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夜一〕〔穿越反派之子〕〔请爱我,苏小姐〕〔八零食医小军妻〕〔重生八零娇妻威武〕〔众神降临〕〔茅山捉鬼笔记〕〔重走生死路〕〔无限之绝地求生〕〔她的小狼狗〕〔影后归来:霍少,〕〔墨少心尖宠:国民〕〔种田刷钱〕〔美女总裁的近身狂〕〔鸣凤天下〕〔我是替身使者〕〔美女总裁的绝品仙〕〔超能小农夫〕〔仙道不正〕〔修仙从疯人院开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25章 怪我,来迟了
    纪云舒就这样安心休息了,因为体力不济,直接长睡过去了,直到第二日的午时方才清醒过来,睁开眸子的一瞬间,便看见了一张俊颜。

    “小家伙,你再睡就成猪了!”

    外面的日光弥漫着,好闻的阳光的味道传到了殿内,纪云舒长长地抻了抻懒腰,虽然仍旧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起身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快?

    南宫战轻笑一声,“已经午时了,小家伙,你的鞭子!”

    他伸出手来,那大红色的鞭子便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上,修长宽厚的手掌与那鞭子相映成契。

    纪云舒接了过来,看着那个鞭子来,“终于回到我手上了,之前还怕在萧御煌那里拿不回来了,辛苦你啦!”

    她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荡漾着柔和的笑意,目光淡淡的。

    南宫战随即又拿起身后的那一柄宝剑来,摆在了她的面前,“你若说出这事何人赠与你的,我便给你。”

    纪云舒没好气地笑了,“之前逃出来的时候不是在宇文成都手底下干活,我问他要的,后来才知道这宝剑十分贵重。不然我也懒得让你去寻了!”

    这样贵重的东西总是在她身上,总感觉不对劲,索性还是直接还给他好了。

    南宫战见她面色真诚,“你失踪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皇宫,此时皇宫还在戒严,不容易不出,就麻烦你多陪我在这皇宫里面多呆几日,只是你的伤……”

    纪云舒看了一眼胳膊来,虽然仍旧溃烂,不过没有继续蔓延下去,应该就是在那划痕处扩散的,只是上面还是有些疼痛。

    “再等几日?”

    南宫战见她抬着头来,极为虚弱的样子,不禁心疼,“不如便今夜离开,午时我便向主上辞行,先随你去寻乌篷草。”

    纪云舒不禁担忧,“既然你说了主上在寻我,皇宫内戒备森严,那如何出宫?”

    南宫战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来,“这就不用你管了!”

    他直接起身来,吩咐贴身侍从好生照料,自己则去与萧御煌辞行,一千精骑已经带到了,他自然不必再守在这里,毕竟这是天启王朝与凤顷王朝交战的地点,自然是不需要他插手的。

    萧御煌得到南宫战很快就要离去的消息,纵然是有些不舍,不过还是放他离开了,反倒是南宫嘉听到了这个消息,冷笑了好一会儿,连和南宫战招呼都不打一声,便直接闯进了南宫战所在的宫殿。

    她看着偌大的殿宇,外面有人严密地把守着,她进去不得,只得吩咐下面的人硬闯。

    “你们都给本宫滚开,在这皇宫之中居然敢违抗本宫的命令,可是是何罪?”

    原本还躺在床上的纪云舒听见了南宫嘉的声音以后,顿时清醒了许多,听着外面的架势怕是来了不少的人。

    外面则是一片焦灼。

    为首的宫女说道:“少主临走之前吩咐过,任何人不得入内,尤其是南宫小姐。若是南宫小姐不听的话,那么少主便会将小姐偷偷训练死士的事情禀告堡主。”

    南宫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声音冷清,“哦?还以为他这个哥哥多疼我呢。是呀,原本就不是亲哥哥,我还能指望他什么!”

    在房间里面的纪云舒微微蹙眉,不是亲哥哥是什么意思?难道南宫战和南宫嘉不是亲兄妹吗?

