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七零小佳妻〕〔盛宠医妃,邪王请〕〔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圣与罪〕〔替嫁娇妻:少帅,〕〔重生在古代:有个〕〔快穿:猫系男神,〕〔重生之威压诸天〕〔官运红途〕〔圣手仙瞳〕〔叶哥的传奇人生〕〔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娇妻太甜:霍少,〕〔总裁父子侍一女〕〔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漫威之无限人格〕〔99次逃婚:顾少,〕〔炮灰女配大逆袭〕〔一生一世笑皇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8.村姑为何会与神魔鬼怪扯上关系
    凭着一股子新鲜劲儿,蒲央央不知疲倦的在远离浮山了路上走了整整一日,穿过了荒无人烟的树林,走过了阴森森的坟地,淌过了不知名的小河,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说是小镇,那还真是小,一条主街稍稍一踮脚便已经看到了尽头。

    蒲央央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些不知所措,她这十五年来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

    忽然,一个满脸麻子的大叔停在她面前,笑眯眯的问道:“姑娘?看你是外地人吧,住店吗?”

    蒲央央愣了愣,住店大概就是住在路边的店子里吧,这些事她也听村里的爷爷们提起过。

    她摇了摇头:“不住,我没钱,大叔,你可知道当铺在哪儿?”

    这大叔一脸痛心的看着蒲央央:“姑娘,咱没钱就没钱,大不了流落街头,你可不能为了几两银子把自己给当了啊!”

    蒲央央又糊涂了,如今的当铺都可以当人了么,见这大叔一脸真诚,她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包袱:“我当东西!”

    “那就好那就好,你顺着这条街走到头,左边倒数第二个铺子便是当铺了。”

    “多谢大叔了!”

    “不谢不谢,换到银子了记得来我们店里住,就左边这家青云客栈,我跟掌柜的说一声,只收你一半的银钱啊!”

    蒲央央点点头,与这大叔辞别后,径直往前走去。

    初次与这浮山外的人打交道,感觉还不错。

    蒲央央是有准备的,临出门前,她拿走了罗家阿婆让她藏好的嫁妆,一枚金色镶红宝石戒指,一对龙凤金镯,还有一根白玉簪子,这里面除了这龙凤金镯外,剩下的都是阿婆捡的。

    来到当铺,蒲央央犹豫了会儿,从包里挑了枚宝石戒指出来,当铺里的掌柜顿时嘴巴张的老大,拿着戒指仔细观赏了一番后,赞叹连连:“好货好货!世间罕有!”

    说着,便一股脑的钻到柜子底下,默默的数着,“咚,咚,咚”十下,十个胖乎乎惹人爱的元宝便放到了蒲央央手里。

    蒲央央大惊,没想到这红宝石戒指如此值钱,看来阿婆所言不虚。

    她将十个元宝收进包裹里藏好,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毕竟没钱寸步难行。

    她又寻至方才的青云客栈,见那满脸麻子的大叔还在,便上前问道:“大叔,我找您打听个事,您知道哪里可以学……唔……‘玉剑’吗?就是可以飞的那种剑。”

    她只知道阿竹在学“玉剑”,剑可以飞,其他的,她一概不知。

    那满脸麻子的大叔一愣,皱着眉嘟囔道:“可以飞的剑……是什么?”

    忽的一拍脑门道:“噢,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飞剑山庄?”

    听到如此贴切的名字,蒲央央激动的点点头:“应该就是那儿了!”

    麻子大叔满脸得意:“我知道那儿,遥城的飞剑山庄嘛,你放心吧,你今日在我店里住一晚,明日一早我便给你指路!”

    翌日,蒲央央在麻子大叔的指点下,换了身崭新的男装,换了些碎银子和铜板,又花了一百文钱雇了辆小马车,便顺利的踏上了去遥城的路。

    车轱辘吱呀吱呀转着,蒲央央挺直了脊梁坐在马车里,有些不习惯,不用走路便能到达目的地,她还是第一次尝试。

    车夫回过头扫了蒲央央一眼,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车行驶至一处荒地,突然戛然而止,蒲央央猛地向前一摔,车夫匆匆跑到车后鼓捣了一番,忽的唤道:“公子,这车轱辘卡石头里了,你快下来帮我一把!”

    蒲央央应声下了马车,迎接她的确是一把银光闪闪的大刀,这刀抵在她脖子上,冰冷骇人。

    “你干什么?”蒲央央强装镇定,牙齿却控制不住的上下打颤:“你……你……劫财还是劫色?”

    车夫扯着嘴角冷笑道:“呸,老子没那特殊爱好,把银两交出来,我留你一命!”

    蒲央央乖乖的将包袱打开,将包袱里剩下的四个银元宝抖了出来,阿爷告诉过他,花钱免灾。

    这贼眉鼠眼的车夫急忙蹲下身,将散落在地的银元宝悉数捡起,放在嘴里咬了咬,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能,能送我去飞剑山庄了吗?”蒲央央试探着问道。

    这车夫站起身,忽的就笑了起来,笑的诡异:“你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此时不赶紧逃命,还敢让我送你去飞剑山庄。”

    蒲央央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十分乖巧道:“好,那我该逃了是吧!”

