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最强武侯〕〔总裁老公,顶级宠〕〔不聊斋〕〔暖心新娘一百分〕〔狐家上仙请留步〕〔唐淘〕〔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冷先生,别得寸进〕〔火影之两界成神〕〔诸天之龙脉巫师〕〔冲喜妻主:病夫很〕〔系统穿越:农家太〕〔上司撩我戏太多〕〔毒战八荒〕〔请婚书〕〔绝版剑神〕〔斗罗大陆外传唐门〕〔潮汐盘〕〔超神学院之神魔至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37章 回头求他
    不过几日凤顷王朝的皇帝已经收到书信,与众位大臣参谋了片刻,便决定即刻下令先将九公主嫁过去,然后换取了城池以后,再取消北冥寒的军权。

    在路上的九公主就这么被截住,硬生生地被拦截住,直接送去了天启王朝。

    此事一出,自然是激起了千层浪。

    虽然北冥寒早就看出了皇帝的把戏,可是还是亲赴边关,他只是没想到萧御煌居然使出这种招数。

    夜色沉沉,军帐内。

    宇文成都已经回去了,风尘仆仆的,脸上还流着汗珠儿,逐渐地滚落下去,“你在这里倒是好,我这一路上收乌篷草,还有许多都上山铲除了。现在呀,你就等着她来找你吧。”

    北冥寒闻言,沉眸子,将一团纸条扔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东西?”

    宇文成都接了过来,打开了纸条,不禁开始惊呼,“天,这萧御煌一定是疯了,居然舍得还阳谷,还用自己的孩子当做质子,怎么看也不可能,皇上不可能会同意。”

    北冥寒眸色深沉,冷声说道:“皇帝向来忌惮我们北冥家族,萧御煌这一招怕是正中下怀!”

    宇文成都凝眉,直接猛拍桌子,“真是太可恶了,皇帝老儿,咱们在前线打仗,他在后面点火。那萧御煌岂是善类?难道他不明白吗?”

    北冥寒冷声说道:“没办法,这次萧御煌给出的诱惑太大,皇帝必然会同意的,不费一兵一卒拿回城池,还能够连接盟约,顺便再用质子扼住萧御煌,那个狗皇帝一定会同意的。”

    而且,他之前违抗皇帝的命令,已经触怒了皇帝的威严。

    宇文成都沉吟片刻,“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北冥寒淡淡地说:“等。”

    等?

    宇文成都不解,“等什么?再等就等到那皇帝老儿杀你的命令了。我看你只有谋……”

    岂料话还没说完便直接被北冥寒打乱了,轻声说道:“自然是等本王的女人。”

    就是那个舒云?

    宇文成都冷静片刻,十分无奈,他还没见过这样的人,“还有你这种的,女人喜欢就去追,逼着人家回来算什么!”

    不过等他看见了北冥寒的眸子以后顿时哑然了,还是少惹为妙。

    折腾了许久,宇文成都自己也是累了,索性直接往北冥寒的软塌上一躺,“我先休息一会儿。”

    北冥寒走到了床边上,看着他直接躺在那里,忍不住戏谑地笑了,笑意准瞬即逝。

    宇文成都睁开了疲倦的眸子,看着他的眼神,不禁有些瑟缩,“干什么?虽然我好男风的名声在外,可是我根本不喜欢男人……”

    北冥寒闻言,冷漠地说:“那些乌篷草呢?”

    这个坏家伙。

    宇文成都咬牙起身,无奈只能走到了账外,从马匹上拿下了一个袋子,回到了军帐内,直接扔给了北冥寒。

    “太困了,去补觉去了。”

    北冥寒打开袋子,看见了里面的乌篷草,看着军帐外的夜色,辽阔无边的草原处依稀能看见几个帐子。

    他手掌用力地抓紧,看着远处。

    纪云舒,你一定会来找我。

    此时,山麓地带。

    纪云舒和南宫战依旧在寻找乌篷草,只可惜一路上走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再加上天气炎热,南宫战身上的箭伤化脓了,形势危急,所以纪云舒是怎么也不愿意继续寻找,两人只能暂时在野外休息。

    纪云舒紧攥着拳头来,眸中闪烁着点点盈光,冷声说道:“他居然如此狠心,附近的住户都惧怕连坐法,不敢收留我们。而且乌篷草也全部被重金收购!”

    既然已经分开了,何必鱼死网破?

    南宫战唇瓣泛白,那穿云弩箭着实是厉害,十分深,一般人若是被射中根本就是必死无疑,南宫战若不是有多年练武的身体保护,根本不可能存活下来。

    纪云舒看着光秃秃的山麓地带,一片焦烟,北冥寒为了阻止让她找到乌篷草,真是下了苦功夫!

