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雨中猎人〕〔美漫里的小邪神〕〔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之大仙尊〕〔绝世皇帝召唤系统〕〔契约宠婚:秦少引〕〔晚钟教会〕〔天后甜妻:老公,〕〔海上黎明〕〔最强鬼医:暴君宠〕〔甜甜小萌妃:冷帝〕〔女总裁的邪龙兵王〕〔他的陆太太很甜〕〔穿越五零抢夫记〕〔锦绣田园:药香农〕〔兽妃凶猛:帝尊,〕〔系统小农女:牵着〕〔爱有千千劫:总裁〕〔重生之猛虎娇妻〕〔蜜宠暖婚:总裁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59章 神秘岛
    纪云舒看着那一具尸体,心仿佛都破碎了,挣扎着:“不,我要去看看,我不相信!”

    北冥寒却不松开她,那具尸体已经腐烂,而且面目可憎,被鱼啃食得面目全非,在这种情况之下,北冥寒自然是不愿意放她过去。

    纪云舒激动之下,又陷入了昏迷之中了。

    北冥寒直接将她横抱起来,走上了那一座岛屿上,四周的暗卫约有十人,都跟上来了。

    “你去看看前面的情况。”

    为首的一个暗卫被派遣出去,剩下得则在暗处负责保护北冥寒以及纪云舒的安全。

    北冥寒看了一眼四周,皆是高大的树木,看样子已经种植许久的样子,四周皆是灌木丛林,有许多四通八达的小路,可是附近却并没有船……

    他抱着纪云舒,看着她泛白的唇瓣心疼不已,抱着她往前面走着,附近有许多的小屋,不过里面都没有人,里面也没有什么粮食一类的东西。

    索性屋里面还有铁壶一类的东西,应该是用来烧水的,岛屿不算小,上面应该也有水源,不然树木不可能如此茂盛……

    他将纪云舒放在了床上,细心将她放在上面,然后出门吩咐暗卫寻找水源……

    他找出贴身的水囊,饮了一口,然后托着纪云舒的脑袋,准备渡过去……唇瓣相贴,纪云舒感觉到了水的滋润,不自觉地伸出手来,抱着北冥寒来。

    北冥寒眯着眸子,闪现出一丝凌厉的气息,不自觉地扣住了她的小脑袋,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纪云舒的呼吸快要被夺取,最终缓缓地睁开了眸子,却发现近在咫尺的北冥寒,她猛地挣脱开,直接甩了一巴掌过去。

    北冥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看着她愤怒的样子,忍不住戏谑说道:“怎么?不是南宫战,很失望是吗?”

    纪云舒声音之中还带着淡淡的哭腔:“北冥寒,你就是个禽兽!”

    纪云舒眼泪不自觉地流淌下来,不仅仅是因为南宫战死了,更是因为北冥寒的羞辱。

    “你给我滚!”

    她的眸子发红,就这么看着眼前的男人,居然就这么看着她,还用那种语言来羞辱她。

    北冥寒看着她的眸子,越发凌厉,厉声说到:“我最后告诉你一次,你的命是我救下的,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能去!”

    纪云舒紧抓着床褥子,看着他,两相对峙,等她看见他身上的血迹的时候,心一下子软了。

    她知道,北冥寒不过说的是气话罢了,若是没有他,恐怕自己早就已经死了,而南宫战恐怕是早已经尸骨无存了,至少这样还能保存住尸骨……

    北冥寒见她这般深思恍然的样子,心中不知为何溢满了其他的情绪,极为复杂,明明是他身边的人儿,此刻心里面却装着别人……

    “舒儿,南宫战已经死了。从日后起,我会护你一辈子的。”

    纪云舒心里面空落落的,脑海中还浮现出南宫战奋力扑向鲨鱼的画面,他手上的铁钩直接刺入了鲨鱼的眼睛里面,然而一个大浪翻滚过去,就再也看不见了……

    “水来了!”

