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祈福魔药〕〔长相逢〕〔我的爱深不见底陆〕〔孤独是你撒的谎〕〔掌门要逆天〕〔陌上玉人心〕〔春风十里,不如你〕〔唯有清风寄相思〕〔重生之异能军嫂〕〔叶哥的传奇人生〕〔惹火狂妻:邪帝,〕〔权力代言人〕〔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妖孽狂医〕〔小村那些事〕〔永不从良[快穿]〕〔重生奋斗俏甜妻〕〔假婚真爱,总裁的〕〔予你半生〕〔魔君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542章 恭喜姐姐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面对父亲的焦虑,葭音依然能冷静,毕竟在她自己看来,这件事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父亲跟了先帝和多尔衮半辈子,然侍奉当今皇帝的十几年里,其实一直在南方,三两年面圣一次,不过是简简单单的述职,他一定不如京官们了解皇帝,甚至不如葭音自己。

    “皇上的个性,我若拒绝,他必然生气,皇上就是想把世上一切的好都给我,万一迁怒你们。”葭音道,“阿玛,我想着,皇贵妃也算到头了,我知道您担心什么,可皇上若要册封我为皇后,这我一定会拒绝。”

    “葭音啊……”鄂硕叹息。

    “阿玛,是不是太后对您了什么?”葭音怯然道,“太后动怒了吗?”

    “没有的事,太后还特地给我和你继母送了赏赐,我们才今日进宫来谢恩。”鄂硕道,“方才在慈宁宫喝了茶,太后和你继母有些女人家的话要,我就过来了。”

    鄂硕知道女儿的个性,她会相信的。

    回想这二十年来,他东奔西走的忙碌,发妻早故,继室对于葭音的教导,最多的竟然是和他们姐弟谈论朝政,人情世故上……鄂硕自愧,他自己也并不擅长。

    “皇上也,太后能答应,他很高兴。”葭音果然松了口气,“阿玛,我绝不会威胁皇后的地位,哪怕那一位自身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让皇上将我扶持到中宫。大清的皇后,必须是科尔沁的格格,这我都知道。”

    “话虽如此,可你也了,皇上要把所有的好都给你,难保……”鄂硕摇头,“罢了罢了,你心里明白,阿玛就放心。不过啊,葭音,皇上对你的喜欢如此盛大隆重,你承受得起吗?”

    葭音垂眸道:“受不受得起,都是这样了。”

    鄂硕再露骨一些地问:“那……你喜欢上皇上了吗?”

    葭音摇头,可立刻又止住,低垂眼眉,不清道不明。

    鄂硕无奈,便问女儿:“你考虑的这些事,都是为了我和你弟弟,那皇上呢?”

    葭音愕然,这才抬起头,看着父亲。

    一直以来,她只是单纯的,不希望他生气,仅此而已。

    “葭音,放开心怀,试着和皇上培养感情,阿玛过,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要把皇上真正放在你的心里。”

    鄂硕循循善诱:“一味的顺从,早晚会让皇上感到空虚和不真实。当皇上感受到,你在为他着想,为他考虑时,他的感情才真正得到了回应。哪怕你无法对皇上用情,但试试看,凡事,先为了皇上的现在和将来考虑,哪怕是刻意的也好。”

    “阿玛……”葭音像是懂了,可心里很不踏实。

    “阿玛不懂什么儿女情长,但对待你的额娘和继母,还有她们对待阿玛,都是如此。”鄂硕也是绞尽脑汁来,“最起码,夫妻之间,要能为对方着想不是吗?”

    很快,就该是离宫的时间,父女俩该的话,也都尽了。

    苏麻喇送继夫人来与鄂硕大人汇合,恭恭敬敬态度亲切。

    鄂硕请苏麻喇留步,见四下之人离得远,便轻声道:“请姑姑回禀太后,臣没有向贤妃娘娘传达太后的怒意,但这件事上,贤妃娘娘的确有过错,请太后多多包涵。”

    苏麻喇和气地笑道:“哪里哪里,是大人多虑了。”

    鄂硕摇头,继续道:“姑姑,贤妃幼年丧母,缺少人情世故的教养,她的心地是极好的,绝非弄权贪婪之人,鄂硕敢拿项上人头担保,贤妃娘娘绝不敢动摇中宫之位。”

    “大人,您越越严重了。”苏麻喇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太后赋予她的威严,“今日,不过是一家子人叙叙旧罢了。”

    鄂硕忙道:“是、是……”

