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最强仙尊〕〔官路女人香〕〔首长红人〕〔阿岐王〕〔攻无不克〕〔重生之鬼界公务员〕〔魔妃曲之今生凤求〕〔八零重生小幸福〕〔鸣凤天下〕〔桃运医圣〕〔护妻军少,花样宠〕〔逍遥大亨〕〔跨界闲品店〕〔蝴蝶女妖〕〔我在休伯利安号上〕〔最爱陌生人儿〕〔明匠〕〔中国密电码〕〔重回80当大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17.天界丑男丑女联盟
    蒲央央带着黛影的记忆扑在莫离的怀中,有一种愈发不真实的虚无感。

    她脑中的记忆越发的混乱了起来,蒲央央与黛影的回忆交织在一起,她一瞬间忽然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白华村的那个小村姑,还是莫离口中的那个战神黛影。

    “你现在愿意跟我走了是吗?”莫离轻声问道,语气就如同哄小孩儿般轻柔。

    蒲央央这才惊觉自己在莫离怀里,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慌忙的松开环住莫离的手,后退了两步,看着莫离惊疑不定道:“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吗?我和你所说的战神黛影又有什么关系?”

    莫离尴尬的缩方才窝在蒲央央背后的手,收起那一丝温柔,淡然道:“我说过了,你就是黛影!”

    蒲央央紧闭着眼摇了摇头:“那为何我现在又是蒲央央,自我有记忆起,我就是蒲央央啊!”

    “若你想知道一切过往的话,我早些告诉你也无妨!”莫离轻蔑一笑,又恢复了以往疏离淡漠的神色:“不过,你得先跟我走!”

    “那……跟你走了,我还能回来么?”蒲央央问道。

    “不能!”莫离笃定道。

    “那不行,我还没找到阿竹呢!”蒲央央急忙窜到一颗树后,想想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从树后探出个头来,睁着个大眼睛看着莫离,一脸真诚道:“不过,你也别难过,等我找到阿竹了,再带阿竹一块儿跟你走,好吗?”

    “好!”莫离不知情绪的目光从蒲央央面上扫过,随即往后一甩紫袍,衣袂飘扬,转眼便消失在这浓浓夜色中。

    蒲央央怔怔的看着那早已消失的紫色身影,想多回忆起些什么,却发现如果不看着莫离那张脸的话,什么都想不起来。

    一旁的齐悦儿正睡的香甜,蒲央央从包袱里拿了件薄衫给齐悦儿盖上。

    却不料手中薄衫还未落地,便见天空一阵阵发白,瞬间亮如白昼,又瞬间变回黑夜,如此反复几次,一道又粗又壮的闪电直奔二人而来,悄无声息。

    蒲央央惊恐万分,可此时已经躲闪不及,一声“啊”还没出口,人便被这闪电晃晕了。

    她也没做什么坏事啊,怎么会被雷劈!

    完了完了,她还没找到阿竹便要命丧于此了。

    蒲央央咬紧牙关,抱住齐悦儿,静静等待着临终前的重重一击,却半晌没动静,无比强烈的白光刺的她睁不开眼,她骤然发现自己整个人身子一轻,白光消失了。

    似乎已经落地了,周围忽然冷了起来,耳边响起了虫鸣鸟叫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与齐悦儿已经身处一处郁郁葱葱的山顶,山顶上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大字。

    “雷……公……顶!”蒲央央不自觉的念出了声。

    “没错,就是雷公顶!”

    如洪钟般的威严而稳重的声音将蒲央央吓得不清,她猛的回过头,竟意外的见到了两人,一人是方才消失的小黑,而另外一人……长得怪模怪样的,凸出的鼻子如同在脸上盘着一个大树根,有点像是……牛……

    “牛……牛头怪!”蒲央央脱口而出。

    小黑嘴角一扯,憋笑憋的辛苦。

    这长相奇特的人本是有些泪眼婆娑的看着她,听她这么一喊,又哭又笑,鼻涕泡儿都吹了出来:“是是是,是我,八百年前你第一次见着我时,便是这么喊我的!”

    蒲央央愣了愣,她今年不过十五岁,这牛头怪说的是八百年前……莫非……他说的是黛影?

    “你……你也认识黛影吗?”看着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牛头怪,蒲央央怯生生的问道。

    “何止认识!”牛头怪笑了笑,一张大嘴仿佛要吃人般咧开。

    蒲央央坐着往后退了两步,看着这张大嘴,人又开始发晕,脑中的记忆似是找到了突破口般,铺天盖地而来。

    记忆中。

    她,也就是黛影,独自一人坐在布满星辰的天幕下,黯然落泪。

    蒲央央不解。为什么?为什么在黛影的记忆里,眼泪仿佛不值钱般。

    这天幕离她如此近,近到仿佛一伸手,便能随意摘下一颗星星。

    忽的一旁伸出一只手,递过来一盏雕着花儿的白玉酒壶。

    黛影侧过头,朝这人感激一笑:“谢了!”

    目光右移,这递酒给黛影的人,竟然就是牛头怪。

    这牛头怪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唉,这天上地下,也就我这个‘天界第一丑男’来关心关心你这个‘天界第一丑女’了!”

    黛影破涕为笑,重重的推了这牛头怪一把:“去你的,你雷公是天界第一丑男没错,我可不不是天界第一丑女,别拉我下水。”

    “那是蟠桃园里那帮小丫头们怕你,便把你排除在外!凭实力,你绝对能超过电母,登上天界丑女榜第一!”一杯酒下肚,牛头怪已经双颊晕红,鼻子看起来就像烤熟了的老树根。

    黛影不乐意了,耷拉着眉眼道:“你再说,我可就真的要哭了!”

    “哭什么!丑也没什么不好的!我都丑了这么多年了,多清净。你更好啊,你的脸便是试金石,哪天你找到个真正爱你的男仙,那他一定不是贪图你的美貌!嘿嘿!”牛头怪干笑了两声。

    黛影摆摆头,自嘲的一笑:“呵,还男仙呢!连那守丹炉的仙兽见着我都跑!”

    “那是你太凶了,那仙兽见着我可不跑!”牛头怪得意道。

    场景忽的切换,这记忆中的地方,仿佛就是雷公顶。

    “呜呜呜……”

    这次黛影依然在哭,而且是痛哭流涕,眼泪鼻涕和在一起,满脸狼狈。

    “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没了可以再找,再说了,人家也没说嫌弃你啊……”

    “可他看到我本来面目的时候……愣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

    “你说熟悉的人忽然换了张脸,换做是我们神仙,也得花一盏茶的功夫缓缓吧,何况是早上还没睡醒。”

    “不用说了,他就是嫌弃我!呜呜呜……”

    “唉,断了也好,你与他本就仙妖殊途,迟早都得断,你就别难过了!你要是实在想找个公的一起,那我就委屈委屈好了!”

    黛影闷着头,一拳将牛头怪击倒在地:“我不要你!”

    牛头怪吃痛的站起身,唱戏般唱道:“战神殿下手下留情呀!呀!呀!”

    黛影侧过脸,再一次破涕为笑:“雷公,若是五百年后我未嫁你未娶,那我就嫁你!”

    牛头怪想了想,点点头:“行,不过,我可能会比你先成亲。”

    蒲央央顿时从回忆中惊醒,惶恐的看着面前二人,看着这与回忆中一摸一样的雷公,急忙问道:“你娶妻了吗?现在已经过了多少年了?”

    雷公怔了怔,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狡黠一笑:“尚未娶妻,距离你上次说要嫁给我,已经四百五十五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