    殿内一点声音也没有,纪云舒继续听着外面的声音。

    外面的南宫嘉似乎没了耐性了,伸手拢了拢身上的衣衫,分外冷酷地说:“我知道,你就在里面。有了哥哥的庇佑就以为能高枕无忧?他明白,你也明天白,如今你身种两种剧毒,只怕命不久矣,俗话说猫玩耗子还能好好玩一玩,这一瓶解药你暂且服下,能在一个月之内暂时解决你体内的蛊毒,不过你需要趁此时找出软筋散的解药。”

    她冷笑了一声来,声音锐利发寒,略带慵懒地说:“你找不到也没关系,再来皇宫里寻本宫,反正你体内的蛊毒唯有本宫可以解。”

    她直接拂袖离去了。

    殿内的纪云舒听到她离去的脚步声,紧攥着拳头来,她自诩医术高明,却败在了那个嚣张的女人之下。

    如今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病痛,更是心里面的疼,她纪云舒居然败给别人,她的拳头狠狠地用力砸在了床铺之上,可惜整个胳膊都酸痛无比,根本举不起来。

    “不行,我纪云舒绝不要成为别人的走狗!”

    即便是死也不要形成南宫嘉身边那一群行尸走肉!

    南宫战归来,听见外面的侍女说完以后便拿着小瓷瓶进了殿内了。

    他撩起了帘子,直到走进了一看却发现纪云舒直接瘫软在了床边上,胳膊处裂开,浸透着鲜血,浸湿了衣袖。

    南宫战快步过去,“怎么回事?”

    纪云舒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瓷瓶来,面无表情地说:“给我吧。”

    南宫战紧紧得捏着,似乎在犹豫,最终冷声对着四周的人说道:“你们都退下!”

    “是,少主。”

    等到所有人都退下去了以后,南宫战这才开口说道:“云舒,训练死士的方法极为恶毒,需要用自己的鲜血制成蛊毒,喂养活人,这样便能够起到控制别人的作用。虽然这一瓷瓶能够让你在一月内恢复神智,可是却也加重了你的毒性……”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可是后果纪云舒已经猜到了。

    到了后来她就会被这蛊毒所控制,根本离不开南宫嘉,一辈子成为她的行尸走肉,她本身就武功不弱,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这一副躯壳要害死多少人了。

    南宫战紧紧得攥在手心中,厉声说道:“我去找她算账。”

    纪云舒缓缓抬起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来,略带苦意地说:“不必了,南宫嘉方才说过你与他不是亲兄妹。料想感情也不过是如此罢了,她都敢上门宣战,又如何肯给你解药呢?”

    南宫战沉默片刻,“嘉儿从凤顷王朝回来以后不知怎么,性情大变,居然练此邪术,若是使用不当,怕是会遭受反噬。当宿主强大的时候,那些死士服从于她,可是当宿主虚弱的时候,便会被死士察觉,甚是被反噬……”

    纪云舒自然是没想到这种邪术居然如此恶毒,只不过她和南宫嘉之间早已经势同水火了,如今只想要尽快解开蛊毒。

    只是她之前占据了她最喜欢的男人,知道了她内心深处最恐惧的秘密,她又如何肯留下自己?

    她缓缓地拿过那个小瓷瓶来,打开瓷瓶的一瞬间便闻到了浓稠的异味,令她有些作呕,不过她仍旧紧攥着拳头来,一饮而尽,逼着自己喝了下去。

    “既然她自诩医术高超,那我便自己去解这毒。南宫战,若是最后我蛊毒发作了,你不必留情,直接杀了我便是。”

    南宫战一把将她搂住,将她抱在了怀里,心疼不已。

    “都怪我,来迟了。”

    纪云舒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了他的怀抱之中,在她心寒如冰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两人定格了许久,直到纪云舒缓缓地推开了他,看着他半蹲着的样子,高大的身材有些蜷缩不了,不禁笑了笑。

    “瞧你胖的,都站不稳了!”

    南宫战终于看见了她破涕为笑,心中百感交集,站起身来,“本来就无事,接下来的日子,就让我好好守护你。不说是要去那山麓地带寻乌篷草吗?没有我你自己一个人可不行!”

    纪云舒也将方才的烦恼暂时忘记了,没好气地说:“是是是,你最好了!”

    两人打趣了几句,便开始商量着离开计划了,萧御煌对于这新来的舒妃十分上心,差点将整个皇宫都翻了个底朝天,就连慈宁宫和坤宁宫都不能幸免,唯独南宫战所居住的殿宇,并未有人来搜寻。

    萧御煌十分懊恼,就连为南宫战送行似乎都没了心情,仅仅派遣了几位心腹大臣送行。

    南宫战带着已经易容完毕的纪云舒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离开了皇宫内,纪云舒兴致倒是高涨了一些,不住地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伸出手指赞赏地说道:“想不到你易容之术居然也这般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