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最强仙尊〕〔官路女人香〕〔首长红人〕〔阿岐王〕〔攻无不克〕〔重生之鬼界公务员〕〔魔妃曲之今生凤求〕〔八零重生小幸福〕〔鸣凤天下〕〔桃运医圣〕〔护妻军少,花样宠〕〔逍遥大亨〕〔跨界闲品店〕〔蝴蝶女妖〕〔我在休伯利安号上〕〔最爱陌生人儿〕〔明匠〕〔中国密电码〕〔重回80当大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10.血淋淋的山庄往事
    随着缓慢而暗哑的“吱呀”声,人群如同开了闸的洪水般往前涌。

    蒲央央在混乱中浑浑噩噩的随着人流往前,不多时便瞧见了那黑底金字的“飞剑山庄”四字牌匾,硕大的红漆木门古朴而庄重,足有十多尺高,气派非凡。

    此时的人流忽的放慢了速度,原来是门口站了四个身穿红白衣衫的护卫,以剑拦住汹涌的人流后,一一检查后才放行。

    所谓的检查,也只不过是查看来人带剑与否。

    轮到蒲央央时,她拿着方才那大叔给她的小破剑,心里发虚的厉害。

    好在她面前的护卫并没有说什么,不屑的瞟了她一眼后,照例放行。

    蒲央央这才松了口气。

    她拿着她的小破剑顺利的跨过了飞剑山庄的大门槛。

    山庄里面比外面还要气派,如蛇般蜿蜒向前的长廊分列两旁,座座阁楼藏在那高耸如山的主殿堂后,若隐若现。中间的练武场至少能容纳几百人,此时正摆满了红木大圆桌,蒲央央仔细数了数,整整六十六桌,不禁有些瞠目结舌。

    她四处打量了一番,这里的人虽都带了剑,可并没有会飞的剑,阿竹真的在这里吗?

    她不知不觉的脱离了人流往旁走去。

    众人都争先恐后的入席,唯恐座位坐满后便会被请出去。唯有蒲央央一人走向了左侧的长廊,格外显眼!

    她奔向在各个路口的守着的山庄弟子,一个一个寻找,无论高矮胖瘦,可他们都不是阿竹,她想找他们问问,可这些弟子却都不理睬她。

    她只好随着长廊绕到了主殿堂后,才稍一探出脖子,便被人一把捂住了嘴。

    “唔唔唔!”蒲央央挣扎了几下,拿着手中短剑往身后胡乱戳了一通,却发现只是徒劳。

    身后人将她如小鸡般拎起,一路倒退,最后退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

    这拎着她的人将她放开,蒲央央站稳了定睛一看,是个看起来有些沧桑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模样,身形高大,红衣白袖,应该也是飞剑山庄的弟子。

    不知他抓自己来是想干什么。

    蒲央央正要开口,却见这男人一闪身,一个着一身红衣的少女出现在他身后,正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少女明艳动人,明明无风却见裙袂飘飘,整个人如一团火在燃烧。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明媚动人,翘鼻小嘴,一头如瀑的乌黑长发高高挽成一束,随意的缚在脑后,仅用一根粗编的红绳固定住,肆意而利落。

    这红衣少女似是对她十分感兴趣,拉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颇有深意的笑道:“姑娘,你不仅鬼鬼祟祟,还女扮男装,你来飞剑山庄是干嘛的?难道是别有所图?”

    这少女说话的声音如黄莺唱歌般婉转悠扬,蒲央央听着听着便放下了心防。

    她点点头:“我确实别有所图,你知道尹竹吗?我是来找他的!”

    红衣少女有些疑惑的看向身旁的男人,男人果断的摇了摇头:“从未听说过此人。”

    蒲央央又补充道:“他是个傻子,是在飞剑山庄学御剑的。”

    “噗!”红衣少女忍俊不禁:“姑娘,我看你也是个傻子吧,我们飞剑山庄可不教御剑,我们教的那是铸剑!哈哈哈哈!”

    蒲央央迷糊了:“飞剑山庄……不是应该有会飞的剑吗……”

    “嘻嘻……照你这么说,那女儿红里得有女儿,红烧狮子头里得有狮子头咯……”红衣少女调笑道。

    蒲央央一时无言,心中不禁有些黯然,看来是她找错地方了!

    红衣少女见她神色低落,立即安慰道:“你若是要找学御剑的地方,那得去仙门才行!”

    “仙门?是什么门?”蒲央央一头雾水。

    “噗,你还真的是……”红衣少女摇摇头,扶额叹道,见蒲央央又一脸懵懂,随即挥手道:“算了算了,不笑你了,若我不是跟着我师傅学武,大概也不知道什么是‘御剑’,什么是‘仙门吧’。”

    “看你也不像是坏人,我就指点你几句。简单来说呢,仙门就是修仙的地方,不过极少有人能有仙缘,因此整个苍暮洲上,只有两个仙门。一个在最南端,名曰慈心阁,一个在最北端,名曰寒水殿。皆是身在依山傍海的天涯海角处,若无人引路,常人恐怕难以寻觅其踪迹。”

    “竟然有两个仙门……那阿竹会在哪一个呢……”蒲央央低声嘟囔着。

    “这好办啊!你等我两日,待我脱身后,便随你一道儿去找那什么竹的,咱们先去一边,不成再去另一边儿!总归是能找到的。”红衣少女眼里闪着光。

    “少主,您万万不可抛下飞剑山庄!”一旁沉默的男人忽的发了声。

    红衣少女冷笑了一声,看着这男人道:“乌炎,你知道的,如今的飞剑山庄早已不复当年,这里……也早不是我的家了!”

