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比肩:绝色战王〕〔沈先生,爱到犯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娇妻太甜,帝少宠〕〔山海秘藏〕〔hello,顾太太〕〔热血兵王〕〔神级黄金指〕〔傲骨狂兵〕〔楼边人似玉〕〔隐婚溺爱:Boss大〕〔庶女妖娆:一品太〕〔宝贝归来,傲娇麻〕〔兵临都市护女神〕〔我的时空旅舍〕〔青梅小甜心:腹黑〕〔重生暖婚:傲娇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烽火佳人:少帅的〕〔重生蜜宠:景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344章 好好疼惜你
    纪云舒看着那女人吃着菜,很快地便夹起了那片鸭肉来,看着她真的吃进鸭肉。

    没想到她只是微微地尝了一口,便直接吐出来了,神色十分难看,冷着眸子看着那一桌子饭菜。

    “怎么了?夫人?这不是您最爱吃的辣炒鸭肉吗?难道是杨师傅做的不符合您的口味了?”

    左元冷着眸子,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心思沉沉,最后则站起身来,然后轻笑说道:“今日有些不适罢了,你若喜欢吃,你便吃了吧。”

    丫鬟谢过了主子,便拿了过去。

    左元说道:“现在就吃!”

    丫鬟有些不解,不过碍于夫人的命令,只好拿起了一双筷子开始吃起来了。

    等她吃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剧烈咳嗽,然后便感觉到心口一疼,一阵通感传来了。

    “夫人……哇……”

    丫鬟不断口吐鲜血,最后只记得倒在了地上,根本不能动弹,浑身抽搐着……

    左元站起身来,然后便冷冷地看着那丫鬟来,便对她说道:“看来这毒不是你下的,念在你还算中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的。”

    正在房檐上的纪云舒看到这个场景,忍不住说道:“没想到这个夫人还挺精明的。尝了一口味道不对,就让丫鬟试毒,只是可怜那丫鬟了。”

    南宫战见她可怜一个丫鬟,忍不住说道:“丫鬟的姓名不过如蝼蚁一般,何需云舒伤怀?”

    得,这个家伙!

    纪云舒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神色淡漠,自小处于南宫家族那样的大家族,这种观念怕是生来就有了,和她这个从现代来的人自然是不一样。

    南宫战见她神色有些不对,然后说道:“怎么了?”

    纪云舒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感觉人命如草芥一般。”

    南宫战目光灼灼地说:“不,舒儿你的命对于我来说就是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纪云舒躲避他的眼神,然后继续趴着,看里面的情况。

    其余的丫鬟吓得不敢动弹了,没想到吃饭居然还能死人。

    左元想到客服刚才东平郡主说话爽快的样子,心里面也算是明白了几分,紧攥着拳头来,转过身便说道:“今日的事情谁若是说出去,在背后乱嚼舌根,她就是你们的下场!”

    两个丫鬟听见了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后便慌慌张张地说:“不敢!奴婢真的不敢,还望您开恩!”

    左元随后说道:“既然你们不想死,最近就多养一些小动物试毒,否则就是你们!”

    两个丫鬟接连不住地扣头。

    左元冷声说道:“既然有人想要我的命,又怎么能坐以待毙呢?将我的披风拿过来!”

    纪云舒不禁说道:“那他这是要去哪儿?”

    南宫战说道:“跟上去便是!”

    两人紧随其后,跟着左元,最后去了一所大殿内,两人还是躲在了屋顶上面,轻轻地揭开了一片瓦片。

    房间内。

    东平郡王正在用膳,没想到看见了左元又过来了,略微有些惊讶。

    “夫人没有用膳吗?”

    左元将自己的披风揭开,然后轻笑了一声便坐下来了,然后说道:“最近因为那个小贱人的原因咱们之间也挺长时间没好好地坐一起用膳了。”

    东平郡王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冷眸说道:“你又想闹什么?这么多年,你有给本王诞下一儿半女吗?乐柔如今怀有身孕,你身为主母如此言语,实在是有失体统!”

    有失去体统?

