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剑网画长安〕〔美漫之最强系统〕〔萌妻大神:溥少,〕〔仙界神豪系统〕〔重生痞妻:寒少,〕〔超级医生在都市〕〔言小念萧圣〕〔超级存储系统〕〔无敌丹尊系统〕〔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妖孽武神〕〔快穿:炮灰男神,〕〔炎帝诀〕〔亡灵信条〕〔玄元立道〕〔傲绝修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294章 居然是他
    纪云舒十分不理解他突如其来的变化,突然之间就变成这副样子了,看起来他好像是对自己有一点点失望的样子。

    秦如风看了她一眼,眸色深邃,良久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去了。

    空气之中微微有些泛冷,外面已经落下了雪花,风猛然吹拂着,将雪花卷进了帐子里面来。

    纪云舒看了帐篷门口处一眼,然后喃喃说道:“下雪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到冬天了……还真是有点冷了。”

    她转而便往前走去,似乎想要去抓一下在外面飘荡的雪花,谁知道才往外面走了几步,便感觉到肩膀上一沉。

    她回头一看,只见秦如风将自己的披风摘下来盖在了纪云舒的身上,冷冷的说道:“外面冷。傻子!”

    谁是傻子?

    纪云舒顿时蹙眉,不过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顾着掀起帐篷,伸手触摸着落下的雪花了。

    雪花飘落在她的手掌上,很快便融化了,只见纪云舒的脸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笑意,温暖如春,在雪景的映衬下显得十分可爱。

    秦如风看着她的头发上落了许多的雪花,忍不住伸手想要将其拂去,手刚刚触碰到没想到纪云舒却直接起身离开了。

    他看着外面的许多的帐篷,然后说道:“其中有一顶就是南宫嘉的,听说她还住在此处,帮着北冥寒处理事情。”

    纪云舒的眼神微微有些落寞,将拳头紧紧地攥起来,然后说道:“与我何干!我只要解除体内的子母蛊就行了,至于北冥寒爱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就在一起!”

    雪花连绵不绝地落下来。

    纪云舒的眼神极为清澈,流露出猫咪一般可爱的样子,弯弯的眉眼煞是可爱。

    她的声音慵懒而又充满了魅惑,轻声说道:“看来这天是要变了。既然她在此处,正好北冥寒又不在,为何不能动手。”

    秦如风眸子闪烁着,然后对她说道:“看来是时候告诉你如何处理子母蛊的秘诀了。”

    这子母蛊是极为厉害的蛊,一旦宿主体内有了母蛊,将一只子蛊植入人的身体之中,那么这个人就是传染源,体内会分出许许多多的子蛊,一旦具有传染源的人刺伤别人,那么子蛊便会传入别人体中。

    身体内中蛊对身体是一个极大的损害,身中子蛊的人必须在宿主身边,否则体内的子蛊感应不到母蛊便会发疯似的。

    所以南宫嘉一般会将子蛊中在活死人身上,而那一次将纪云舒抓起来地时候,她正好被其中一个活死人所伤……

    秦如风看着风雪,眸色开始变得越发深沉,声音如寒冰一般。

    “此蛊甚毒。早点解开,对你们都好。”

    纪云舒听他说完了以后,顿时觉得有些异样,什么时候秦如风这么关心她和南宫嘉了,而且看情感流露,也不像是假的!

    秦如风对她说道:“早在昨夜,我已经下了还魂香,想必这一天她都不会清醒过来,至于守着她的丫鬟,我已经打昏了,你不必担心了。”

    这秦如风做事还真是手段凌厉。

    “好,那你不妨说说怎么解除子母蛊?”

