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戏妖孽男〕〔斗朱门〕〔星云叹〕〔仙灵历练场〕〔幸得识卿桃花面〕〔爆款娇妻限时购:〕〔婚路漫漫:妻子的〕〔帝国老公狠狠爱〕〔医武兵王俏总裁〕〔霸主召唤系统〕〔帝临鸿蒙〕〔至尊小仙医〕〔豪门专宠:偏偏就〕〔重生蜜爱:霸道祁〕〔无敌娱乐王〕〔重生甜妻:狠会撩〕〔道长你专业点〕〔异世界的大懒人〕〔我可以吊打全游戏〕〔王牌渡灵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哪吒之商周纪事 第51章 刺客
    ,!

    “好美啊!”窦婉在我旁边小声说。

    此刻镣铐加身、怒目圆睁的玉罗公主真的说不上有多么美。尤其是在我见过龙吉这样真正的仙女,还有隗姜夫人、妲己王后这样的绝世美人之后。

    但在我们这群十多岁的孩子中间,包括小倩,包括邑姜,肯定是谁的气质和美貌也比不上她的。

    我散开灵识,去查看玉罗身上的灵力。然后下车来到恶来身边,“她的灵力不怎么高么!她戴着这么重的镣铐,还穿得这样少,怎么能活着走到朝歌?”

    恶来想了想,命令押解的士兵,“将玉罗公主交给我。我把她带到闻太师那里听候发落。”随后叫过亲兵,“请玉罗公主上车。”

    “那上我们的车吧!”洪欣抢先说道,“我们不会让她跑了的!”

    “好吧!”恶来点了点头。“三位小姐,你们有没有什么法宝可以代替公主身上的镣铐?”

    “我有。”洪欣说道,“我有备用的擒仙索。不过除我之外,只有秦完老师和石矶院长才能解开。”

    “那就等到了朝歌,再让石矶院长给解吧!”

    士兵给玉罗卸去镣铐。洪欣抛出擒仙索捆住她的双手,然后把她拉上我们的战车。

    玉罗回头望着恶来,“将军,能不能把我的十二名侍女也带上。”

    恶来闻听一笑,“公主,你的排彻不小啊!”

    玉罗眼圈发红,“将军,玉罗父君兄弟皆已战死。母妃已带小妹自尽。此十二人是玉罗仅有的亲人,还请将军成全。”

    恶来听罢,大手一挥。“好吧!带上。”

    这十二名侍女在俘虏群中其实很好辨认。她们皮肤白皙,身穿一样的衣服。尽管破烂,但勉强可以蔽体。恶来将她们用一根长绳拴在车后,继续前行。

    玉罗靠着栏杆,慢慢跪坐在车厢底板上,浑身在瑟瑟发抖,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士兵的那种锐气。

    我解下身上的白色裘衣,披在她的身上。

    “谢谢小姐!”她说,随后潸然泪下。

    傍晚时分,我们进入方夷都城。位于都城中心的方侯府邸已是一片废墟瓦砾。玉罗缩在战车一角,闭着眼睛,用捆着的双手撑着头。完全不理会外界的景象。

    半夜,我们在离城较远的野外露营,以免受到城内乱军的袭扰。玉罗公主与她的侍女被恶来派人单独关押。我们则仍旧睡原来的帐篷。因为身居战场,我们都和衣而卧。

    夜深人静,我却始终难以入睡。闭着眼睛,不知不觉中灵识再次散开,一直探查到方圆百尺之外。

    在众多的人形光影中我很快找到了玉罗。她处在距离我们不到三十尺的一处账中,蜷缩着身体。

    突然,我发觉有一个暗淡的光影正在以一种奇异的路径接近营区的中心。

    刺客?

    我挺身坐起。

    “你干什么?”窦婉朦胧中问道。

    我没有搭话。灵识中那个光影正在快速跑向玉罗的营帐。

    他要干什么?要劫走公主,还是要杀她?

    公主已经这样,怎么还会有人要杀她?

