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流2004〕〔玄医归来〕〔众神盟约〕〔异度冲击〕〔都市透视医圣〕〔我的女友是恶女〕〔大明星的贴身保镖〕〔毒医杀手妃〕〔美人迷局〕〔女神的超凡高手〕〔鹰掠九天〕〔洪荒之圣道煌煌〕〔我就是大德鲁伊〕〔农妻喜种田:痴傻〕〔帝妃惊天〕〔外星工业霸王龙〕〔惹火萌妻:总裁老〕〔修仙强少在校园〕〔二次元收视比拼〕〔现实是恋爱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韩娱之西卡的咖啡屋 第一百五十九章 妹妹玲珑
    齐家的年会让整个家族都早早的开始忙碌起来。仆人们迎客,送餐,穿梭不断,公子少爷小姐们梳妆打扮少不得一番折腾。齐家家主坐在书房当中,也是难得的整了整自己那身华丽的西服。

    反倒是齐家的家主夫人并没有忙着自己的事情,这个时候也正是最能体现她这个贤内助的时候。所以她此刻正站在整栋宅子最偏僻的一个房间里面做着最后的一点布置。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我想你也知道。今天我不希望看到你还有你那个小贱种踏出这个房门一步。你这样的身份是不应该出现在宾客面前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今天是齐家的家宴”她在家宴这两个字上面咬的极重“一些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到时候就算是老爷也不会护着你。”

    她看着面前的女人和小孩儿,很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到屈辱、委屈,悲伤,可是让她失望的是,眼前的女人哪怕一丝丝都没有,依然是那样的平静恭顺。这让她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冲动。

    尽管这么多年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表情,可是只要有机会,她还是希望可以看到眼前的女人一些不一样的变化,所以她做着最后的努力。

    “不要以为当年老爷让你住到了这个宅子,就真的以为代表着什么。你那个贱种儿子就是对你最大的警告,你只是齐家的一个玩物。连院子里的那条狗都不如。”

    对方依然还是那样的表情,该用的手段早些年她也已经用过了,所以她也没有再多做些什么,毕竟今天可是她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不想被眼前的女人破坏了。

    “看好你面前的这个小贱种,要不是她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将来可以为我齐家做一些贡献,早就让她找她那个贱种哥哥去了”。

    “啐”说完她冲着面前的女人吐了一口唾沫转身离开了。

    就像齐家的女主人说的那样,院子里的狗今天都穿上了漂亮的衣服。甚至身上还有着一条大金链子,可是眼前的女人除了一身干净朴素的衣衫其他的任何首饰都没有。

    可是就是这样朴素的衣服也遮掩不住这个女人绝美的容貌。而在这个女人的怀里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身洋娃娃似的小洋裙,披散的头发上面带着一个精致的皇冠。玲珑剔透的脸。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怀疑她将来会成为一位绝世美女。

    尤其是一双美丽深邃的眼睛,简直将这个小姑娘的美丽上升到了另一个境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小姑娘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璀璨的双眸当中也是一丝的情绪波动都没有。

    金雅恩轻轻的将头发上的唾液擦掉,然后从身后的地板上拿出一个盒子,拆开盒子上面的蝴蝶结一个非常可爱的蛋糕出现在了小姑娘的面前。

    “来。玲珑,今天是玲珑的生日,妈妈来帮玲珑点蜡烛,然后我们许愿吃蛋糕好吗?”

    玲珑依然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乖乖的坐在茶几旁边的沙发上面。

    “值得吗?”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

    金雅恩看向窗台的方向,当看到金宇承的时候,即便是被刚才的女人那样羞辱都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小,小宇,你,你怎么会来?”

    语气当中充满了惊讶甚至带着一些的不敢相信。可是一边的玲珑却是依然那样漠然的坐在沙发上面。眼睛直直的看向前方。

    “嗯,我,我,你还好吗?”金宇承还不知道一个孩子应该如何去对待他的妈妈。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的经验。

    所以金宇承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害羞,眼睛也不敢看金雅恩,转过头轻轻的走到坐在沙发上的金玲珑身边,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串非常精美的项链。

    项链上面镶嵌着粉色的钻石,另外还有各色的宝石,翡翠与玛瑙等点缀着。这都是他自己一颗一颗亲手镶嵌上去的“玲珑这是哥哥的生日礼物,哥哥帮你戴上好吗?”

