卑恭敬:“娘娘言重了,娘娘,请您和格格进门喝杯茶吧。”

    东莪笑道:“不了,我还要回泽亲王府向福晋回话。日后再有机会,我一定来咸福宫坐坐。”

    二人就此离去,悦常在躬身相送,只等她们走出这条路,才直起身。

    回到屋子里,冬燕一进门就挨了一巴掌,只见姐恶狠狠地:“你再给我惹祸,我就把你撵出去,别以为出去了你就有好日子过,我额娘会放过你吗?”

    这一边,元曦送东莪到北门,愧疚地:“格格难得进宫,就碰上这样的事,臣妾们给皇上丢脸了。”

    “谁家又是一年到头太太平平,总要有些矛盾摩擦的。”东莪和气地,“这才是家里该有的样子,佟嫔娘娘辛苦了,又要伺候皇上太后,又要帮着皇后打理六宫。”

    “臣妾不敢当,格格,您常来才是,太后和皇上都很惦记您。”元曦道。

    “佟嫔娘娘自己也请保重,您的母亲最希望便是您的安逸太平。”东莪如是罢,便欠身告辞,径直出宫去了。

    元曦松了口气,不自觉地眉头又皱起来,对石榴:“咸福宫的人,也太没规矩了。”

    石榴劝道:“和您不相干,您别管,人家悦常在好歹受过宠,回头宫里人该您闲话,您公报私仇。您看惜薪司的人多鬼,得宠的时候,把上用的银骨炭送来,如今见人家不风光了,拿发潮的木炭瞎对付。”

    “木炭受潮了?”元曦蹙眉,“你看清楚了?”

    石榴道:“可不是嘛,所以冬燕才烟熏火燎的。”

    元曦叹道:“他们也真是的,何必欺负人。”

    宫门外,东莪坐上马车,一路往硕塞府中去,眼前却是方才那董鄂葭悦的面容。

    她想起今日在王府,皇帝特别问她鄂硕的事,那眼中纠葛而难过的目光,本就让东莪觉得奇怪。

    此刻,将过去的事,细细地连起来,再看看咸福宫那一位几分神似董鄂葭悦的容貌,东莪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到了皇帝的心思。

    当年撂牌子却不指婚,后来指婚了,几乎同时废了皇后。再选秀,便独宠了这位容貌像极了堂姐的董鄂氏,到如今,董鄂葭音守寡了。

    东莪幽幽一笑,掀开帘子看窗外的光景,北京城繁华,可她还是怀念盛京的时光,怀念阿玛额娘都在的时候。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鬼王传人〕〔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