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竹马碗里来〕〔暴力丹尊〕〔百炼求仙〕〔从中武世界开始〕〔神帝归来〕〔星际剑神〕〔土豪修仙系统〕〔金融弑猎者〕〔荣誉之路〕〔晚钟教会〕〔最强灵异大师〕〔世上最乱混穿〕〔极品修仙神豪〕〔我的无限修改器〕〔重生甜蜜蜜:总裁〕〔史上第一升级〕〔这大侠我不养成了〕〔超级工业霸主〕〔重生野性时代〕〔神荒魔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哪吒之商周纪事 第81章 虾夷
    ,!

    “不知哪吒小姐是否有意加入我们协会呢?”悠之问道。

    我低头看着萌袖下面自己的一双光腿,仔细想了想,又抬头看看悠之和森,“教授,如果我确是您所说的穿越者,那么这些穿越者在一起,又能做些什么呢?”

    森笑了,“哪吒君,穿越者协会只是一个穿越者交流的地方。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哪吒小姐可以随时到这里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另外,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悠之、真一和瞳他们交流。”

    “好的!那谢谢会长啦!”我起身告辞。临走时不由得去转了一下那漂浮在一团蒸汽中的地球仪。在那个地球仪上,清晰地勾勒出了七块大陆的形状,与前世记忆中并无差别。

    然而,当我仔细地看上面的标注,我惊奇地发现,上面居然准确地标注出了玉虚宫、碧游宫,还有朝歌以及未来的丰京位置。

    这是么意思?

    等悠之陪我走出大楼,天又下起了小雪。寒气袭来,刚刚恢复些温度的大腿又重新暴露在寒风中。我不由自主将手遮挡在冰凉的大腿根前面。一旁的悠之瞄了我冻得有些发红的腿一眼,“小姐的腿真的很漂亮!”

    我脸一红,没有理他。

    我心里不由有些踌躇。今天的事情,如果是发生在大商的不论任何地方,如果是我的同胞建立了这个协会,我都会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地答应。但是这里不同。前世留给我的那些有关后世的记忆,让我对这些充满野心的东瀛人不得不抱有警惕。

    回去的时候,正赶上院方给我们配发冬季的大衣和长靴。大衣也和制服、室外运动装一样是深色,而不是我喜好的鲜艳颜色。

    我赶紧把它们都穿到身上,以便遮盖住一直袒露在外的大腿。虽然说,我的腿并不怕冻,但这并不等于我没有冷的感觉。而且随着灵力的提升,我的感觉可是越来越敏锐的。

    因为没有穿长筒袜,我的双膝还露在外面,但总比露整条腿好多了。

    雪已经停了。我没有回宿舍,而是信步走向学院大门。从数百级台阶上向下望去,原本浅黄色的沙滩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色。往日时而湛蓝时而碧绿的海面也因为天气的原因变成了深灰色。

    我没有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而是一纵身飞了下去。随着灵力的增长和控制水平的提高,我已经可以只消耗很少的法力飞行很远的距离。

    从海边徜徉到丛林边上,我再一次纵身跃起,飞越一片又一片丛林的顶端。

    林中的大部分树木树叶已落尽。透过树枝的间隙,我看到地面上,有几个当地的原始住民(虾夷人)手持弓箭,在对着半空中的我指指点点。

    我没有在意,继续向前飞去。在一处林间空地上,有一处由石头砌成的简陋建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一时好奇,绕着那建筑飞了两圈,想看个究竟。结果好几个身穿兽皮的虾夷人从林中跑了出来,比比划划对着我大呼小叫。

    啥意思?不让我在这里飞,那我走好了。

    我刚飞出建筑上空的区域,突然几枝石头箭从我前后左右擦身而过。

    干什么?我一下停在距地面十丈高的一棵树上,心里十分气恼。

    又有几枝箭射中我旁边的树杈。我向下看去,只见树下已经围了数十名虾夷人。其中十多个用箭瞄着我。一个头人模样的冲我喊着什么。

    跟船员们混过一个月,我也能听懂几句虾夷语。但那头人的口音实在太重。听了半天,我才听出他是让我下去。

    我想我可能是触犯了他们什么禁忌。

    如果我强行飞走,他们也不能把我怎样。而且他们也不一定真的会射我。但是如果他们真射呢?那我刚刚穿到身上的大衣和里面的运动装岂不是全毁了?

