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02章 斗智斗勇
    太辰宫。

    四周遍布着芳香四溢的花儿,只可惜那丫鬟们都是一片紧张的神色。

    “云舒,你快进去给母后看看!”

    纪乐柔见凤无邪对待那纪云舒如此热络,不免心生气愤。

    三皇子被杀、静妃失宠,定然和纪云舒脱不了干系,怎么这个男人就跟疯了一般!

    纪云舒看了身后的暖意一眼,淡然一笑,“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去坤宁宫等着吧!”

    暖意点头来,便转身要走。

    纪乐柔一把拦住了暖意,嘴角勾勒出一丝邪气的笑容来,“姐姐,你怕什么,有殿下在,母后定然不会为难你的!”

    凤无邪听完之后,同样点了点头,手放在了纪云舒的肩头上,“云舒,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保证你没事!”

    纪云舒一下子将他的大手抖掉了快步走了进去。

    因为纪乐柔的阻挠,暖意没法出去,只好又跟了上去。

    走进了太辰宫内。

    静妃一个人坐在软塌上心伤,脸上也憔悴了不少,特别是那一双眸子,多了许多的血丝。

    徐嬷嬷轻声道,“殿下还有纪侧妃带着北冥王妃来了!”

    静妃的眸子极为凌厉,“让她进来!”

    茶香缭绕,静妃细嫩的手指拨弄着护甲来。

    “臣妾参见静妃娘娘。”

    纪云舒微微拂身来,而凤无邪与纪乐柔则是站在身后。

    静妃起身来,脸上憔悴的神色暴露无遗,她一步步走了下去,审视着她那一张精致俏丽的小脸蛋。

    “怎么?王妃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

    纪云舒不卑不亢,“拖娘娘的洪福!已经洗脱了罪名。”

    静妃冷笑一声,看了一旁灼灼目光的凤无邪与纪乐柔,“你们俩退下去吧,本宫有点事情不是很明白,要和王妃讨教讨教。”

    凤无邪分明看出了静妃眼底里面的杀意,往前走了一步,“母后,是太后吩咐云舒来给你把脉的,云舒是一番好意。”

    静妃怒气横生,“云舒?你也不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一点不知道礼节羞耻!”

    凤无邪被静妃这么一骂,脸色也着实不好看。

    纪乐柔走上前来,伸出手揽着凤无邪的胳膊来,往自己身边扯了扯,不禁说道,“殿下,我们还是先走吧。在这里,还耽误王妃给母后诊脉!”

    凤无邪看了也眼纪云舒,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身后纪乐柔拉得紧,也只好说道,“云舒,若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纪云舒直接没搭理他。

    等到两人离去的身影来,纪云舒方才冷笑了一声。

    静妃冷着脸看着她,怒气横生,一步步地走下台阶来。

    “你还真是厉害,居然在牢里面就给本宫下了圈套,本宫现在失宠了,你狠得意是吗?”

    纪云舒见她如此开门见山,一时间不知道是好笑还是什么,只得收拢了一口气来。

    她沉吟片刻,拧着眉头来,“静妃娘娘可是说错了?我刚从大理寺捡了一条小命来,哪有空给静妃娘娘您下圈套?”

    静妃收拢起自己的长衫来,冷然一笑,“你说得倒是好听!可惜本宫在这深宫之中长久了,自然对于这种小把戏一清二楚!”

    纪云舒淡然一笑,“既然静妃将一切都掌握了,那也就不需要臣妾做什么,臣妾先行告退了!”

    她转过身来,便要走。

    静妃喝道,“大胆!你以为三言两语就能糊弄本宫,休想!皇后生性清高自傲,不屑做这些事情,就算是当初本宫让人害了大皇子,她顶多就是与本宫争吵一番。如今,却设计让本宫失宠,还能神不知鬼不觉,怕就是你北冥王妃了!”

    纪云舒一副慵懒的姿态,“那静妃娘娘可真的是瞧得上臣妾了!”

    静妃走下台阶来,冷声道,“本宫知道,你眼下是皇上和皇后跟前的红人,本宫动你不得,可是却不代表本宫动不得旁人!”

    纪云舒听到这儿方才抬头,冷眉,眸中有了丝毫波动。

    “静妃娘娘这是何意?”

    何意?

    还需要她说得更清楚一些吗?

    静妃轻笑一声,“咱们之间的仇怨的确很深,你想杀了本宫,本宫也想早点解决你。可是,欲速则不达,你我都清楚。若是伤了旁人可就不好了!”

    好一个旁人!

    纪云舒眉峰聚敛锋芒,“旁人,难道静妃娘娘说的是臣妾的妹妹?”

    静妃冷笑,“你和纪乐柔之间的仇怨可不比本宫少,你以为本宫傻,会相信你不成?”

