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剑网画长安〕〔美漫之最强系统〕〔萌妻大神:溥少,〕〔仙界神豪系统〕〔重生痞妻:寒少,〕〔超级医生在都市〕〔言小念萧圣〕〔超级存储系统〕〔无敌丹尊系统〕〔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妖孽武神〕〔快穿:炮灰男神,〕〔炎帝诀〕〔亡灵信条〕〔玄元立道〕〔傲绝修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69章 大补
    纪云舒浑身打了个寒颤来,闪烁着眸子,心里面可是一阵悲痛。

    她这到底是惹着什么人了?

    那人坐在了床边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触摸着纪云舒的脸蛋来,细腻柔滑的感觉十分动人。

    “住手!你这种行为就是采花大盗,是世人所不齿的!”

    少主冷笑了一声,“我怎么听世人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纪云舒欲哭无泪,手中暗暗运气,从绶带处拔出了银针来。

    她嗓音有些低沉,不禁说道:“你别碰我!臭流氓!”

    手中暗暗运力来,等到感觉那人慢慢地俯下身来,靠近她的时候,她的右手飞快地将银针射出,正中穴位。

    “你……”

    一阵低吼的声音发出,带着隐隐的疼痛。

    纪云舒冷笑了一声来,直接伸手将遮蔽住眼睛的东西去掉,入眼一片明亮。

    “居然是你!”

    纪云舒简直无语了,扑在她眼前的男人正是南宫战。

    他正以一副极为诡异的姿态在她面前,疼痛难忍,却不能动弹。

    纪云舒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你沉迷于姑奶奶我的美貌不能自持,没想到居然色心大发,连我都敢抢,还真是活腻味了!”

    南宫战冷笑了一声,暗暗运气来,用内力直接逼出了那一枚银针来。

    银针一下子飞射在了红色的圆柱上。

    纪云舒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来,还是有些后怕,“你居然将银针给逼出来了也不怕伤了内脏?”

    南宫战眯着狭长的眸子,柔光潋滟,却是站起身来了。

    “不过是想逗逗你罢了!”

    纪云舒呵呵一笑,逗逗她?真是鬼才信呢!

    看他硬逼着自己射出银针,而且唇瓣有些发白,应该是受伤了,所以才不敢招惹她了。

    “是是是,南宫少主还真是好闲呀。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孤男寡女,我可不想北冥寒误会我!”

    纪云舒故作一副娇羞不已的样子来,仿佛在思念自己的夫君。

    南宫战见她这一副面若桃花的样子,忍不住便戳破了她的谎言。

    “别装傻了。你和北冥寒至今尚未圆房,还想骗我?”

    纪云舒瞬间感觉脸上挂不住,瞪着圆润的眸子,忍不住便说道:“谁说的?我跟你说,你别想着跟我套近乎,我不喜欢你这一种类型的。”

    南宫战眸中蕴含着淡淡的怒意,“成为了我的女人以后你就自然喜欢了!”

    “你……你疯了吗?”

    纪云舒看着他越发炙热的眸子,心里面不信有些后怕,“你难道就一点不顾及北冥寒吗?”

    北冥寒?

    南宫战冷笑了一声,似乎不以为然。

    “我们南宫家连整个凤顷王朝都看不上,更何况还是个王爷!”

    纪云舒其实也明白,普普通通设计机关的绳子就珍贵异常,这足以证明南宫家族的势力庞大、财力雄厚与神秘异常。

    凤顷王朝最大的钱庄居然是南宫家族的,被掌握住了经济命脉也就掌握了半个官场上的势力。

    纪云舒莞儿一笑,“所以呢,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南宫战一把将那绳网砍开,看着纪云舒从里面爬了出来。

    “这一次之所以放了你,完全是看在你还贴身留着我送你绳子的份上,下一次见面,可不仅仅是在床上说话这么简单了!”

    纪云舒全身打了一个寒颤来,咧开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那就多谢少主,后会有期了!”

    她脚都不停,赶紧推开窗户,直接一跃而下了。

    北冥王府内。

    房间内琴音缥缈,却透露着刚劲有力地气势,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奔涌而来。很快声音又转而如同滴滴落下的冰水一般,寒气蚀人。

    那个烟衣人身手极为矫健,飞身越出,灵巧地进入了房间内。

    他跪在地上,秉手说道:“禀告王爷,王妃今早已经回来了,不过足足躺了一上午。”

    琴音戛然而止,但是寒气却愈发地凝重起来。

    北冥寒烟曜石一般的眸子迸发出寒气来,鎏金滚动,魔魅的声音说道:“终究是小瞧了她!”

