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七零小佳妻〕〔盛宠医妃,邪王请〕〔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圣与罪〕〔替嫁娇妻:少帅,〕〔重生在古代:有个〕〔快穿:猫系男神,〕〔重生之威压诸天〕〔官运红途〕〔圣手仙瞳〕〔叶哥的传奇人生〕〔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娇妻太甜:霍少,〕〔总裁父子侍一女〕〔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漫威之无限人格〕〔99次逃婚:顾少,〕〔炮灰女配大逆袭〕〔一生一世笑皇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14.百年的阴谋
    三个人,再加上醒过来的乌炎,用了一整夜的时间将上百具尸首搬进了山庄的铸剑池里。飞剑山庄素来有规矩,山庄的人死后,必须将尸身投进这铸剑池里,以身饲剑。

    “这样真的好吗?”蒲央央看着满池的尸首在滚烫的剑池里沉没,渐渐被吞噬。

    他们就这样消逝在这世界上,不留一丝痕迹。

    齐悦儿木然道:“祖上留下的规矩,我只是照做罢了。”

    乌炎在一旁解释:“飞剑山庄的人都以死后能安息在铸剑池为荣,蒲姑娘不必在意。”

    蒲央央点点头,一家自有一家的规矩,她失言了。

    四人将这尸身一具具抛下,最后,终于轮到了齐铭。

    乌炎与小师叔托着齐铭的尸身,不约而同的看向齐悦儿。

    齐悦儿揉了揉鼻子,颤声道:“不管……你是不是被那丑蜘蛛胁迫的,你终究是害死了娘,你下去了之后,好好跟我娘道个歉。要不然……要不然……我不会给你烧纸钱的!”

    齐悦儿倔强的抿起嘴角:“好了,行了,送他下去吧!”

    随后她便转过身去,纵是逞强,也不忍亲眼见到亲人的寂灭。

    此时的铸剑池已经鲜红一片,几乎变成了血池,蒲央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铸剑池里透着一股子骇人的邪气。

    齐悦儿从腰间解下蒲央央带给她的那枚金钥匙,一并扔进了这池中,满脸决绝:“从今往后,天下再无飞剑山庄!”

    话未落音,这铸剑池里忽的发出一声异响,所有的红色铁水剧烈沸腾,越加粘稠,凝固在一起后,竟然成了一把红色闪着异光的巨剑。

    “这是什么?”蒲央央惊恐道。

    “以千百人骨血练成的剑,必然是邪物!”桃花眼师叔将众人挡在身后,有些惊疑不定。

    “那便趁它未成形之前,先毁了它!”齐悦儿果断拿起铸剑池旁打铁的铁锤,朝着正中的血红色剑扔去。

    岂料这铁锤还未靠近,便被这赤红的剑炼化了一般,烧成了一滩铁水。

    “哈哈哈,本想着就此离开,没想到阴错阳差,这赤焰剑还是练成了!魔君百年来的心血总算是没白费。”尖利妖媚的女声在几人身后响起。

    白日里出现的那蜘蛛毒妇突然出现在铸剑池旁,贪婪的看着这赤红的剑,。

    “坏女人!你还敢回来!今日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将你千刀万剐,为我山庄上下数百人报仇!”齐悦儿瞪着眼,疯魔般目呲欲裂。

    “切莫冲动!”桃花眼师叔死死的揽住了要冲上前的齐悦儿。

    蜘蛛妖妇冷笑道:“呵,我虽答应莫离不杀你们,可你们还没那个本事能杀我。齐悦儿,我告诉你,你也别装什么好人了!你齐家与我魔界的关系密不可分,飞剑山庄创始之初便是为了替魔君铸造此剑。只不过是魔君心急等不了了,这才命我前来推波助澜了一把。如今你立了大功,魔君一定重重有赏!哈哈哈哈!”

    “你胡说!”齐悦儿怒喝道,但她心里却有些信了这妖妇的话。

    飞剑山庄百年间的大小规矩,便是犯了错或是死了的人,都会被投进这铸剑池中,无一例外,这池里吞噬过的尸体没有上万也有上千,如今看来,的确不太正常。

    “是真是假你心中自知,我没时间跟你废话。”毒妇不屑的一笑,伸手便要取那邪剑。

    情急之下,蒲央央本能的上前,扣住了那毒妇的手腕:“你不能拿!”

    毒妇不屑的甩了甩手,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

    这毒妇顿时惊讶不已,怎么回事,她竟然被一个人界的小妮子别住了手腕。

    她恶狠狠的朝蒲央央伸出另外一只手,亦被蒲央央以一手之力擒住。

    “你到底是谁?”毒妇惊恐的看着蒲央央,恍然大悟道:“是你,就是你杀了我养了百年阴尸?”

    蒲央央正色道:“那本就是死物!你实在不该如此糟践他。”

    “还轮不到你来说教,说!你到底是谁?”。

    是谁?蒲央央一时语塞,磕磕巴巴道:“我……我不知道……或许,是很厉害的人。总之,你不可以拿这把剑!”

    毒妇又挣扎了一番,无果,哀求着大叫道:“你放开我!我……我不拿剑了!”

