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道鬼尊〕〔恐怖考试〕〔重生之千金毒妃〕〔超级兵王混都市〕〔我的皮肤强无敌〕〔皇后在上:帝王,〕〔美漫从超人开始〕〔咕咕的艾泽拉斯〕〔大侠上位〕〔灵气逼人〕〔万界之大佬都是我〕〔莲花仙印〕〔阴阳度魂师〕〔周末甜品师〕〔贤妻很忙:将军,〕〔琦玉的二次元之旅〕〔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诱妻入室〕〔偏执老公任性宠〕〔幻想娱乐帝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九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昨夜细雨纷纷,路上倒是有些泥泞。

    回到王府的时候时间刚好。

    纪云舒见林沅儿身上都是血迹,若是此番这般进去会引人疑心。

    “暖意,你去拿披风来,记得屏退旁人!”

    暖意下去了。

    林沅儿却身上泛寒,紧紧地抓着纪云舒的手来,“云舒,我杀人了……怎么办?会不会偿命?”

    纪云舒目光冷峻,“这是他们该的!从此以后你再也不用做噩梦了,回去好好休息,一切都交给我!”

    因为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的原因,纪云舒也就带了暖意一个人。

    如今匆忙逃走,也不知道西郊后山到底有没有人经过……

    内室中,茶香缭绕。

    纪云舒放下茶杯来,纤弱的手托着香腮来,思虑着。

    “娘亲,你尝尝这个!”

    一个小小的身影钻了出来,手上还拿着砂糖糕。

    纪云舒看了一眼小水墨,一双灵动的眸子闪烁着光泽,极为动人,“我不吃,你吃吧!”

    小水墨有些失望,捧着那砂糖糕来,沉默不语。

    纪云舒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来,“怎么回事?”

    小水墨看着那砂糖糕来,略显不开心地说,“娘亲为何对水墨如此冷淡,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他们?

    纪云舒低敛着眸子,嗓音中颇为玩味,“他们是谁?说了什么?”

    小水墨咬了一口砂糖糕,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就是那些扫地的姐姐们,说我是娘亲捡回来的,如今娘亲都有了小宝宝了,肯定不喜欢水墨了。”

    他说到最后,心情低落,连眼前的砂糖糕都不愿意吃了!

    纪云舒摸了摸他的脑袋来,清然一笑,“好了,小家伙,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快擦擦小嘴,都成了小花猫了!”

    这句话一说完,小水墨便笑了。

    暖意从门外走了进去,只是眼神还有些闪烁。

    纪云舒一双凤眸极为凌厉,“那边可处理好了?”

    暖意双手握住长剑,“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有人报案,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已经去了。”

    纪云舒站起身来,一双凤眸滚动着。

    怎么会这么巧?

    暖意继续说道,“我在现场偷听了一会儿,好像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说是要排查一下经过的马车,正在跟百姓们取证。”

    纪云舒思索片刻来,从怀中摸出了那一封书信来,便拿过烛台来,点上火,正要杀掉。

    然而,心中却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来。

    若,这件事,不是巧合?

    她拿着那一封书信来,看了一眼正在吃东西的小水墨来,直接塞进了他的衣襟里面。

    “水墨,切记这封信要给你爹爹,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

    小水墨吃了最后一块砂糖糕来,用力地点了点头来。

    稚嫩的嗓音响了起来,“娘亲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娘亲失望的!”

    纪云舒思索片刻,便对着他笑了笑,“去张叔叔那里吧,不要到处走动,知道吗?”

    小水墨点了点头,便欢乐地跑出去了。

    她眸中散发着一阵寒光来,摆了摆自己的衣衫来,遂又对着暖意说,“你驾车回来的时候可曾有人看见,那马车在何处?”

    暖意随即回答,“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路上有许多人都看见我了,那马车正在后院里面。”

    纪云舒点了点头来,“你去将那马车的车辙上的泥土冲洗干净,将沿路上的痕迹也都扫去,知道吗?”

    暖意应承着,便下去了。

    茶香缭绕,却根本不能让她安心。

    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子,若有若无地神思游外,无论如何,这一次总会是杀了那么畜生。

    坐得有些久了,她便合衣去软塌上躺着去了。

    不消半柱香的时间,外面便传来了一阵扰攘的声音。

    她微微挑起一双凤眸来,嫣然一笑,眸中却散发出狠厉的气息。

    “很好,凤无邪……”

    这一次她还真是被人给算计了。

    不过,也不打紧。

    芳华从院落内匆匆来报,“王妃……那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说是要查案,非要进王府,张管家都没拦住。”

    纪云舒将毛毯掀了起来,悠然起身来,却不急不缓地说道,“给我换一个深色点的衣服来。”

    芳华不解,“娘娘这身衣服不是刚换下的吗?素来娘娘都不喜欢那深沉的颜色,为何?”

