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丫头〕〔行舟万界〕〔快穿撩心:男神总〕〔旷世公子〕〔明匠〕〔星际逆袭指南〕〔神级卡徒〕〔丞相保重〕〔暖婚厚爱,老公大〕〔重生东游记〕〔超越次元的事务所〕〔传奇之超级法师〕〔都市之恐怖大师〕〔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注视深渊〕〔漫威之无敌符咒〕〔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倾世盛宠:粗野将〕〔末日有战车〕〔哈利波特之银河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23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两人商议过后便准备要用膳了。

    很快膳食便呈上来了,各种各样的美食都有,南宫嘉也出席了宴会,三人一同喝酒闲聊。

    南宫嘉斟酒,脸上荡漾起淡淡的笑容,然后略带娇嗔地说道:“哥哥,你也真是的,来之前也没说,之前酿的药酒可都被喝光了。”

    萧御煌伸手来握着南宫嘉的一双小手,忍不住称赞道:“嘉儿向来是心灵手巧,医术高超,这太医院的太医都自愧不如,直接将太医院的匾额摘了下来,也当真是一桩奇谈了。”

    南宫战听后,思索片刻,“听闻主上在图丽舍宠幸了一名妃子,甚为宠爱,我这妹妹向来是不懂事,不知道有没有添麻烦。”

    萧御煌见他这般说,料想也是听到了宫里面的闲言碎语,随即便爽朗一笑,“舒妃是个柔弱的性子,素日里都闭门不出的,嘉贵妃对这个舒妃如同妹妹一般,甚是喜欢,朕喜不自胜。”

    南宫战见两人紧握着的手,不禁有些狐疑,“果真?”

    南宫嘉不自觉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来,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眉眼之间流露出一股阴狠执意,“自然是真的,这宫里面也就舒妃妹妹看着还可以,哥哥你不必担心,有着主上的庇佑,没人能欺负得了妹妹。”

    南宫战点了点头,南宫家族虽然是出于联姻的需要将南宫嘉嫁入了天启王朝,成为南宫战的贵妃,可南宫战却十分疼爱她这个妹妹,自然是舍不得受委屈,如今听见探子便说这萧御煌在征战的紧要关头居然宠爱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更是为自家妹妹感到不值得。

    他笑了笑,“能让妹妹看顺眼的人还真是不多。”

    听着哥哥的戏谑,南宫嘉略带恼怒,可是眉眼之间却是清淡悠然之意,那纪云舒已经被她给关进密室里面去,四周都是她喂养的死士,根本无人知道她在哪里。

    等到她将纪云舒喂养成了死士,那纪云舒便什么都会听自己的,到时候自己想让她做什么便做什么。

    萧御煌倒是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舒妃的时候,不禁莞尔一笑,“南宫兄是有所不知,这舒妃是个奇女子,吃饭狼吞虎咽不说,身上还带着一个漂亮的红皮鞭子,为人嚣张泼辣,有时候又跟只小狐狸一样,很是有趣。”

    南宫战闻言,微微有些不悦,“方才主上不是说这舒妃性子柔弱,素日以来闭门不出的吗?”

    他说完以后,又细细回想了萧御煌所说的话,漂亮的红皮鞭子……

    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纪云舒的身影,拿着红皮鞭子伸手敏捷,动手做潇洒凌厉,有时候又爱碎碎念的样子。

    南宫战不禁问了一句,“不知这位舒妃的名字是什么?”

    萧御煌微微有些惊讶,“舒云,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南宫战端起酒杯来,放在了嘴边上,若有所思一般,“是个好名字。”

    南宫嘉赶紧夹起了饭菜放进了萧御煌的玉碗之中,轻声说道:“主上,您快多吃一点吧,别说这么多话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就不要提起了。”

    萧御煌也觉得有些过了,略带开玩笑地说:“南宫兄为何不娶妻呢?莫不是看不上?”

