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都市最强仙尊〕〔官路女人香〕〔首长红人〕〔阿岐王〕〔攻无不克〕〔重生之鬼界公务员〕〔魔妃曲之今生凤求〕〔八零重生小幸福〕〔鸣凤天下〕〔桃运医圣〕〔护妻军少,花样宠〕〔逍遥大亨〕〔跨界闲品店〕〔蝴蝶女妖〕〔我在休伯利安号上〕〔最爱陌生人儿〕〔明匠〕〔中国密电码〕〔重回80当大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战神洗白录 22.这与她想的不一样
    “你真的是央央吗?”尹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激动的绕着蒲央央整整转了一圈,眼睛贴近了上下瞧着,如同甄别一件上好古董的真假。

    蒲央央原本酝酿好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尹竹,轻叹道:“阿竹,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尹竹嘿嘿一笑,腼腆道:“央央,你别生气!我只是觉得,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央央,目光落在蒲阳阳的头顶,又顺着头顶看过来,直到自己的肩膀。

    “你看,央央,你比以前矮了。”尹竹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一句话说完,他又悄悄退了回去,就如同做贼一般。

    蒲央央哭笑不得,可又觉得再次听到这样的傻话十分的亲切。

    “傻阿竹,是你长高了。”

    尹竹略显尴尬傻笑着:“那你一定没好好吃饭!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我阿爷和阿婆还好吗?白华村的天梯修好了吗……”

    听着阿竹的絮絮叨叨,看着阿竹与自己完美保持的三尺外的距离,蒲央央有些失神,没头没脑的问了句:“阿竹,你现在很会说话了!一定也很会数数了吧!”

    蒲央央一句话没说完,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跟着落了下来,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心酸。

    她不远万里而来,终于见到了阿竹,可她心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东西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央央,你怎么哭了!”尹竹有些慌张,慌乱的从身上掏出一张帕子来,递给蒲央央。

    想起阿竹离开白华村前最后一次替自己擦眼泪,蒲央央心里堵的慌,那时没有手帕,阿竹的手上也脏兮兮的,可那擦眼泪的手却是有温度的。

    不似这张冷冰冰的帕子。

    蒲央央接过手帕,却无意间瞟到了手帕的一角绣着字,娟秀内敛的字体无一不昭显着这是出自一个女孩之手,更何况,这上面写着两个有些刺眼的大字——子瑜。

    蒲央央似是被闷头打了一棍,晕沉沉的,她硬着头皮用这张帕子擦干了眼角的泪,而后拼凑出一丝微弱的笑意,问道:“子瑜是谁?”

    “子瑜,子瑜是我的师妹啊,这帕子就是她给我的。”提起子瑜,阿竹的眉眼都舒展开来,唇角也不经意的上扬。

    蒲央央脸上已是掩饰不住的失落,她定定的看着阿竹,发现阿竹与以前长得有些许不同了,往日里疏淡的眉如今生得浓密而英气,儿时因痴傻而无神的双眼,如今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如星辰般的光华,鼻梁挺直如山川掘地而起,往日里总是合不拢的嘴也换作了紧抿的唇。

    他整个人相貌没变,却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蒲央央从未发现阿竹的脸长的如此好看过,更奇怪的是,对于现在的阿竹有一种不同于以前的强烈熟悉感,她用力眨了眨眼,头疼的厉害。

    她似乎很久已经就见过阿竹长大的模样!

    脑中一片空白,刹那间,不知名的回忆汹涌而来。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汪平静的湖水。

    水里倒映着一个面容清秀,细眉细眼的女子,此时正朱唇轻启,拿着一颗枣子半含在口中,对着面前一汪平静的湖水发呆。

    这女子既不是蒲央央,也不是满面疮疤的黛影。

    怎么回声,这明明是她的回忆,可这水中映出的倒影,却并不是他的!

    “阿柳,阿柳!”女子回过头声声唤着:“快看,这湖里有青蛙!”

    随着女子回过头去,蒲央央看到了这叫阿柳的男子,这……这……这不就是阿竹吗?

