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代兵王叶凌天〕〔九零学霸小军医〕〔八零之蜜娇军宠〕〔快去创造奇迹〕〔她的左眼能见鬼〕〔琴师的江湖日常〕〔顾少一抱成婚〕〔重生九零学霸小娇〕〔灵魂网络〕〔手术直播间〕〔素月天娇〕〔蜀山魔门正宗〕〔十二生肖历险记〕〔这个杀手他有病〕〔从2000年开始〕〔画满田园〕〔皇甫少卿欧阳皓骞〕〔军少的腹黑娇妻〕〔纨绔异能妃:高冷〕〔美漫之帝国崛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513章 却都是她的错
    “在这宫里,从来不是靠位份说话,姐姐到如今都没有位份,谁又敢看轻了你。”元曦走到镜子前,将发鬓扶一扶,随手挑了一支白玉簪子,对巴尔娅说,“你我若真想要,皇上和太后会不给吗?”

    “要来的,和主动给的,自然是两码事。”

    巴尔娅上前,帮元曦戴好发簪,见边上没有小宫女在,便轻声道:“我去阿哥所看小公主,听见几位嬷嬷议论,说阿哥们都是子凭母贵,二阿哥和三阿哥现下还没高低,就怕那一位进宫后生下皇子,皇上眼里就看不见二阿哥和三阿哥了。”

    元曦低头将琥珀串子挂在襟前,上下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不以为然地说:“的确是子凭母贵的道理,但贵太妃和十一阿哥,又如何?”

    “这……”巴尔娅无言以对。

    “姐姐,想得越多,心里越烦,咱们还是像从前那样。”元曦好生道,“不然就算皇上和太后不嫌我们,我们自己也过得不安生。”

    巴尔娅道:“你是知道的,我以前也是无欲无求,但有了孩子后,心里就不一样了。好在我这还是小公主,倘若真生了阿哥,想到我的儿子的生母连个名分都没有,将来在兄弟姐妹里被看不起,我就觉得生他们下来,太委屈他们,对不起他们。”

    元曦却笑道:“不管额娘是谁,阿玛都是皇帝,这还委屈?我大概修炼上万年,也投不到帝王家。”

    说着话,石榴来催,慈宁宫的家宴虽还没开始,但几位宗亲女眷到了,太后那儿要元曦去作陪,元曦和巴尔娅便先到坤宁宫请皇后。

    到慈宁宫时,阿哥所先把孩子们送来了,几位老福晋在院子里逗着小皇子,玄烨扭头见额娘来了,转身就跑来找母亲。

    元曦接了玄烨,教导儿子向皇后行礼,就快两岁的娃娃,能学出几分模样,自然大一些的福全,连说话都很利索了,几个娃娃奶声奶气,逗得大人们十分喜欢。

    今日是皇帝的万寿,自然人人都喜笑颜开,但家宴上,玉儿却发现福临有几分心神不宁。

    本以为儿子是为了明日的喜事激动,但渐渐察觉不对劲,而宴席过半时,鳌拜派人入宫给太后送消息,说董鄂府出事了。

    原是鄂硕的儿子费扬古,出痘已有两日,尚未确诊是否是天花,但即将入宫的贤妃娘娘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弟弟两天。虽然她未出现痘疹,但若就这样进宫,只怕将痘疹传入宫内,万万不可。

    玉儿再看福临的神情,很显然,儿子早就知道这件事,恐怕前两天就知道,若是如此他瞒着不说,是打算不管不顾,直接把人接进宫不成?

    “传我的懿旨,董鄂氏明日不得进宫,先行在家观察,不论出痘与否,进宫之日待定。”玉儿吩咐苏麻喇。

    “格格,这事儿要不要向皇上……”

    “还用商量吗?就算他顾不得我,这紫禁城里还有他的女人孩子,他难道要为了一己私欲,把什么都抛下?”玉儿怒言,“我现在不想翻脸,好好把饭吃了。”

    如此,一场家宴总算圆满,宾客虽未察觉什么异样,但元曦早就发现,太后和皇上的情绪都不对头。

    下午太后带着孙儿们玩耍时,还喜笑颜开,这会儿顶多算是强颜欢笑,至于皇帝,前些日子的意气风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元曦猜想夜里母子俩会有一番相谈,为了避嫌,平日里要伺候太后洗漱更衣的她,早早地就离开了。

    慈宁宫内殿里,母子俩相顾无语,福临紧紧握着拳头,憋了好半天才说:“额娘已经下旨了?”

    玉儿冷漠地说:“等他们家这场病灾过去了,再进宫不迟,董鄂氏若带着病进宫,把皇后妃嫔和阿哥公主都染上,如何是好?”