    “不行,你伤了飞剑山庄数百人性命,必须给飞剑山庄,给悦儿一个交待!”

    蒲央央高声喝道,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的她心中有多么慌乱,她看着齐悦儿焦急道:“快,悦儿,我帮你抓住她了,任你处置……”

    “呵呵,就凭你!”毒妇猖獗的冷哼了一声,随即又化作蜘蛛本体,撅着肚子对着蒲央央与围上来的众人吐丝,将几人如蚕蛹般绑的严严实实。

    “莫离让我莫伤你们性命,可没说不能困住你们,哈哈哈!我这就不客气,先将这剑拿走了!哈哈哈哈!”毒妇大笑的声音渐渐飘远。

    几人都陷入了囫囵的黑暗中。

    “悦儿,你们还好吗?”蒲央央连头到脚被这蜘蛛丝绑的根本无法动弹,。

    “还好,就是有点挤!”齐悦儿的声音如隔了几层墙

    桃花眼师叔高声喊道:“央央姑娘,你既擒得住那毒妇,就不能把这蜘蛛丝扯开吗?”

    “我……我的力气时有时无,我现在动都动不了。”

    齐悦儿哀嚎道:“那怎么办!”

    不好办。

    屋里一片静默。

    不知过了多久,蒲央央感觉头晕眼花,呼吸都有些困难。

    “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齐悦儿已经气若游丝。

    “还有师叔陪你!别怕,悦儿!肯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桃花眼师叔有气无力的安慰着,似乎也快撑不住了。

    就在此时,蒲央央似乎见到了眼前的一点亮光,这亮光慢慢向下延长,拉出一条细长的光线来,紧接着,整个蜘蛛丝缚成的茧“嘣”的一声被撕扯开来,小黑一张俊俏的脸出现在蒲央央眼前。

    “小黑!”蒲央央又惊又喜,见小黑又欲转身离开,立即上前扯住了小黑的胳膊。

    小黑僵硬的缩了缩自己胳膊,无果!

    再来一波装弱求同情……蒲央央不为所动。

    他只得放弃了挣扎!

    “小黑,你既然来救我了,那也将我的朋友们给救了吧!”蒲央央指着一旁被困在一处拧成一股麻花的三人。

    小黑摇摇头,指了指蒲央央扣住他的手。

    蒲央央道:“你先救,救了人我就放手!”

    小黑一脸不愿,却仍是走上前,手中凝起一道亮光,往这裹住三人的蛛丝上一划,不用他扯,这往三个方向挣扎的三人便脱力跌倒在地,挣出了蛛丝。

    小黑又指了指蒲央央的手,示意她该放开了。

    蒲央央狡黠一笑:“你先把我的指环还给我!”

    小黑将自己周身拍了拍,随后一摊手,示意他没有。

    “央央,你扣住他,我来帮你搜!”刚收拾好自己的齐悦儿自告奋勇的上前,抱拳对着小黑恭敬道:“侠士,虽然你救了我,但拿人东西就是不对的,冒犯了!”

    说着,齐悦儿便伸出个手在小黑的衣襟里掏啊掏,小黑正要阻拦,蒲央央立即将小黑的另一只手扣住。

    齐悦儿掏啊掏,掏出一支咬了一口的糖葫芦。

    齐悦儿又掏啊掏,掏出一个洗的发白的布老虎。

    齐悦儿再掏啊掏,掏出一个有些发黑的面人儿来,从形状来看,似乎是个穿着盔甲的士兵。

    齐悦儿讪笑道:“侠士,您这品味有些特殊啊。”

    齐悦儿继续掏,掏出了话本子,瓜子儿,炸花生米,还有一张奇怪的画,画上画着一颗蒲柳树,蒲柳树旁睡着一个……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啊,你下流!”齐悦儿惊叫着将这画塞回他怀里。

    小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想张口说些什么,而后又想起自己说不出什么,便闭上嘴不再解释,破罐子破摔了。

    “央央,他身上什么都没有!”齐悦儿嫌弃的拍了拍手,躲到了蒲央央身后。

    蒲央央戳了戳小黑的脸:“我的指环呢?小黑!”

    小黑抿着嘴,以沉默应万变。

    “那可是我……哥哥给我的,很重要的!”

    小黑闻言一惊,猛的摇了摇头。

    蒲央央看着小黑这奇怪的模样,问了句:“你怎么了?”

    小黑继续摇头,拼命的朝着蒲央央示意着什么。

    可是蒲央央不明白,她疑惑的看了看小黑,轻声问道:“怎么了,你头痒吗?我给你洗洗?”

    小黑一听到蒲央央这种温柔的语气便害怕,抬起头对着天空哇哇啊啊叫了一通,忽的从门外劈来一道细雷,屋子里顿时亮如白昼。

    众人都闭上眼,再睁开眼时,小黑已经不见了。

    蒲央央吹着手到吸着凉气:“这什么雷,这么没准头,都劈到我手上了,痛死了。”

    齐悦儿似是想明白了什么,一脸正色道:“想是那位侠士平日里坏事做多了,这才招来了天打雷劈,劈的人都化成灰了!”

    桃花眼师叔在一旁附和道:“年纪轻轻的,可惜啊可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