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七零小佳妻〕〔盛宠医妃,邪王请〕〔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圣与罪〕〔替嫁娇妻:少帅,〕〔重生在古代:有个〕〔快穿:猫系男神,〕〔重生之威压诸天〕〔官运红途〕〔圣手仙瞳〕〔叶哥的传奇人生〕〔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娇妻太甜:霍少,〕〔总裁父子侍一女〕〔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漫威之无限人格〕〔99次逃婚:顾少,〕〔炮灰女配大逆袭〕〔一生一世笑皇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13.捡来的哥哥?
    蒲央央与紫衣男人对峙着,如同彼时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场景一般,只不过此时,两人手中并没有拿剑。

    “你是我的仇人?”蒲央央试探着问道:“我好像以前见过你,我们拿着剑互相指着,似乎……是在打架!”

    “打架?”紫衣男人意外的笑得开怀:“你应该说是决斗!”

    “可是,我生在白华村,长在白华村,这还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忆?”

    “我说过了,你多看我一眼,便能多想起一些!”紫衣男人邪魅一笑,扳起蒲央央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蒲央央盯着这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眼前变得模糊,她闭上眼。

    耳边忽的响起千军万马的呼吼声。

    记忆中,她穿着白色铁甲站在滚滚赤云上,拿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剑对着这紫衣男人喊话。

    她嚣张道:“莫离,你若是此时投降,我还能留你个全尸!你若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

    紫衣男人擦干了嘴角的血迹,冷笑道:“我服输,但输在一个女人手下,我不甘心!我必将与你一战到底!”

    “那就放马过来吧!”她低喝道,一身号令下,她身后的白衣天军与紫衣男人身后的黑衣魔兵立即缠斗起来,她与这紫衣男人悬于空中,一刀一剑激烈过招。

    为什么,为什么她又在决斗,莫非……她真的……是什么战神……

    场景渐渐模糊。

    这一次,场景切换到一个黑黢黢的山洞里,似乎是她上次脑海里出现过的山洞里,身边依然是尸首满地,血流成河,此时的她与紫衣男人又在一处,两人此时都放下了手中兵器,她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你……你……真的是我的哥哥?”记忆中的自己扶着紫衣男人的肩,泪流满面。

    “嗯!”紫衣男人笃定的点了点头,眼神里流露出少有的温柔。

    什么?哥哥?

    蒲央央心中大惊,她猛的睁开眼,看着面前与记忆中重合的这张脸,有些不可置信:“你……你是我的哥哥!”

    紫衣男人不置可否,轻飘飘的问了句:“你只是想起了这些吗?”

    蒲央央仍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真的……是我的哥哥?”

    紫衣男人自嘲的一笑:“你的记忆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这……”蒲央央有些为难,不知该不该认这个亲。

    “这都是我前世的记忆吗?”

    “说是也不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等你都想起来,便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紫衣男人淡然道。

    “你既然知道一切,为何不直接告诉我!”

    “天机不可泄露!你懂吗!”

    “你总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想起记忆中温情脉脉看着自己的紫衣男人,蒲央央便对她讨厌不起来。

    她看着这紫衣男人,眼神闪烁不定,而后又以一种再平常不过的口吻低声道:“我在回忆里找到了你的名字,你叫莫离!”

    这口吻就像是在与家人聊天般亲切,甚至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紫衣男人一滞,神色不明的看着蒲央央。

    “怎么?我说错了吗?”蒲央央有些忐忑,她盯着紫衣男人看了很久,忽的嘴角一扬,毫不掩饰的笑了起来:“原来,我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哥哥呀!”

    “你前世是可不是这般单纯!”叫莫离的紫衣男人扯了扯嘴角,笑中透着苦涩。

    蒲央央话多了起来:“那……你是要来接我回家的吗?可是我现在不能跟你走,我还要先去找阿竹……你知道阿竹在哪儿吗?”

    “我并不知道你说的是谁!”莫离摇了摇头,冷漠如常。

    “那我就只能自己去找了!”蒲央央丧气的低下头,想问的话也噎回肚里,这个捡来的哥哥,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和气。

    莫离默不作声的从手上摘下一枚紫色的指环,递给蒲央央:“你带着这个,平日里将它随身携带,寻常妖魔便不敢近身。若是你哪天想跟我走了,便把它带在你的小指上,我便来接你!”

    蒲央央望着手心的这枚紫色指环,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呆愣愣的站在那处,看看指环又看看莫离。

    “我还有要事要办,你保重!”莫离淡漠的丢下一句话,便化作一道紫影消失在空中。

    “再……见……”蒲央央后知后觉的对着空气挥了挥手。

    蒲央央拿起这枚紫色的指环,仔细看了看,这指环沉甸甸的,似是玉石般透亮,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仔细看来,更像是某种文字。

    还挺漂亮的!