    苏麻喇命宫女上前,送上用布包着的锦盒:“里面有两支野山参,太后方才见大人气色不好,十分担心您的身体,还望大人保重。”

    鄂硕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至少这一场折腾下来,他实在觉得精疲力竭。

    “请姑姑代下官,向太后谢恩,向皇上谢恩。”鄂硕抱拳作揖,带着皇太后的赏赐,离去了。

    眼下,世人只当鄂硕父女如何风光无限,却不知他们如履薄冰的艰难,倘若是生来就有野心的人,这些荣耀光芒,倒也要的坦荡荡了。

    乾清宫里,福临一面忙于政务,一面担心太后见鄂硕夫妇有什么企图,吴良辅没能打听到细致的事,甚至没听太后对鄂硕夫妇动怒,一句“一切相安”就想打发皇帝,福临怎么能信他。

    吴良辅为难地:“奴才,总不能编谎话,挑拨您和太后,或是贤妃娘娘和太后的关系。”

    话功夫,太监跑来禀告,贤妃娘娘去景仁宫了。

    “知道了……”福临没好气,又叮嘱他们,“你们别盯得太紧,若吓着葭音,误会是朕监视她的话,朕摘了你们的脑袋。”

    这边厢,葭音到景仁宫没坐多久,阿哥所就来人,二阿哥想念弟弟,哭得可伤心,他们不能私下带二阿哥离开阿哥所,但是佟嫔娘娘可以带三阿哥回那里去。

    元曦便问葭音:“姐姐,咱们不如去走走,就当松松筋骨。”

    葭音欣然:“听阿哥所外的银杏叶,很美,一直想去看看。”

    “玄烨,我们去找哥哥。”元曦呼唤儿子,抱着玄烨,给他穿衣裳,可等元曦自己拾掇好了,儿子已经拉着姨母的手,催促额娘快一些。

    被的孩子抓着手,葭音简直受宠若惊,也就这种时候,她的情绪会有较大的起伏,满脸的笑容,她那么美,笑起来,简直迷死人。

    一行人往阿哥所来,福全早就在门口等,胖乎乎的家伙一直撅着嘴,老远看到玄烨了,才高兴地跑来,喊着“弟弟、弟弟……”。

    阿哥所的人见贤妃与佟嫔一道来,忙出门相迎,元曦道:“你们带着玩儿吧,我和贤妃娘娘去前头园子里转转。”

    两人沿着花径路,转到了阿哥所外的园子里,这里靠着东边的紫禁城宫墙,种满一排排银杏树,一到这个时节,满树金灿灿地探出城墙,越发显得皇家禁地是何等的金碧辉煌。

    元曦想起了皇帝曾带着她,绕到紫禁城外,隔着护城河看角楼的秋色,再想想如今的光景,心中一阵酸楚。

    她将目光转向葭音,树下美人,正兴致盎然地欣赏秋景,身姿窈窕,气息优雅,葭音姐姐,真是像从天上来的人。

    “姐姐在南方,穿过汉人的衣衫吗?”元曦忽然道,“画像上那样的衣衫,长裙飘飘,轻纱如云般缠在臂膀上。”

    葭音微微脸红:“穿过的。”

    元曦:“姐姐若打扮成那样,再演奏编钟,一定更合适。”

    这本是不合规矩的事,汉人尚且要剃发易服,满人如何能穿汉人的衣衫。葭音不再细,她向元曦走来,其实她找元曦,原是有话要的。

    可元曦却将话题一转,忽然道:“那时候,姐姐还在萧家,悦常在她们选秀之前,皇上曾带着我去城里逛街,吃了好些东西,逛了大半天后,又去那边……”

    她指着角楼的方向:“隔着护城河,从外面看紫禁城里的银杏叶,可美可美了。”

    葭音顺着元曦指的方向望过去,奈何殿阁楼宇重重阻隔,她想象不出那样的景致,而身边的人则:“将来,皇上也会带姐姐去看吧。”

    葭音心中很难过,她知道,元曦其实在对她:将来,你不能和皇帝做这样的事。

    而她难过的,不是不能和皇帝做这样的事,是姐妹情分,怕是早已所剩无几。

    葭音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原本想问元曦,想和她商量的事,统统都咽下了。

    “听,皇贵妃的朝服式样,将类比皇后的凤袍略作添减,也是明黄色的。”元曦向葭音福身,含笑道:“恭喜姐姐,皇贵妃娘娘,千岁千千岁。”

    葭音心如刀绞,不禁垂下眼眸,轻声问:“元曦,你心里恨我吗?”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