    外面一个暗卫走了进来,将接好水的水囊递给了北冥寒,然后退出去了,守在门口。

    北冥寒打开水囊来,便要喂给纪云舒,岂料纪云舒用鼻尖轻轻一嗅便察觉出不对劲来。

    “多少喝一点。”北冥寒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冷酷无情,此时只顾着眼睛盯着纪云舒看,希望她多喝一点水。

    纪云舒直接伸手给推开了,一抬眼便看见北冥寒的眸色幽深,便解释说道:“这水的味道不对,应该生长着其他的生物,说不定……有毒,还是先不要用了。”

    北冥寒凝眸,打开水囊,然后走了出去。

    不出片刻之间,他手中拿着一只耗子,那耗子被灌进去水以后,直接开始不断地抽搐起来。

    就这么不断抽搐的过程之中,北冥寒直接将水囊给扔了出去,十分愤怒的样子。

    纪云舒猛然咳嗽了几声,她虽然之前喝了几口水,可是因为缺水时间太长,也不宜多喝。

    她勉强下了床,然后走到了北冥寒的身旁,轻声说道:“你带着我出去看看,这里既然有屋子,就一定曾经有人居住过,那么一定有干净的水源,你别着急……”

    北冥寒直接半俯下身来,然后伸手便托着纪云舒的双腿,打算将她给拦腰横抱起来,不过纪云舒没有拒绝,任凭他这么做着。

    还是熟悉的动作,纪云舒不知为何想起了当时他抱着自己去浴池的样子……

    那个时候没有痛苦,她还是在北冥王府不愁吃穿,无忧无惧,哪里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感情沧海桑田,最知心的好友也被海浪吞噬了性命。

    如果当初她没有和南宫战一起,会不会就没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了?

    “本来就蠢,再想别的脑子都残废了!”北冥寒看着她目光幽幽,没有往日和他唇枪舌剑的架势。

    纪云舒看了他一眼,靠在他的怀抱之中,没有回应,此刻不是难过的时候,最关键的事情就是生存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许多的灌木丛林,直到走到了深处,她终于看见了一些比较粗壮的竹子。

    “停,放我下来!”

    北冥寒将她放了下来,看着她踉踉跄跄地往那边走去,走到了一个粗壮的竹子跟前,伸手轻轻地敲击着,又看了一眼地下。

    她回过头来说道:“这里面有干净的水,只不过……咱们没有刀,无法劈开。”

    北冥寒走了过去,从袖中拿出了一把匕首来,手掌运力,直接劈了过去,那比腿还粗壮的竹子应声倒地,他往哪竹子内继续看了一眼,里面果不其然有许多的水,散发着清淡的味道。

    他直接拿着匕首,横劈下面一节的竹子,劈开以后便有了一节竹子,里面便盛着水,他递到了纪云舒的面前,一手扶着她的脑袋,另一手将那节竹子往她的面前推过去。

    “慢点喝。”

    纪云舒看了他一眼,眸中散发着脉脉温情,他的大掌的温度十分灼热,她的头皮都能够感受到温度。

    她顺从地喝了一口山竹水,味道清冽可口,她抬起头来,发现北冥寒的唇瓣已经干裂,出现了血迹。

    “你也喝点,反正这里还有的是。”

    北冥寒看着她闪烁的目光,看着她说道:“我都喂你了,你不该表示表示?”

    纪云舒简直无奈,这都什么情况了,他居然还有空说胡话!

    “爱喝不喝!”

    她四周都看了一眼,心思沉沉,默然说道:“南宫战的尸体呢?我想将他火花,带回去。”

    北冥寒淡淡地说了一声:“随你,只要你不闹。”

    纪云舒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好脾气一下子有些发愣,她的嗓音有些浓重,看了一眼四周说道:“这附近都有人走过的痕迹,你看这个脚印,应该是一些没穿鞋的人踩出来的,而且这些脚印十分大,不知道这里面住着到底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野人不成?

    那些尚未进化完成的野人带着兽性,而且还不开化文明,最好是不要碰见,否则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北冥寒,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

    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一片丛林之中危机四伏一般。

    北冥寒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来,重新拿了一个水囊,将那山竹里面的水都倒进水囊里面去了。

    他一伸手,将纪云舒直接横抱起来了,阔步往回走着,转了半天,回到屋内的时候,赫然发现了一个暗卫身后出现五爪血印,瘫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