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七零小佳妻〕〔盛宠医妃,邪王请〕〔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圣与罪〕〔替嫁娇妻:少帅,〕〔重生在古代:有个〕〔快穿:猫系男神,〕〔重生之威压诸天〕〔官运红途〕〔圣手仙瞳〕〔叶哥的传奇人生〕〔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娇妻太甜:霍少,〕〔总裁父子侍一女〕〔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漫威之无限人格〕〔99次逃婚:顾少,〕〔炮灰女配大逆袭〕〔一生一世笑皇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2.山上掉下个哑巴自虐狂
    白华村的人都慌了。

    自百年前一道天雷横扫浮山后,浮山便对登山者颇不友善,以致于渐渐无人问津。

    如今现居白华村的村民们都是自小在这白华村长大,村里最年长的白胡子李老头虽已经七十有余,自诩是这白华村最见多识广的人,可自打他出生以来,也从未见过外人。

    村里反年满十二的年轻男女都忙着修建天梯去了,此刻这白华村里只剩下了几个老弱病残以及一帮子小娃儿。

    蒲央央看着那折腰挂在白桦树上如一只死鸡般奄奄一息的黑衣男人,十分不解,明明一点危险也没有,不明白村里的阿爷阿婆们为何如此忧心忡忡。

    她的小伙伴们则是应验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秉性,围着白桦树绕来绕去,兴奋不已,胆子肥的甚至还捡了根树枝去挠那人的手,手一动底下便一阵惊叫,一惊一乍,嘻嘻哈哈好不快活。

    蒲央央虽然躲得远远的,但也对那人十分好奇,够着头惦着脚仔细的瞧着。

    唯有阿竹仿佛事不关己般,继续掰着手指头数着:“一个老头……两个老头……三个老头……”

    眨眼间,李老头,尹老头,罗老头,三个老头都到齐了。

    尹家阿爷,也就是阿竹的爷爷,拿了把铁锹对着那人,颤颤巍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我听我娘说过,在这白华村外,这穿黑色衣服的就不是好人,不是杀人的就是……就是放火的。”

    尹家阿婆倒是不以为意,绕过白桦树,透过枝叶的缝隙仔细的瞧了瞧,忽的就瞪大了眼睛感叹道:“啧啧啧,你们看,这后生长得多俊,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尹家阿爷不屑道:“哼,头发长见识短,越是长得好看的,越是心如蛇蝎!”

    尹家老婆子叉着腰嗤笑道:“说我见识短,简直可笑,你又何曾出过这白华村,你又何曾见过啥世面?”

    “虽……没见过,但……听……听过!”尹家阿爷红了脸,却仍梗着脖子硬撑。

    蒲央央也忍不住捂嘴偷笑。

    尹家婆子还要开口奚落,却见白胡子李老头拿拐棍在地上重重杵了两下:“行了行了,你们要吵就回家吵去,依我看,别管他好人坏人,从这浮山上摔下来还能留得命在的,便是老天留他的命,老天都帮的人,我们自然也帮得!来来来,老尹老罗,我们仨想办法把他从树上弄下来。”

    话一落音,三个老头都挺直了腰板走上前,抱着树干猛的摇了起来,老婆子们见状也连忙去寻了些枯枝残叶,待铺在这黑衣人的下方。

    岂料三个老头还才只摇了三两下,挂着这黑衣人的粗壮树干便脆生生的折断了,跌落的地方还来不及铺上树枝。

    “嘶!”蒲央央的心一揪,众人看着即将落地的黑衣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黑衣人方才才从浮山上摔下,如今再这么一摔,怕是活不成了。

    就在此时,蒲央央瞟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人群中窜出,以一种异常快的速度,垫在了黑衣人身下。

    黑衣人十分精准的落在这小小的肉垫上,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声音。

    “阿竹!”蒲央央惊呼道,除了她,谁也没注意到阿竹的动静。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蜂拥上前把这黑衣人搬开,露出下面这个小小的,紧闭着眼睛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众人都围拢过来,蒲央央则被挤到了人群外,她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尹家阿婆边哭边喊道:“啊呀呀,阿竹你这个傻瓜!呜呜呜…………早知道你这么傻这么伤我的心,你娘当初生下你时,我就将你一把掐死算了……”

    蒲央央心下一惊,硬是从人群中扒拉出一个缝,挤了进去。

    阿竹正闭着眼躺在尹家阿婆的怀里,那模样……像是睡着了,或是……死了……

    蒲央央心跳如鼓擂。

    “阿婆!”阿竹忽的睁开眼,笑得宛如一个新生的婴儿般天真无邪:“阿竹……没事!”

    “哎呀,我的乖孙子!”尹家婆子赶紧抹了把泪,抱着阿竹亲了又亲。

    “你……你当真没事!”尹老头仍是不放心,与几位长者上前将阿竹扶起又上上下下好好检查了一番,满眼诧异:“也是奇了,一点伤都没有!”

