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替嫁成婚:亿万总〕〔十里红妆:明妧传〕〔星临诸天〕〔逆天毒妃:傲娇邪〕〔农女要翻身:四叔〕〔恶魔住隔壁:小甜〕〔更把双眉比月长〕〔重生八零:弃妇带〕〔亲爱的许你来生〕〔重生八零撩人军婚〕〔我的绝美女总裁〕〔绝色毒医王妃〕〔空间重生:盛宠在〕〔天地霸体诀〕〔位面宇宙〕〔她的小龙椅(重生〕〔宝鉴〕〔爆笑修仙,萌狐不〕〔万古金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614章 我想要额娘
    对于宁嫔所为,元曦颇有几分高姿态,但对于葭音姐姐,便是担忧了。

    此刻不知母女俩正在承乾宫里说的什么,葭音耳根子软,费扬古也好,继夫人也好,都是她的软肋。

    如元曦所料,继夫人今日行色匆匆甚至鬼鬼祟祟,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她愧疚地对葭音讲明来意后,屋子里便是一片沉静。

    添香在门外张望了几眼,也跟着担心,怕是少爷有什么麻烦。

    “葭音啊……”继夫人怯怯地开口,“我知道,我没脸来见你,可、可他们终究是我的娘家人,我也是实在没法子,才、才来和你商量。”

    葭音刚刚在乾清宫暖阁里,对皇帝说那些大是大非的话,甚至劝福临放下吴良辅,勇敢地面对这些事,结果一转身就打嘴了。

    “他们不敢求太多的,葭音……”继夫人熬得嘴角都起泡了,小心翼翼地说,“今次的事件,涉及无数人,皇上本是抓不净杀不净的。他们愿罚俸降职,怎么都行,但求皇上网开一面,保全家老小无牢狱之灾。”

    “倘若阿玛在世,只怕他们也不敢求上门来,便是欺负额娘如今孤儿寡母,以为额娘要靠着他们了,娘家的人跑来长脸了。”葭音冷色道,“额娘,皇上为了这件事,累得茶饭不思眼眸通红,我们不说分忧解难,怎么好再雪上加霜?”

    “葭音……”

    “额娘不知道,就刚才,我还在暖阁见了皇上,说的都是大义之言。”葭音别过脸去,不再看着继母,“莫说额娘的娘家人,与我没有半分关系,便是我亲舅舅姨妈来求,我也不会答应。您是我和费扬古的母亲,我和费扬古必然孝顺您一辈子,往后就指望我们吧,和那些没心没肝的人,断了干净。”

    换做别家的继母,只怕要指着继女的鼻子,大骂狼心狗肺,可继夫人的性情不会如此。

    她满心愧疚和懊恼,连连对葭音说:“你别生气,我如今也只有和你商量,你弟弟还小,凡事做不得主。既然你这样说,我有了主心骨,他们若再来求我,我就能把他们骂回去了。”

    葭音深吸一口气,也惭愧地说:“若是对额娘说了不敬的言语,还请您包含。”

    继夫人连连摇头:“我知道,葭音你在宫里也不容易。”她又想起一件事来,担心地说,“他们都不干净,你堂叔一家,也火烧眉毛了。”

    “巴度叔叔?”葭音问。

    “是啊,我娘家那些不争气的兄弟们,就是跟着巴度厮混,才走到这一步。”继夫人道,“他们还只是在巴度那儿分了一杯羹,巴度才是大贪呢。”

    葭音略思量,自言自语道:“所以葭悦才会被关起来,太后恐怕是早就有所发现,才会令皇后如此安排。”

    “你说什么?”继夫人没听清楚。

    “没什么,额娘,您安心回家去,叫下人把门关好,别再让他们来骚扰您和费扬古。”葭音说,“他们若再胡搅蛮缠,让您不得安生,不论是您娘家的人,还是巴度叔叔一家,您就进宫来找我。”

    “好,好。”继夫人答应道,“我都听你的。”

    这件事,葭音心里站稳了立场,继母娘家的人和她不相干,而堂叔一家是自作孽,大是大非之下,她不能耳根子软。

    若不然,就会像太后在奉先殿里告诫她的,反过来害了费扬古,害了家人。

    而元曦这边,隔天果然在阿哥所见到了宁嫔,见面就笑话:“姐姐怎么派了个说话跟蚊子叫似的丫头过来,听她说几句话,我肠子都痒痒了。”

    宁嫔无心玩笑,只道:“她在外头脸生,我只是想避人耳目,吴良辅那个畜生,厉害得很。”

    元曦道:“紫禁城里的路,四通八达,西六宫的风,吹着吹着也就到东六宫来了,哪有什么能真正避人耳目,姐姐还是想开些的好。”

    “元曦妹妹,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一同侍奉皇上,经历了这么多辛苦的份上。”宁嫔开门见山地恳求,“帮帮我好不好,元曦,我……”