    少主?

    蒲央央从二人的对话中听出了端倪,这才想起鬼姑娘托付给她的事儿来。

    “姑娘可是齐悦儿?”蒲央央试探着问道。

    红衣少女面露讶色,随后笑看着蒲央央揶揄道:“哟,不容易啊,你竟然还能知道我的名字。”

    蒲央央一喜,没想到竟如此容易就找到了齐悦儿,她从怀中摸索出一枚黑黄色的长钥匙,递给红衣少女:“这个,是你娘让我给你的!”

    红衣少女有些惊疑不定,她接过钥匙看了看,又取了腰间的短刀将上面胶着的脏渍刮干净,露出了底下纯正的金黄色。

    “果真是娘的东西!”齐悦儿大惊失色,却又有些想不通,她盯着蒲央央不解道:“我娘早在十年前便跌落悬崖殒命,又怎会结识你托付与你,你到底是从何处得来此物?”

    “是……是我遇上了你娘的尸魂!”

    蒲央央把昨日夜里发生的事儿和那鬼姑娘说过的话一字不落的复述了一遍。

    齐悦儿捧着这金钥匙听完,泪水早已沾湿前襟:“你是说,我娘为了给我送钥匙,以魂魄堪堪支撑尸骨从千里之外慢慢往回赶……实在是……”

    齐悦儿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一旁的乌炎也红了眼眶:“夫人必定是心系少主,心系飞剑山庄,才如此死不瞑目吧。原以为庄主只是苛待夫人,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毒辣,夫人一再忍让,为何还要害了夫人性命啊……”

    齐悦儿擦干泪,恨恨道:“他想要的,自始至终不过是这金钥匙而已!我猜,娘是为了不让齐铭将金钥匙抢走,便将金钥匙吞进了肚里,那时她便知自己活不成了,唯恐齐铭待她死后开膛挖肚,便跳下了悬崖,让他无处可寻。”

    蒲央央心中难受,没想到这事实竟如此血淋淋。

    她问道:“庄主他……他为何非要这金钥匙?飞剑山庄如此气派,金银之类的首饰制品应当数不胜数啊?”

    未等齐悦儿开口,一旁的乌炎忿忿然道:“这并不是普通的金钥匙,这是掌握着飞剑山庄命脉的钥匙,是飞剑山庄历届庄主的信物,一日拿不到这金钥匙,他便一日不得心安。

    老庄主当年膝下无子,便替独女招一上门女婿,当年齐铭作为老庄主席下的得意弟子,颇得老庄主欢心,他又有意的讨好姝儿,老庄主便如此将姝儿嫁给了齐铭。”

    “老庄主在世时还好,可不久之后老庄主过世,这齐铭便露出了狐狸尾巴,他开始肆意妄为,在外寻花问柳,留得夫人日日独守空房。

    而后,他又不顾众人反对带了个妖艳女子回家,娶了她作二夫人,作威作福不说,这之后不久,两人便想法设法的逼她拿出金钥匙。”

    回忆起当年,乌炎更恨自己,若是自己早在夫人告诉他一切之时便灭了这个畜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

    “后来,齐铭又忽然悔悟了一般,向夫人认错,并央求着夫人原谅他,夫人还以为终于盼得他回头了。岂知这之后的某次,他陪着夫人前往江陵走访外祖家,回来时,只道是夫人一时失足,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这之后,他连少主都不放过,二夫人瞧着少主不顺眼,便以少主体弱,送少主去强身健体唯有,将少主送去了全是男人的霹雳堂习武。霹雳堂是什么地方啊,那是炼狱,堂主那是出了名的严厉,经常有人受不住逃了出来,而少主当年才六岁啊……”

    看着乌炎痛心疾首的模样,齐悦儿不禁破涕为笑:“也还好拉,乌炎!霹雳堂挺好的,师傅和师兄们都对我挺好的,虽说日日习武有些苦,但比在家里被坏女人欺负好多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怜……若不是霹雳堂内讧解散了,我还真不想回到飞剑山庄来!没想到一这回来齐铭和那女人就这么着急,迫不及待的要将我嫁出去!”

    蒲央央好奇问道:“那……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嫁人了?”

    “我才不嫁呢,嫁的是谁我都不知道!我已经打算好了!上了花轿之后,我就杀了新郎再杀光接亲的人,然后逃跑!”齐悦儿边说着还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啊!”蒲央央惊讶的瞪大了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鬼王传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永生不灭〕〔豪门交易:总裁的〕〔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天骄战纪〕〔都市无敌医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