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甜心万亿宠〕〔妖宠女友是头猪〕〔山海,术士〕〔明威天下〕〔回到明朝当暴君〕〔这大侠我不养成了〕〔灵异空间建造者〕〔史上最强大妖〕〔我的平砍连劈带暴〕〔诸天神话入侵〕〔都市之第一次有奖〕〔无限之开局一双轮〕〔重生之异界红警〕〔我是英雄导师〕〔我很凶猛〕〔朝唐之上〕〔庶女无敌:王的心〕〔从地狱归来的男子〕〔穿越空间之异能商〕〔农女倾城:腹黑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079 我没答应你
    苏麻喇抽噎着:“可是格格,往后的日子,要怎么办……”

    大玉儿扶着她站起来:“我也不知道,不论如何,今晚要先睡觉。”她拍拍苏麻喇的脑袋,“明天你把衣裳洗干净,给齐齐格送去。顺道问她拿两袋蜜枣,跟她说,就是今天庶福晋给雅图吃的,雅图回来的路上一直惦记着。”

    苏麻喇答应了,等大玉儿躺下,她才退出去,外头的风虽然停了,可仿佛一夜之间进入了隆冬,冻得人嘴巴鼻子都要掉了。

    她出来的时候,宝清刚好也从边上出来,两人对望一眼,宝清跑来,把怀里的手炉塞给苏麻喇。

    两人并肩一路小跑,跑回她们住的地方,有了灯光,宝清才看见苏麻喇眼睛通红,不像是冻的,而是哭的,她便问:“玉福晋也哭了是吗?”

    苏麻喇摇头:“她若哭了,我反而放心了,哎……不声不响的,不知道明天是不是还要出门。”

    宝清低着头说:“往后我跟了兰福晋,苏麻喇,你还和我好吗?”

    “说什么傻话呢。”苏麻喇围着炉子直跺脚,这天一下子冷了,外头走一回,脚趾头都要冻掉,她将烤暖了的手,在面上搓了搓,说着,“宝清你要好好伺候大格格,别叫人欺负她,对门那对姐妹不是省油的灯,大格格性子那么弱,说话都不带大声的。”

    宝清抿着唇,呆呆地看着苏麻喇,苏麻喇嘿嘿一笑:“格格派你去照顾的时候,就是知道你指望得上,宝清,别叫格格失望。”

    “我知道,可是……”宝清咕哝道:“玉福晋和兰福晋,还能和好吗?”

    苏麻喇双手烤着火,看着炭炉里猩红的火光,感觉到指尖的滚烫,怔怔地说:“她们又没吵架也没打架,怎么不能好?宝清,我们各自伺候好各自的主子,别的事不要管。”

    夜渐深,十四贝勒府门前,数盏灯笼领路,将多尔衮送进门,他满身的寒气,身上大氅的风毛都冻僵了,齐齐格伸手解开他的衣裳时,嗔道:“你掉进冰窟窿了?”

    多尔衮说:“这天一下子冷了,你明天出门别忘了添衣裳。”

    齐齐格笑道:“我这几天可没地儿去,宫里也不能去,不知她们几时能消停,我不如在家守着,兴许大玉儿还会来,我在家,她还能有个去处。”

    多尔衮的心一沉,问道:“她今天来了?”

    齐齐格说:“你不知道?我们还去城外骑马来着,下雪前回来的,结果风雪太大,走不回去,她又跟我到家呆了半天。”

    多尔衮哦了一声,洗手脱衣裳,屋子里暖得像春天,刚才在外面还冻得不敢张开嘴,这会儿已经热得不耐烦。

    “我一直想啊,玉儿会怎么闹,结果,真是把我心疼坏了。”齐齐格端着热茶来,递给丈夫,唏嘘道,“她都吐血了。”

    多尔衮一口茶呛住,连连咳嗽,惊愕地看着齐齐格:“吐血?”

    齐齐格点头:“那是气得不行了吧,把我吓死了,好在没什么事,她自己也吓坏了。”

    “宫里知道了吗?”多尔衮问。

    “玉儿不叫我说,我寻思着,过几天告诉姑姑去,让大夫好好给她养一养。”齐齐格道,“姑姑现在一定也难受,如果海兰珠姐姐是被强送来的,如果她和玉儿没有半点姐妹情分,玉儿断不会这么伤心,你想啊,我若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姐姐和你好上了……”

    齐齐格皱眉想了想,心里一阵翻腾,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光是想一想,我就要疯了。”

    多尔衮心虚地背过身,道:“你别胡思乱想。”

    齐齐格笑道:“那我也没有姐姐来和你好啊。”

    不多久,卧房的烛火熄灭,夫妻俩并肩躺着,齐齐格说起那天遇见豪格福晋的事,她道:“最近他们都挺活络的,果然不出门在家,心思就多了。”

    多尔衮嗯了一声:“拼了命的打胜仗,不就是图个前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阿玛的儿子和孙子,都有资格做大金的主。”

    齐齐格道:“豪格年纪比你还大,熬到大汗归西,他也老大不小了,万一有个病有个灾的,大汗一定不会把位置传给他。可底下两个弟弟瞧着,不大成气候,将来会怎么样,真不好说。”

    多尔衮道:“现在仗还没打完,我们是一条路走下去没得回头,大金必须入关,在那之前,他们急红眼,顶什么用。”

    齐齐格轻声问:“多尔衮,到时候你会争吗?”

