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彪悍小农民〕〔天才小农女:学霸〕〔喵系小萌妻:我的〕〔最强屠龙系统〕〔诸天之最强主宰〕〔小娇妻,你被捕了〕〔重生军长娇妻有空〕〔娇妻有喜:总裁别〕〔快穿:这个女配很〕〔隐婚蜜爱:老公V5〕〔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极品狂兵在都市〕〔凤归九霄:狂妃逆〕〔农门悍妻:神秘相〕〔元素大陆I星侠战士〕〔九层仙莲〕〔从中武世界开始〕〔拜见大魔王〕〔叹息国度〕〔细菌美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79章 他的气度
    南宫战手里面还拿着一只烧鹅,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壶酒,邪魅一笑,嘴角勾勒出魅惑的意味来。

    他的嗓音富含磁性,轻声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去?”

    纪云舒挑眸,莞尔一笑,说道:“看来你送来烧鹅的份上,就勉强让你进来吧!”

    房间内仍旧是檀香冉冉,散发着清淡的香味,纪云舒坐在了一旁,眉眼十分温润,只不过手上的手套还是有些明显的。

    南宫战眸色发紧,指了指她手中的手套便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最近几日总是见你带着手套……”

    他将东西放下,伸手便要过去抓她的手,不成想却被她一下子躲避过去了。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拿下了手套,露出了略显无奈的笑容,随即便说道:“蛊毒发作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活多久……”

    空气一瞬间安静下来了,南宫战的心拧在了一起,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低头看着她,紧攥着拳头,厉声说道:“云舒,你跟我回南宫堡,我一定会找出解救你的法子。”

    纪云舒眼皮一直跳,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南宫战伸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极为认真地说道:“听说凤顷王朝此刻正内斗不断,你不适合现在回去。”

    凤顷王朝正在内斗?

    纪云舒皱眉,不久便放松了,也知晓其中的缘故,嘲讽说道:“难道你们南宫家族就好很多吗?天下乌鸦一般烟,我看除了你那个小嫂子和巫医是真的关心你的,别人还没看出来。”

    特别是那个变态的南宫翎,她现在想想就觉得深不可测,若是再回去的话,岂不是羊入虎口了。?

    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沅儿怎么样了,她倒是挺想回去看看的。

    “我想回去,看看朋友。”

    南宫战叹了口气,忍不住说道:“你要想好了,你这身体,抗不了多久……这一次,我必须陪在你身边!”

    纪云舒见他如此坚定的样子,也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好答应了。

    此时,凤顷王朝。

    七皇子凤无邪神情淡然,眉目深沉,整个人如同凌厉的风一般,迅速地来到了大殿。

    只见大殿中许多的官员开始急得转圈,有的则是一脸苦相。

    这一次的朝堂议会算得上是气氛最为压抑地一次,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五皇子凤锦和发动叛乱,虽然只让小股士兵攻打神武门,但是还有更多的士兵聚集在城外,等着一举攻下京城称帝。

    兵临城下,皇上重病在床怕是时日无多了,眼下五皇子与左丞相、右丞相还有礼部侍郎、兵部侍郎各级官员正在商讨对策。宁国公与张成伽已经去了塞北之地,其他藩王则是鞭长莫及,京城的兵没有多少了。

    “不如……不如就让他当太子如何,先用一个名头来哄骗他,等他退兵以后再让皇上立新太子?”礼部侍郎缓缓提出自己的想法。

    果然一个人干什么脑子里就会想什么,用太子的名头忽悠五皇子,也亏礼部侍郎想得出来,那五皇子又不是个傻子!而且北冥寒分明是拥护五皇子的,这一次皇上釜底抽薪,断了北冥寒的后路,果然形势立刻剧变了。

    凤无邪则四处转圈,原本自己就是父皇属意的储君,这皇位自然是安稳无疑,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如今只能想对策,“不如将五皇子的皇子,皇妃绑架,悬于正德门,也可暂时压制他一下。”

    宋知行走上前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没用,我刚才已经看见五皇妃从神武门逃跑了,外面怕是有接应的人。”

