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零时光微微甜〕〔帝凰如此多娇〕〔哈利波特之罪恶之〕〔穿到八十年代苏〕〔刺遍江湖〕〔王牌军妻不好宠〕〔脸疼吗?我的醋缸〕〔上帝时刻〕〔身边之物变成了妹〕〔耐瑟瑞尔的辉煌〕〔朱门嫡妻〕〔小娇妻,你被捕了〕〔斗武乾坤〕〔奇门超级医圣〕〔道星氏〕〔凤门嫡女〕〔无限求生〕〔诸天时空行〕〔网游之帝国争锋〕〔重生七零小撩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342章 娘子
    朝堂的事情告一段落,虽然风平浪静了一些时日,不过东平郡王似乎有招兵买马造反的迹象,所以纪云舒打算和南宫战去瞧瞧。

    东平郡王的府邸是京城比较偏远的地区,再加上附近有重兵把守,所以一般人难以进入。

    这东平郡王也算是个神秘的人物,不沉迷于*,和七皇子的风流不羁形成强烈的对比。平日也不爱结交官员,之所以与左尚书走得比较近,纯粹是因为东平郡王的侧妃是左尚书次女左元。

    听说这左元长相并不美丽,甚至稍显普通了一些,但是曾随王昌及骑兵布阵,大多数的计策都是出自她手,所以在京城中也是有名的才女。

    东平郡王不爱美貌爱良才的名声瞬间传遍了整个京城,左元也凭借着军功,被称为谋夫人。

    纪云舒悄悄伏在南宫战的身后,只能看见他挺拔的背后,踮起脚尖才够得到他的肩膀处。

    南宫战一拍她的小脑袋,“这东平郡王府地处偏僻,你看那正门虽然有两个侍卫把守,但是在这树林中还潜藏着十几个暗卫,负责观察侯府外侧的动静。

    “那现在如何才能进去?”纪云舒自然也知道这侯府凶险万分,再加上自己惹怒了左尚书。

    可是所生的藩王就是这个东平郡王还算个人物,凤无邪为人自负,已经落败了,而这东平郡王隐忍神秘,正好对自己的胃口,再加上上次一事,这次正好调查一下。

    南宫战嘴角竟然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要不是她花眼,那肯定这这个男人隐藏得太深了!

    “啊……”

    纪云舒感觉身后一个大掌一用力,自己便飞入草垛之中,睁开眸子一看,自己已经暴露了。

    侯府门前的两个侍卫并未搭理她,依旧守在门口,纹丝不动。

    纪云舒轻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拍打着手掌,四处转悠了一圈,并未看见南宫战的身影。

    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嘴角带着笑意,哼,不就是想让自己暴露,他好暗地下手吗?

    早说不就得了,这么直接,害得她的心脏都停顿了一下子。

    纪云舒轻移莲步,浅笑嫣然,来到了侯府的门口,对着门前的两个侍卫说,“麻烦两位通报一声,就说纪王府小姐前来,这是请帖。”

    纤细的小手从锦绣镶边的袖子中取出了一封灿新的请帖,言笑晏晏,递上了上。

    其中一个侍卫审视地看着她,怀疑地说,“侯府中从来不用这种请帖,姑娘莫不是寻错了路?”

    的确这封请帖是假的,纪云舒垂眸,见没有骗过两个侍卫便说,“两位侍卫不妨打开看看,是不是东平郡王的笔迹?”

    侍卫伸手接过,只见请帖上写的是隶书,倒是挺像郡王的字迹,但是郡王极其讨厌红色,更不会用这灿红的请帖的。

    纪云舒不动声色,眉目淡然,小手却从袖口处握紧了*,若是他们看出,便将这*撒出去。

    其中一个侍卫对身旁的侍卫动了动眼神,两人按在了刀柄上,眸中闪过一丝杀气。

    纪云舒暗道不妙,这侍卫果然不易哄骗,看来东平郡王府邸严密可见一斑。随即便轻轻啜泣起来,用纱巾沾着眼泪,“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东平郡王将我……我可是个清白的小姐呀!”

    然而,她这话只说了一半却不再说下去了。

    侍卫将抬起的刀往下按了按,大声喝道,“将你怎么了,话可不能乱说!”

