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蜜爱:陆总宠〕〔极品妖孽小村医〕〔诱妻入怀:腹黑总〕〔都市逍遥狂医〕〔暴宠小妻:君少请〕〔大唐守护神〕〔丑颜农女:神医大〕〔穿越系统:冰山王〕〔指尖暖婚:晚安,〕〔诡回魂〕〔重生家中宝〕〔国医狂妃:邪王霸〕〔燃钢之魂〕〔游戏世界里的愿望〕〔仙女修真日常手记〕〔最强医道人生〕〔重生之异界红警〕〔剑主八荒〕〔灵气逼人〕〔修仙有属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87章 一石二鸟
    没想到纪云舒手中的钩子居然一把勾破了那母蛊的身体,母蛊迅速地往后缩动身体,居然又钻进去了。

    纪云舒低声气愤地说道:“这母蛊还真是够狡猾的!”

    南宫嘉脸色愤然发红,紧咬着贝齿说道:“纪云舒,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喘息,眸子嗜血,盯着眼前的两人:“萧御煌,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谁料到萧御煌居然毫不在意,仍旧狠狠地扣着她的手腕,然后说道:“怎么,一个小小的南宫家族还想翻天了不成。何况你已经嫁给了孤,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最好认清你的身份!”

    纪云舒眯着眸子,无心听两人吵架,尊无奈叹了口气说道:“恐怕今日是不行了,明日继续。这段时间不要给她吃东西或者喝水。”

    等到明日的时候再用尸粉吸引,才能奏效。

    萧御煌明显神色不悦,眯着眸子说道:“你到底行不行?实在不行就……”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杀意,极为冷清,手中不自觉地加大了力气。

    南宫嘉恐怕也看出了一丝异样,冷声说道:“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南宫家族不会放过你的!就为了这么个女人,值得吗?”

    萧御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南宫嘉,你已经让孤恶心透顶了,这般恶毒,朕的后宫怎么会容你!”

    看到如此样子,南宫嘉恶毒地盯着纪云舒,冷声说道:“就凭你三脚猫的医术?你还是等死吧!”

    纪云舒冷眼看着她,伸手拿出了一旁的皮鞭,直接将她绑住了,然后对着萧御煌说:“现在只能等明天了。”

    萧御煌却并不在意了,对她说道:“无妨。”

    他转而对着她说:“出去用点饭菜。”

    纪云舒看了南宫嘉一眼,微微挑眸说道:“你若是想吃也可以,说说用什么方法逼出母蛊的。”

    她起身来,走到了一旁,拿着方巾擦拭了一下手,便离开了房间。

    外面风轻云淡,此刻纪云舒的心情也同样如此。

    离着去除子母蛊越来越近了,她心中有些忐忑,从袖中翻出了医书来,找了个石板坐在了一旁。

    外面的侍卫见她坐在那里便将饭菜给端过去了,放在了一旁便没有打扰她。

    纪云舒坐在那里,耳边却听见了有人在窃窃私语,她向来是耳力极好的,堪比顺风耳,所以倒是能听得十分清楚。

    似乎是萧御煌的声音。

    “那边情况如何?到了出兵时机了吗?”

    出兵?

    “快了,听说凤顷王朝的五皇子久攻不下,京城内的宋大人死死放手,也是弹尽粮绝了。只不过听闻北冥王爷似乎还打算回去……”

    萧御煌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北冥寒这边有孤来牵制,发出消息,后天出兵,攻打凤顷王朝!”

    纪云舒听完以后不禁心里面有些发慌,原来萧御煌打得不是邵阳关,而是京城的主意,看样子口气真是不小,打算直接占据整个京城为底盘。

    她得尽快通知北冥寒才行……

    可京城内又是宋知行在把手,而宋知行又是沅儿的夫君,这可当真是难办,看来还是得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了。

    风吹过,拂过她鬓间的头发。

    “怎么还不吃?”

    一阵低沉的男音响起来了,纪云舒转过头去,却发现了萧御煌手中拿着一个木棒,上面还插着一只烧鸡,应该是刚烤好的。

    纪云舒看了一眼地上的干粮,然后轻笑说道:“这些怎么比得上你手上的那一只烧鸡呢?主上,您说是不是?”

