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63章 疫病
    “你个贱奴,居然撒谎!”

    隔着老远,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走了过来。

    林沅儿嘴角勾勒起一丝淡然的笑意来,“二姨娘。”

    那二姨娘见她,便啐了一口唾沫来,“不要脸的女人,还有脸回将军府,当初你做的丑事还要让我说出来吗?”

    林沅儿的衣袖轻轻地摆动着,掩唇冷哼一声,“二姨娘,我做了什么丑事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娘亲居然死在后花园里,这件事情二姨娘给个说法吧!”

    二姨娘横眉冷对,“这绝对是有人栽赃陷害!宋大人,你切莫听信谣言!”

    宋知行看着这一出好戏来,眸色变得越发得深沉了,看着地上那一具白骨,便说道:“来人,将二姨娘、赵管事收押审问!林家小姐,这具尸骨要作为呈堂证供,希望你不要怪罪。”

    林沅儿眸色清淡,眼角滑落了泪珠儿,“宋大人是为其生母沉冤昭雪,小女有何怪罪?只希望宋大人能还给生母一个清白!”

    二姨娘气得发抖,“你胡说!林沅儿,你被男人被毁了清白,逐出家门,所以想要报复我是不是?宋大人,你可不能听她胡说!”

    宋知行声音沉稳,“赵管事指正二姨娘你,所以一切等本官仔细严查,二姨娘若是清白,自然会没事!”

    二姨娘气得发抖,连忙对身边的丫鬟说道:“仙儿呢,赶紧找仙儿过来,一定让她通知老爷!”

    宋知行并不言语,反而看着那丫鬟匆匆地离去了。

    他转身看着林沅儿,仍旧是一般怯弱的样子,双眸泫然欲泣。

    二姨娘剧烈挣扎着,然而还是抵挡不住两个捕快的身手,直接一下子被架了起来。

    “林沅儿,你个贱女人,居然暗算我!”

    林沅儿已经是梨花带雨,声音断断续续地,“二姨娘,我一直将你当做母亲看待,你怎么能如此污蔑我?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将军府中。”

    四周的丫鬟们都开始窃窃私语。

    “不好了!不好了!”

    那个被二姨娘支使的小丫鬟匆匆地赶了过来,大声说道:“不好了,小姐她……她光着身子在庭院里发疯了!”

    光着身子?

    二姨娘低吼一声,紧攥着拳头,“我的仙儿!”

    林沅儿挑眉,声音沉稳有力,“还不快将妹妹抓住,岂能容她这般胡闹,赶紧请个大夫过来!”

    小丫鬟哆哆嗦嗦,看着二姨娘被驾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二姨娘喝道:“蠢丫头,还不快去!”

    她的眼眶泛红,紧攥着拳头,恶狠狠地说道:“林沅儿,你爹爹回来肯定让你不得好死!”

    林沅儿面无表情,“二姨娘,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杀害正房,虐待嫡女嫡子,连庶女都没教育好!你这种人,有什么脸面呆在将军府!”

    宋知行见状,“将人押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走到庭院处的时候,林仙儿身上的衣服尽除,正死死地抱着庭院中的男丁,脸色潮红。

    二姨娘高声喊道:“仙儿,仙儿你怎么了!快穿上衣服呀!”

    喉咙都喊得快要嘶哑了,可是林仙儿还是仿佛没听见一样,脸上还有一道血痕,看起来跟疯婆子没有两样。

    林沅儿冷言看着这一切,没有丝毫地情感波动。

    宋知行即将转身离开,他停下了脚步,看着林沅儿。

    “本官竟第一次发现,你除了美,还很有意思。”

    林沅儿恭敬地拂礼,声音不卑不亢,“小女送宋大人。”

    喧闹扰攘的声音尽除。

    林沅儿看着久违了的将军府,心中戚戚然,那眸中凌厉的光泽毕现。

    小丫鬟着急说道:“仙儿小姐疯了,奴婢们抓不住!”

    林沅儿掩着唇瓣,幽幽地叹了口气来,“罢了,就让她这么胡闹吧,总归有清醒的时候。”

    她转而问道:“小少爷在哪里?”

