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贼行诸天〕〔灵魂归一〕〔山歌如刀〕〔寻宝师〕〔田园小针女〕〔穿越之夫君个个太〕〔魔神狂后〕〔漫漫诸天〕〔幻想副本系统〕〔绝色女鬼的贴身巫〕〔都市最强技能大师〕〔余生请牵好我的手〕〔大楚昭阳〕〔帝国总裁深深爱〕〔明日传奇〕〔烽烟乱世遇佳人 顾〕〔超级神眼〕〔死亡作业〕〔天行缘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645章 是皇帝不行,还是皇贵妃不行
    这话福临是信的,近来葭音气色红润,胃口也好,福临常常光看着葭音吃饭,自己就能心满意足地饱了。

    这大半年来,她陪伴自己度过每一个彷徨不安的夜晚,为他喜而喜,为他悲而悲,还不得不夹在自己和皇太后之间。

    曾一度看着心爱的人日渐消瘦,福临自责又无助,好在随着战局形势的扭转,一切都好了。

    “朕今日邀请额娘一道去狩猎。”福临说,“额娘挺高兴的,说是若有兴致,要在围场多住几日。”

    “太后本是女中豪杰,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人物,如今在这紫禁城里,言行举止都要做三纲五常的表率。”葭音温柔地说,“太后实在辛苦了。”

    “你是这样体贴,外人却不知你的好。”福临不甘心,“说什么宠妃误国,纯粹是他们自己没本事,把什么都往女人身上推。”

    “臣妾不在乎,皇上知道臣妾好,太后和姐妹们知道臣妾好,就足够了。”葭音娴静地说,“臣妾能与皇后,和他姐妹们和睦相处,共同侍奉皇上,已是心满意足。”

    “提起皇后,这大半年来,她日日躲在慈宁宫,什么事都不管。”福临更不甘心,“太后却能纵容她,这是什么道理?偏偏对朕,对你,诸多要求诸多不满。”

    葭音后悔提起皇后,这不知是要说到哪里去了,便努力要将话题岔开,便说起费扬古选妻子的事,福临这才作罢了。

    夜深后,彼此耳鬓厮磨,安安稳稳地睡去,葭音听着福临的鼾声,侧过身来,借着昏暗的光线看他的轮廓,回忆起来,竟已记不得是几时把心交出来。

    阿玛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她信了。

    虽然皇帝的爱,依然让她感受到沉重,可被动地被压,和主动的承担,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这个男人的内心,脆弱而敏感,说来也奇怪,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可葭音会在这样宁静的夜晚,含笑看着他的睡颜,为福临高兴而欢喜,为他难过而伤心,爱情终究没有像书里那样,变得轰轰烈烈,但若能岁月安好,她便心满意足。

    不过葭音也有隐忧,也为自己不适合生育的身体喘了口气,倘若她再能有个一男半女,皇帝必然会顶住千万压力,将自己扶上中宫之位。

    天知道,他在做这些事时,往往霸气十足一言九鼎,谁也拧不过他,哪怕这样的气势,分一半,在面对天下危难时,拿出一些来呢。

    “皇上啊。”葭音温柔含笑,轻声细语,“咱们安安稳稳地度过一辈子,可好?”

    五日后,围场准备完毕,随时待命,又过三日,福临便率领大部队,侍奉太后,邀请那些有功之将,奔赴围场狩猎。

    围场里,乌泱泱扎了几十座帐篷,后宫妃嫔这一带,寻常人是不得入内,但妃嫔们自己可以走出来。福临下旨说,不拘泥任何规矩,只要乐意,都能下场跑一跑。

    元曦便带着玄烨来找哥哥和弟弟,佟国纲将小外甥抱上马背,他的坐骑高大威猛,玄烨一坐上去就呆了,浑身紧绷,一动不敢动。

    “傻孩子,你就这点出息,怕什么?”元曦在马下嗔怪,“这是舅舅的马儿,一定会稳稳驮着你。”

    玄烨还是紧张,直到佟国纲翻身上马,带着玄烨跑了一圈回来,小家伙才露出笑容,问母亲:“额娘,你上来吗?”

    元曦摇头,待儿子被抱下来,便对他说:“别在你福全哥哥面前炫耀舅舅带你骑马的事儿,福全哥哥的舅舅不能来,他会羡慕你。”

    玄烨自从上回的事,已经再也不犯同样的毛病,他虽然比同龄的孩子稳重且聪明,可孩子终究是孩子,总有忍不住得意的时候。

    但如今知道福全哥哥不可靠,玄烨再也不愿对哥哥说书本之外的事,他不希望哪一天,又莫名其妙地触怒父亲。

    “我知道。”玄烨大声答应,转身对佟国纲道,“舅舅,等我长大了,我也要骑这么高的马,比所有人都高。”

    佟国纲笑道:“舅舅到时候,送你一副最安稳的马鞍,你要好好吃饭,才能长得舅舅这么高。”

    玄烨高兴了,拉着额娘的手往回去,半路上遇见慈宁宫的人来请,元曦带着他匆匆而来,只见福全已经到了,在太后身边蹦蹦跳跳,见了弟弟就嚷嚷:“玄烨快来,皇祖母给我们小马驹了。”

    玄烨跑到跟前,只见两匹毛色个头都相差无几的小马,正慢悠悠地吃草,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继续吃草。

    玉儿对孙儿笑道:“你和哥哥一人一匹马,他们还小,要好好养,等马儿长大了,你们也就长大了。”

    元曦要儿子谢恩,玄烨规规矩矩地向祖母行礼,之后就和哥哥一起围着马儿转悠,拿草料喂它们,又小心地摸摸它们,爱不释手。

    两匹马一样的个头,连毛色都相差无几,底下的人是费了一番功夫寻来的,就是知道太后不愿在二位阿哥之间分出什么彼此。

    这件事在营地里传开,陈嫔抱着五阿哥来请安,笑悠悠对太后说:“皇祖母,我们常宁的马儿在哪里呢?”

    玉儿挺喜欢陈嫔爽朗的个性,她养个儿子安安分分,不与人勾结做见不得人的事,也不刻薄刁钻待人,这会儿抱过胖乎乎的常宁说:“有,将来哥哥带着弟弟跑,还能少了我们常宁的吗?”

    两岁的娃娃,最是懵懵呆呆又对什么都好奇的时候,在玉儿怀里一刻不停,到底是从祖母怀里爬下来,就跑去找哥哥们。

    福全一副大人的模样,跑来奋力抱起小弟弟,玄烨把草料塞在常宁的手里,让他也喂马。

    可是常宁胆小,马儿的舌头一伸出来,就吓得他哇哇大哭,边上小姐姐们跑来,一窝孩子在那儿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皇太后这里含饴弄孙的情景,成了围场里的美谈,却也无意中形成另一股压力,直扑着皇帝和皇贵妃而来。

    不知是谁起的话头,那一日篝火晚宴上,人人都在看皇贵妃,人人都在背后议论,皇贵妃独宠这么久,四阿哥都走了快两年,怎么再没有好消息,纷纷好奇是皇帝的身体出了毛病,还是皇贵妃不行。宫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