    多尔衮闭着眼睛,没动静。

    齐齐格上前亲了他一口:“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能为你做的,你也别客气。这辈子,哪怕为你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多尔衮睁眼,在她额头轻轻一拍:“好好的,说什么死。”

    齐齐格却是严肃的:“我没开玩笑,皇太极那个人,那么狠心,早一些晚一些,不是他死就是你死。”

    是啊,皇太极狠心,多尔衮至今都无法揣摩到,他的心很究竟能有多狠,而他的狠,总是表现得那么波澜不惊,悄无声息地,就把人的心撕碎了。

    一夜过去,清早开门,盛京城上下一片白茫茫。

    宫苑里,宫人们忙着扫雪,清宁宫里备下了早膳,往日里大汗若是在内宫用早膳,不论在哪一位福晋屋子里,都会到清宁宫来用,和大福晋说会儿话,而后再去上朝。

    多年来,哲哲早已习惯了早起,也习惯了玉儿会在这时候掀开帘子说说笑笑地进来,可今天帘子掀起,她下意识地朝门前看去,却是海兰珠跟着皇太极走进来。

    皇太极道:“这天是真的冷了,听说明朝最南边的地方,这会儿还穿单衣呢,将来,咱们到那里去过冬。”

    哲哲笑道:“那里冬天也冷,我听几位汉人大夫说,要去最最南边的地方,那里没有四季,只有夏天。”

    皇太极啧啧:“这天下,究竟有多大,有时候想一想,心里怪害怕的。”

    哲哲笑:“您怕什么,怕您的倒是大有人在。”

    海兰珠跟在一旁,插不上话,只静静地给皇太极递茶水,若是不留神,几乎意识不到她的存在。

    可是这么多年,除了在大玉儿屋里,除非哲哲开口相邀,其他屋里的女人不会跟来用早膳,皇太极也绝不会带他们来,今天这该怎么算呢,难道因为海兰珠是她的侄女?

    “玉儿呢?”皇太极忽然开口,哲哲的心一颤,再看一旁的海兰珠,她只是顺着皇太极的目光,一道看向阿黛。

    阿黛说着:“玉福晋像是还没起,奴婢……这就去问问。”

    话音才落,一阵寒风闯进来,带着女娃娃的欢笑声,雅图领着妹妹跑来,腻在皇太极身边,雅图向海兰珠显摆着:“姨妈,我的小辫儿是额娘梳的。”

    帘子还支着,穿着红衣裳的人慢慢走进来,鲜亮明媚的红色,叫人眼前一亮,哲哲率先开口:“正要去叫你呢,你倒是来了。”

    大玉儿走上前,淡淡地说:“是阿哲闹了会儿,耽误了时辰。”

    她转向皇太极,福了福道:“大汗。”

    皇太极颔首:“坐下吧。”

    此时尼满走近,提醒皇太极早朝的时辰快到了,哲哲便起身来,亲手为丈夫穿戴朝服。

    往日里大玉儿会跟在边上帮忙,可今天她只是站着看,她的左手边,姐姐也在,姐姐的目光停留在皇太极的身上,那么安宁。

    皇太极走了,哲哲一直送到门前,大玉儿没动,海兰珠也没动,厚厚的棉帘被支开,冷风一阵阵灌进来,大玉儿忽然说:“姐姐,那天我要你答应我,别做皇太极的女人,你还记得吗?”

    冷风往脖子里钻,心口离得很近,海兰珠眼前晃过的,是姐妹相亲的一幕又一幕:“可我……没答应你。”

    帘子落下,冷风不再扑面,大玉儿坐下来,端起面前的奶茶,一口一口喝下。

    奶茶还是滚烫的,烫得嗓子生疼,烫得胃里像是着了火,于是越发显得,心是冰凉的。

    又一阵冷风,哲哲回来了,看见玉儿大口大口地喝着奶茶,而海兰珠像根木头似的杵在一旁,哲哲眉头紧蹙,她该怎么办才好。

    这日早朝后,皇太极一连单独见了十来个大臣,忙到大晌午,才喝了一口茶,尼满将大福晋预备的午膳送来,他抬头扫了眼,继续将目光回到桌上的文书里。

    尼满却道:“大汗……大福晋说,侧福晋请旨,要去赫图阿拉。”

    皇太极蹙眉:“侧福晋?”

    尼满忙解释:“奴才该死,没说明白,大汗,是玉福晋,玉福晋要去赫图阿拉。”

    皇太极目光冰冷:“赫图阿拉已经大雪封山,她怎么去,不怕半道上冻死?”

    还在找”宫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圣女之路〕〔回流大时代〕〔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