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宝可梦大师之从火〕〔我的成就有点多〕〔双枪皇帝〕〔誓约协奏曲〕〔逆流2004〕〔灼魂之血〕〔哈利波特之学霸无〕〔万界之我开挂了〕〔进化与传承〕〔恶魔宠入怀:甜心〕〔竹马宠上瘾:青梅〕〔重生支配者〕〔风水帝师〕〔霸爱欢情:总裁,〕〔万古第一帝〕〔此世破劫〕〔九星天辰诀〕〔女帝家的小白脸〕〔万界独尊〕〔黄泉山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哪吒之商周纪事 6.学园
    ,!

    敖贞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眼看一朵红云从头顶升起,渐渐化作一条淡红色的巨大龙影,覆盖了她本来的身形。“你来啊!”龙影说道。因为体量巨大,声音变得十分低沉。

    “好漂亮的龙噢!”我不由赞叹。低头看看手腕上空无一物。手里没有法宝,赤手空拳能不能打得过她,我心里可没有把握。

    “哪吒,你怎么不出手?”

    “我是来赔礼道歉的,不是来打架的。”我后退两步坐到后面的沙发椅里,翘起二郎腿。“打烂了你宫里的东西,我可赔不起哟!”

    “你敢耍我!”龙影怒吼一声,两个前爪直接按到我的肩膀上。巨大的龙吻距我的鼻尖不到一尺,张嘴就可以把我的脑袋咬掉。

    我挑衅地看着她的脸,“有能耐你来打我啊!我绝不还手。”

    “小妹,别闹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帅气男子适时出现在门口。

    “哼!”龙影缩回,重新现出敖贞的少女身形。

    那男子走到我们面前,“小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客人?”

    “大哥!”敖贞退后,依然忿忿不平。

    又冒出来个大哥?我看看李成。李成也看着我。显然他也没见过眼前的这位。

    “哪吒小姐,我是渤海行宫的主管,敖丙的大哥。”

    “噢!”我问,“你是他的大哥,他叫敖丙,那你是不是叫敖甲啊?”

    他笑了,“小姐,我叫敖辰。”

    他拱手说道,“方才有紧急公务需要处理,让两位久等。不想舍妹无礼,得罪了小姐。万望恕罪。”

    也在这儿装是吧?什么紧急公务,分明就是故意要让我难堪。

    “没事啊!公主跟我闹着玩的。”我懒懒地说道,“大王子殿下,敖丙王子现在究竟怎么样啦?”

    “哦,三弟前日与小姐对战之中伤及椎骨。经过行宫太医诊治,现已无大碍,正在后殿静心修养。敖贞,你带哪吒小姐去看看三弟。”

    我和李成跟随敖贞向后殿走去。路上,我问敖贞:“你哥究竟伤在哪一截椎骨?”

    “尾椎。”她不耐烦地回答。

    “尾椎啊!不是不影响走路的吗?”

    她瞪着我,“你以为是你们人族不长尾巴吗?我们龙族一旦尾骨折断,将无法腾云兴雨,甚至不能掌控方向。若非我哥尾骨已无大碍,我绝不饶你。”

    “至于这样吗?”我不以为然,“大不了,把我尾巴弄断赔给你呗!”

    她勃然大怒,一把向我身后抓来,“告诉我,你的尾巴在哪?”

    走进敖丙的寝宫,这家伙正面朝里躺在床上,只给我留了一个后脊梁。这兄妹三人怎么都这个样,一个比一个能装?

    我坐到他的床边,以尽量平和温柔的语调说道:“敖丙王子,我来看你来了。那天我把你打了。今天来给你赔礼道歉。你原谅我呗!”

    这小子不理我。

    “王子,你不能动了吗?”我问。

    这小子还是一声不吭。还真坚持得住。

    我凑近敖丙身边,“王子,能不能说句话?”

    这家伙,还在给我装。我看看敖贞。她的表情完全像在憋住不笑。

    “喂!小白龙,给本姑娘点面子好不好?”

    敖丙突然翻身坐起,吓了我一跳。

    好美的小帅哥哦!真要打死了确实是挺可惜的。

    “哪吒,你既然是女的!就不会跟我抢小倩了对吧?”

    什么?我腾地一下站起来。这混小子居然敢说跟我抢小倩。即便我是女的,也绝不能让他得手。

    没等我发作,敖贞已经抢过来,“哥,你想什么呢你?身为龙族,居然跑去和人族争风吃醋,丢不丢人啊?你这话要是让表姐听到,还不生扒了你的皮!”

    “我不管。”敖丙执拗地说道,“表姐比你还凶,我可不喜欢她。”

    我听出了这话里的意味。他们口中的表姐想必是敖丙的未婚妻,另一位龙族公主。于是我正言说道:“敖丙,你给我听清了,小倩是我闺蜜,不许你打她的主意。”

    从渤海行宫返回陈塘关的路上,我仍感到十分郁闷。我看着衣服上和龙舟顶棚一模一样的龙族标志,“李叔,我的衣服上为什么会有龙族的标志。”

    李成回答:“小姐,你的衣服是从龙族商行里订购的。龙族会在他们经营的每一件货物上打上他们的标记。”

    我有些不解,“城里就他们一家店铺吗?为什么不从别家购买?”