    “您怎么了?”元曦明知故问,一脸好笑地看着宁嫔,但并非她故意刁难,她只是想听宁嫔说真话,自己若不端着些,人家还觉得一切来得那么容易。

    “看在福全日日惦记着玄烨弟弟的份上。”宁嫔竟是跪下了,一时情绪崩溃,泪流满面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贪慕富贵。”

    宁嫔并没有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是贪图几张银票,帮着悦常在和她的家人,在宫里递送书信和消息。

    她那里一些还没递出去的书信烧得差不多了,但也留了个心眼儿,留下了几封,此刻贴身带着,便拿给元曦来看。

    元曦早已搀扶她起身,二人在福全的屋子里,隔着炕桌坐,就着窗外投进来的日光,元曦把书信都看了。

    单单这两封信,就关乎一桩人命案子的审判,凡有死刑,皆需一级级上报审查,最后由皇帝决定杀不杀,前面查得再严再细,皇帝只要摇头,就能发回重审。

    这家子人求的,就是吴良辅在皇帝跟前美言几句,似乎只要不斩,他们总有法子把人从大牢里弄出去。

    “您从哪儿找来这些门路?”元曦不可思议,“我怕是一辈子也碰不到这些人的。”

    “是悦常在,那个董鄂葭悦,她娘家的人。”宁嫔豁出去了,这一次不撕破自己的脸皮和尊严,势必殃及二阿哥,她是穷怕了,才被几张银票迷了心智,“你也知道,我这阵子,穿金戴银,我真是瞎了眼。”

    好容易穿金戴银了,却这样没有底气,元曦心中叹息。

    然而她自小生在金银堆里,古董玉器都是玩物,自然能随随便便就将钱财当做身外之物,可宁嫔有宁嫔的苦,元曦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宁嫔捂着脸哭泣道:“哪怕死了,我也不能让人抖出去这件事,我不能坑了福全。”

    元曦收起信封来,对宁嫔道:“这话若是去太后跟前说,太后大概会说,那你就死了干净,不就得了。”

    宁嫔大骇,她怎么可能真的愿意去死。

    元曦一笑:“逗您玩儿的,不过这件事,妹妹我爱莫能助。”

    “可是?”宁嫔傻眼。

    “但太后,应该会看在福全的面子上,略作周全。想来姐姐死罪可免,怕是活罪难逃,您要想清楚,若求太后庇护,必然要扒一层皮,太后是不会轻饶您的。”元曦道,“若不然,咱们出了这道门,我就把什么都忘了。”

    宁嫔半张着嘴,一时难以抉择,忽然听见门外传来福全的声音,爱子之心压过了一切,连声道:“一切,求你成全,太后就是斩断我的手脚,我也、我也心甘情愿。”

    离开阿哥所的时候,香草和小泉子几个,抱着五公主,要带她去皇后宫里玩耍。

    小人儿挣扎下地,裹得严严实实的小脚丫子在地上跑,再加上奶声奶气的声儿,光是看着听着,心就软了。

    回想宁嫔哭成泪人,说她是穷怕了,怕自己不能给二阿哥好的前程,怕人看不起二阿哥的额娘出身微寒,再想想储秀宫那里,听说那天陈嫔哀求皇帝轻点抱孩子,连抢都不敢抢。

    这些孩子,都是有福气的,个个儿遇上疼爱他们的母亲,偏偏……他们的爹眼里,只有黄花山下,那可怜的四阿哥。

    那么多兄弟姐妹的爱,一下都压在四阿哥一个人身上,元曦的心,疼得喘不过气来。她甚至庆幸,福临不疼玄烨,才能让玄烨平平安安的长大,但四阿哥,太可怜了。

    于是这一天,元曦格外想念玄烨,想得坐立不安,总希望立刻就能看见儿子。

    然而后妃不能随意出宫,哪怕元曦仗着慈宁宫的靠山,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她也绝不能冒险犯宫规。只能偷偷地,一个人在屋子里落眼泪。

    仿佛母子连心,今日玄烨也格外惦记母亲,早晨起来,就不能安心上课,苏麻喇提醒了好几次,小阿哥还是走神。

    苏麻喇本想严肃地训斥三阿哥,可是玄烨突然开始掉眼泪,哭着哭着越来越伤心,乳母和石榴都赶来了,怎么哄也不好。

    “我就是想额娘。”玄烨泪眼汪汪地说,“我想要额娘。”

    堪堪四岁的孩子,早早承受起了身为皇子的无奈和责任,可终究是小孩子,总有难以控制脾气和情绪的时候,玄烨今天,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苏麻喇无奈,抱起玄烨说:“嬷嬷带三阿哥去岛上好不好。”

    “额娘在岛上吗?”

    “三阿哥去了,娘娘一定也去。”苏麻喇说,“可三阿哥答应嬷嬷,不哭了,一会儿额娘见到你这样,该心疼了是不是?”

    玄烨伏在苏麻喇肩头,呜呜咽咽着:“嬷嬷快去,我们快走。”

    苏麻喇吩咐石榴:“收拾些东西吧,我们就搬去岛上住,那里至少开阔些,总把孩子闷在这院子里,早晚闷出病来。”宫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