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婚宠:温少宠〕〔超凡天才〕〔寻真路〕〔二战之杀手之王〕〔金枝夙孽〕〔美食探险队〕〔龙脉天师〕〔睦宋〕〔侠役〕〔我成了武侠乐园的〕〔捉鬼极品大妖王〕〔我的邻居是皇帝〕〔花都最强医神〕〔宇宙霸业〕〔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我的弟弟是faker〕〔天择训练场〕〔逍遥长生仙〕〔茅山鬼王〕〔万古之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热恋:封少,不准亲! 第72章 怎么是你
    ..全球热恋:封少,不准亲!

    第72章 怎么是你

    许小陶从隔间里走出来,杜曼已经离开了,她的耳边安静了不少。

    在洗手池前洗过手,正在烘干,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是来自封行墨的电话。许小陶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

    “在做什么?”

    封行墨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隔着手机似乎他的声音不似平时的狂妄霸道。

    “刚刚听到老公的花痴者诉说对你的爱慕。”许小陶唇角勾起狡黠弧度,清澈的眼眸里全是笑意,故意说道。

    封行墨怔了片刻,低沉磁性的说:“嗯,你终于知道我是你老公了。”轻笑了一声,他声音变得冷厉起来,“是有人去找你的麻烦吗?”

    这也是他不允许许小陶去其他公司工作的原因,在hz集团,至少不会有人敢针对她,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我可以解决。”许小陶听到他认真的语气,连忙收敛了唇角的笑。

    不想封行墨参与其中,对他有太多的依赖,会成为一种习惯。

    到时候离婚后她会不适应。

    “好,那你就自己解决,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封行墨没有坚持,随即补充了一句,“那些女人是自己扑上来的,我没对她们做过什么,和我无关。”

    许小陶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为毛封行墨的话听起来很像是在对她解释。

    他没有向她解释的必要。

    封行墨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顿了顿,说道:“晚上要宴请几个合作伙伴,我会让保镖送你回家。这一次你不许拒绝,更不许跑。”

    “哦。”

    许小陶一脸黑线,上次她回家,给封行墨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吗?

    专门打电话来叮嘱她,是有多怕她跑了。

    下班之后,许小陶走出公司大门,只见一辆豪华的保时捷汽车停在路边,十分耀眼,几个保镖恭敬的站在一旁。

    不少的人围观着这一幕,还有几个人拿着手机在拍照。

    前几天都是和封行墨一起上下班,阵仗大了一些还显不出什么。

    她抿了抿嘴唇,硬着头皮走过去,几个保镖恭敬地朝她低了低头。

    不远处,几个设计师站在路边等车,看到这一幕都不禁羡慕起来。

    望着保时捷渐渐远去,杜曼冷哼了一声。

    比赛之后,看着女人还有什么可狂妄的。

    到时候她要把许小陶打败,将她踩在脚下,让她在集团高层们面前丢尽颜面。

    *

    深夜。

    结束了应酬的封行墨回到庄园,走到楼上,慢慢的推开卧室的门。

    豪华的卧室里,明亮的水晶灯光下,只见许小陶穿着睡衣蜷缩的坐在沙发上,已经睡着,手里还紧紧地握着一份文件。

    封行墨径直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凝望着她白皙的小脸儿,随手把文件拿过来,扔在一旁的茶几上,两只手将她横抱起来。

    被抱起,许小陶没有醒,在封行墨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小脸儿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继续睡着。

    封行墨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上浅浅的吻了下,薄唇不自禁的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不管多晚回家,都会有一盏灯为他亮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封行墨……”许小陶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并没有醒过来,显然是在做梦。

    一句梦话,愉悦了封行墨。

    这女人还不承认对他动心,连做梦都在叫他的名字。

    他唇畔的弧度越来越深,几乎要深达眼底。

    “我们离婚吧。”许小陶继续说着梦话。

    封行墨的脸色在瞬间黑了,咬牙切齿的瞪着怀里的小女人。

    这女人做梦都在想着离婚?做他的老婆就让许小陶那么不情愿吗?

    “做梦,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封行墨咬牙,走到英式风格的大床边,将她放在上面,黑着脸扫了她一眼,转身走向浴室。

    十几分钟后,封行墨洗漱过后,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在床的另一边躺下来,不去抱许小陶。

    她真的惹到他了。

    不抱她,坚决不抱。

    封行墨瞪着天花板,半晌都没有入睡。

    睡梦之中的许小陶在床上滚了一圈儿,身体靠在了封行墨的身上,接续沉沉的睡着。

    封行墨瞪了她一眼,抬手想要推开她,手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忍不住直接搂进了怀里,下巴地在她的颈窝上,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闻着她的体香惨杂着沐浴露的香气,让他的怒意见见平息下来。

    “这一次就原谅你了。”

    封行墨找了个台阶,舒舒服服的下来,坦然的抱着她入睡,他没什么心理负担,反正许小陶并不知道她自己说了什么梦话。

    翌日清晨,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

    宽大的床上,封行墨把许小陶当成抱枕一样,紧紧地抱着,下巴埋在她柔软的头发上,睡得很沉。

    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动了动,封行墨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地垂下双眸望向她。

    许小陶从睡梦之中醒来,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封行墨那张冷峻的脸,出口问道:“封行墨,怎么是你?”

    “你以为自己是睡在谁的床上?”封行墨脸色冷厉的瞪着她,张嘴狠狠地吻向她的脖子,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嗯额。”

    许小陶闷哼一声,彻底的醒了过来,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

    她讪笑着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她记得昨晚自己是在沙发上看文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在封行墨的怀里,她才会脑袋秀逗的问出那个傻问题。

    封行墨直直的瞪着她,看到她清澈的眸子在场没有其他的情绪,呆萌的像是一只犯了错的小兔子,不禁勾了勾唇。

    越来越没有办法真的对她生气。

    许小陶急匆匆的从床上跳下来,朝洗手间走去。

    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白皙脖颈上的那明显的吻痕,郁闷的想挠墙。

    这让她怎么见人啊?

    封行墨是故意的,绝对是。

    她洗漱过后,去衣橱里翻找出一个高领的女士衬衣,走进洗手间换上。然后对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确定再看不到吻痕,这才放下心来。

    “怕什么?你是已婚女人,身上有吻痕是很正常的事情。”封行墨的声音突兀的在洗手间门口响起。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许小陶偏过头,见封行墨慵懒的靠在门上望着她,忍不住问道。

    她警惕的瞪向封行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