    左元转而笑着说道:“若是夫君实在是喜欢那女子,我也不会计较的。不如便将她接入府中便是,这样我也可以好好照顾她们母子。”

    听着她的话,东平郡王没有搭理,反而说道:“不用了,让她在府中反而碍你的眼,我在外面给她和孩子置了一处宅院,就不用你操心了。”

    左元拿起筷子来直接夹了一片肉放进了他的碗里面,然后说道:“郡王,既然妹妹她怀有身孕,不能伺候你,那不如就让我来伺候你吧。快吃些,咱们晚上早点就寝……”

    趴在房顶上的两人姿势有些累了,索性也就不听了,坐起来了。

    纪云舒轻哼一声,说道:“看来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被下毒了还能处之泰然,居然还和可能下毒的夫君一起用膳,也真是够隐忍的!”

    南宫战看了一眼,“所以说,最好不要招惹女人才是!”

    纪云舒戳了一下他的胸膛来,然后微微挑眸说道:“那你这个家伙还长着来招惹我,就不怕我……”

    南宫战目光灼灼,一身白袍加身,目光如雪一般清冷,然后说道:“舒儿在我心目中就如同仙子一般,岂是那些粗俗的女人可以比较的!”

    纪云舒伸手戳了一下他玫瑰色的唇瓣,忍不住说道:“这里怎么这么甜,是抹了蜜糖了吗?”

    南宫战亲了一下她的手指,魅惑的眸子充满了光泽,然后便继续说道:“怎么?想尝尝吗?”

    纪云舒的心脏猛地被拍击了一下,她没想到平日里这般生性冷酷的南宫战居然这么直接,还说出这种甜言蜜语来,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看着她的神色微微有些泛红,南宫战心中一动,就连呼吸也急促了不少,他宽厚有力的手揽着她的脖子来,眸子看着她粉嫩的唇瓣,便要吻下去。

    啪地一声从房间内传来。

    纪云舒连忙收住了心神,躲避着他的脸颊,看着下面,然后便轻声说道:“快看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见里面一片狼藉,左元气得发抖,看着东平郡王,声音撕裂地说:“我嫁给你已经七年了,这七年来我为你出谋划策,让你从一个没有势力的藩王变成如今的东平郡王,你心中可曾有半点感念!别忘了!你的大事还没成呢!那个贱蹄子除了怀上了孩子别的还有什么本事?夫君,你醒醒吧!”

    东平郡王的身上还溅上了菜汁来,他目光灼灼,然后便冷声说道:“泼妇!简直不可理喻!你若是再执意如此,休怪本王……”

    左元冷笑,说道:“怎么?是要休了我?还是要杀了我?”

    看着她如此张狂的样子,东平郡王冷着眸子,然后对着她说:“你休要胡闹!别逼我……”

    他的眸子十分明显,已经动了杀机,手中运力。

    左元失魂落魄,走出了房间,只剩下一片狼藉。

    东平郡王一阵恼怒,冷着眸子,随后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简直是想死!”

    下人们便赶紧开始收拾东西,赶紧将屋里面的东西给收拾干净了。

    纪云舒微微蹙眉,往下看着,拿着琉璃瓦片刚要盖上,没成想下面居然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还有人?”

    南宫战点头说道:“有个女人!”

    这房间里面的人不都走了吗?怎么还会有女人呢?

    就在纪云舒好奇的时候,从屋里面直接走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还挺着大肚子,朝着东平郡王走了过来。

    “郡王,刚才乐柔在里面可吓坏了呢,那个女人居然这么凶,她还对夫君这么不客气!”

    东平郡王见她走了过来,心思一动,连忙说道:“快点坐下来,别动怒,伤着孩子了!”

    纪乐柔扶着腰坐了下来,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撅着唇瓣来,随即便说道:“这么凶的女人,你还不休了她!若是以后咱们的孩子出生,他还指不定使出什么手段呢!”

    看着她娇嫩可人的样子,那东平郡王自然是心疼,连忙说道:“真是可怜我的小宝贝了过会吃完饭本王好好疼惜你啊!”

    纪乐柔轻轻地捶打着他的胸口来,然后说道:“都要当爹的人了,还没个正经!讨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