    不容多想,我翻身钻出了帐篷。只见一个黑衣身影已经钻进玉罗的营帐。灵识之中,玉罗惊觉坐起,而那人已经举起屠刀。

    我猛然甩出乾坤圈。金圈霎那间飞入玉罗账中,只听“铛”地一声。我一把甩出混天绫,缠住那刺客的腰,往外一扽。

    那刺客身在空中,刀却未离手。他反手将刀刃抹向自己的脖子。我快速收回乾坤圈想要去阻挡,却已然来不及。刺客连人带刀摔到地上,鲜血从他颈部喷涌而出。

    玉罗公主从帐中跑出来。因为双手被绑,她没跑几步便摔倒在刺客身边。

    “阿诺!”玉罗喊着刺客的名字。

    “公主,”刺客气息微弱,“对不起。我无法……”随后头一歪,气绝身亡。

    “阿诺!”玉罗放声大哭,泪如雨下。

    此时洪欣、窦婉、恶来和众将以及玉罗的十二侍女都已出账,围在周围。

    “公主,”我问,“他是谁?”

    玉罗回答:“他是我父君的贴身侍卫。”

    “可是他要杀你!”我说。

    “我知道。”玉罗回答。

    “你知道谁想要杀你?”恶来问。

    “是我自己。”玉罗说道,“我给他下的命令,让他来杀我。”

    “可是为什么?”窦婉问。

    “因为我没有勇气自杀。”她回答。

    恶来下令,将刺客妥善安葬。随后召我们几个并命人将玉罗公主带入他的大帐。

    “公主,”恶来问,“你还有没有安排别人来杀你?包括你的侍女。”

    玉罗摇摇头。“没有,她们没有这个能力。”

    “公主,”恶来说道,“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呢?本将军祖上也曾为奴。你活着,至少你的后代还有希望。你死了,就真的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他看向洪欣,“洪小姐,你用擒仙索来捆住公主,是否想借石矶院长之手来救公主?”

    “将军,”洪欣答道,“小女正有此意。”

    恶来叹息一声,“若是普通人家女子,三位小姐自然可以将她领回家自行安置。甚至可以直接放走也不会有人追究。”

    “但玉罗贵为敌国公主,本将军并不能擅做主张。只有大王才能决定她的命运。但愿石矶院长能够说动大王,给公主一个妥善的安排。”

    我走到玉罗身边,搂住她的肩膀。“玉罗妹妹,你的名字本在伏羲-女娲学院女子分院的名单之中。我们本该是同窗。石矶院长曾经承诺,即使你身为奴隶,她也会招你为学员。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她泪眼晶莹地望着我,“哪吒姐姐,谢谢你救了我。我不会再做傻事了。”

    玉罗被带出账中。随后洪欣和窦婉也退出。我有些好奇,“将军,您家不是世代为商臣。怎说也曾为奴?”

    恶来一双眯缝眼看着我,沉吟半晌。“小姐有所不知。吾祖上伯益本为大禹王钦定承袭天下共主之位,终为夏后启所叛。百年后吾祖先随后羿入主中原,驱逐夏王。又百余年后,夏王复辟。吾祖先即流亡西戎。”

    “及至吾嬴姓子孙费氏、黄氏助商灭夏之时,我祖已在西戎多世。本欲归国效力,却为羌人所掳,委身为奴。直至妣辛王后讨伐西羌之时,才伺机逃归中原,效命于先王麾下。”

    他长叹一声,“哎!此事说来话长,不说也罢。”

    两日之后,我们到达游魂关。恶来没有带我们三个去会见太师闻仲及攸侯,而是派人将我们直接送到关尹府的后堂。

    拜见了窦婉的祖母彻地夫人和母亲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窦婉的浴室泡了个澡。好多天腥风血雨、风餐露宿,身上都已经臭死了。

    窦婉的浴池远没有我在陈塘关的那个奢华,也熊多。我们三个在里面显得有些拥挤。互相望着对方白皙的身躯,我们没有像刚从朝歌出来时那样嬉戏打闹。这几日的所见所闻实在让我们心情有些沉重。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前堂碰到恶来。却见他走路一瘸一拐。

    “恶来,”窦婉直接喊他的名字,“你怎么了?”

    “唉!别提了。”恶来摇头叹息,“我叫闻太师打了板子!”

    “为什么呀?”窦婉问。

    恶来捂着屁股,“有人告我纵容部下抢掠。”

    “切!”窦婉说道,“这不是找茬吗?我就不信他闻仲手下就没人抢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恶来说道,“闻太师与我们三嬴姓历来不睦。黄、费二氏他不敢动,自然要拿我开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最强医仙混都市〕〔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