    于是我从十丈高的树上纵身跳下。他们吓得一下子向周围散开。

    在确认我落地并没有摔死之后,他们马上又围拢过来,手中的石箭石枪全部对着我。

    头人对着我十分严厉地说了一大堆话。听得我一脸懵懂。我只听出了学院、出羽这些词,其它的一概没听明白。

    不过,既然他提到出羽学院,而且这里离学院这么近,他们总得给学院些面子,不至于直接把我拉去处理了吧?

    头人一声令下。一个年轻虾夷男子拿着绳子小心翼翼走到我面前。

    就这破绳子还想绑住我?我把手往前一伸,由他去绑。捆完手,他又把绳子绕过我的靴子,来绑我的脚。随后又拿绳子捆我袒露着的膝盖。

    干嘛呀?太过分了。

    他们捆完我的手脚,把我整个抬起,一路前行,进入一处不大的山洞之中,把我扔在一堆干草上面。头人命几个人看守洞口,随后带其他人退了出去。

    这算怎么回事儿嘛!

    我的灵识始终散开。这里离开学院尚不足千丈。学院之外,我没有探到任何富有灵力的光影。我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可是面对这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原住民,我该如何脱身?

    天色渐晚的时候,我听到洞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响,随后是头人和另一个人的对话。那人虽然说的也是虾夷语,但听起来要文质彬彬得多。

    “野村教授!”我喊了一声,“您可来了!”

    野村见我被绑着,看了看头人。头人于是下令给我松了绑。我没有立即起身,而是用手揉搓被绳子勒红的手腕和膝盖。

    野村教授蹲到我身边,“哪吒同学,你白天都做了什么?”

    我眨眨眼睛,“我就是在外面飞行,结果他们向我射箭。我落下来,就被他们抓了。”

    “还说,”野村教授说道,“你飞越了阿伊努人的禁地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我辩解道,“不知者不怪吧!”

    他伸出手,拉我起身。“头人说,将你关在这里,已经施以了足够的惩戒。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这就可以走了?就这么简单?

    随野村回学院的路上,我问他:“教授,您是穿越者?”

    他看着我,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是。你也是,对吧?”

    野村请我到他的研究室去坐坐。我看他的灵力水平也不算高,似乎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也就没有推辞。

    他的研究室在学院内比较僻静的一处所在。他的房间中比较杂乱。除了满眼虾夷人的首饰、物品,就是一大摞一大摞的笔记。不过在他这里有和穿越者协会中同样的一些未来物品,比如沙发,还有茶几、衣架。

    他示意我可以把大衣挂在衣架上。我略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大衣脱下。然后和他面对面坐在沙发中。

    野村大概也没料到我里面穿的是运动装。“哪吒君,”他说道,“你倒很像我前世记忆中的东瀛女孩,而不像华夏来的。”

    “怎么?”我问。

    “我印象中,华夏女孩应该很怕冷的。”

    这老鬼子,也在拿我的光腿开涮。

    “野村老师,”我问,“您的前世记忆,是在什么时候啊?”

    野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似陷入久远的回忆之中。“我前世死去的时候,应该是四十三岁。距现在应该是三千零二十八年之后。”

    “那么老师前世又是哪里的人呢?”

    “前世我应该算是雅玛图人,但是有四分之一的阿伊努人血统。不过我并不是在出羽这里。我的前世出生在你们华夏,现在称为孤竹城的地方。”

    “我十四岁那年,在大小扶桑的战争中东瀛被彻底击败,赶出了华夏之地。于是我随家人回到扶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