    小丫鬟吓了一跳,不住后退几步,“小少爷得了疫病,被关在……关在后院里面。”

    林沅儿心顿时抽紧,什么也顾不得了,拼命地往后院里跑着。

    后院。

    一片萧索,到处都是杂草。

    林沅儿失声痛哭,“都是姐姐的错,只顾着自己难过,却将你一个人留在她们两人手中!”

    破旧的屋子里面传来了阵阵吃痛的声音。

    林沅儿跑到了房屋门口来,却看见门口的锁头已经被扔在了地上,里面传来了阵阵声音。

    她一把推开门,一股子霉味扑面而来。

    “去病?”

    林沅儿往里面一看,才发现一个纤弱的身影,腰间还别着一个软鞭。

    “云舒?你在这里?去病怎么样了?”

    纪云舒声音凌厉,“别过来!他感染了疫病,你不能靠近!”

    林沅儿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那现在怎么办?那是我弟弟!”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纪云舒急得满头大汗,手中的银针继续扎着,“你若过来,咱们便前功尽弃,都死在这里!你出去,立刻将这件事情跟北冥寒说,让他去宫里面找一味五味株!暖意已经被我派去寻其他草药。你回来一定要守住将军府!”

    林沅儿紧攥着手来,“云舒,你若是能救我弟弟,要我的命都行!”

    她转身来,艰难地迈着脚步,走了出去。

    房间内,纪云舒仍旧在扎针。

    周围的空气散发着各种发霉的味道,纪云舒看着床上那个瘦弱的孩子,心里翻腾。

    床上的小人儿终于有了反应,微微咳嗽了一声。

    “好点了吗?”

    林去病终于睁开了眸子来,看着纪云舒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来,微弱地说:“云舒姐姐,你来了……”

    纪云舒看他这么虚弱,不禁说道:“你别说话,好好休息,肯定会没事的!”

    林去病微微轻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云舒姐姐,沅儿姐姐呢?她去哪里?还好吗?”

    纪云舒听见他这么说,不禁心疼了。

    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孩子,都这么紧要的时候,居然还在担心着沅儿。

    林去病见她在给自己施针,虚弱地说道:“云舒姐姐,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纪云舒觉得喉咙一阵疼痛,身上一阵发热,她喘着粗气,额头上滚落下来汗珠来。

    “没事,姐姐一定能治好你,还记得上次吗?”

    林去病看着她,心里面终于舒服多了。

    “都是二姨娘,是她故意让人将的了疫病的衣服拿给我穿,所以我才得病的,一定不能放过她!”

    纪云舒忍不住心疼,也感觉得一阵恼怒,二姨娘那个贱人,害死了沅儿的母亲不说,还这么对待沅儿和去病,一定没有好报!

    她身上越来越乏力,脸色也越来越红,全身使不上力气来。

    “不好……”

    林去病本身已经很虚弱,勉强睁开了眸子,很快又闭上眼睛了。

    纪云舒身上已经越发地滚烫了,她已经觉出不对劲了,可是既然已经进入到这里,就没有回退的路了。

    床上的小人儿安静至极,破旧的房间极为萧索。

    纪云舒晕晕乎乎的,将银针拔下来之后,便支撑不住,直接栽倒在了床边上了。

    夜色深沉。

    林沅儿已经通知了北冥王爷,此刻正着急赶回来。

    再尽到将军府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阻拦的,毕竟现在二姨娘已经被宋大人给关起来了,而小小姐已经名声尽毁,如今府中就剩下这个大小姐了,自然要当回事。

    林沅儿畅通无阻地回来了,再次回到了后院之中。

    打开门来,轻声喊道:“云舒?”

    纪云舒在这一生柔弱的声音之中被喊了起来了,她迷迷糊糊地起身来,“沅儿,你回来了?千万别进来!”

    林沅儿忍住悲痛,“你和去病怎么样了?我怎么听见你的声音这么微弱?”

    纪云舒吞咽了一下口水来,“我和去病都得了疫病,只能指望北冥寒能尽快将药拿过来。你吩咐厨房准备一些白粥,放在门口便是,千万不要送进来!等明日药到了,我们就……就有救了!”

    如今,生死皆在北冥寒的一念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