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雨中猎人〕〔美漫里的小邪神〕〔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之大仙尊〕〔绝世皇帝召唤系统〕〔契约宠婚:秦少引〕〔晚钟教会〕〔天后甜妻:老公,〕〔海上黎明〕〔最强鬼医:暴君宠〕〔甜甜小萌妃:冷帝〕〔女总裁的邪龙兵王〕〔他的陆太太很甜〕〔穿越五零抢夫记〕〔锦绣田园:药香农〕〔兽妃凶猛:帝尊,〕〔系统小农女:牵着〕〔爱有千千劫:总裁〕〔重生之猛虎娇妻〕〔蜜宠暖婚:总裁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77 一间房
    纪云舒一把将他的手给甩下去了,“走吧!”

    两人便朝着陌颜书院走去了。

    到了陌颜书院,因为门口拦着的人认识了纪云舒,所以便连带着南宫战也放行了。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读书吗?”

    南宫战不禁有些无奈。

    纪云舒笑了笑,“想这么多做什么,进去你就知道了!”

    南宫战便跟着她一起进去了,纪云舒随即便说道:“君无邪?风流公子?”

    众位书生纷纷惊奇,不知道这纪云舒到底带来的是何人。

    倒是纪云舒清然一笑,没当回事。

    君无邪从楼顶上往下望去,眉头一皱,便赶紧下来了。

    “这位是……”

    纪云舒笑了笑,然后便开始快步朝着前面走去了,心里面还不禁悱恻着。

    “君公子,这位就是南宫公子,也就是我的主子。”

    南宫战眉头轻轻地跳起来,没料到她居然这般说,摇了摇头,只是笑了笑。

    可是那一身的贵气无双,特别是腰间还系着南宫家独有的令牌。

    这世间人人都不敢招惹的那就是南宫家了。

    君无邪连忙上前来,恭恭敬敬地行礼,“南宫公子,失敬了。不知道您是南宫家的哪位公子?”

    南宫战见他额头上开始渗透了点点汗珠来,一把抓着他的手腕来,轻轻地捏了一下。

    “你武功底子不过,可惜吸食五行散过多。”

    纪云舒不禁一惊,人人都说南宫嘉医术高明,没想到原来南宫战医术也很不错。

    南宫战放开了君无邪的手来,指了指他,“你就是带我来见他的?”

    虽然听到了纪云舒说自己是她的主子的确很开心,可是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不然绝不会如此!

    纪云舒笑了笑,“对,就是这样而已。”

    君无邪这一下子也是分不清楚了,连忙将两人请到了房间里面,好生招待着了。

    纪云舒瘪了瘪嘴,之前她可是没有这待遇的。

    君无邪一进门的时候就有些慌张,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几次三番地差点将桌子上的杯子给打翻了。

    纪云舒摸着自己的小鼻子来,有些不解,按道理说这南宫战也没有这么可怕,这君无邪怎么会如此。

    君无邪自然是不能将原因说出来,只能看着南宫战来,琢磨着他这次来的意思。

    “不知道南宫少主这次来所为何事?”

    南宫战伸手指了指纪云舒来,“带着我的人过来瞧瞧罢了,在这里,她若是说什么,必须有求必应!”

    君无邪点头来,“那自然是。”

    纪云舒暗笑,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毕竟这君无邪总是想要杀她,若是有了南宫战这个靠山,肯定能舒舒服服地结束砍伐竹子的时间。

    “既然南宫少主来了,那就留在这里吧。”

    南宫战本来是打算回去处理事务的,可是一见纪云舒那狐狸的样子,不知道为何,竟不想回去了。

    “也罢,就留下几天。”

    纪云舒停顿了一下,连忙说道:“主子,你不是在南宫堡还有有事情吗?留下这里可不好。”

    南宫战看着她稍显谄媚的笑容来,“自然是好好*你!”

    君无邪听到这话来,忍不住尴尬地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便给两位备下一间房了。”

    纪云舒连忙摆手,“我有地方住,不必了,就给我们家公子留一间就行了!”

    南宫战起身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直接提溜起来了。

    “还不跟主子走!”

    纪云舒无奈,只能被迫跟着他走着。

    君无邪也是看不明白,不过他也知道这南宫家的人是不好招惹的。

    这么一下来,反倒是君无邪来,他一打开房门来,便什么都不管了。

    南宫战直接提溜着她进去了,门一下紧闭上了。

    纪云舒捂着自己的衣领来,不禁有些后怕,“你可别乱来,小心我夫君揍死你!”

