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七十三章 和本王寸步不离
    “阚侍妾,您不能进去!”

    几个丫鬟在外面拦着,不想让她进去,可是根本就支撑不住。

    阚雪婷伸出手来,直接就打在了丫鬟的脸上,冷言说道:“真是贱婢!居然敢档我的路,滚开!”

    奈何许多婢女仍旧围绕着。

    阚雪婷直接从头顶上抽出凤钗来,狠狠地划在了婢女的脸上,冷声斥责道:“你再敢过来,就戳瞎你的眼睛!”

    嘭地一声。

    阚雪婷匆匆走到了房间内。

    却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慑住了,北冥寒正衣衫不整,将纪云舒压在身下。

    两人衣衫不整。

    特别是纪云舒,更是极为冷淡,特别是那一双锐利的眸子。

    她故意轻声笑着,伸出双臂,勾住了北冥寒的脖颈来,“夫君,我被吓得好害怕!”

    装坏女人谁不会!

    阚雪婷目光如炬,紧攥着拳头,“寒哥哥,你为什么要宠幸她!”

    北冥寒冷声道:“出去!”

    阚雪婷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自然是心疼万分,被这么一羞辱,自然是恨上了纪云舒。

    她冷声说道:“纪云舒,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外面的丫鬟皆是瑟瑟缩缩,不敢进去打扰王爷和王妃。

    阚雪婷不忍心再看一眼,转身便跑了出去,眼角还满是泪痕。

    房间内。

    烛光摇曳着,丫鬟们将门关上了。

    纪云舒轻笑:“王爷演戏能力可真好,这一次可真是伤了你家小情人的心了!”

    北冥寒一把捏住了她脸上的肉来,直接说道:“人你怎么给我领进来的,怎么领出去!”

    纪云舒心中一动,疑问地问道:“你为何不直接收下?”

    北冥寒起身来,“本王只宠幸感兴趣的女人!”

    纪云舒一阵心神荡漾,本以为他会顾及到阚将军的颜面,直接收下,没想到却是想着办法赶出去!

    她微微异样,脸色浮红,“那你为何还留下我?”

    北冥寒冷然一笑,看着她模样居然还有些可爱,忍不住说道:“因为你命大!”

    揶揄的口气让纪云舒顿时脸色上挂不住。

    她一时气恼,伸出手想要打他。

    可看见了他脸色绷紧,也知道方才动了气血。

    “好了,不跟你斗嘴了,快躺上来,我给你施针。”

    出奇的,两人这一次相看两厌,反而有点互相扶持的感觉。

    纪云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可是在这世界之中,她现在所能倚靠的唯一一个人就是北冥寒了。

    北冥寒躺下身来,任凭她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四处拨弄着。

    纪云舒刚要在他的大腿内侧扎针,却发觉有些异样,恼怒说道:“你专心点好吗?”

    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北冥寒这几日处理走着,分析敌情,对付藩王,已经疲惫不堪。

    困意袭来,靠着枕头居然就睡过去了。

    纪云舒等扎完针以后,本想要叫他,却发现他已经睡了。

    她将银针小心的收好,放在白色的布包里面,心里面百感交集。

    外面吹着风声,一阵一阵的。

    她玩味一笑:“这恼人的春风!”

    她将他的手放在了被子里面,却不料被狠狠被猛地一扯,直接扯到了床上了。

    北冥寒顿时睁开了眸子,嗓音魅惑,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容来,

    “谁恼你了?”

    还会有谁?

    纪云舒挣脱,“不就是你!”

    北冥寒本来就是血气上涌,看见她娇憨认真的样子不忍心动,只好闭上眼睛,没想到这个小妮子却误会自己睡觉了。

    “明日,皇上打算狩猎,宴请诸位藩王。”

    他沉吟片刻,总算说出了内心担忧之事。

    纪云舒将食指轻轻地放在了鼻尖一侧,磨砂了几下,眸中闪烁着光泽来。

    “难不成你的意思是皇上打算在狩猎的时候杀你?”

    北冥寒冷眸,迸射出寒光来:“还有其他可能吗?”

    说的也是。

    纪云舒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叹了口气,“当你的女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先是要给你对付内宅,然后还得对付外面那些藩王皇上!”

    北冥寒伸出手来,勾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柔声说道:“别忘了,阚雪婷是你带回来的,本王允许了吗?”

    纪云舒被他一说,顿时心情不好,直接打落了他的手来。

    “上次,我没去见太后和静妃,这次去了怕是凶多吉少!”

    北冥寒魅惑轻笑:“所以你要和本王寸步不离,包括在床上!”

    纪云舒被他的话说得身上都打了个寒颤来了。

    她伸出细嫩的手指来,轻轻地戳了一下他的鼻子,皮肤互相触碰。

    虽然是个不经意的动作,却是心里面暖意十足。

    “所以,这一次,我会帮你!”

