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医狂妃:爆君撩妻不到位 第307章 怀孕
    后宫内,清晨。

    纪乐柔突然呕吐不止,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

    长清走到了一旁,捡了几个酸梅子又拿了一些温开水来,让她服用。

    纪乐柔漱口,吃了以后才好多了。

    长清忍不住说道:“娘娘,您还是尽快休息吧。”

    纪乐柔浅尝了几口菜来,都是些清淡的,但是光吃菜自然是不行的,还需要吃一些肉、鱼等,这样生下的孩儿才能够聪明伶俐。

    纪乐柔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来,直到脸上淡淡的柔和的光消失了,这才吩咐她也休息一下,不要总是忙前忙后的。

    用完膳食之后便吩咐一众丫鬟都下去了。

    纪乐柔走到了妆台边上,拿着铜镜来照着自己的清媚的小脸蛋,眉眼生动极了,她手中的铜镜没拿稳,碰得一声滚到了地上来。

    她刚弯下了身子去捡,便看见那铜镜之中倒映出一个人影来,仔细一看,竟是个女子的装束。

    纪乐柔狐疑地站起身来,四处着,终于在那架子之上发现了一个身影来,就是长清。

    她无奈地说道,“长清,你躲在那里是做什么?”

    长清见到她发现了自己,嘴角轻声地笑了笑,随即便翻身而下,来到了她的面前来,“娘娘,您发现长清了?”

    纪乐柔叹了口气,捡起了地上的镜子来,无奈地说,“自然是从这个铜镜之中发现的。你在这里做什么?多久呢?”

    屋内藏着一个自己不知道的人终究是让人慎得慌!

    长清略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略带英气的脸上目光如矩,嘴角还勾勒起淡淡的笑容来,“最近宫中老是有神秘人神出鬼没的,自然是让人心生疑惑,我倒是见过那烟衣人几次,也交过手,那烟衣人怕我会惊动那些暗卫,也就没有继续与我纠缠。”

    这话听得纪乐柔倒是一个心惊来,她眉眼微微有些颤动来,不禁说道,“这些日子来总是有人入宫,看来这立储一事还有诸多风波。难不成是宫中人想要取本宫性命不成?”

    果不其然,听闻这纪云舒回来了,果然事事不得安宁!

    纪乐柔心中沉沉,目光紧皱,“那人是为本宫而来的,若是她不达到目的的话,怕是不会罢休的。不如将计就计,目前皇上还舍不得杀她,暂且就先留着她!”

    只不过为了腹中的孩儿,她一定要好好筹划。

    长清面色柔和许多,可是心中仍旧是诸多的烦忧,犹豫不决,最终仍旧是开头说道,“娘娘,这样怕是不妥。只要有长清贴身守候,没什么问题的!”

    贴身守候?

    也不可能日日夜夜地贴身呀?她要是如厕的时候呢?这样时时刻刻身边跟着一个人总归是有些怪怪的。

    再说了这人一旦不除,那么日日夜夜就得担忧,她可不想让孩子生活在日日夜夜的恐慌之中。

    话虽然如此,但是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纪乐柔打了个呵欠来,略带困意地说,“长清,本宫先小憩片刻,你也找个地方休息吧。你这样守着本宫迟早会吃不消的!”

    她来到了那软榻上,一脚踢飞了软鞋,将外面的长袍直接脱掉扔在了一旁来,清爽地躺在了床上,直接不顾形象了,她手中还磨砂着那温润的羊脂白玉来,陷入浅浅的睡眠之中。

    长清这看守了几夜,再加上这天气炎热,更让人昏昏欲睡,随即便眸子变得朦胧起来了,头也歪在了一侧来。

    不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

    长清的耳朵是极为灵敏的,仿佛听见有人的脚步声,等到睁开眸子的那一刻来,更是让人无法直视。

    眼前的一名烟衣人将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之上,示意她不要说话。可是长清哪有这么听话,直接右腿飞了起来,想要袭击那男子的下面,却被一下子抓住了。

    长清被牵制住了,禁不住地喊道,“娘娘,快跑!”