    她倒是够狠,将纪王府和北冥王府的名声一起搭进去。

    真是损人不利己。

    北冥寒收敛住眸中的寒光,冷言说道:“去监视南宫战。”

    “是。”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北冥寒蹙眉来。

    张管家过去开门。

    南宫战手中拿着折扇,北冥寒正研究行军作战的地图,心思沉沉,鎏金滚动的眸子闪烁着光辉。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北冥寒眸中迸发出一道寒光来,猛然将奏折收回,嘴角噙着一丝危险的笑意来。

    南宫战见他的样子,“你好像并不欢迎我,不过我不是来找你的,是来找纪云舒的。”

    嗖……

    一个飞镖直射过来,打在了门框上面。

    南宫战看着刚才挡飞镖用的折扇,已经坏了,“这个折扇可是我三妹亲自题字的!”

    北冥寒眸中泛着寒光来,“南宫少主,没了精兵暗卫就敢来本王的府邸?”

    南宫战察觉到了他的愠怒,“没办法,你的王妃今日约我过来的,还说要炖羊肉汤给我吃。今日我便是来看她,顺便带她走的。”

    北冥寒声音冷峻,“宣王妃!”

    南宫战风流肆意,一脸坏笑。

    厨房内。

    纪云舒饿得够呛,可是就想喝一碗纯正的羊肉汤。

    而且她和北冥寒最近关系不太好,总是要缓和一下的,就是炖个羊肉汤最方便了。

    厨房内。

    婆子气喘吁吁的,牵来了好几头活羊,对着纪云舒便说:“这几只羊可新鲜了!”

    纪云舒蹲下身来,看着那些羊。

    婆子不禁问道,“王妃在看什么?”

    纪云舒说道:“拿刀过来!”

    婆子便拿过来菜刀,递给了她,还是说道:“您如此尊贵之躯,杀羊不太好吧?还是交给厨子来吧!”

    纪云舒一把将菜刀夺了过来,按住那一头山羊,说道:“你过来按住它的身子,你过来按住它的屁股,你过来按住它的腿!”

    几个在厨房做事的丫鬟厨子皆上去,按住了。

    嚓一下!

    血喷出来了,洒在了丫鬟的手上。

    “好吓人!”

    那羊疼得四处乱蹬,还好几个人按着。

    “拿这个羊鞭,炖羊肉汤岂不是太少了?”

    纪云舒问了一下旁边的婆子来。

    那婆子擦了擦手上的羊血,后退了几步,惨兮兮地笑了,“王妃您若是喜欢,也不算少!”

    “咩咩咩!”

    羊撕扯着。

    纪云舒看它疼得难受,忍不住安慰说道:“别害怕,又不杀你。顶多以后你不能陪母羊玩而已!”

    诸位丫鬟见状,皆是羞得低下了头。

    纪云舒又看了看,就只有一头是公羊,其余都是母羊。

    这一点未免也太少了!

    那婆子说道:“还是杀了这头羊吧,这一点王妃根本吃不着!”

    纪云舒笑了笑,“不是给我吃的,是给王爷补补身子的!我身体这么好怎么会需要呢!”

    众人互相点头,恍然大悟!

    眼见这副场面也没法收场。

    厨子走上前来,拿起了剔骨刀,一下子便刺穿了公羊的喉咙,血流了一地。

    “这样就有肉了!”

    纪云舒指了指他,“太粗暴了,不过我喜欢!日后就你给北冥王爷做羊肉汤吧!不过每日都要放一根羊鞭,这样大补,知道吗?”

    那厨子点了点头来,“要每日都送吗?”

    纪云舒点头,“那可不?你快炖汤吧,我都等你这么长时间了!”

    厨子十分无奈,方才不是说他要自己炖汤吗?

    怎么变成等了自己很久了!

    不过厨子的手艺却是是好,飞快地将羊肉剥皮剔骨,割下肉来,连同羊鞭洗净了,切碎,放在锅里面炖着。

    纪云舒不禁赞叹道:“庖丁解牛,手艺真好!”

    婆子也听不下去了,在一旁纠正,“这是羊,不是牛!”

    纪云舒也是无奈,想来这奇怪的朝代,应该没有庖丁这一人物,自然不知道这成语的意思!

    “好了,王妃!”

    一碗新鲜的羊肉汤炖好了,纪云舒趁热喝了一大碗,唇齿留香。

    突然一想,这是给北冥寒做的,也就盛了一碗,放在了食盒里,兴冲冲地拎着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