    “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若是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跟着我来这种地方,如今连要用的疮药都用光了。”

    南宫战苦涩一笑,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脑袋,“不,我甘之如饴。”

    纪云舒看着他的目光,低下头来,如今她身上还有软筋散的毒,武功无法施展出来,南宫战的体力也逐渐消耗下去,根本不可能继续活下去。

    南宫战有些困了,炎热的日光更让他撑不住,纪云舒轻声说道:“你先睡吧……”

    南宫战最终支撑不住,歇息下去了。

    纪云舒起身,四处寻找着长藤,又寻了一些木枝,将它们绑成了木筏,拖着昏迷之中的南宫战将他放在了上面。

    就做了这个简单的动作,纪云舒已经挥汗如雨了。

    她本身就中了软筋散,根本走不出去,可是她天生就是不认命,就算是再辛苦她也拖着南宫战往前走。

    还好是夜间,天气虽然炎热,不好好歹还能忍受,纪云舒用力地拖着她往前行走着,前面都是一眼望不到边……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拼尽全力往前走着,下了山麓,附近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所以行动还容易一些。

    在路上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商贩,这些商贩来自于各个部落,自然是不知道北冥寒下达的指令,从而也因此容易成功。

    纪云舒趁此机会,和那些商贩搭上话了,表示愿意给那些商贩做饭,这才换取他们带自己去城门附近。

    也因此换取了一些药品,马车颠簸着,南宫战也被震醒了,这才发现自己躺在马车上面。

    前面则是长长的队伍,马车上面都放着许多的物品。

    纪云舒直接扒开了他的衣服,看着他后背上的伤,忍不住说道:“都成这样了,也就是你命大!”

    南宫战虽然有些虚弱,可还是说:“能被你照顾,受伤也值得。”

    从最开始他只不过赠送一些东西,从不敢妄想,如今纪云舒已经是孤身一人,而他便是她的牵挂。

    车上的大爷看着纪云舒给光着上身的南宫战上药,忍不住笑着说:“丫头?这是你夫君?可是私奔出来的?”

    纪云舒红了脸,摇了摇头。

    南宫战反而轻笑了一声,“大爷误会了,她是我妹子。”

    好一个妹子!

    大爷哼哼了几声,“我才不信呢,她看你都是担心,你看她都是爱意,就像我家那婆子看我一样,还能有差?”

    南宫战爽朗一笑却也因此牵扯到了伤口。

    然而,纪云舒却是开心不起来,如今她没什么力气,勉强做饭还可以,可是拿刀子给南宫战动手术实在是太难了,再加上这马车上的环境也不行,根本无法继续。

    “你还有心情笑……”

    南宫战这才想起,“乌篷草可找到了?”

    纪云舒摇了摇头来,沉吟片刻,“为今之计,只有去找北冥寒,基本上所有的药材都被烧光了,救你和救我都需要药材。”

    大爷听到北冥寒三个字,不禁说道:“你们可是认识那传闻中的北冥王爷?听说他战无不胜,一生之中从未打过败仗,而且风流倜傥,多少的女儿家都不想入皇家,却都想嫁入北冥王府。”

    那个家伙!

    纪云舒本来还想说道几句,可是又憋住了,队伍停了下来,整顿休息,纪云舒勉强支撑着自己去做饭,大部分都是她说,那些商贩们会搭把手,毕竟纪云舒所做的饭菜他们从未尝过,觉得味道甚是美味,大家也都挺喜欢她的。

    队伍的人都开始吃饭了,纪云舒捡了几个红薯,又拿了一些羊肉夹馍,带着去找了南宫战。

    “只有这些了,吃点吧。”

    南宫战嘴角勉强勾勒出一丝笑容来,“我没力气,你喂我吧。”

    看着她的笑容虽然是有些奇怪,可是纪云舒还是默默地将红薯皮给剥开了,露出嫩黄香气扑鼻的红薯。

    “吃吧。”

    南宫战咬了一口,缓慢地吃着,闪烁的眸子缓慢地移动着,最终直接闭上了……

    “南宫战?你怎么了?”

    纪云舒心里慌乱,赶紧探了一下南宫战的鼻息,看着他背后的溃烂的伤口,心疼无比。

    按照这种情况来看应该是感染了,最好是尽快救治,否则……

    她跑过去找那个大爷,“大爷,我大哥不行了,最快还有多长时间能到城门处?”

    大爷起身来,连忙找个商队的首领,说了几句,大家便开始动身了,并且告诉纪云舒,还有半天的时间能到,本来午时是不会继续行进了,不过因为她们还是动身了。

    就这样,纪云舒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带着南宫战来到了军营内,她已经十分疲惫,在外面等了片刻,北冥寒终于骑马而归。

    看到她正坐在地上照顾南宫战,心里面五味杂陈,直接从她身旁走过。

    纪云舒看见他,一把抓住了他的长靴,抬起头来看着他,“求你,救救他,好吗?”

    北冥寒看着她终于回来了,被自己的手段逼迫回来,可是当面对她瘦削的脸庞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疼了。

    “进去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