    车夫只当这蒲央央在嘲弄他,怒从心起,斜昵着眼对着蒲央央吼了句:“滚!”

    蒲央央心里害怕的很,却仍带着哭腔问了句:“我往哪个方向滚能滚到飞剑山庄啊,大叔你就送送我吧。”

    车夫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他点点头恶狠狠道:“我送你,我送你上西天!”

    言罢,便举起刀朝着蒲央央劈来。

    蒲央央本能的蹲下身子。

    “哐当!”

    刀落地的声音。

    蒲央央站起身来,见面前站了个身影高大的紫衣男人,他此时正扼住了那车夫的喉咙,车夫惊恐的瞪着眼,呼不出声。

    片刻之后,这车夫放弃了挣扎。

    “他死了?”蒲央央喃喃道。

    紫衣男人回过头来,剑眉入鬓,目如星辰,竟是一张俊美无双,摄人心魄的脸,他看着蒲央央,挑着眉不屑道:“你如今已经如此不济了吗?当年白煜战神座下,天界威名赫赫的女战神,已经沦落至此了吗?”

    蒲央央摇着头后退了两步,看着这紫衣男人,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什么不济?我不认识你。”

    紫衣男人冷笑着,自顾自的说道:“我就说一代战神怎会如此香消玉殒,你果然还是活过来了。”

    蒲央央更迷糊了:“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你很快就能明白了……”

    紫衣男人步步逼近,蒲央央顿感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连连后退……

    蒲央央的头又开始发晕,紫色的身影在眼前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似是在脑中也有个紫色的身影,恰好与此人重叠。

    “你是谁?”蒲央央扶额蹲下,这人……明明没见过,却感觉如此熟悉……

    她痛苦的闭上眼,脑海中开始闪现一些从未见过的画面,她看到在一个黑黢黢的山洞里,她与这紫衣男人执剑相对,两人剑拔弩张,四周满地尸首,血流成河。

    “啊!”蒲央央惊叫着睁开了眼。

    “跟我走!”

    现实中,这紫衣男人此时一把钳制住蒲央央的手腕。

    “不,不要,我还要去找阿竹……”蒲央央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硬生生的甩开了紫衣男人的手,想要逃,却发现自己被逼入了绝境,身后是石壁,四周是密不透风的树干。

    “凡人如蝼蚁,你不该在乎他们!跟我走!”紫衣男人沉下声来,眼神越发阴戾,他再次抓紧蒲央央的手,却又被蒲央央轻松甩开。

    紫衣男人不甘的咬着牙道:“……这世上,甚少有人能逃出我的钳制,只除了你……你果然就是黛影……”

    紧接着,便从手心释放出一团紫气,这紫气围着蒲央央转了一圈,便猛的如绳索般收紧。

    这次蒲央央怎么都挣脱不开,她害怕极了,没想到这人还会法术。

    紫衣男人松了口气:“幸好,幸好你还未完全觉醒。”

    他走上前,抓起蒲央央的胳膊就要走,却见一道黑影闪现,一道细长的白色光束直指蒲央央,蒲央央周身的紫气顿时消散溃灭。

    “小黑!”蒲央央又喜又怕的看着来人。

    紫衣男人眯起眼打量了小黑一番:“你是天界的人?”

    小黑点点头,从裤腰处掏出一块方形的白脂玉。

    紫衣男人明显慌乱了起来:“你是白煜的什么人?为什么会有他的玉!”

    小黑有点不耐烦,哪有这么多问题,他暴躁的指了指天空,示意让他走!

    紫衣男人有些怀疑,却又怕真的招惹了白煜,白煜是威震三界的战神,他与白煜实力悬殊,他虽心有不甘,但思忖再三后,仍是放开了蒲央央,化作一团紫气消失在二人面前。

    “小黑……”蒲央央激动的跑上前,正欲好好询问一番,却见小黑看了她一眼,只一眼,便闪身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树林间。

    “别丢下我……小黑!”蒲央央踉跄追上前,却根本找不到小黑的踪迹

    “明明是来救我的,却又不理我……”蒲央央丧气的低下头,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小黑回来,只好背起包袱,返回去寻找方才丢失的银两,却发现那车夫的尸首已经和马车一起不见了,当然,银两也不见了。

    “还好他没死。”蒲央央喃喃自语道:“要不然我还得找个地方把他埋起来。”

    她打开包袱,摸了摸包袱夹层里缝着的另外几个银元宝,松了口气。

    继续上路。

    她边走边思索着,这什么黛影,什么白煜,什么战神,到底是谁呢?并且这紫衣男人还真实的在自己的记忆里存在过,她又为何会与这些神魔鬼怪扯上关系?

    唔,想不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