    此刻,大殿的官员已经无暇关心殿中的女子从哪里来的,若是凤紧和篡位,怕是会杀一批官员以儆效尤。

    “不如咱们闭守城门,等着他们筋疲力尽之后,援军得到消息应该也快到了。”左丞相深思熟虑以后说出。

    毕竟城内剩下的士兵战斗力都比较弱,战斗力强的都被宁国公与张成伽带到塞北去了。

    就在大家都认同左丞相的观点的时候,宋知行厉声说,“绝对不可,首先,我们按兵不出助长了他们的气焰,何况小小的皇子和王爷就敢篡位,蔑视凤顷国,论罪当诛,怎能闭关不出?其次,闭守城门不仅让城中的士兵心寒,更是断了咱们的粮草,不出几日,死的便是咱们。最后,若是凤锦和与藩王勾结,让他们不出兵,你们又能如何?”

    一声声,一字字,声声诘问,竟没有人敢反驳他!

    凤无邪对他说,“宋大人,没想到你还是军事奇才,不过京城的老弱残兵怎么斗得过五皇子的铁血军队?”

    这话的确是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若是拼死抵抗,他们的援军从哪里来?

    只见宋知行从怀中掏出麒麟玉佩,气势浩然,“这玉佩是先皇赠与下官!有我在一天,这凤顷国就不会灭!”

    站在宋知行林沅儿也深受震撼,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耀眼的时刻,如同削铁如泥的宝剑,闪耀着灼灼光华。

    宋知行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稍微停下了,随后厉声喝道,下了第一个命令,“所有士兵开出四门之外,诛杀叛军!”

    朝堂内顿时寂静,面面相觑,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拿出办法来。

    进阶着,宋知行便下达第二个命令,“让暗卫巡查城内,凡是有一个士兵不出城作战,直接杀死,无须请示!”

    然而,第二个命令传下来的时候,所有人一惊,眼前这个面色温和的人竟然有如此雄浑的气势,顿时让所有人一惊。

    这也许就是宋大人的风度,临危不惧,从容不迫。

    最后,宋知行看了林沅儿一眼,定定地说,“四门分别派给诸位守护,若是有一个城门失守,杀无赦!”

    “神武门,五皇子凤无邪!”

    “朝阳门,左丞相王京!”

    “宣武门,兵部侍郎朱力!”

    突然,宋知行停顿了一下子,只剩下正德门没有说出口。

    正德门是京城的中心,而荣王的兵力也主要集中在正德门,朝堂上的都人心惶惶,连侯爷和丞相都被派出去了,若是失败的话杀无赦。

    谁愿意出去送死?

    然而,宋知行没有停顿多久,厉声说,“正德门镇守者,宋知行!”

    目光锐利,脸色铿然,连林沅儿都忍不住捏一把汗,然而他分外鉴定地眼神却告诉她,这不是游戏。

    林沅儿紧紧地拉着他的袖子,轻轻地扯动,是的,她舍不得这个男人,若是他出什么事情,她一辈子也不会心安。

    宋知行拍了拍她的小手,冷静地说,“不光是为了你,这京城所有的性命都掌握在我们手中,不战,必死,你和我都逃不出去!”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包括凤无邪,简直不敢相信寻常一般的人物竟然有如此的气度、如此阵势,差别过大。

    然而,更为令人惊奇地是,宋知行目光锐利,缓缓地说出,“所有的守门者、士兵与将士,门一打开,就是拼死抗战!”

    “凡是临阵退缩者,无论王侯将相,杀无赦!”

    “凡是前队叛逃者,后队斩前队!”

    “违抗军令,杀无赦,各位想想死在敌人手里,还是死在自己士兵手上!”

    好一个军战连坐法,冷酷无情,但却十分实用,若是逃跑,你就会被后面的队友斩杀,就算是侯爷、丞相也不会放过你!

    所有人几乎只听见了杀杀杀这几个字,人人胆战心惊,更不敢违抗命令!就连凤无邪也忍不住胆寒,此人竟然如此其实,能够力挽狂澜。

    林沅儿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宋知行了,此时的他戾气横生、杀气肆虐,可是雄浑的气势油然而生。

    她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决定,纤细的小手紧紧地拉着他的手掌,“是生是死,我都陪你……”

    战场上从来都是弱肉强食,你若心软胆怯一分,下一刻就血溅沙场,只有意志最强烈,最狠、最不怕死的人才能获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