    纪云舒挑了挑没,不可置否。

    静妃紧接着便说,“旁人自然指的就是林沅儿和你那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弟弟。”

    她观察者纪云舒的动作,终于在她的脸上发现了一丝异样的神情来。

    便乘胜追击说道,“的确,本宫曾经派人侮辱你,却不曾想到回来的那几个废物却说北冥王妃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料想是搞错了。将那林沅儿错认成你,一开始本宫还是犹豫不定,直到听见林家人已经将林沅儿除去了家谱,这才确定。”

    纪云舒听到此处,恨意丛生。

    “既然如此,那我也直说,的确是我设计让你失宠,皇上再也不会宠幸你,你就等着在深宫做个老女人好了!”

    静妃勃然大怒,“给本宫掌她的嘴!”

    徐嬷嬷冲上前去,伸手便要打她。

    那粗糙的手腕一下子便被暖意抓住了,用力一扯,直接摔向了桌子。

    暖意也随声问道,“徐嬷嬷,你怎么站不稳,摔倒了。”

    徐嬷嬷哎呦哎呦地叫着,捂着自己的腰来,表情那叫一个纠结。

    “你个贱丫头,居然敢推我!”

    纪云舒看向了暖意,见她伶牙俐齿,心里面自然是喜欢。

    “你反了天了!既然如此,本宫就让你知道,林沅儿丧失青白,又名声臭天下的下场是什么!听说你那捡来的弟弟挺喜欢她的,不知道说了以后你那弟弟还会喜欢这个不干净的人马?”

    纪云舒听见她如此恶毒的话语,真像一下子直接拧断了她的脑袋。

    可是她不能。

    在没有十足把握扳倒静妃之前,她不会拿沅儿的事情冒一点风险。

    纪云舒面色柔和了许多,“既然静妃娘娘这般要挟,那我也不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个圈套的确是我设计的。”

    见她承认,静妃着实是气堵。

    这丫头片子没靠近太辰宫半步,却能够设计陷害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纪云舒见她面色疑虑,料想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不禁戏谑轻笑了一声。

    静妃更加发恼,紧攥着拳头,呵斥道,“你究竟是怎么设计圈套,给本宫一五一十招了!”

    尽管纪云舒很想发笑,不过还是忍住了,微微咳嗽了一声来。

    “其实……其实我在太辰宫有内应,所以才能给娘娘您下套!”

    静妃脸色不悦,散发着阵阵寒气,“是谁?”

    纪云舒左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来,右手却清然指向了那徐嬷嬷,“就是徐嬷嬷,她就是我留在太辰宫的内应。静妃您将她杀了,正好一了百了!”

    徐嬷嬷吓得一下子噗通跪在了地上,慌慌张张地说道,“娘娘一定要相信老身呀,老身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娘娘的事情的!”

    静妃将徐嬷嬷直接扶起来,对着纪云舒说道,“你这个人倒是够恶毒,想要挑拨离间?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识相地就赶紧说,否则我让那林沅儿臭名远扬!”

    纪云舒眸色暗沉,她自然是不愿意让一点不好的风声传出去,免得让沅儿心伤。

    最关键的就是林府的人与沅儿断绝关系,这才是最严重的的。

    完全可以说是间接证明了那些流言蜚语!

    经费及见她神思幽幽,不禁冷笑,“还没想好怎么说是吗?”

    纪云舒双手叠放在胸前来,清然一笑,“哎,那我便说了。其实是因为静妃娘娘您长期用羊奶浴,身体体质已经发生了变化,皇上如今正服用我所开的药,正巧与娘娘的体质相克。皇上一碰到娘娘,便会皮肤过敏!”

    居然还有这等事情!

    静妃紧攥着拳头来,冷声笑道,“原来如此,你还真是心思缜密,在本宫与皇上两边下药,真是能耐!”

    纪云舒丝毫不觉得这是在夸奖自己。

    不过,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静妃的。

    “自然是有解决之法的,皇上与静妃只要有一人去做便可!”

    静妃自然不想要失宠,往前阔步走着,“你快说说,到底如何才能解开!”

    她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失去了皇上的宠爱,听着她故意吊着她的胃口,不免有些恼火。

    “赶紧说!”

    静妃如此着急跳脚的样子,着实让纪云舒忍不住,差点要笑出来了。

    不过到了最后,纪云舒直接痛快地说了出来,“解决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就是让皇上停止服用我开的药,另一种方法便是静妃娘娘要泡十天的草药,这样才能够将体质改变!”

    十天?

    静妃眼下失宠,怎么能求得皇上不服药物?

    十天也不算多,静妃紧攥着拳头,“好,本宫就给你十天,若是十天以后你不能解决这件事情,那就休怪本宫不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