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52章 五行散
    北冥王府。

    南宫嘉回去,一路上形色迟迟,面容上有些倦意。

    毕竟她刚中了蛇毒,头还有些晕晕的。

    只不过在纪云舒那里受辱,她心里面实在是太不痛快。

    打开门来。

    她走了进去,临近走廊处,便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

    “你说那南宫小姐还真不知羞耻,赖在北冥王府这么久了!”

    “还不是家世厉害,咱们王爷就是给南宫家族面子罢了。我听张管家说王爷好像挺喜欢咱们王妃的。”

    “说的也是,可能面子上冷漠罢了,你看那王妃之位何曾动摇过半分!”

    “对,咱们就跟着张管家就是了,你看那傻子如画,一开始非要跟着阚侍妾,现在跟着南宫小姐!结果还不是两头空!”

    “就是就是,等咱们好好做,说不定能成个一等丫鬟!”

    两个丫鬟嬉笑着,结果一转身,就看见了南宫嘉。

    两人赶紧跪了下来,赶紧说道:“南宫小姐……”

    南宫嘉冷冷地看着她们,冷笑一声。

    最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你们方才说的阚侍妾是谁?”

    两个丫鬟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说道:“南宫小姐肯定是听错了,我等不敢妄言,还请南宫小姐恕罪!”

    南宫嘉自然能明白什么意思,便说道:“你们俩是想当一等丫鬟是吗?这好说,我便让张管家给你们个升个一等丫鬟!”

    两个丫鬟不敢相信一般,连忙点头答应着。

    南宫嘉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舒服,便快步往前走着,直到走到了嘉乐堂。

    她四处看了一眼,竟没有一个人在旁边伺候着,不禁恼怒至极!

    “张管家!”

    她出了门口,对着远处洒扫的小丫鬟便吼道:“你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去让张管家过来!”

    小丫鬟连忙去了。

    不多时,张管家便赶了过来。

    等一走进屋内,便看见里面是一片狼藉。

    “南宫小姐,怎么了?”

    南宫嘉冷眸相对,“怎么了?之前我安排的那些丫鬟呢?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张管家一时哑然,“南宫小姐实在是抱歉了,昨个您走了,还以为……”

    南宫嘉脸色变了变,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她端着茶杯来,抿了一口清茶来,“我听下人说你跟王妃交情甚笃呀!看样子是已经选好站在那一侧了?”

    南宫嘉见他言语之间还是那般笃定,冷笑一声,也不逼问了。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如此吧,不过……你先将如画给我找回来!”

    张管家点头,便下去了。

    外面天气有些灼热。

    南宫嘉站起身来,呼出了一口热气来,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掏出了那一小瓶五行散来,心思沉沉。

    五行散可以说是医命救命的解药,同样也是毁人的毒药。

    若是长期服用的话,人就会堕落,从此沾染上五行散就再也不不能放下了,就像是毒药一样。

    不仅如此,食用了五行散以后,心神会混乱。

    南宫嘉的医术高明,自然清楚这五行散的危害,可是她的心里面更多的是担心他的寒哥哥被人抢走了……

    “寒,对不起,即便是用这种方式,我也要将你留在我身边!”

    到了日落时间,如画才算是回来了。

    一回来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南宫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不该用毒蛇的……”

    南宫嘉走到了她的面前来,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冷着眸子说道:“你真是个蠢货!你错就错在没将纪云舒杀死!留了个活口!”

    如画低头,不敢言语。

    南宫嘉思索片刻,仍旧说道:“罢了,你虽然蠢一些,到底还算是忠心,我现在有个任务交给你,你若是完成了也算是将功补过。”

    如画不住地点头,“南宫小姐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南宫嘉笑了笑,然后继续问道:“听下人说你以前跟过阚侍妾?怎么?王府之中还有一个阚侍妾?我怎么不知道?”

    如画一怔,“是阚将军的女儿,非要进北冥王府,是王妃带进来的。后来见王爷不喜欢,便另嫁他人,这件事情是北冥王府的秘密。”

    南宫嘉冷笑一声:“哼,胆敢觊觎我的寒哥哥,这就是下场!”

    她看了一眼如画,便说道:“起来吧。你将这一瓶五行散混入北冥王爷的膳食之中,每日放一点,放十日即可。”

    如画答应下来,照做了。

    南宫嘉则去药坊准备柿子糖,枸杞,栗子,吩咐下人日日熬煮。

    十日后。

    这一晚皓月如霜,夜色朦胧,君无邪来到了北冥王府,寻着五行散的气味竟到了南宫嘉的闺房!

    摇摇倩影映朱窗,南宫嘉虽已过二八,但曼妙的身影仍让君无邪不禁动情,细致分辨来看,这五行散的气味却是这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君无邪见惯了墨客骚人与风尘女子的,却难得见这如画的景致,尤其是这血气方刚的年纪里,手这时候不自主的去推门,却也只是小扣门环,生怕惊吓了南宫嘉。

    听闻门外有声音传过来,南宫嘉自信的以为五行散对北冥王起了作用,将桌前的红烛吹灭了。

    十日了……

    想必他一定是问道了那个味道了。

    她身上的味道类似五行散,想必北冥寒一定是忍耐不住了!

    君无邪察觉出门是虚掩的,夜色温凉,带着皓白的月光,推门而入“吱呀~”门被推开了,独守秀床的南宫嘉装作睡觉的模样,期盼着她希望的那个人。

    这时候的月色煞是撩人,君无邪轻坐在床榻上,撩动着南宫嘉如羊脂般的脸蛋,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却是多希望那一刻快点到来!

    君无邪有些冲动了,一把掀开了锦缎被子,南宫嘉不由得些许慌张,忙声问道:“是寒哥哥吗?”

    君无邪怎想的到她会如此问,他默不作声,他明白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了,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他伸手摸着她的脸蛋来,触感柔滑至极。

    他继续着,珞裳渐开,露出的是南宫嘉细嫩的脖颈,南宫嘉知道,她所期盼的终于还是来了。

    她没有再问,君无邪亲吻着她的肌肤,水乡的夜色里被这场景渲染的有些意乱的感觉了。

    “嗯哼。”

    她不知期盼了多久了,总是要发生了,她搂住了“寒哥哥”轻嗫着往日对北冥寒的爱称,试问君无邪怎会错过这等良辰美景呢?

    二人衣带渐开……夜是出奇的静,月色依旧抛洒在苍茫大地,浩瀚星空,人生只是这世间的一粒芥子罢了,会当及时行乐,才不枉此生。

    清晨的北冥往府是很热闹的,仆人丫鬟往来不绝,扫洒庭除,各司其职。

    但这日竟有些反常了,日过一杆了却不见南宫嘉,如画便去了南宫嘉的闺房,还未穿过影壁墙,她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往前看到南宫嘉的房门竟然是打开的,不由得加快了步伐,门外喊了两声,没有人应答。

    她便走进屋子,却被眼前这狼藉的场景惊住了,床前散落了几件衣服,再看床上……

    南宫嘉正躺在君无邪的怀里安详而满足的休憩,君无邪也似劳累许久了还未醒过来,如画怎见得这样的画面?

    只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抓着裙袂手瑟瑟发抖了!

    “南宫小姐……”

    “嗯……”

    这一阵轻微的叫声传了出来,让君无邪微微皱眉来。

    他一睁开眸子来,便看见南宫嘉身上并无衣物,就这么躺在那里。

    轰然一声,他的脑袋快要炸开了。

    南宫嘉翻身来,伸出胳膊来,一手揽着眼前的人。

    可是手中的触感却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