    蒲央央这才松了口气,方才那揪心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都说了,我们阿竹有神明保佑……”

    “没事就好……”

    老头老太们又开始絮絮叨叨,蒲央央蹲下身子,戳了戳阿竹的额头:“傻阿竹!”

    阿竹侧过头,对着蒲央央灿烂一笑,随后似是献宝般,指了指被众人推到一旁的黑衣人。

    蒲央央看了眼黑衣人,只一眼,便觉心中隐隐作痛,鼻头莫名酸胀,似是有什么道不明的情绪开始蔓延。

    这是怎么回事?

    还未等她理清思绪,眼角便毫无预兆的涌出一滴泪。

    时间仿佛静止了般,蒲央央的脑袋一片空白。

    阿竹忽的站起身,穿过人群,笨拙的跑上前,替蒲央央擦去了眼角的一滴泪。

    沾到阿竹指尖的余温,蒲央央这才回过神来,边揉眼边嘟囔道:“我眼里定是进了沙,要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流出泪来。 ”

    阿竹呆呆的看着蒲央央,随即笑得憨厚:“央央,别哭!”

    村里人本来准备好好商议一番这黑衣人要由谁家来照顾,作为最年长者的李老头也想好了各种让众人都信服的方案。

    可一切都被阿竹的一句“小黑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给打乱了。

    村里人顿时庆幸不已,就差直接拍拍屁股回家洗洗睡了,犹记得阿竹八岁那年,硬是要将一只死斑鸠带回家,尹老头不肯,阿竹便日日夜夜守着那形毁身腐的死斑鸠,沾了一身恶臭,可他任凭尹老头如何打骂都不肯离开它半步,后来还是尹家老婆子心疼孙子,将那死斑鸠埋在尹家的后院里,这才作罢。

    按着阿竹平日里的那股倔脾气和傻劲,这黑衣人今后恐怕是种在那尹老头家,在他家里生根发芽了。

    因此,在尹家二老的共同努力下,这黑衣人“小黑”被顺利的送到了尹家。

    看着这来路不明的黑衣人,尹家阿爷气极,看着阿竹骂骂咧咧,尹家阿婆气不过,两人便吵了起来,最后尹家阿婆还上了手,尹家阿爷抱着头四处乱窜,左躲右闪,身手灵活的如同猴儿一般。

    蒲央央在心里偷笑,一看平日里就没少挨打。

    ……

    二老在一旁吵得火热,阿竹却恍若未闻,端着个碗拿着个勺子趴在黑衣人床边,一个劲的往他嘴里喂水,只不过……洒了多半。

    “阿竹!你认识他吗?”蒲央央有些不明白,不明白阿竹为何如此执拗要将此人接回家。

    阿竹摇了摇头:“不……不认识,央央,我喂不好,你……你来喂!”

    说着,便把碗和勺子递给了蒲央央。

    比起阿竹的笨拙蒲央央手脚要利落的多,三两下便喂下了一整碗水。

    水流顺着这黑衣人脖颈的起伏缓缓下肚……

    然后……

    这人就醒了……

    黑衣人猛的一睁开眼,如墨般漆黑幽深的的眼瞳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似黑夜里的猫瞳,将蒲央央与阿竹吓得不轻。

    “小黑…黑…你醒了!”

    阿竹口齿不清的嘟囔着,上前一把将这小黑抱住,屋里昏暗,蒲央央赶紧端了个小火烛来,火苗红彤彤的,更衬得这人脸色惨白。

    小黑皱了皱眉,似乎对于自己这个草率的名字有些不满,他指着自己又指了指他二人,想说些什么,却张着嘴咿咿呀呀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阿竹瞪着个眼,有些不明所以,他伸出黑黢黢的脏手指在黑衣人嘴里抠了抠:“你的嘴……咋了?”

    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那如煤般黢黑的手指进了自己的嘴,他惊惧的往后缩了缩,吐了口口水后,厌弃的推开了阿竹粘着沙土的手。

    他懊恼的张张嘴又想说什么,却仍是“啊啊啊,呀呀呀……”,如此反复数十次,似是癫狂般,连抽了自己十几个大耳刮子,却依然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

    蒲央央有些害怕,却见阿竹不知何时搬了个木凳抱着个果子在一旁啃着,看好戏似的瞧着这黑衣人这般自我摧残。

    只见这黑衣人疑惑的抓了抓头,忽的眼神一滞,似是想起了什么,对着天空嗷嗷嗷的怒吼了一阵,吼的声嘶力竭也不见天空中有丝毫动静。

    “唉!”他长叹了口气后,才认命般垂下了头。

    蒲央央有些明白了,这人不会说话,她方才挑起的眉头如同柳枝般颓然垂下,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唉……还以为来了个外人能听听这浮山之外的事情呢,没想到是个哑巴!”

    小黑闻言,表情痛苦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心中忿忿道:让你有苦说不出!让你听那个雷老头摆布!

    此时的九霄云外,天界的某个旮旯角,正抱着两个酒坛睡得憨实的雷公忽的感受到一股寒气由下而上,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半梦半醒的嘟囔着:“凡事自有天定,不可操之过急,我这是为你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