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夜一〕〔穿越反派之子〕〔请爱我,苏小姐〕〔八零食医小军妻〕〔重生八零娇妻威武〕〔众神降临〕〔茅山捉鬼笔记〕〔重走生死路〕〔无限之绝地求生〕〔她的小狼狗〕〔影后归来:霍少,〕〔墨少心尖宠:国民〕〔种田刷钱〕〔美女总裁的近身狂〕〔鸣凤天下〕〔我是替身使者〕〔美女总裁的绝品仙〕〔超能小农夫〕〔仙道不正〕〔修仙从疯人院开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54章 你的胸襟不宽广
    暖意走了过来,对着她说:“王爷真的好霸气!”

    纪云舒摸了一下嘴角来,已经破皮了,她咬牙说道:“霸气什么?都把我嘴给弄破了!”

    这下子都不能吃辣的了!

    她将身上的杂草给弄掉,这一抬眼,便看见了熟人。

    “云舒妹妹……”

    纪云舒抬头来,没好气地说:“有何贵干!”

    她一瞄,看见如画居然还站在南宫嘉的身后。

    南宫嘉脸色有些苍白,身上穿得极为厚重,声音也有些虚弱。

    “你不必这么讨厌我,明日我便离开了。我走了,你好好照顾寒……他的腿才刚好,切莫让他上战场。”

    纪云舒看着她双眸盈盈含着泪水,心中不禁疑惑起来。

    倒是暖意气不过,“我们王妃自然会照顾好王爷,南宫小姐就不必担心了!”

    纪云舒倒是没什么反应,不禁戏谑说道:“你是要带走这个丫鬟吗?这可是我北冥王府的人!”

    如画瑟缩了身子,拉扯了一些南宫嘉的衣袖来。

    南宫嘉苦涩一笑,唇瓣发白:“是,我会与寒哥哥说的。我走了,你该开心了。”

    纪云舒没搭理她,将那竹车扶起来,懒得看她便推着往前走了。

    南宫嘉看见她并不在意的样子气不过,“纪云舒,就算是我走了,你也别想好过!”

    她的声音阴沉沉的,散发着寒气。

    纪云舒推着竹车,不禁有些纳闷,“这南宫嘉怎么这么奇怪?”

    暖意笑了笑:“肯定是咱们王爷不搭理她,她也是自讨没趣便离开了。”

    纪云舒拧着眉头,心思沉沉,“但愿吧!”

    她脑海之中突然想起了北冥寒说得话,对着暖意便说:“凤顷王朝哪里的竹子多?”

    想要做三万辆竹车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马车虽然做起来容易,可是需要马匹拉动着,耗费的银两自然是大,若是能用竹子制成车,行军速度定然十分迅速。

    暖意眨着双眼,“王妃难不成是在说笑,凤顷王朝谁都知道,这君家喜好种植竹子,名声远播。”

    君家?

    纪云舒脑海一阵刺痛,逐渐浮现出信息来。

    君蒙是当今的礼部尚书,主持这凤顷王朝的科举,因为君子品行如竹,所以非常喜欢种植竹子。

    竹子遍布凤顷王朝各地边缘荒野之处。

    她笑而说道:“君尚书,这我倒是想起来了,他倒是个喜欢竹子的人,好像还兴建了不少的书院学堂。”

    暖意点了点头,“可不是,人人都说这君大人就像是竹子转世一般。”

    纪云舒点了点头来,清然一笑,“那倒是要好好拜访一番了。明日便去!”

    暖意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不知道要为君尚书准备什么贺礼呢?”

    虽然纪云舒身为王妃,的确是辈分高一些,可是说到底还是一个闺门女子罢了,去拜访尚书大人,自然少不了礼物。

    纪云舒清然一笑,“我倒是有了个好办法!”

    她意兴阑珊,去了书房,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以后便摆放整齐。

    思索片刻,提起毛笔来,便在纸上挥毫。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等到全部写完以后,已经是满满的一张纸了。

    芳华在一旁研磨,看着她写完了,一脸雀跃的样子。

    “小姐,您真的要将它送给君尚书?”

    暖意嬉笑了一声,“咱们王妃可真是好书法!”