    南宫战轻笑了一声来,眉眼闪烁着,带着坏意。

    “那你夫君知道你现在在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吗?”

    纪云舒瞪着圆圆的眼睛来,然后不住地往窗户边上躲,是在不行她就跳窗户逃跑。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不敢表明自己是北冥王妃的身份,还想着借着我的名号狐假虎威?”

    纪云舒心顿时漏跳了一拍来,不住地后退,奈何却被南宫战步步逼近。

    “你有本事就走,不过我会告诉君无邪,你……是北冥王妃!至于你打得什么如意算盘,那可就敲不响了!”

    纪云舒恨得咬牙切齿,只能是无奈了。

    谁让她自己招惹这个祸害的!

    没成想南宫战轻轻地勾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来,“害怕了?放心,我不会对你这个小野猫做什么!”

    纪云舒打了一个激灵来,赶紧后退了几步。

    “我饿了,你饿了吗?去给你拿点吃的!”

    南宫战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来,冷然一笑,“你还想跑?乖乖地呆在这儿!我去!”

    他松开手来,嘴角勾勒出玩味的笑意。

    纪云舒见他走了,这才稍稍放心。

    南宫战出楼来,下去找到了君无邪。

    两人站在大厅内,四周的书生都被打发去了书院里面的房间,四周空荡。

    君无邪见南宫战过来,不禁眼神有些闪烁,“南宫公子。”

    南宫战收紧了眸色来,声音富含磁性,“你好像怕我?”

    君无邪笑了笑,尽管手心冒出了细汗,仍旧说道:“南宫公子会错意了,我只不过是好奇罢了。”

    南宫战撩起长袍来,坐了下来,“好奇什么?”

    君无邪便直言说道:“不知南宫公子要我们君家的竹子做什么?这么多的竹子有何用途?”

    南宫战眼神微微有些变化来,“这君公子就无需多问了。”

    他起身来,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这小美人最爱吃了,有什么好吃的尽管呈上来!”

    南宫战便上楼,回到房间,看着小人儿还在,心里面不禁放松了。

    “你没逃?”

    纪云舒哼哼了两声来,“我要是逃走了,还指不定你怎么说我呢!到时候再君无邪那里抖搂了咋办?”

    南宫战邪魅一笑,“你倒是想得好。你不是说有什么精巧的机关给我看吗?什么机关?”

    纪云舒思索片刻,决心向他请教,“你跟我过来!”

    南宫战起身来,便随她而去了。

    两人下楼,去了竹林。

    纪云舒七转八折,走进竹林里,最终找到了中心的一片空地,暖意和那些砍伐竹子的工人已经到了。

    暖意走上前来,“您可吓死我了!”

    她一下将纪云舒护在身后,瞪着南宫战。

    南宫战往后退了一步,“你这小护卫还挺忠心的,就是凶神恶煞了一些。”

    纪云舒没好脸色,“那是对你,谁让你这么人面兽心!”

    南宫战直接一把抓着她的衣领来,“撩一只老虎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纪云舒感受到他极为炙热的目光来,透露着强烈的占有欲。

    “放开我!”

    南宫战松手,对着那些人发号施令,“还不去砍竹子?”

    四周人都一哄而散了。

    纪云舒指着那些砍伐好的竹子便说道:“若是制成类似马车一样的竹车,镶嵌处应该如何结合?”

    南宫战皱眉,“竹车不如马车好用,别白费心机。”

    纪云舒有些着急,“你就跟我说镶嵌处应该如何结合才能更牢固,不会出来!”

    南宫战拿起一根竹子来,手中运气,徒手给劈成两半,随后便从腰间抽出了刀子来,在上面砍出凹处。

    纪云舒见他伸手灵活,而且武功很强,特别是对于机关研究十分精巧,不禁称赞。

    南宫战抓着她的头发来,一把扯了下来,“看好了吗?这可是我们南宫家特有的镶嵌手法。”

    纪云舒认真地看着,迅速地将手法记下来了。

    南宫战教完以后,笑了笑,“既然我都告诉你了,打算怎么报答?”

    纪云舒挠了挠头,“我说过要报答你吗?”

    南宫战见她仍旧是一副顽劣的样子,“我知道你与北冥寒并无瓜葛,听闻他也是被迫接受你的。不如跟了我,成为南宫少夫人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