    睡梦中的纪乐柔像是听到了扭打的声音来,翻转着身子,猛地惊醒过来,随即便看到一片狼藉来。

    那烟衣男子见她醒了过来,直接喊道,“乐柔,快让这个疯婆子停下来!”

    难道此人认识她不成?

    纪乐柔心中泛起了点点狐疑来,吩咐那长清住手,随即走下床来,慢慢地走了过去,一把扯下了他的烟色方巾。

    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容颜来。

    她猛地吃了一惊,拧着眉头,有些不解地说道,“你怎了在这里?”

    那东平郡王邪魅一笑,吊儿郎当地指了指那长清来说,“这疯婆子没事?”

    纪乐柔想了想,淡然笑道,“长清是自己人,你有什么直说便是了。”

    东平郡王磨砂着手中的玉扳指来说,“有些事情事关朝廷秘闻,这丫头还是退下去比较好一些!”

    那长清也是知进退的主,见到这种情形便直言退下了。

    东平郡王看着长清退下的身影,忍不住稍稍抱怨地说,“你从哪儿找来这么个疯婆子,差点踹死我了。”

    纪乐柔笑了笑,看来她挑的长清果然没错,就连喜欢耍流氓的东平郡王都有些惧怕,她柔声笑道,“怎么了?此番潜入皇宫所为何事?莫不是为了皇位的事情?”

    虽说东平郡王的确是武艺高深,可是闯入这皇宫也是极为不容易的,听长清说已经多次碰见了东平郡王,看样子便是碰了好几次头来。

    东平郡王眸子闪烁着迷人的色彩来,一身的放浪的气息,他魅惑的嗓音说道,“自然是趁着那殿下不在来会会老情人了!”

    纪乐柔一听,差点整个小点心碟子都翻到他的脸上去。

    “有话直说,没话快滚!”

    东平郡王一听,瞪大了眸子,伸出手指来对着纪乐柔,“自古女人多薄情,当初你求着我救你的时候怎么不是这副姿态了?何况你肚子里面已经怀了我的种。”

    纪乐柔挑眉看了看他,冷笑一声,“怎么?你还想威胁我不成?咱们欢好之事也没旁人知道不是吗?”

    东平郡王顿时吃瘪了,随即食指点了点那桌子来,轻声说道,“那你又扔给我个女人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真想让咱们的孩子认贼作父?”

    认贼作父?

    纪乐柔扑哧笑了出来,脸上顿时荡漾着点点笑容来,不禁说道,“她可是王家小姐,王淑儿,如今还是清白之身。你若喜欢就娶来便是,若是不喜欢就给她找个好婆家!”

    东平郡王冷笑,眸子皱紧,“这就是你当初说得大事?”

    纪乐柔万分肯定地点了点头,虽说她当初倒是挺看重这件事情的,如今这么一想倒是没有太大的意思了。

    “对,反正你的王府这么大,不差这一个女子,而且模样还这么水灵的,若是不喜欢,赶紧给她找个婆家嫁了便是。”

    东平郡王轻轻地戳着那桌子,“那王府可是被殿下抄家了,你要我收容一个罪臣之女吗?传出去那女子哪有婆家!”

    纪乐柔轻轻地摇了摇头来,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冷言嘲讽,“若不然认你便杀了就是!来我这里讨嫌做什么。我现在正烦着呢,你也赶紧离开,莫让人看见了。”

    东平郡王叹了口气来,摆弄着眼前的茶杯来,无奈地说,“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对了,此次找你前来是为了宫中刺客一事的!”

    纪乐柔眸子微微皱了起来,“这是怎么说得?”

    东平郡王冷声说道,“皇上像是知道了郡王们心不齐,如今正谋划着策反。”

    纪乐柔眉头皱紧,心不由得悬了起来,略显哀戚地说,“这些事情他从来都不跟我说……”

    东平郡王一愣,只好说道,“他提防你罢了。

    纪乐柔想了想,不禁说道,“你想要调查些什么?”

    东平郡王眸子格外地冷淡,“我爹那个老东西好像与北冥王爷他们在密谋一些事情,而且我还发现我爹与北冥王爷有书信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