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185章 可疼了
    纪云舒拂去了他的手来,没好气地说:“疼,可疼了!”

    北冥寒看着她脸上的伤口,声音低压,“本王不应该让那个贱婢死得这么容易!”

    察觉到他炙热的目光来,与从前不同。

    纪云舒不再说这个话题,转而说道:“避暑山庄的那些竹子呢,那些竹车如何制作?”

    北冥寒轻笑了一声来,随之便说道:“你还挂念着本王的那些竹子?”

    纪云舒柔然一笑,“那可不是,夫君要制作竹车,臣妾自然要分忧。”

    北冥寒目光收紧,手收了回来,“你为何突然这么乖巧?”

    纪云舒顿了顿,摊开双手来,“我有吗?对了……我自己去见王爷爷了,他说你为了救他受伤了,伤在哪里?”

    听着她问到了这个话题上。

    “无碍!”

    怎么会无碍?

    纪云舒指了指他的衣衫来,“你脱下来给我看看,到底伤得怎么样了!”

    北冥寒见见她这么一说,反而起了戏谑之意,“你若想看,就帮本王脱下来!”

    纪云舒看着他一脸坏笑,顿时觉得十分无奈。

    “脱就脱,我这辈子见过不少男人没穿衣服的样子,还以为我会害羞?”

    她可是特工军医,男人的身体在她眼里不过是时长解剖、治疗的东西罢了!

    北冥寒直接抬起了双臂来,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

    纪云舒伸手来,摸向了他绶带处,一把给解开了,那墨青色的长袍瞬间散开。

    她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将衣袍尽除。

    北冥寒那精壮的胸膛,小麦色的皮肤毕现,隐约可见的人鱼线直接通往了下面来。

    她瞪解开了那裤子来,顿时看见了不该看的……

    纵然是见过这么多人的身体,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

    北冥寒见她发呆,“脱下来看岂不是更方便?”

    纪云舒咬着贝齿来,听着他在那里作弄自己,心中升腾起不知名的情绪来,说不清滋味。

    富含磁性的嗓音响起来:“看够了?”

    纪云舒索性直接将裤子脱下来了,才发现那北冥寒的腿伤十分严重,按照常理来说根本走不了路。

    可是这几日却分明看见他在逞强似的四处走动……

    “你这个疯子!”

    那个箭伤十分严重,直接刺入了大腿内侧部分,牵动着动脉。

    “你去床上躺着!”

    北冥寒似乎很满意她现在的状态,嘟囔着嘴来,一副极为可爱的样子。

    他也不再隐忍着,略显僵硬地走到了床边上,躺了下来。

    纪云舒就看见一具极诱人的身体在自己眼前晃动,流畅的线条更显得勾人无比。

    她摸着自己的口袋里,找到了金疮药来,走到了床边上。

    “把腿分开!”

    北冥寒冷笑了一声,随即便说道:“腿疼,分不开!你来?”

    纪云舒心中蕴含着怒意来,这个家伙,现在分明就是在故意羞辱自己,真的是太过分了!

    可即便是如此,自己也没什么办法!

    “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好心帮帮你罢了!”

    纪云舒伸手来,按住他的大腿,直接给掰开了。

    她的视线不敢往上移动,可还是不小心看见了。

    如此样子,在北冥寒看来十分好戏。

    “上药!”

    纪云舒拿着那金疮药来,躲着老远,打开了盖子,便开始撒动着粉末来。

    “啊……”

    北冥寒皱眉,惊呼一声。

    纪云舒慌忙说道:“对不起呀,很疼是吗?”

    北冥寒的眼睛都快要烧红了,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来,随即便说道:“你说呢?”

    纪云舒一时间也起来了脾气,冷哼了一声,“你还说呢?忍了半天没喊疼,我就洒了点药,你就叫起来了,你这个王爷还真是够娇贵的!”

    北冥寒迅速坐起,一把捏着她的下巴来,凌厉地说了一声,“你看看,你洒在哪里了?”