    蒲央央将戒指放在手心轻轻摩挲着,甚是喜爱。

    猛然间,一道黑影出现在眼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蒲央央手中的指环一把抢下!

    还好蒲央央这次反应快,一把抓住了这窃贼的衣摆,不知是这窃贼太弱还是蒲央央手劲儿太大,这窃贼竟然一时无法挣脱,因用力过猛,在地上严严实实的摔了一跤。

    “你是谁?为何要抢我的东西!”蒲央央厉声质问道。

    黑衣人此时回过头来,斜着个眼睛瞪着蒲央央。

    “小黑!”蒲央央大喜过望:“小黑小黑,你一定知道阿竹在哪儿对不对!”

    小黑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带我去找阿竹好不好!小黑!”

    小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又挣扎着想逃跑,却被蒲央央轻松拉回。

    小黑回过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蒲央央。

    蒲央央乐了:“跑不掉了吧!”

    小黑忽的倒地,捂着蒲央央抓住的地方作一脸痛苦状。

    “你怎么了小黑?是我太用力了吗?”蒲央央慌忙的松开手。

    只这一瞬间,小黑便如离弦的箭般窜出。

    消失了……

    蒲央央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她对着远方气愤道:“小黑,你这个骗子,你还给我,把我的指环还给我!”

    只可惜,回应她的,只有回声。

    蒲央央悔恨不已,莫离刚刚给她的指环,还没来得及捂热,就被小黑抢走了,下次再让她抓到他,定饶不了他。

    此时,晕倒在地的二人渐渐苏醒了过来。

    “怎么回声?”齐悦儿揉了揉眼:“央央,我记得刚刚有个紫色衣服的男人,他怎么不见了!”

    “噢,他将我们救了之后,就走了!”

    “原来如此!”

    桃花眼师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齐悦儿与蒲央央道:“悦儿,央央姑娘,既然你们已经安全了,那我们就此别过!”

    说着,就抬脚要走人!

    “不行啊小师叔!”齐悦儿拉住了这桃花眼师叔,指了指躺在路边已经凉凉的乌炎,你得帮我把他送回去啊!”

    “真是麻烦啊!”桃花眼师叔嘴里嫌弃,却蹲下身来默默的背起乌炎,对着她二人招呼了句:“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齐悦儿得意一笑,拉着蒲央央一道跟上小师叔的脚步。

    四人在路上慢慢悠悠的晃着,等到天色时,才悄悄潜入飞剑山庄。

    可还未进这飞剑山庄的门,便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小师叔吸了吸鼻子一皱眉:“好家伙,这血气重的,你这飞剑山庄怕是没几个活口了!”

    齐悦儿也觉得有些不正常,平常再如何疏忽懈怠,大门外总会有两三个守卫。

    如今这大门紧锁,门外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这要怎么进去!”蒲央央推了推门,这门似乎被什么东西抵得严严实实,动都不动一下。

    小师叔放下乌炎,一个闪身便窜上了围墙:“你们等着,我进去看看。”

    片刻后,小师叔脸色惨白的回来了,他神色古怪的看了齐悦儿一眼,道:“悦儿,你还是别进去了。”

    齐悦儿执意要上前,被小师叔扣住了手腕:“人全都死了!悦儿!你别去看了”

    “全都死了?就连齐铭……”

    小师叔深吸了口气:“依血迹来看,应当是两个时辰前死的!”

    齐悦儿紧握着拳头,指甲快嵌进肉里:“定是那坏女人逃了之后,又回到了这里!”

    “走吧,悦儿!”小师叔拽着齐悦儿往外走。

    “不,至少,至少得有人给他们收尸!”齐悦儿甩开小师叔,手颤抖个不停。

    “我和你一起!”蒲央央上前,握紧了她的手,搂紧了这个只有十四岁,却异常坚强勇敢的姑娘。

    小师叔没吱声,只是掏出随身的大刀一把将门锁劈开。

    “哗啦啦!”

    什么东西失去了支撑,如一面墙般轰然坍塌。

    是一整墙的尸首失去了门的支撑,如洪水般涌出了门外。

    “太残忍了!”蒲央央有些不忍看。

    齐悦儿嘴角抽搐着,整个人开始发抖,她面无表情的从一干尸体的空隙间踏过,目光在他们脸上一一流连,到最后,停在了一名中年男子的脸上。

    中年男人恐惧的睁着眼睛,嘴角还有血迹。

    这个视她如无物的父亲,这个害死了她娘的父亲,她恨了这么多年,却在此刻,一点也恨不起来了。

    泪水控制不住的从脸上滑落,她艰难的替他合上双眼,只轻轻一抚,却仿佛用尽了力气般瘫软在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