    金玲珑没有说话。依然是那个样子。金宇承却仿佛得到了同意一般亲手将项链戴在了玲珑的脖子上,一瞬间金玲珑仿佛更加像一个天使一样。

    金雅恩走到了金宇承身边,看着金宇承充满爱意的看着玲珑,心中心绪翻滚。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金宇承的脸。

    金宇承下意识的想要躲。可是当发现那只洁白纤细的手轻轻一颤以后,停了下来,伸手抓住了想要往回收的手。

    这只手和jessica的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金宇承说不上来,只是抓着这只手让他的心一下子变得滚烫,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位被称为妈妈、的手都拥有这样的魔力。

    只是金宇承抓着这只手慢慢的放在自己的脸上。他从来不喜欢陌生人接触自己。更不用说是自己的脸颊了。可是当这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的时候,他的心跳的更加厉害了,脸颊也有一些发烫。可是感受到那只手在慢慢的浮动,他发现自己全身都暖洋洋的。这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受。

    半年前他就见过金雅恩,甚至有过交谈,可是更多的时候都是远远的站着,甚至躲在暗处看着这位被称为自己的妈妈和妹妹生活。

    那个时候他一直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两个人,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她们相处,也不想和她们相处。只是对于那个一直都不说话的妹妹。金宇承打从第一眼就非常的喜爱。

    当手掌从脸上离开的时候,金宇承竟然有一丝丝的不舍,可是却没有开口说。只是轻轻的将玲珑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轻声的说道“刚刚那个女人那样说你,你为什么不生气?”

    金雅恩的笑容从金宇承进来就没有断过,而刚刚他抓住自己的手放在他脸上的时候,金雅恩甚至差一点哭出来。眼前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他本来应该喊自己妈妈,而自己也应该从小就这样抚摸着他,抱着他,

    可是同样是因为自己他一出生就面临着死亡,奇迹般的活过来以后,再次见面他看自己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不是妈妈。金雅恩不怪金宇承,有的只是深深地愧疚。

    可是这一次的见面让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让眼前的孩子称呼自己“妈妈”的希望。看着面前有些小心翼翼和不知所措的孩子,金雅恩既感到好笑,同时也感到更深的愧疚。

    孩子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与妈妈相处难道不应该愧疚吗?

    金雅恩没有在乎金宇承不敢看向自己的眼睛,反而是认真的看着金宇承,仿佛要将金宇承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一边看着一边回答说道“呵呵,不生气,这些年都习惯了”。

    “哦”

    金宇承依然低着头抱着金玲珑,两只手握着金玲珑的两只肉乎乎的小手不停的把玩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个,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那个人这么好吗?如果,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只是问问而已”。

    金宇承的话让金雅恩眼中的悲痛又多了一分,可是脸上依然展露着最灿烂的笑容。“儿子想要知道妈妈的事情,妈妈又怎么会不说呢?”

    “妈妈当年因为你爷爷公司破产被别人追债从韩国逃到了华夏,不过当时只是一个人,又语言不通,然后就被人骗了,被卖到了一个夜总会里面,就在那个时候,是你的爸爸”

    说到这看到金宇承眉头一皱,金雅恩转口说道“是他当时救了我,然后我们俩就认识了。他对我很好,也是真的喜欢我,只不过因为他的身份让他对我没有办法有一个交代。其实已经很好了,你看我不是还住到这里了吗?”

    “那现在呢?如果以前还情有可原,那么现在呢?他现在是齐家的家主了不是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金雅恩的话金宇承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无名的怒火。

    金雅恩听到金宇承的话眼色黯淡“时间会改变一切的,连天地都在不断的变换又何况是人的感情呢。”

    金宇承没有再说话,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他一向是不会说话的。如果可以他现在很想把那个人抓过来让他给眼前的两个人道歉,可是他又分明感觉到,眼前的女人不希望他这样做。所以他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金雅恩想要开口的时候,金宇承忽然说道“我,我”说了两声金宇承都没有说出口,然后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想让你和我一起住,和妹妹一起!”

    金雅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流了下来。

    看到金雅恩哭了,金宇承忽然感觉心很疼,和jessica那种怜爱的疼不一样,这一次是没来由的疼,仿佛心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只要眼前的女人哭,立刻就会疼起来。

    “你,你不愿意就算了,不,不要哭”。

    金宇承看着金雅恩,想要伸出手,可是伸伸缩缩几次,最后终于还是伸出手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

    金雅恩抓住金宇承为自己擦拭泪水的手,然后呜咽着说道“我跟你走,这些年欠他的我已经用我半辈子还有我的孩子还了,剩下的时间我要好好的补偿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金玲珑忽然伸出手搂住了金宇承的脖子,发出了金宇承看到她以来的第一句话“走”。(未完待续。)

    ps:  ps:谢谢各位兄弟的月票和打赏,呆子拜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