    福临垂首不语:“可是,她没有病。”

    玉儿怒道:“皇上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福临跪下,一言不发。

    苏麻喇想劝说几句,被玉儿呵斥闭嘴,她指着儿子道:“谁也没不让你要她,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在成全你,你摸着良心说是不是?我满心以为,这个女人会让你有所成长有所担当,结果呢?”

    “额娘,儿子糊涂,可是和葭音不相干。”福临急道,“是儿子错了。”

    “这是一句你错了,我就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事吗?”玉儿气得恨不得要动手,“我若不知道,明天人就那么进来了,万一把宫里的人都染上,就算不是天花,出个痘也能要人命,你要董鄂葭音以死谢罪吗?”

    “额娘!这……这不是还没来,您何必把话说得这么严重?”福临努力争辩,可他竟然在母亲的眼中,看见了杀气,吓得他浑身紧绷。

    “我根本想不出来,你将来还会为了她做出什么事。这是要你费劲脑汁去想的国家大事吗?这是要你金戈铁马去打仗吗?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但凡是个人,都不会这么糊涂。”

    玉儿走过儿子身边,命人把吴良辅带上来,她懒得再质问吴良辅是否知道这件事:“你是皇上最忠心的奴才,那就替皇上受罚吧。”

    吴良辅吓得目瞪口呆,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拖下去结结实实打了二十板子,而这二十板子,玉儿恨不得能直接打在福临的身上。

    万寿节的夜里,慈宁宫门外鬼哭狼嚎的,自然吴良辅喊了几声,就立刻被堵上了嘴,打完之后,奄奄一息的人被丢到了皇帝跟前,福临根本不敢多看一眼。

    “走吧。”玉儿冷声道,“我这些日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福临眼中含泪,又委屈又无奈,更担心葭音的安危,僵硬地跪安行礼,一步步沉重地走出了慈宁宫。

    皇帝回到乾清宫,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景仁宫,但小泉子打听不到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只知道吴总管挨了一顿板子。

    元曦心中惴惴不安,默默祈祷着,千万别是动摇根基的国家大事。

    自然这件事,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位万众期待的贤妃娘娘,并没有进宫。

    来自科尔沁的惠妃和靖妃,则顺利进宫,分别住在长春宫和启祥宫。

    她们的年纪都很小,和皇后差不多大,元曦在慈宁宫看着她们向太后和皇后行礼时,心想科尔沁既然一心是要给皇帝生儿子,怎么总是送这些身体还没长开的女孩儿来,简直匪夷所思。

    而此刻,元曦已经知道,葭音姐姐的弟弟费扬古出痘了,因贴身照顾弟弟,自然就不能进宫。

    是日下午,派去的太医传话回来,费扬古是出水痘,并非天花,若一切顺利,十天后就能痊愈。

    玉儿什么都没表态,董鄂氏进宫的日子,一时就没了定数。

    这件事,很快传遍六宫,妃嫔们到长春宫、启祥宫向两位蒙古妃请安,回去的路上,悦常在跟上了宁嫔,轻声道:“真是没想到啊,宁嫔娘娘。”

    宁嫔看她一眼,淡淡道:“不过是早一些晚一些。”

    悦常在笑道:“昨夜吴良辅被打了一顿,今天都没见到人,这事儿您知道吧。”

    宁嫔干咳了一声,停下脚步,她的翊坤宫到了,不必再往后继续走。

    悦常在也没多说什么,福了福身,请宁嫔先行。

    两处分开,冬燕扶着小姐往后面去,轻声道:“人还没进宫,就把太后气大了,看情形皇上是原本打算不管不顾地直接接进来呢。太后能不生气嘛,若是带着病进宫,宫里的人都要跟着倒霉了。”

    悦常在冷声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完了呢,她和皇上或许是有缘分,不见得有这福气。”

    慈宁宫里,元曦和巴尔娅这一整天,都是小心翼翼,跟了太后这么多年,没见她如此生气过,本该是欢欢喜喜的一天,落得这样收场,二位从蒙古来的娘娘,也怪可怜的。

    终于离了慈宁宫,巴尔娅道:“昨晚我在小院里都听见动静了,吴良辅那畜生,鬼喊鬼叫的,就是故意刺激皇上吧。”

    元曦说:“姐姐,这些日子,咱们只管做好自己的本分,少说话多做事,只怕,说什么错什么。”

    巴尔娅眉头紧蹙,怯然道:“何必呢,皇上何必这样子。那一位该多为难,明明什么都没做,却都是她的错。”宫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