    纪云舒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却并未细说。

    “这浅色的太扎眼了。”

    芳华纵然是不解,也便将一件深色的对襟柏娟长纱裙拿了过来,外面还罩着一层深绿色的薄纱。

    正是纪云舒素日以来不喜欢的颜色。

    她倒是很满意,换上身上乳白色的长袍来,随即便换上这一身深色的对襟长沙裙来。

    一双凤眸闪烁着光泽,便出来了。

    院落内,一片扰攘。

    张管家拦住了新任的大理寺少卿,连忙说道,“这是北冥王府,大人出入也需要上面批阅公文,岂能这般胡来!”

    那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姓宋,名为宋知行,意为知行合一。

    宋知行却毫无惧意,“本官身为大理寺少卿,为的就是平冤狱,抓真凶。何况这北冥王爷早已经下葬,根本无需上奏!”

    张管家只得说道,“宋大人,你这不是说笑,北冥王府怎么会和命案扯上关系?”

    宋知行却直言说道,“在西郊后山发现了三具尸体,来往采药的农户看见的,而且那一辆马车正是你们北冥王府的,一路上行人都已经看见了!”

    张管家仍旧挡在他前面,“宋大人,口说无凭!”

    宋知行摆了摆手,身后的捕快便冲到前面去了。

    “哦,宋大人好大的气魄!”

    纪云舒一身深色的长裙更衬得面容白皙可人,特别是那嫣然的红唇和灵动的眸子,根本让人无法和刚丧夫的鳏寡之人相比。

    宋知行一身官府加深,身材颀长,面容冷清,却独有一丝夺人心魄的气度!

    “臣不敢。”

    他拱手施礼,却微微抬头看着纪云舒。

    这般慵懒的气质,眉宇之间却透着微微的精明,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纪云舒却漫步走带了他身旁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眉眼温润之中透着凌厉。

    “不知道宋大人所为何事?”

    她灵动的眸子转而望着他。

    宋知行与她的目光对视,却发现她的眸子如同古井般深不可测,泛着幽光。

    宋知行却说,“西郊后山出了命案,影响甚大,必须及时处理。”

    纪云舒双手环抱着,“所以宋大人怀疑凶手藏在了北冥王府是吗?”

    宋知行自然知道她这句话的分量,若说是的话,那就必须找出证据来,若是说凶手藏在北冥王府的话,就必须给个交代。

    若说不是的话,拿他的行为就是逾越了。

    可宋知行也是当过几年状师的,嘴上的功夫可是丝毫不差。

    “臣只是来护卫王妃的安全,顺便排除危险。”

    好一个替她排除危险!

    纪云舒不知道这大理寺少卿到底是不是和静妃那一帮子勾搭好了,还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做做样子的!

    她嫣然一笑,伸手勾住了那大理寺少卿的衣袖来,“这官府穿在大人身上还真是好看,俊逸无双。”

    宋知行正好对上她那一双眸子,似乎是带着漩涡一般,勾着人往下陷。

    而且若是持续看下去,竟不知道会看多久。

    宋知行猛然一晃神,才发觉自己居然被她给迷惑了。

    心中感叹,不住地后退了几步。

    定下心思来,绷着心神。

    纪云舒却是觉得这宋大人甚是好玩,方才居然定格了许久。

    “报宋大人!后院发现马车!”

    果不其然!

    宋知行对着纪云舒变得脸色肃然了,“臣先去查探马车了!”

    他猛然一个拂袖,便朝着后院走去了,陆续的人也往后院走去了。

    张管家虽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也断定这件事情与王妃断不了干系。

    “王妃,这件事情……”

    纪云舒听着张管家若有若无试探性地询问,自然怕王妃真的惹上什么麻烦。

    她压低了声音,“光你们家王爷丢给我的麻烦事还少吗?”

    这一次若不是他扔下这个烂摊子,她岂会入宫,岂会遇到一系列的事情!

    纪云舒心中也是忧心后院的事情,便跟着过去,侧着脸便看见暖意还守在一边,手中还拿着佩剑。

    暗道不好,居然忘了嘱咐暖意别拿佩剑。

    宋知行看了一眼马车来,便起身,“不知道这马车为何湿漉漉的,可是有人清洗过?”

    除了暖意之外,还有一个打水的丫鬟瞧见了,便说道,“是暖意清洗的。”

    宋知行在几个丫鬟面前扫过,最终将视线落在了暖意身上,裙角处还有些泛湿,但是手上却分明拿着佩剑,不像是做清洗活计的丫鬟。

    “你就是暖意?为何要清洗马车?”

    暖意不卑不亢地说道,“马车脏了便要清洗,大人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纪云舒用衣袖轻掩着自己嘴角的笑容,这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了宋知行的目光。

    一时间,被抓个正着。

    几分异样的心情涌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