    秦如风故意卖了神秘,身体逐渐靠近她,附在她的耳边,呼出了热气,慢慢地将话都说出来了。

    纪云舒只觉得耳朵有些发痒,特别是他故意靠近自己打算勾引自己的时候,那个状态分明就是想施展自己的魅力。

    不过很可惜,纪云舒直接伸出手来,一把将他的脸推到了一边去了。

    雪依旧分分落下。

    两人潜入了一顶紧闭着的帐篷,身形极为隐蔽,南宫嘉躺在里面睡觉,幸运地是里面有火,可以用来烧热水什么的。

    纪云舒将准备好的小药包准备好了,秦如风见她跑到床边上开始扒着南宫嘉的衣服,顿时回避起来了,声音朗润地说:“我先在门口把风,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我。”

    纪云舒轻声说道:“好。”

    依旧按照之前的步骤,将南宫嘉的腋下拉开,用消毒以后的刀片割开,顿时流出血液来,暗红色的血液流淌在了软床上。

    她猛地划开了自己的手,将手中的血液滴在了南宫嘉的口中,秦如风说过这血中含有许多的子蛊,南宫嘉体内流动着母蛊,当母蛊遇到子蛊的血液的时候,身体的蛊性便会极大减弱,会在体内四处游窜。

    没过多久,便看见南宫嘉皱眉,身体开始抖动起来,只见那腋下之处出现了一个通体暗红的柔软的身体。

    纪云舒这一次没有去用铁钩勾住,而是等着母蛊的身体蹿出一半的时候,突然将自己的血液滴落在那东西的尾部,很快便看见了母蛊往外面挣扎着。

    “你这个家伙,终于出来了!”

    就在此刻,南宫嘉突然睁开了眸子,一看见南宫嘉立刻明白了什么事情,大叫了一声。

    纪云舒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这么紧要的关头绝对不能功败垂成!

    “秦如风!快点过来帮我压住她!”

    秦如风听到了两人挣扎的声音,可还是说道:“你不是会武功吗?”

    南宫嘉像是愣住了一般,寻着那声音看到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不可置信地说:“战哥哥,是你!你居然……”

    话还没说完便被纪云舒伸手一个砍手给打晕了,那母蛊的身体已经脱落一半了,纪云舒继续挤出自己的血液,终于那母蛊剧烈挣扎,身体掉落下来。

    还没等片刻时间,那母蛊便融化成了一滩血水了。

    纪云舒放松了一口气,她和南宫嘉之间的关系终于解除了……终于不用再担心受人控制了!

    她又在南宫嘉的伤口处撒上了金疮药,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遮盖住了她的身体。

    然而刚迈出了一步,突然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秦如风,我体内的蛊虫呢?”

    脑海之中不断地反应着,终于发现了一点异样的地方,她冷着眸子看着秦如风,随后声音清冷地说道:“你是……南宫战?”

    秦如风转过身来,眸子依旧是那般温润无暇,嘴角勾勒出一丝邪笑说道:“没想到还是没有瞒过你……”

    他直接伸手伸张了脸颊处,直接伸手撕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张俊逸冷厉的俊颜……

    纪云舒眼神闪烁着,伸手靠在了桌子上,不敢相信这一切……

    他之前表现得这般放浪形骸,她对他只有猜忌和厌恶,虽然有时候他对自己的喜好有些太过了解也曾经怀疑过,可万万没想到会是南宫战!

    帐篷外面出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不过步伐沉稳。

    “南宫小姐,小的赵勇,王爷回来了,您要立刻去见王爷吗?”

    纪云舒收紧眸色,立刻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不必了,退下吧。”

    那士兵有些疑惑,来回地走了好几步,听到里面没有动静,不禁嘟囔着:“之前还想见王爷,怎么现在就不想了,难道是知道王爷抱了一个女人回来了?”

    纪云舒向来耳力极好,所以轻而易举地便听见了。

    她看了一眼南宫战,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将医药箱子收拾了起来。

    地上的母蛊已经滩成了血水,不过那一层透明的皮还是浮在上面。

    她俯下身来,用夹子将那透明的母蛊虫皮夹起来,放在了盒子里面。

    “云舒,此地不宜久留,赶紧随我离开吧。”

    南宫战走过来,一把扣住了纪云舒的手腕,拉着她便往外面走。

    此刻的纪云舒仍旧是心里恍惚,任凭他拉着自己的手便往帐篷处走。

    帐篷帘子一下子撩起来了,只是没想到帐篷门口处正站着一个十分熟悉的人,拐里面还抱着一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