    南宫战爽朗一笑,眉目深沉,看着远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可惜我的那位有缘人心里面没有我。”

    原本紧张的战事一说到这个话题以后都轻松了许多。

    南宫嘉紧攥着筷子来,看了南宫战一眼,心里面有些不悦,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萧御煌反而是觉得好笑,“不知道是怎样的妙人儿,居然让南宫兄动心了,还这般维护,即便是默默放在心中也要继续喜欢着。”

    南宫战笑了笑,心里面泛起了淡淡苦涩之意,“她也不算妙人儿,顶多算是个小辣椒罢了。不过绝思神妙,是世间少见的聪慧的女子。”

    萧御煌不禁爽朗一笑,“那朕倒是想要见识见识了。”

    没过一会儿,旁边的宫女开始呈上新鲜的荔枝,摆放在上面。

    萧御煌见状,不禁恼怒,“如今爆发战乱,这新鲜的荔枝只有岭南地带才有,如此耗费人力物力,那让天下的百姓该如何?”

    南宫嘉听闻以后,闷闷不乐,本来就装了半天,这下子更是气不可耐。

    “有何不可?臣妾用的是南宫家族的仆人,所用的银两也是臣妾的嫁妆,怎么主上连这荔枝都舍不得吃了?”

    南宫战拧眉,俊朗的容颜不禁收紧,怒声说道:“嘉儿,怎么可胡言乱语,如今你是皇宫内的嘉贵妃,暂掌凤印,行为做事自然要为百姓着想。主上也是一番爱护百姓之心。”

    宴会很快便要结束了。

    南宫战拱手辞别了萧御煌,随着南宫嘉一同走出了大殿。

    两人快步走到了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小雨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地落下去了。

    南宫战看着南宫嘉,活脱脱地瘦了一圈,不禁心疼,双手按在了她的肩膀,“嘉儿,虽然你不赞同大哥的决定,可是大哥已经将你嫁给了萧御煌,他是少见的少年天子,将一个小部落发展得如此壮大,你嫁给了他比嫁给凤顷王朝一个王爷可尊贵多了。”

    南宫嘉的眼神充满了怨毒,直接甩开了,“哥哥,我已经不去想寒了,同样的也绝对不会对萧御煌付出真心的,他后宫之中唯独只能有我一个妃子,这就是他娶我的代价!”

    这些日子,萧御煌后宫的嫔妃一个接着一个死去,都是死于奇怪的中毒之术,只是主上还要用着南宫家族的势力,这嘉贵妃便可以为所欲为,以至于造成了偌大的皇宫极为空旷的场面。

    那萧御煌也将这口气忍了下来,不过将皇子们都放在了各自的母妃身边养护着,不再放在阿哥所。

    南宫战不禁叹了口气,“即便是你怨恨家族,可是也得为你着想,你这般残害后宫的嫔妃,你会有好果子吃吗?如今萧御煌不过是需要南宫家族的势力罢了,可若是万一狡兔死,走狗烹,到那时,嘉儿你该如何自处?”

    虽然字字诛心,可是南宫嘉仍旧不想去面对这一切。

    “我只图快意恩仇,杀想杀之人,做想做之事,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吧!哥哥,好走不送了。”

    南宫嘉直接扭头便走了,剩下南宫战一个人,十分无奈地站在那里。

    南宫战不禁轻笑一声,好看的眉眼落上了点点雨丝,如墨的眉毛显得更加的浓密,“嘉儿,你就不让哥哥去你那坤宁宫坐一坐?”

    只可惜那嘹亮的声音消失在了雨中了。

    雨不断地落了下来,燥热的天气终于迎来了丝丝凉意,空气之中透露着一股湿润的气息。

    在宫殿内,纪云舒仍旧被关在密室内,四周十分牢固,根本逃不出去。

    即便是她再懊悔也没什么用了,自己太过轻敌,以为南宫嘉会先做手术再杀她,不成想南宫嘉居然直接就起了杀意,将她囚禁在这里。

    借着微弱的烛灯,纪云舒看着自己的手臂,伤口处已经开始溃烂了,根本无法结疤,即便是纪云舒再不济,也知道自己这是中了蛊毒了。

    只是她的伤口是被那些宫女抓伤的,那些宫女怎么会下蛊毒呢?

    她慢慢地起身来,靠在了床边上,已经很久了,这里都没有人来过,狭小的空间让人喘不过气,她靠在墙壁上,心有不甘,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许多人的身影。

    若是她没有逃出北冥王府是不是还活着?若是她没有来到坤宁宫,是不是就可以见到南宫战,借此机会逃出去?若是当初跟着宇文成都去了营地,是不是所有的烦恼都没了?

    纪云舒眼睛逐渐无神,浑身没了力气,直接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