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最强仙尊〕〔官路女人香〕〔首长红人〕〔阿岐王〕〔攻无不克〕〔重生之鬼界公务员〕〔魔妃曲之今生凤求〕〔八零重生小幸福〕〔鸣凤天下〕〔桃运医圣〕〔护妻军少,花样宠〕〔逍遥大亨〕〔跨界闲品店〕〔蝴蝶女妖〕〔我在休伯利安号上〕〔最爱陌生人儿〕〔明匠〕〔中国密电码〕〔重回80当大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3.三人岂能同床
    众所周知,在这白华村里,向来都只有阿竹追着央央跑的份。可自打那日天降一黑衣人小黑之后,一切便反了过来,蒲央央成日里便有事没事的就往阿竹家里跑。

    尹老头对此颇为得意,每当见着蒲央央的爷爷罗老头板着个脸过来领蒲央央,便迫不及待的背手挺胸,以鼻孔窥人,大有一雪前耻之快意。

    罗老头虽恨铁不成钢,却也不舍对蒲央央过多苛责,便宁愿自己受着气也由着蒲央央去了。

    蒲央央倒也不是真的突然对阿竹如此看重,她来找阿竹,多是为了看小黑,她觉得小黑长的好看,好看到有魔力一般,她怎么看也看不够。

    至于神秘的外来人小黑,既哑又是个不识字的,基本上无法与大伙儿交流,便一直沿用了阿竹给他取的名字“小黑”,他对此也算是默认了。

    单单从外貌来看,小黑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在这全村人长的一般模样的白华村里,相貌尤为清新脱俗。

    他不仅身板壮实,力气还特别大,别人一次能提两桶水,他偏就不走寻常路,能将尹家唯一的大水缸都搬去湖边,然后再滴水不漏的搬一满缸水回来。

    唯独脾气不太好,旁人与他说话都不太搭理,对蒲央央更甚,旁人问多了他也就是斜着一双眼睛瞪着你,嫌烦。可蒲央央每次一来,他便立马躲到别处去,话都说不上一句。

    蒲央央颇为郁闷,难道是自己长的太难看了?或是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可这并不妨碍她每日去看小黑,一天不去看看便吃不下饭。

    好在小黑似乎十分听阿竹的话,阿竹吩咐做什么,他便做什么,阿竹要什么,他便取什么,且十分护着阿竹。

    尹老头对此颇为满意,庆幸自己这傻孙子总算是傻人有傻福,捡了个比狗还衷心的护卫回来。

    这一日。

    大半年未曾见过天赐之水的白华村难得的下起了小雨,雨滴哒哒哒的顺着屋檐滴下,整齐划一,晶莹透亮。

    蒲央央一如往日,来到阿竹门前报道。

    阿竹此时搬了个木凳子坐在门口,窝着手去接外面的雨滴,时不时憨笑两声。

    小黑一声不吭的坐在一旁,皱着眉扳着手指,似乎在计算些什么。

    “阿竹,小黑!”蒲央央举着一把旧纸伞出现在二人落雨的屋子前,纸伞破了几个洞,雨滴汇聚在洞口流出,滴的蒲央央的衣裳一半湿一半干,绯色的裙角沾满了泥。

    小黑背过身去,似是颇不愿意看到她般,鼻子里还哼哼着什么。

    阿竹兴奋的站起来,急切的将手中捧着的一汪水端给央央看:“央央,雨……雨……雨!”

    却不料动作太急,手心窝着的一捧水恰好泼在了蒲央央的裙子上,不偏不倚,淋湿的位置尤其尴尬,看起来就像是尿床了……

    阿竹懊恼的缩回手,不知如何是好。

    蒲央央顿时羞愤不已不已:“阿竹,你真是笨死了!这世间最笨的就是你了!”

    话未落音,蒲央央便觉得一记骇人的眼刀从她面上扫过,她抬起头顺着一身黑衣往上,看到了小黑凌厉的目光,如冰入骨般冷冽,那眼神里似乎还包含了些许不明的情绪,似怨似嗔,千回百转。

    蒲央央忽的觉得胸中一片酸楚,她愣愣的往后退了两步,似是有百味涌上心头,她承受不来。

    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怎么回事!

    “央央,雨快停了,跟我们找地耳去吧!”不远处,三个男孩朝蒲央央挥着手。

    蒲央央如蒙大赦般,慌不迭的朝着远处候着的同伴跑去,而后这三个小子说了什么,阿竹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急匆匆的往前走着,待走远了,心中那一股压抑才慢慢消散。

    当天晚上,阿竹忽的发起了高烧,听阿婆说,是阿竹出门寻她时淋了雨,怎么劝也不肯回去,最后还是被小黑给扛回来的,这一回来,便病了!

    蒲央央急匆匆的赶到阿竹家,阿竹正脸色通红的躺在床上,微眯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阿竹烧的迷迷糊糊的,但眼睛却一个劲的往外瞟,见蒲央央来了,硬撑着朝蒲央央笑了笑后,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睡了好一阵子。

    蒲央央心里内疚,不想回家去,便守在阿竹身旁睡着了。

    睡梦中,一片混沌,她听见耳边一个有些陌生的男声在问:“你还是这么喜欢她?”

    “嗯!”回答的人似乎是阿竹,声音模糊而笃定。

    蒲央央想睁开眼,眼皮子却如千斤重般,无能为力。

    这男声似乎叹了口气,随后低声无奈道:“好,我知道了。”

    此后,便再无动静。

    蒲央央睡的沉了,懵懂中感觉有人抱着自己,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是阿爷正抱着自己往家里走,便又安心睡去。

    此时的尹家。

    退了烧的阿竹忽的惊醒,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眼,努力将眼前看清:“央央呢……”

    小黑的脸色一沉,嘴角抿成一条直线,随后转过身,走出了屋子里。

    “唔……”阿竹忽的明白了些什么,耷拉着头低声嘟囔着:“原来……小黑……不喜欢央央!”

    阿竹久久不见小黑回来,便侧着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会周公,岂料背后忽的凉风一起,什么东西靠在了他的背后。

    阿竹回过头,目瞪口呆,竟是蒲央央睡在了他的身旁,蒲央央此时紧闭着眼,呼吸清浅而均匀,看样子仍在熟睡,小黑的手在将她放下后轻巧收回。

    “小……黑?”阿竹有些不明白。

    小黑站在一旁抱臂看着二人,嘴角凝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阿竹挠了挠头,也跟着笑了起来,他安心的躺下,将被子扯了一半出来分给央央,又盯着央央傻笑了好一阵子,却终是抵不过浓浓困意,合上眼之时,唇角还挂着笑意。

    阿竹与蒲央央都睡了,安安静静的躺着,睡得很沉很香,小黑看了看床上的二人,一声不吭的走到二人中间,找了个合适的姿势躺下,听着耳旁两道此起彼伏的呼吸,他的脸上浮现了一种似激动又古怪的笑意。

    翌日。

    尹家婆子端着盆水,推开阿竹的房门。

    只见阿竹小小的一张床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三个人,阿竹与蒲央央各睡一头,小黑在两人之间缩成一团。

    “哐铛!”

    随着脸盆重重落地,三人先后睁开了眼。

    “哎呀!不得了了!老头子你快来啊!”尹家婆子扯着嗓子喊着,声音尖细而破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鬼王传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永生不灭〕〔豪门交易:总裁的〕〔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天骄战纪〕〔都市无敌医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