    奇怪了,阿竹怎么会出现在她这些错乱的记忆里,阿竹明明只是白华村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啊。

    这长着阿竹的脸却叫阿柳的男人着一身碧色长袍,闻言一笑,几乎是飘到了这女子身边。

    这女子俏皮一笑:“阿柳,我们前日吃了红烧猪蹄,昨日吃了红烧鹌鹑,今日我们吃红烧青蛙好不好!”

    这女子砸吧砸吧嘴,蒲央央甚至听见了口水入喉的响动。

    阿柳一愣,唇角勾起一个大大的弧度:“行啊,你想吃什么,地上爬的水里游的,还是天上飞的,我都去给你抓,只盼你哪一日饿极了别把我吃了就行了!”

    这女子猛地摇了摇头:“你放心,我吃肉,不吃素!”

    随后脸一红,小声嘟囔着:“我哪里舍得吃你!”

    阿柳笑了笑,在女子身旁坐下,替她拢了拢额前的碎发,脉脉含情的目光将人都快看化了,纵使是在回忆中,蒲央央也觉得心颤不已。

    两人相互依偎着,阿柳的唇越靠越近,渐渐在眼前放大,回忆中的女子闭上眼等待着什么,却感受到了贴近额头的滚烫。

    女子睁开眼,看到阿柳的唇正贴着自己的额头,有些委屈的撅了噘嘴,搂着阿柳嗔怪道:“不够不够!”

    阿柳看着女子宠溺一笑,面孔无限放大,滚烫的唇终于贴上了她的,两人唇齿交缠,一发不可收拾。

    意乱情迷中,阿柳猛地站起。

    “继续啊!”女子又将阿柳拉了回去。

    “不行,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阿柳挣扎着。

    女子步步朝阿柳逼近,一头扎进阿柳宽阔而厚实的胸膛里,轻声呢喃着:“那就别控制好了!”

    女子一抬头,见到了阿柳眼中自己含羞带笑的眉眼。

    “映儿,不行!”阿柳深吸了口气,轻轻抚了抚女子如瀑般的长发。

    “为什么?”女子不解。

    “因为……”阿柳陷入了沉思中。

    “为什么不行!”

    阿柳狡黠一笑:“因为……再不抓青蛙,晚上就要饿肚子了。”

    话还未说完,阿柳便抱着女子纵身一跳,一同扎入了水中。

    “你……”女子又气又笑,撸起湿透的头发,露出水面就要去追阿柳。

    两人在水中嬉戏着,打闹着,就如两个孩童般,天真而恣意。

    蒲央央心中越发的难受,是谁,这女人是谁,这像阿竹的男人又是谁?

    她猛地睁开眼,见到正凑上前来,好奇看着自己的阿竹!

    “央央,你怎么了?你好像很难受!”阿竹紧张的看着蒲央央,伸出手扶她一把,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

    从见到阿竹到现在,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蒲央央便觉得已经耗尽了心力,她有气无力的苦笑着,问道:“阿竹,你如今与我如此疏离,刻意保持距离,可是为了这叫子瑜的姑娘!”

    阿竹老实的摇了摇头:“不是,不是!师傅教过我,男女授受不亲……”

    “还有……”阿竹又支支吾吾了起来。

    “还有什么……”

    咚咚咚!

    门忽然响了起来。

    “尹师兄!”

    甜美的女声即便穿过厚重的木门,也不显得沉闷。

    “尹师兄!你睡了吗?”

    “没有!”阿竹愣了愣,起身就要开门。

    “等等!”蒲央央无奈的将阿竹拉了回来:“等我先出去!”

    说着,蒲央央便趴着窗沿,钻出了窗户外。

    尹竹着急的追了过来:“那央央……央央……我该怎么去找你!”

    蒲央央低声道:“九日后的试剑会!”

    “噢!”

    “尹师兄!”门外的叫门声越发急促。

    蒲央央躲在窗外,听见了开门的吱呀声,听见隐约的谈话声,听见了尹竹唤“子瑜师妹。”

    这么晚了,两人还见面吗。

    蒲央央撇了撇嘴,心里颇不是滋味。

    还等什么呢,莫非还要听别人墙根不成?

    寒风料峭中,蒲央央咬了咬牙,开始慢慢往下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