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七零小佳妻〕〔盛宠医妃,邪王请〕〔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圣与罪〕〔替嫁娇妻:少帅,〕〔重生在古代:有个〕〔快穿:猫系男神,〕〔重生之威压诸天〕〔官运红途〕〔圣手仙瞳〕〔叶哥的传奇人生〕〔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娇妻太甜:霍少,〕〔总裁父子侍一女〕〔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漫威之无限人格〕〔99次逃婚:顾少,〕〔炮灰女配大逆袭〕〔一生一世笑皇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15.粉红色的纸鸟
    待做完了飞剑山庄的善后事宜后,四人打算分道扬镳。

    乌炎思索再三,在征得齐悦儿同意后,准备继续留在遥城。

    一来他除了铸剑外一无所长,武功不高,跟着少主还是个累赘。

    二来,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这里有他的兄弟师长,虽然他们魂已归西,但人这儿,心里便总还觉得有个家。

    他准备铸剑打铁,娶个老婆生个娃儿,守着飞剑山庄好好过完下半生。

    齐悦儿自然是要跟着蒲央央走的,这也是她二人早就说好的。齐悦儿在母亲墓前大哭了一场之后,便擦干眼泪,准备上路了。

    只不过,后面一直跟着个愁眉苦脸,不知去向的小师叔。

    说是师叔,其实也只是辈分高,比齐悦儿大不了几岁,他此刻脱去了一身黑衣,穿上了一身往日里常穿的的黑金色束身劲装,浓眉鹰眼,高鼻薄唇,颇有几分英武之气。

    齐悦儿回过头瞟了眼小师叔,好笑道:“吴畏,你到底想好没?跟不跟我走的?”

    小师叔瞪着眼:“没大没小,叫师叔!”

    齐悦儿扬着下巴似是示威般笑道:“在霹雳堂呢,我就叫你师叔!可现在霹雳堂没了,你算哪门子师叔?”

    小师叔气结:“一日为师叔,终身是师叔,我即刻便回去召集你的师兄弟们重振霹雳堂去。二位,就此别过。”

    小师叔抱拳向二人仓促辞别后,便转身大步离去。

    这人好生冲动,蒲央央都看懵了,拉着齐悦儿往后指道:“他,他就这么走了?”

    齐悦儿挑起唇角,淡淡一笑:“你等着,用不了多久他便回来了!回回都是这样!嘴上说着要走,可又放心不下我!”

    “嗯!”蒲央央此懂非的点点头。

    两人继续上路。

    待走出了遥城外的荒地,便是该决定是往南去慈心阁,还是往北去寒光殿了!

    齐悦儿揽着蒲央央的胳膊,边走边问道:“对了,你除了知道尹竹在学御剑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消息没!”

    蒲央央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喏,这是我前日里收到的一张字条,是……是变成纸鸟飞来的,从上面的内容来看,应该是阿竹写的。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齐悦儿看着这纸条上有些熟悉的折痕,眼前一亮:“你傻啊!这可不是一的般纸鸟!你可以写回信给尹竹,它便会再飞回尹竹身边的!”

    蒲央央恍然大悟:“这么说来,我只要写回信问问他在哪儿就行了?”

    齐悦儿点点头。

    这荒郊野岭的,蒲央央找不着笔,情急之下用手指沾了沾口水,蘸着地上的泥灰在纸上写了起来。

    “阿竹,你在哪?”

    或许是用力太猛,才刚写完这几个字,一颗尖利的砂砾便嵌进了指腹中,蒲央央将这砂砾取出,血便渗了出来。

    一滴血“啪”的一声低落在纸上,似落入水中般迅速晕染开来,整张纸便成了粉红色。

    这纸顿时如疯魔般颤抖了一番,便自己折好,化作一只粉红色的纸鸢,拍拍翅膀这就要走。

    “诶……等等……我还没写完呢!”蒲央央伸手去抓这纸鸢,却无奈抓了个空。

    纸鸢如一道粉色的闪电划破了天空,似打了鸡血般,无比利落的冲了出去。

    齐悦儿惊讶瞪大了眼睛:“哇,央央,你的血是不是有什么神力啊,我还从未见过跑得这么快的纸鸢。嗯……还有,你为什么能擒住那妖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蒲央央头疼了起来,这些问题她也百思不得其解。

    “我……我也不太清楚,自从我出了白华村之后,便尽遇上了些怪事,上次我们遇见的那紫衣男人,他总是叫我什么战神什么!我似乎也有些零零散散的记忆,记忆里,我总是拿着一把剑和人打架!”

    “战神?”齐悦儿张着嘴,眨巴着眼睛打量了蒲央央一番:“看起来不像啊!不过……上次我和小师叔都奈何不了的阴尸,你一剑便把他解决了!看起来,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

    蒲央央思考了一番,道:“我想……可能是前世吧,我前世或许是什么战神,你看看如今的我,像战神吗?”