    李成解释,“小姐身上的洋装来自海外,为龙族商行专营。即使能从别家买到,也一样会有龙族的标记。更何况龙族商行还有老爷的股份。从他家拿东西不用付现钱。”

    “怎么,我爹还有他家的股份?”

    “那当然。”他笑了,“要不然老爷怎么会让他在这里经营?关键在于,这些洋装殷商之地无人能制,也没人知道这些洋装产于何处。老爷或许知道,但他从未和人谈起。”

    “其实不仅洋装,”李成指着自己身上的短打衣裤,“在下这套胡服为老爷参股的另一家商行专营,与真正的胡服也不一样,同样无人知道产于何处。”

    我似有明悟。这些胡服洋装恐怕也都是穿越而来,而父亲本就是穿越之人,必然要设法保住这个秘密。

    李成的衣服上有一个玄武标记。不过在我看来,这种龟蛇缠在一起的诡异标记比起龙来更不讨人喜欢。

    但是敖丙的话却让我感到十分窝火。前世我与小倩青梅竹马。转世重生,我有幸再遇小倩。虽然只有短短的一面,但我相信她的心里是有我的。我绝不能让别人把她夺走。可是我现在男根已失,小倩还会喜欢我吗?

    不过无论如何,我得赶紧回到学园上学,不能再待在家里泡病号。如果敖丙接受了我的道歉,那他明天就会来上学。我得守在小倩身边,不能让他近身。

    第二天,我早早乘车来到学园。从学园门口抬头正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关城城楼。原来这里与那天我射伤碧云童子的院落仅一墙之隔。

    我没有穿头一天的洋装,免得再被敖贞她们讥笑。而是让怜儿帮我挑了一件据说是武丁大王钦定为女子正装的深衣裙袍,外加一件没有任何商行标记的白色裘衣。

    小倩的座位就在我旁边。身上依然穿着那天我看到她时那种样式的衣裤。她看到我,“哪吒哥哥,你平时不是穿洋服的吗?今天怎么穿起华服来了?”

    后面已经有别的女孩笑了起来,“小倩,怎么还叫人家哥哥?没看人家穿裙子过来的吗?”

    屋中一共有三十六个座位。右面三分之一是女孩,而我所在的本是一个男孩的座位。环顾四周,只有四个女孩穿着与我相似的裙袍,其他不论男女,身上穿的多是小倩那种。一眼可见与李成身上的胡服相同的标记。

    “哪吒,”小倩身后的女孩盯着我,“你今天没有穿裤子?”

    殷式裙袍并没有与之配套的内衣裤。我里面只穿了一套洋装内衣。跪坐在垫子上的时候,长靴之上的膝盖自然而然露出裙外,感觉凉飕飕的。

    那女孩与我一样穿着裙袍,裙摆下露出的却是一截长裤。另外三个穿裙袍的也是一样。“哪吒,回头上竞技课的时候你怎么办啊?”

    我顿觉失算。可是事已至此,有什么办法?左边的男生听到那女生的话,纷纷把目光落到我的身上。我立刻扫视回去。他们立刻低下了头。想来原先的哪吒也和敖丙一样是学园中的一霸,没有人敢得罪。

    我看向左后方。敖丙的位置仍然空着。他并没有到。

    “余老师来了!”一位身穿长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走进堂屋。面前的桌案上已经摆好了教材,既不是后世所见的纸质书本或竹简,也不是我想象的甲骨或金属铭文,而是一片薄薄的玉简。上面刻着许多我不认识的古文字。

    “今天我们继续学习《玄鸟》。请大家拿起玉简。”余老师说着,拿起玉简,开始吟诵起来。

    “龙旂十乘,大糦是承。

    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景员维河。

    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虽然不大认识玉简上的字,但是这篇《玄鸟》我早就有印象。现在跟着老师一唱一和,基本上把玉简上的字也都一个一个对了出来。

    朗诵声停下来。我抬头一看,余老师已经走到我的面前。“哪吒,把刚才讲的吟诵一遍。”

    身后立刻传出了窃笑声。看来想看我笑话的不在少数。我凭着记忆,绊绊磕磕地复述了一遍。字是念出来了,可曲调没记住,很快就跑得没影了。引得周围一片笑声。

    我红着脸,“老师,我头几天从楼上摔下来,以前学的都不记得了。”

    余老师眯缝着眼睛满脸笑意。“哪吒,换上女装你的进步大多了么!是不是在家偷着用功啊?上一次你还一句也念不下来呢!”

    啊?哪吒以前学习这么差么?还是李诧学习太好了?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一群衣着光鲜的人出现在门口。领头的是一对身着华丽深衣襦裙的青年男女。

    敖丙兄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圣女之路〕〔惊世战帝〕〔春晓〕〔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武道大宗师〕〔电影世界的魔法学〕〔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