    见她笑靥如花,萧御煌也仿佛忘记了方才的烦恼了,将那一只烧鸡递了过来,然后说道:“正是给你拿过来的,吃吧。”

    纪云舒伸手接过,轻轻地一嗅,便抬头说道:“真是好香呀。不过干吃还是有些油腻了,我还是先喝几口茶水解解油腻吧!”

    她从一旁拿起了酒囊来,不过里面却装着茶水,清热解毒的。

    喝完以后在萧御煌眼神密切关注之下,她对着那只烧鸡便直接咬了一口,味道香醇,的确是好吃。

    “怎么样?”萧御煌在一旁亲生问道,眸子盯着纪云舒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纪云舒点了点头,直言称赞说道:“真的是特别香!好吃,就是有点……”

    她猛地摇晃着脑袋来,微微睁开了眸子,可很快又闭上了,然后说道:“就是有点犯困。好困……”

    突然之间,手中的烧鸡掉落在地上了,她直接瘫软在一旁,没了意识。

    萧御煌将那一只烧鸡捡起来,扔到了一旁,伸手便将她横抱起来,一直往前走着,直到走进了竹楼里面,打开房门,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他看着她昏迷的样子,然后说道:“别害怕,只不过让你在这里睡几天。至于南宫嘉,孤暂时不会让她逃走了。”

    他起身来,对着外面的人说道:“将竹楼锁住,派人严加看守。”

    外面的侍卫点头答应着:“是,主上。”

    萧御煌走了出去,竹楼里面十分安静,过了片刻,床上的纪云舒慢慢地睁开了眸子,看着四周。

    “萧御煌,你居然敢给老娘下药!”

    纪云舒忍不住低声咒骂道,不过她可是用药的姑奶奶本家,这种*她怎么会闻不出来,只不过想看看萧御煌到底搞什么把戏罢了。

    如今最关键的就是先去掉南宫嘉体内的母蛊,否则她一辈子受其牵制,最快的方法就是明日继续用尸粉!

    她坐起身来,灵动的眼睛四处转动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际处,暗沉沉的,似乎要下雨的样子,这样出入实在是太不方便了,万一身上沾上了雨水,到时候被萧御煌发现可就糟糕了。

    没有办法,纪云舒只好耐着性子,硬生生地在床上躺了半天,入夜了,很快便冷了下来。

    “该死的萧御煌,也不知道给我盖着被子,想要冻死我!”

    四周没没什么可以遮盖的东西,纪云舒缩在一个角落里,居然真得睡着了。

    天还没亮,纪云舒便听见阵阵的吵闹的声音,她揉了揉眼睛,等睁开眸子的时候突然发现窗户外面多了一层铁栅栏。

    她腾地一下子起来了,快步走了过去,用手抓了一下铁栅栏,“铁栅栏?为什么把我关起来了,放开我!”

    这个该死的萧御煌,居然趁着她睡觉放了个铁栅栏,看来还真的是存心想让她死!

    萧御煌从石阶处走了过来,骨节分明的手紧紧得攥着铁栅栏,嘴角勾勒出一丝邪气的笑容,然后说道:“纪云舒,你实在是太大意的,难道你真以为孤是带你来对付南宫嘉的吗?”

    看着她冷毅的目光,萧御煌也无所谓地说:“放心,很快就有一个人过来看你了,这个人,你定会无比想念的。”

    纪云舒紧紧得抓着铁栅栏,厉声问道:“南宫嘉呢?”

    萧御煌看了一眼天际处,故意叹了口气,然后轻笑说道:“南宫嘉?不是被你和北冥寒给烧死了吗?你们之间的关系想必南宫家族更加清楚。”

    纪云舒却感觉到浑身发冷,她紧紧地抓着铁栅栏,问道:“难道你烧死了南宫嘉?”

    那么也就是说她体内的子母蛊要跟着她一辈子,而且那些恶心的蛊虫永远也去不掉?

    “萧御煌,你还真是心狠手辣。”

    他冷着眸子看着她,声音清冷地说道:“彼此彼此。孤只不过把你想做的做了而已。你对于孤而言,只是一个背叛的女人。背叛孤的就没有好下场!”

    看着他阴沉至极的眸子纪云舒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原来他一开始就打算下一盘很大的棋,是她太过轻敌了,低估了萧御煌。

    如今借着她又能威胁北冥寒又能够除掉他最讨厌的女人,可谓是一石二鸟之计,还真是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