    齐悦儿点点头笑道:“有道理,你若是战神的话,我们便不用靠着两只脚走路了!管你御剑还是腾云,‘嗖’的一声就到了!”

    “噗!”见齐悦儿一脸认真的模样,蒲央央有些忍俊不禁。

    齐悦儿眉头一皱,眼珠子一转,又想起一事,“那……那抢你东西的小黑,和你又是什么关系呢?”

    “嗯,怎么说呢,很多年前,他去过一次白华村,然后,他就走了,阿竹也就失踪了,我出白华村之后,他救过我两回。”

    齐悦儿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一脸了然道:“唔……我瞧他每次见你就横眉竖眼的,可却总能在关键时刻赶来救你,我猜啊……他肯定是……暗恋你!”

    “啊!什么叫……暗……恋?”蒲央央不解。

    齐悦儿凑到蒲央央耳旁神秘道:“暗恋就是,他喜欢你,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蒲央央想了想,拼命摆了摆手:“不对不对,你弄错了。我当年年幼无知说要嫁给他,他便被吓跑了!便再也没有回来过,怎么会是喜欢我!”

    “这样啊……那的确……唔……总而言之,你还是离他远点的好,我上次从他身上搜出来一幅画,那画上啊……”

    齐悦儿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嘣——”的一声,一个什么东西砸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是谁啊!”齐悦儿恼怒的回过头,身后空无一人。

    她捡起这地上掉落的东西一端详,竟然一个黑糊糊的面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想起来了,这东西是小黑的!

    齐悦儿了然一笑,对着空中笑骂道:“小黑!你有本事就出来!偷偷摸摸的跟踪我们,算什么男人!”

    蒲央央环顾四周:“小黑在这儿吗?”

    齐悦儿不置可否,继续对着空气骂道:“小黑,你偷袭我,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一个大男人跟踪两个姑娘,是不是图谋不轨!你若是再不出来,我便将你那画上画了什么告诉央央……让她知道你的真面目!”

    “砰!”

    一道黑影落定在两人面前。

    齐悦儿得意的笑了笑,抱臂看着小黑道:“说,你跟踪我们干什么!”

    小黑别过脸去,懒得理齐悦儿。

    “你不说,我就把你画上的……”

    小黑赶紧摆了摆手,而后然后拔出剑来挡在蒲央央面前,做出一个神来杀神,佛来杀佛的架势。

    齐悦儿了然:“这么说,你是跟来保护央央的!”

    小黑态度端正的点了点头。

    齐悦儿狡黠一笑:“那……你是不是喜欢央央!”

    小黑摇了摇头。

    “那你跟央央……是什么关系!”

    小黑愣了愣,忽的小脸一红,蹲下身做出一个依偎在蒲央央怀里的模样,将两个姑娘吓了一跳。

    齐悦儿嫌弃的一把将小黑推开:“你果然还是个下流胚子!”

    小黑瘪了瘪嘴,欲哭无泪,他有苦说不出啊!

    在齐悦儿的威胁下,小黑不再躲躲藏藏,而是光明正大的跟在了两人身后,只不过齐悦儿也说了,需离她们三丈远才行。

    一路上,蒲央央问小黑要戒指,小黑手舞足蹈了一通,大意便是他将这戒指毁了!蒲央央又问了问阿竹在哪儿,小黑只是一个劲的往前指。

    见实在是问不出什么,蒲央央便放弃了。

    如今有了小黑指路,三人走起来就快多了。虽然不知道小黑指的是哪家仙门,可小黑总归是不敢骗他们的,毕竟他也要跟着走的。

    这小黑指的路很是偏僻难走,一路怪石嶙峋,长草及腰,三人艰难的从一处荒地走到了更荒的深山里。

    一天走下来,两个姑娘已经是又累又饿,便找了棵大树歇了会儿。

    兴许是太累了,说好的歇会儿立即走,蒲央央与齐悦儿却靠着树干睡着了!

    待蒲央央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不见五指,夜已深。

    齐悦儿在一旁睡得香甜,小黑也在另一棵旁抱着胳膊,隐隐约约的鼾声从那处传来。

    蒲央央正欲睡去,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呓语声。

    “央央……”

    “阿竹!”蒲央央喃喃道。

    “央央……我一年前送出去的纸鸢,终于回来了,那上面还有人回信,是你吗央央,可子瑜师妹说,肯定不是你,她说浮山那么高,我的纸鸢是飞不进去的……可这纸鸢的身上,似乎有你的气息,我觉得……一定是你……”

    “那你给我写回信啊!”蒲央央无奈一笑。

    “嘿嘿……我今日御剑已经能高过院墙了……师傅说我天资很高……他觉得最多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就能自己御剑飞行了……”

    “还有……子瑜师妹今日说……要嫁给我……我问为什么,她说这样我二人便能和合双修了,有助于提高功力。”

    “我想了想……觉得这法子不错……”

    一旁的小黑猛地一睁眼!

    “不行!”蒲央央惊呼出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