    这些日子,她成日看他研读兵书,探讨边界问题,整日疲累不堪,这腿上的伤也有加重的趋势。

    北冥寒勾住她白皙的脖子来,强迫压着她,拢入怀中。

    高达沉重的身体压在了自己身上,坚硬对着柔软,纪云舒登时脸色羞红。

    “你想干什么?”

    北冥寒一只大手便钳制住了她两只小手来,炙热的呼吸喷洒着,另一只手则将她鬓间的发丝撩拨过去。

    “若是做得好,本王不介意真的把你当做王妃!”

    对于眼前的人,从最开始的杀之而后快,慢慢地却变成了怜惜,不一样的感情在他的内心涌动着。

    纪云舒看见他灼热的眸子,不像是骗人的。

    心里很乱。

    纪云舒别过头去,只得说道:“对不起,咱们最多维持现在的关系吧!”

    北冥寒是多么狠心的人她岂会不知?

    就从她发现了他的秘密开始,就几次三番想要杀她,这一次她被关在阚府,他可曾去救过她?

    说来也是好笑!

    这样的男人给她带着玩笑意味的承诺。

    她为什么要接受?

    北冥寒见她拒绝,魔魅一笑,却直接将她扣入自己的怀中。

    纪云舒就趴在他的胸膛上,对于他突然而来的温情感觉到有些害怕。

    对,就是害怕。

    她只是感觉他好像只是利用自己罢了!

    知道挣脱不开他的钳制。

    纪云舒也便安生地躺在他的怀中,汲取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

    也算是一夜好眠。

    在这样的夜色之中。

    却有人含恨流泪。

    阚雪婷自然是不愿意屈居人下,对于纪云舒更是厌恶至极!

    这样稀里糊涂来到了北冥王府,最终只落下了侍妾的身份,她真的好恨!

    夜色深沉,缠绵如水。

    阚雪婷就穿着大红色的喜袍,坐在长亭上,一夜无眠。

    露水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路过的小丫鬟看见侍妾一个人坐在那里,害怕天寒,便从别苑取了件披风过来,搭在了她身上。

    “寒……你是谁?”

    阚雪婷眼神之中不无落寞的神色,因为站在眼前的人就是个小丫鬟而已,根本不是寒哥哥。

    他为什么要这么羞辱自己?

    难道是因为爹爹的话生气了吗?

    小丫鬟说道:“侍妾,外面天寒,还是好好休息吧!”

    阚雪婷这才斜过眼睛看了她一眼,在月光夜色下,白皙清透的皮肤极为细腻,身上穿着也利落,打扮也挺清秀的。

    当初她身边也是有贴身丫鬟的。

    只是爹爹说一切从简,嫁妆和仆人什么都没给她带,就这么来了。

    阚雪婷一阵心伤,摆了摆手,伤感地说道:“你别管我了,你去吧!”

    小丫鬟继而说道:“奴婢知道侍妾为什么而伤心,而且还知道怎么解决您心中的不快!”

    阚雪婷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为人沉着,不像是骗人的,可能真的是有话跟她说得。

    她看了一眼,四周无人,轻咬着唇瓣:“你真的能帮我?”

    小丫鬟笑而说道:“侍妾心中最大的疙瘩就是王爷宠爱王妃,对您十分冷淡。可是依奴婢来看,王爷和您也算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这一次王爷自然是因为生你的气才会去故意宠爱王妃的。实际上王爷与王妃根本没有同房!”

    阚雪婷心中阵阵起伏,拉着她的衣袖来,“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快说说!”

    小丫鬟见她面色急切,却是不着急了。

    “侍妾若是真的想知道,不妨咱们去别苑说说,这里恐怕隔墙有耳!”

    阚雪婷本来还觉得她太麻烦了,可是自己实在是太想知道其中的事情了,便赶紧起身来,拉着她便走到了别苑。

    别苑有些破旧。

    小丫鬟说道:“奴婢名叫如画。”

    她开门见山的报名。

    阚雪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的确是个可人的丫鬟,她压抑住急切的心情,问道:“以前在哪里做事?这一次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如画轻声说道:“以前是在婆子手下做事,这一次想在您手下做事。”

    阚雪婷倒是一阵冷笑:“我?那些个婆子丫鬟都看不起我,你又为什么跟着我!”

    如画神色清淡,说道:“侍妾是阚将军的掌上明珠,又和王爷青梅竹马,自然是天生一对。再加上您肤白貌美,追求者更是趋之若鹜。论才艺、家室、相貌,王妃是哪一点都比不上您的!”

    阚雪婷本来已经心思沉沉,这么一说,的确是坚定了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