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夜一〕〔穿越反派之子〕〔请爱我,苏小姐〕〔八零食医小军妻〕〔重生八零娇妻威武〕〔众神降临〕〔茅山捉鬼笔记〕〔重走生死路〕〔无限之绝地求生〕〔她的小狼狗〕〔影后归来:霍少,〕〔墨少心尖宠:国民〕〔种田刷钱〕〔美女总裁的近身狂〕〔鸣凤天下〕〔我是替身使者〕〔美女总裁的绝品仙〕〔超能小农夫〕〔仙道不正〕〔修仙从疯人院开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90章 看好戏
    不知道过了多久,纪云舒清醒过来了,眼前还是有些昏暗,看了一眼四周,堆积着木头……

    这里应该是柴房。

    尽管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过纪云舒还是清醒地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心里面忍不住有些气堵,明明自己想要对付那小子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中招了!

    虽然心里面还是有些郁闷,不过她还是看着外面一眼,四周都是紧闭着,她的双手被绑着,而且腰间的红色长鞭居然也丢了。

    “天杀的!”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只见从里面走进来一个人,走近了以后,纪云舒认出来了,就是那个该死的秦如风!

    “怎么?这么快醒了?张牙舞爪得是想吃了谁?”

    纪云舒轻笑一声,冷眼看着他,“说吧,你把我抓过来是干什么的?”

    看着她处变不惊的样子,秦如风倒是有些惊讶。

    柴房的空气有些稀薄,天气也发冷了,纪云舒本来就穿着单薄的男装,此刻倒真是有点冷了。

    秦如风半蹲下身子,一把捏着她的下巴,邪魅的眸子盯着她的小脸蛋,忍不住称奇说道:“当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坯子,只不过就是粗鲁了一些。看你的样子也不算是大户出身,我有本事让你以后都能吃香的喝辣的,有钱有权,你愿不愿意?”

    纪云舒懒洋洋地说:“不妨说来听听啊。看看姑奶奶我愿不愿意!”

    其实她可以直接挣脱绳子,然后暴打这秦如风一顿离开的,只不过她突然想看看这秦如风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训练你当间谍,让你勾引一个不好女色的男人。你可能做到?”

    世界上还有不好女色的男人?那不就是好男色了?

    就在纪云舒刚想拒绝的时候,她的耳边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他就是凤倾王朝的北冥王爷。只不过他武功狠辣,不好女色。只要你能做到,我就帮你解毒。”

    纪云舒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中毒了?你有办法?”

    这子母蛊毒十分难解除……

    秦如风爽朗一笑,点头说到:“我便是南宫家族的下一代的巫医,自然看得出来你体内所中的应该就是子母蛊毒,这种蛊毒很难解,需要将母蛊引出来以后,再用母蛊制药,杀死子蛊。”

    原本纪云舒还没将他当做一回事,自从听到他这么一说,心中也开始警醒起来了,她眯着锐利的眸子,看着他然后说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之间他爽朗一笑,眯着锐利的眸子,轻声说道:“自然是没有假的,你若是相信的话,咱们完全可以达成协议。听闻北冥寒的王妃已经死了,正好是你趁虚而入的机会。”

    纪云舒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暗自皱眉,之前她和北冥寒不是在通灵岛屿大闹了一场,若是这个人真的是巫医的话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

    “好是好,不过你至少得解开我吧,哪有这么和人谈话的?”

    看到她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秦如风放开了她。

    “我的鞭子呢?快点给我!”

    纪云舒伸出手来,对着他,没有一丝的笑意。

    秦如风见她有些恼火了,也不生气,自顾自地哂笑了几声,从身后抽出了皮鞭,然后靠近她说道:“呆会儿可是有很多的东西要交给你的,好好学着点,懂吗?”

    纪云舒冷哼了一声,见他转身离去了,便将鞭子别在了身后,也跟着过去了。

    秦如风将她带到了一所房间之中,只见房间里面有许多的纱幔,纱幔飞动着,里面好像是有几张大床……

    “这里的陈设怎么这么奇怪?”

    纪云舒看着房间四周,十分简单,不过外面好像罩着一个透明的东西,将两人笼罩在里面。

    秦如风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他自顾自地坐下了,微微有些沙哑的嗓音继续说道:“别愣着了,快点坐下看好戏吧!”

    看好戏?

    纪云舒无奈,只好跟着他一道坐了下来,看着他所指着的纱幔之处,只见纱幔蹁跹飞舞,如同仙鹤一般,没过多久便出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开始搂抱在一起,亲热起来了。

    纪云舒微微蹙眉,“你让我坐在这里看别人做这个干什么?我可没有这种癖好!”

    她起身便要走,不过却被秦如风一把给按住了,然后对着她说道:“别着急,你再看看!”

    纪云舒只好又坐在那里看着,只见纱幔里面的那女子攀援在男子身上,而男子则不为所动,女子极尽所能地勾引男子,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

    空气之中有些微妙。

    就算是纪云舒之前也明白这些,可是现场看这么香艳刺激的场景还是第一次,不由得脸色有些发红,只好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想要掩盖自己的尴尬。

    “怎么?有感觉了吗?”

    纪云舒微微咳嗽了一声,继续看着,没想到那一对男女居然没完了似的,一直在那里亲亲我我的,估计也得有半个小时了……

    最终她猛地一拍桌子,怒吼说道:“秦如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明人不说暗话,你一路跟踪我,还知道我这么多的底细,你到底是谁?”

    她站起身来,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只见秦如风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眸色十分深沉地看着她,“怎么?害怕了?不敢去也可以,那么你别想要你的解药了。”

    解药?

    纪云舒紧紧抓着拳头,看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解药,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再者说了,你既然是南宫家族的巫医,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厉害,为何愿意帮助一个仅仅有过几面之缘的人呢?”

    她的眸子锐利,紧紧地盯着他。

    不过秦如风似乎并没有听他说的话,反而指着纱幔之中的两个人说道:“你可以看看里面,他们似乎停下来了。怎么样?学会了吗?知道该用什么招数勾引北冥寒了吧。”

    为什么这个人一再得提起北冥寒?

    难不成认识不成?

    纪云舒懒洋洋地笑了,眉目嫣然如画,唇瓣轻启,然后说道:“这算什么本事。我会得可比里面的女人多得多了。”

    秦如风的眸色发暗,靠近了她,炙热的呼吸喷洒出来,然后说道:“怎么样?口说无凭,不妨表演一下?”

    纪云舒伸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柔弱无骨的小手将他身上的长袍退了下来,轻轻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秦如风的眸色发暗,深邃无比,就连呼吸也是一紧。

    纪云舒得意一笑,清媚的眸子闪烁着光泽,柔声说道:“瞧,我都不用做什么,你都有反应了。你还想要教我?”

    秦如风突然勾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猛地将她往自己的身上扣住了,炙热的呼吸喷洒出来,“看来是我低估你了,刚才还学到什么了?不妨使出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纪云舒目光锐利,突然之间原本搭在他脖子之处的手横扫出了一个刀子,锐利无比,直接按在了他的皮肤上……

    “你最好别动,否则割破了你的血管,你可就活不了了!”

    秦如风一时放松,没有防范,没想到被她来了这么一招,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我只能管住我的上面,你说怎么办?小美人。”

    纪云舒的眸色凌厉,猛地一暗,渗出了血迹,冷声说道:“快说,你到底是谁?假装南宫家族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秦如风看了她一眼,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来,“云舒,还是没有骗过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