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55章 体内武器
    那些日子北冥寒总是早出晚归的,她一直都以为他是在忙着活死人的事情,以为他如今岌岌可危,前面有萧御煌的进攻,后面还有凤顷皇帝的断底。

    她还无数次为他担心过,还傻乎乎地提醒他。

    原来北冥寒早已经都安排好了,甚至是那个令牌早已经利用好了,军队这么多人,用了这么多的粮食和财物,南宫战到底多少的东西被清算……

    纪云舒心中一阵自责,可是更生气的是北冥寒居然一声不吭地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若是南宫家族发现南宫战居然私自给北冥寒这么多的财物……

    另外,在凤顷王朝那一边,北冥寒的安排更是做得滴水不漏,表面上放任凤顷皇帝与萧御煌和谈,进行和亲,背地里则迅速地利用凤锦和上位,封锁了宫廷的消息,这已经算得上是谋反了。

    这样腹烟深沉的北冥寒,在这处荒凉的地方一动不动,居然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实在是可怕!

    纪云舒起身来,紧攥着拳头来,她根本不想做北冥寒的笼中鸟,看着一个深沉的男人,却根本不懂他到底会做什么。

    没有得到承认,这样模模糊糊的关系到底算什么?

    他的女人是吗?

    纪云舒轻哼一声,站起身来了,找了一身男装穿在了身上,鼻尖嗅着熟悉的味道,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松松垮垮的,是他的衣服。

    她裹着身上的衣服,没等片刻的时间,便去找了南宫战。

    还好此刻南宫嘉并没有在这里,纪云舒心中才能够轻松一些,不过也是因此所以才赶紧找到南宫战说明情况。

    南宫战看了看她,良久,才默默地吐出一句话:“云舒,这一次……”

    纪云舒站在一旁,心猛地漏跳了一截:“怎么?很严重吗?”

    南宫战看着她关切的眼神,心里不知道怎么温暖起来,他伸出手来,轻轻地将她耳边的发丝绕在了一旁:“没事,别担心。”

    纪云舒猛地抓着他的衣袖,摇了摇头,凝眉说道:“绝对不会没关系的,你旗下不是很多的粮食当铺之类的吗?若是因为北冥寒将那些财物粮食都拿走,岂不是……你们南宫家族的名号……”

    做生意做到越大,最怕的一件事情就是分店出问题,一旦许多个分店出问题的话,在这个信息不流通的年代,人们一定会认为南宫家族要不行了……

    纪云舒一想到这里,心里面便猛然一紧。

    “不,我不会让你便成这样的!”

    南宫战本来想说无所谓,反正还有南宫家族的其他人,不过看到她这么内疚的样子,突然想到什么。

    他嗓音清润,轻声说道:“那既然你欠了我的?现在我要回到家族请罪,你可愿意回去帮我?也正好让巫师看看你和嘉儿的子母蛊怎么解除!”

    纪云舒停顿了一下,最终下定决心,说道:“好。现在就走吧。”

    南宫战微微吃惊,眉眼温润至极,点头说道:“好。”

    两人什么也没准备,即刻便出发了。

    纪云舒踏在柔软的青草上,天际处泛起了青光,她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她打算离开北冥寒。

    可是他仍旧那般自傲,心思缜密,她一点都不懂他……

    她的关心和担忧在他的眼中一定会显得特别可笑!

    南宫战戳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在想什么?这么分神?”

    纪云舒指了指一边的草垛,然后说道:“好像是看到了一头豪猪,还在想怎么吃掉他!”

    南宫战轻笑了一声,不自觉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随后说道:“你想吃什么好吃的,南宫堡里面都有。在那里,你会乐不思蜀的!”

    纪云舒笑了笑,抬头看着他的笑容,干净纯净,和当初认识的他完全不一样。

    是,她从来都识人不准。

    之前是暖意,背地里私通信息,然后是北冥寒,心思狠辣,至于南宫战,那个当初她最讨厌的人,却变成了她的挚友。

    “南宫战,谢谢你。”

    南宫战闻言,两手环抱在了胸前,嘴角却勾勒出了一丝坏笑,故意问道:“谢谢我什么?说来听听?”

    纪云舒故意轻哼了一声,没搭理他,阔步便往前走,不成想却自己绊倒了自己,都差点摔倒了,还好南宫战一把将她拉了起来,这才注意她身上的衣服。

    “怎么今天穿得这么肥大?这样还怎么走路?”

    他仔细看了一眼,然后似乎发现了什么,声音之中满是怒意:“这是北冥寒的衣服?”

    纪云舒站起身来了,擦了擦身上的灰尘,然后点头说道:“对呀,就是太大了,穿着实在是不方便,等去了你的绸缎庄……”

    她手心一空,便看见南宫战根本不搭理她,自己差点又要摔倒了。

    “喂,这么小气干嘛!”

    南宫战听到她这么说,回过头来,直接将她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吓得纪云舒摇摇欲坠的,差点摔倒了。

    “你干么?放我下来?”

    南宫战没好气地说:“再说我就把你身上这件衣服给撕烂了!”

    纪云舒一下子闭嘴了,心里面不住地哀叹,现在的男人真是搞不懂,一会儿温柔如水,一会儿又脾气暴躁。

    不过和北冥寒比起来,这南宫战还算是正常人了。

    一路上,南宫战使用武功,脚程自然是加快了,纪云舒在他的肩膀上摇摇晃晃的,脑袋都快要炸了,还好能够屏息凝神,这才收住了自己的气息。

    终于南宫战放过了快要吐得纪云舒,两人去了天启王朝的一家店面,此处便是南宫家族的绸缎庄,然而外面的门却是紧闭着的。

    纪云舒从南宫战的身上滑落下去,看着那个绸缎庄被关上了,心中不住地疑惑。

    “怎么?你的绸缎庄都不行了?”

    南宫战冷着脸,伸出手来,猛地伸出了利爪,直接将门给横着劈开了,瞬间一片狼藉。

    此刻繁华的街道上还有其他人来来往往的,许多人都往这边看着,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那卖豆腐花的老大爷差点都把豆花给弄翻了。

    纪云舒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他手上钻出来的利爪,忍不住说道:“你低调一点,若是大爷被吓死了,有人报官怎么办?”

    清晨,只有一些卖吃食的小摊出街了,所以四周还算是比较安静。

    南宫战此刻的脸上十分难看,走进了店铺,发现里面已经被洗劫一空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纪云舒指着上空荡荡的木架:“北冥寒也太狠了!居然连你的木架子都不放过!”

    南宫战看了一眼四周,四处着,最终才在地上发现了一朵奇怪的印记……

    他这才冷静地说道:“不是北冥寒。”

    纪云舒挠了挠头,看了一眼四周的布置,不解地问道:“不然还会是谁?你们南宫家族势力庞大,居然还有人敢抢劫?”

    南宫战沉吟片刻,随后说道:“不,正是南宫堡的人。看来这里的事情家族已经知道了。”

    纪云舒看他的神情这般严重,也心知不妙,不禁问道:“怎么?很严重吗?那里面不都是你的家人吗?应该没什么事吧?”

    家人?

    南宫战伸出手来,猛地伸出利爪,然后说道:“看见了吗?南宫家族为了能让家族交到实力强的人手中,早已经在我们体内设置了各种武器,等到成年以后,便会打开体内的武器。”

    纪云舒是医生,很难想象这种灭绝人性的手段,漠然她突然问道:“那南宫珏了?我似乎并未看见他体内的武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