    只见纪云舒魅惑地笑了,展露出倾城绝艳的笑容,宛如盛放的红莲一般,“你们郡王把我……”

    手中的丝巾一展开,顿时*洒在了两个人的脸上。

    到底武功有些底子,两个侍卫虽然摇摇晃晃的,但是还未倒下,一个仍然走到门关处拉上门环,另一个抽起了长刀便要砍下去。

    碰……

    远处一粒石子飞了过来,生生地将长刀给折断了,两个侍卫也不抵药效,双双倒在了地上。

    纪云舒长叹了一口气,暗想这个*的药性还是太弱,她可得自己研究一下子。

    小巧的脚刚打算落下,便感觉身后一阵凉风,阴森的气息围绕,回眸一看,十几个暗卫齐刷刷的出来了,身着一身黑衣,头戴黑色方巾,只露出黑色的眸子来。

    天呐,怎么出来这么多的暗卫!纪云舒顿时心下慌乱起来,直往后退,大喊一声,“南宫战,你快滚出来!”

    可那毒物如今正在冬眠,早知道她就再饲养个毒物了。

    生冷的剑砍了过来,一个飘逸凌厉的身影飞过,仙袂飘摇,明明清雅如风,可手中的招式却凌厉无比。

    纪云舒心中一紧,虽说南宫战武功很好,可是这些暗卫竟与他缠斗多时,看形势不容乐观。

    突然,她灵机一动,赶紧找身上的蚀骨镖,搜出了两三个,看准时机,对着暗卫扔了出去!

    可惜手法不太准,只杀死了一个。

    正在打斗的南宫战突然笑了起来,道,“娘子,好利落的身手!”

    都这个紧要关头还敢调侃她,纪云舒皱了皱眉头,却不料,面前一个暗卫直冲了过来!

    南宫战一个翻身,剑生冷地刺过来,打翻暗卫的剑,一脚将他踢开,将受了惊吓的纪云舒护在身后。

    他受伤了……

    躲在南宫战背后的纪云舒看见他锦绣华美的白色长袍渗出血迹,心狠狠地疼了。

    她这一辈子总算知道被人宠溺是什么滋味,可这滋味来得太晚了一些。

    南宫战猛地使力,打算速战速决,招招凶狠异常,硬生生将十几个暗卫打败,死的死,伤的伤。

    “你没事吧?”纪云舒赶紧扶住他,抽出丝巾,想要给他包扎一下。

    南宫战急忙推开了她,清冷的眸子渗透着关怀,“不可,这剑上沾上了剧毒,不过不用管它,这些毒药对我没用!”

    看见他虽然青丝有些缭乱,但沉稳了下气息,总算没事了。

    纪云舒不禁感叹道,“这侯府的守卫竟然如此森严,看来东平郡王南怀决下了不少功夫,里面定然凶险万分。”

    “娘子不必担心,为夫带你闯一闯这侯府!”

    “鬼才做你的娘子!”

    南宫战笑了笑,一脚踢开侯府的大门,修长的手指扯着纪云舒的衣领,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刚走进府内便觉得有些不对劲,里面楼阁错落有致,倒像是排列好了的,而且楼阁之间附近的石碑上都刻字,有六块石碑,石碑上有诗句。

    南宫战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看来设计这六和阵的人可真是自负,竟然将方法都写在了诗句里。

    “走!”

    南宫战发力,走到了第一块石碑旁边,没想到刚走到转折处,脚下一软,突然掉下去了。

    纪云舒跟在他的身后,也落入洞穴之中,然而洞穴中瘴气却是越来越浓烈,她觉得呼吸有着不够用了。

    碰的一下,两人坠落。

    “这地下是陷阱!”

    脚底下的土地格外地松软,南宫战蹲下身子,用手挖了挖上面的土壤,竟然出现了暗格!

    南宫战将暗格扒开,先将纪云舒托举出去,随后自己也跳入这暗格之中,关上了上面遮蔽物。

    不料这洞下面竟然别有一番风景,下面的洞口比较大,所以南宫战与纪云舒稍稍弯着身子走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是这地道仿佛迷宫一般人,让人有些眼花缭乱,看不真切。

    纪云舒紧紧地拉着南宫战的衣袖,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感叹自己要联合的盟友太过厉害,还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南宫战身上的白色锦袍早已经沾染上泥土,仍然改变不了他冷如风月般的神情。

    直到这一刻,纪云舒才感觉身旁这个男人也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堂堂的南宫家族的少主,武艺兵器无一不精。

    刚才他身重剧毒却毫无反应,放毒瘴对他没有丝毫影响,这个人可着实奇怪。

    纪云舒咬着嫣红的樱唇,“怎么走出这个洞?”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