    纪云舒被迫往下面看着,瞬间愣住了,她居然洒在那里!

    那里可是男人最薄弱的地方!

    “对……对不起!”

    北冥寒疼得额头上冒出了阵阵汗珠来,一时间又是没了办法,“还不拿水冲洗一下!”

    纪云舒慌慌张张,走到了桌子边上,到了一杯水来。

    试了试温度来,便倒在了上面,好歹是冲掉了一些药粉来。

    北冥寒神色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看起来不太好。

    纪云舒站在一旁,有些心虚,自己可是好心办坏事了。

    “那个,好点了吗?”

    北冥寒那俊逸的脸庞柔和了许多,一双夺人心魄的眸子邪魅无比,看着纪云舒脸上红彤彤的。

    “想不想经人事?”

    虽然北冥寒说得比较隐晦,可纪云舒还是明白了他说得是什么意思。

    “你真是不正经,都伤成这样了还胡思乱想!”

    北冥寒牢牢地抓着纪云舒的手腕来,炙热的眸子没有落下,“难不成你怀疑本王的能力?即便是两条腿都受伤了,本王也能让你舒服!”

    纪云舒这下子连耳朵都红了!

    “你再乱说,我就把所有的药粉都倒在上面去,让你断子绝孙!”

    北冥寒看着她叫嚣的样子,十分可爱,就像是一只有着利爪的小狐狸一般。

    他一把抓着她的手来,将她拢入了怀中。

    隔着薄薄的衣衫来,她还能够感觉到北冥寒身上滚烫的热气,触及到皮肤都觉得十分灼热。

    “云舒,你注定是本王的女人!”

    纪云舒没好气,“谁说的?当初我可是被皇上用来羞辱你的!”

    北冥寒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来,轻轻地把玩着她娇小的耳垂来,轻轻地揉捻着。

    揉得纪云舒耳朵痒痒的,十分难受。

    “难道你对本王不曾动心?”

    纪云舒摸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小心脏来,十分违心地说着:“对,不曾动心!”

    北冥寒一把扭过她的头来,扣着她的小脑袋来,吻上了她粉嫩的唇瓣来。

    纪云舒身上支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北冥寒的怀里来,然而那个吻却如同铺天盖地一般,根本停不下来。

    纪云舒一开始剧烈地抵抗着,收效甚微。

    在炙热的吻里面,逐渐融化了,变得根本无力抵抗,双手逐渐环绕在了北冥寒的脖颈上。马车

    北冥寒直接伸手来,一把扣住了她的小屁股,狠狠地朝着自己一推来。

    纪云舒感受到了他的变化,可是自己已经不能思考了,整个人逐渐沉沦进入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

    纪云舒猛地睁开了眸子,狠狠地挣脱开来。

    北冥寒却仍旧禁锢着她的腰身来,魅惑的嗓音却没有停下来,直接说道:“进来!”

    纪云舒还要跳下去,可北冥寒根本没给她机会。

    张管家走了进来,便看见珠帘处纠缠的两人来,顿时低下头来。

    “卑职……卑职先退下去吧!”

    北冥寒轻笑一声,“不必,有什么事情直接汇报,不要耽误本王与王妃!”

    纪云舒羞赧万分。

    张管家咳嗽了一声来,随即便说:“避暑山庄那里君家来闹事了,说是要把竹子弄走,山庄里面的人都被赶走了。”

    纪云舒眯着眸子,“什么?出尔反尔?”

    北冥寒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来,“你以为别人都蠢吗?”

    蠢?

    谁说的?

    纪云舒蹙眉,“那我好不容易已经弄好了,现在真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北冥寒笑了笑,“舒儿生气了?本王帮你讨公道,让他乖乖送回来,可好?”

    纪云舒不禁眸子散发出灼灼的光亮,“你真有办法?”

    北冥寒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来,“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居然敢质疑本王的能力,该怎么惩罚你?”

    纪云舒猛地挣脱开来,“王爷,你太坏了!”

    一旁的张管家连忙咳嗽了几声来,“卑职就不打扰王爷王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