    纪云舒懒得搭理这两个丫头,吹了吹上面的墨迹来,将其弄干了。

    她打了个呵欠,捡起了个红豆包吃着,味道醇香诱人。

    “北冥寒在哪里?我得去找他!”

    她刚一起身,书桌旁的一个盒子便被她的衣袖勾到了,摔到在了地上,发出咔嚓一声。

    纪云舒一低头,心都要碎了。

    “我的小乖乖,你怎么老是往地上跑?”

    她捡起来,打开盒子,里面那个精巧的机关还是没有打开。

    可是她轻轻地一晃,里面的声音已经变了,有些发脆。

    “糟了!”

    她将那机关放在了衣袖里面来,不管了,拿起那写好的书卷便走了出去。

    七转八折,终于来到了银安殿。

    里面响起了儒软的声音。

    “爹爹,你看看这个,这是我新写的文章,老先生还夸我了!”

    纪云舒清然一笑,“小水墨,这么久都没看见你,原来在你爹爹这里哈!”

    小水墨回头来,“娘亲,你嘴角破了,是不是馋得?”

    纪云舒扬起手来,作势要打他的样子,“你这个小家伙,乱说话,我这明明是被人咬破的好吗?”

    小水墨恍然大悟,“原来是爹爹咬破的,你们俩真不知羞,在小孩子面前说这个!”

    他吐了吐舌头来,嬉笑着便跑了出去了。

    北冥寒面色并无半点波动,指了指她手心,便说道:“手里是什么?拿过来?”

    纪云舒没好气地扔了过去,只可惜书卷翻动着,差点掉进了墨汁里面去了。

    北冥寒一把给抓了过来,看着上面的张牙舞爪的字,不禁锁着眉头。

    纪云舒见他要扔掉,赶紧说道:“这可是事关你的竹车计划,你扔了什么都泡汤了!”

    北冥寒拿了过来,皱眉继续看下去。

    他的眸子变得极为凌厉,声音冷峻,“写此文章之人是谁?”

    纪云舒眨着眸子来,挠了挠头,“就是我写的,怎么?不好吗?”

    北冥寒将书卷放下,“你无此胸襟!”

    纪云舒昂首挺胸,将胸前柔和的曲线勾勒出来,“谁说我没有胸襟!宽广着呢!不信你看!”

    北冥寒的眸子点燃了丝丝红色的火焰,“别玩火!还有几日,你等不及了吗?”

    纪云舒瞬间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来,脸上也红彤彤的,“好了,你书法好看,你誊写一份我送给君尚书,当做见面礼,再给你要点竹子!”

    现种肯定是来不及了!

    北冥寒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邃,似乎觉得眼前的人十分的神秘,看不透。

    他拿起旁边的书本来,扔了过去。

    纪云舒赶紧接住,一打开,里面的字迹十分的工整,是楷书。

    “这字真是不错,不过你不是一向喜欢写行书的吗?”

    北冥寒看了她一眼,嗓音低沉富含魅力,“这是小水墨写的字,你该反省自己。作为纪王府的后代,小水墨的娘亲,字太差!”

    他提起笔来,拿起白色的宣纸,平铺开来,开始誊写着。

    自己狂放有力,十分凌厉。

    纪云舒凑在一边,翻了个白眼,走了过去,看着他遒劲有力的字体,忍不住赞叹着,“你写得也太好看了吧!”

    北冥寒似乎很享受她的夸奖,誊写完了以后,十分满意。

    “你这文章写得很好,凤顷王朝再无相媲美之人。君大人几次作为科考官员,相信定然会吸引他。只不过你要想清楚,怎么应答。”

    纪云舒知道他在说什么。

    的确,她这可是盗用了先人的诗句,的确是有些不道德。

    北冥寒一把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猛然将她拉入了怀中,鼻尖嗅着她身上的清香,扣着她的小脑袋来。

    纪云舒触碰到了他坚实有力的胸膛,脸色一红,挣扎开来。

    “你放开我!”

    北冥寒却没有吻她,反而轻轻地咬住了她娇小可爱的耳垂来,丝麻的触感传遍全身。

    她的耳垂甚至感觉到了他的舌尖,动作有些暧昧。

    “你别……你别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