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宇传说〕〔大魔王索隆〕〔暹罗鬼影〕〔战国第一纨绔〕〔火影之医者日记〕〔巫师自远方来〕〔别吃那个鬼〕〔我的王妃我的国〕〔系统的神级小店〕〔斩龙〕〔烈日乌云刀〕〔最佳恐怖片导演〕〔诸天万界监狱长〕〔魔法者之师〕〔焚霜之歌〕〔重生之笑红尘〕〔盛宠令〕〔大清隐龙〕〔秘碟二十一〕〔我假装会异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哪吒之商周纪事 36.飞梭西行
    女子学院原计划招收五十名学员。其中取灵动大赛进入复赛的前十六名。另外三十四名则分配给像墨胎玲这样的诸侯或王室之女。但因为已经有一位公主和三位郡主参赛并进入复赛,还有十五位诸侯之女并未前来。一共空出了十九个名额。

    虽然石矶决定将招生范围扩大到表演赛的前三名。但只有我们和游魂关的九个女孩子留下来。莱夷和薄姑的队员都放弃了名额,她们怕有朝一日会被大商扣为人质。

    妲己、喜媚和玉磬都被聘为学院教授。高兰英和彻地夫人,以及朱佩儿并代表碧霄仙子,也接受了聘任。但只有朱佩儿暂时留了下来。教学任务基本还是要靠原来的教员。

    女子学院的课程设置,礼乐射御,一样不少。当然灵动训练仍然是其中比较重要的部分。不过这些现在与我的关系不大,因为新学员名单上还没有我的名字。

    石矶宣布,对抗赛的前六名在年满十七岁时即被聘为女子学院的教师。不过现在同时符合这一条件的只有邓婵玉和殷娇两人。

    殷娇以自己是玉虚弟子为由拒绝了聘任。她肯定不愿意与石矶共事。婵玉虽然接受了聘任,但因南方战事吃紧,被她的父亲邓侯召了回去。也不知何时才能赴任。

    对于其他四人,我、梅琳、洪欣和窦婉,这个任命则成了一张期票。已经十六岁的梅琳估计腿伤养好之后,差不多就可以上任了。我和洪欣需要等两年。窦婉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天上午,我基本上在房中闭门静思,没有去上课。下午,北扶桑学院的原久美教授受石矶和邀请,来为新学员上一堂灵动课。我被找去为全体学员做演示。石矶老师说我明天就要远行,再不用就没有机会了。

    我和所有学员都换了高叉紧身衣,一时间满眼五颜六色的长袖和裸腿。墨胎玲穿上体服显得更加凸凹有致。邑姜也不再显得那样纤细,已经十七岁的她腿上其实还是很有肉的。

    当晚我没有要求和小倩同睡。她也没有别的表示。分别在即,我躺在床上反思自己与小倩的关系。其实我对小倩的感情,多半源于对于我前世青梅竹马的同学小倩的记忆。与我眼前的高玉倩并不是一回事。而我在她心目中又是怎样的呢?是不是仅仅是一位可有可无的闺蜜呢?

    第二天早上,石矶来到我的房间。“哪吒,今天你就要随太乙老师上昆仑山了。我以前听太乙说,玉虚宫所在昆仑山顶乃极寒之地,比你的家乡陈塘关要寒冷得多。身上应多穿些衣物。”

    我问:“那露腿的衣服是不是都不能穿了啊?”

    石矶笑了,“我想是这样。主要倒不是因为冷。玉虚分院对于女姓的歧视众所周知。处于众多男弟子中间,你最好打扮得中性一些。”

    “如果太乙能帮你争得内院弟子之位,入内院就读。那当然最为理想。万一争不到,也不必太过挂怀。”

    不多时,太乙老师来到学院里面接我。与石矶和众同窗告别之后,我随太乙跨过淇水,来到黄河渡口。姜尚已经等在那里,身边还放着一堆行李。

    “老师,我们坐船去昆仑山吗?”我问。我知道黄河确实发源于昆仑山脚下。可是坐船去是不是太慢了?

    太乙笑了,“怎么会?为了此次聚会,玉清院长专门派出一艘飞梭。此飞梭会以船形停于渡口。待离岸幻化之后,即可飞上天空。”

    “那老师,我们乘飞梭直接飞上昆仑么?”

    他摇了摇头,“平日玉虚弟子往返昆仑均是凭借自身法宝。只有在聚会之时,才会派出飞梭。飞梭一出,自然要物尽其用。”

    “原计划飞梭由九仙山你广成师伯召唤,途经朝歌拉上你子牙师叔,再赴太华山你赤精师伯处。或由普陀山你慈航师叔召唤,经道行师叔处再至朝歌。”

    “现你广成师伯、赤精师伯均已提前出发,慈航师叔又准备单独前往。故将飞梭起点置于此地。不过路上仍需经停终南山、青峰山、五龙山等方可到达。全程需要三个多时辰。此间,你可以见到你的三位师叔及师兄弟,包括你的大哥金吒。”

    他又转头去问姜尚:“姜老弟,你怎么带了这么多的东西?你还能送出什么师尊看得上眼的礼物?”

    “这不是我送师尊的礼物。”姜尚说道,“这些都是镇国公夫人托我带给她公子的。”

    “哦!”太乙点点头,“不过,殷洪不是也去么?镇国公怎么不让他外甥带啊?”

    姜尚一笑,“殷洪怎么说也是王子,怎么好让他劳力呢?我老头子以前不过一卖酒的屠夫而已,当劳力岂不是更好?”

    “呵呵!就别提你当屠夫那事了!身为玉虚弟子,别人对酒肉避之唯恐不及。你倒好,不光贩卖酒肉,还杀生。令师尊颜面何存?”

    “那我该怎么办?我要不做这生意,全家都得饿死。枉师尊说我仙道难成,只可享人间富贵。可你看我那师弟申公豹,师尊虽斥他才疏学浅,却在朝中混得风生水起。”

    说话间,几辆马车来到渡口。正是殷洪王子和他的姐姐娇公主。

    “见过两位师叔。”

    “王子、公主。”

    见礼过后,姜尚对太乙说道:“师兄,人已到齐。召唤飞梭吧!”

    “好!”弹指之间,一艘通体白色的船体幻化于河水之内,缓缓靠近了码头。那艘船体的样子,很有些像东海龙舟。

    “姐姐,”殷洪问道,“你真的不去吗?”

    “不去。玉虚宫向来排斥女子。我去不是自取其辱?请转告我师傅,待他回到九仙山,我再去看他。”

    殷洪看看我,“你看哪吒不是也去?”

    殷娇白了我一眼,“她去了也是白去。师傅连我的内院身份都不给,又岂会给她?”

    飞梭上的空间很大,除了前面的公共区域,每人在后面都有独立的舱室。太乙将我安置在最后面的小舱室之中,对我说了句:“殷娇的话,你不必在意。”便离开了。

    舱壁呈现乳白色,依稀可见飞梭外的景物。片刻之后,飞梭开始吞云吐雾,腾空而起。因为我的舱室在最后,周围的船体始终包裹在一片翻腾的云雾之中,看不清外面的景象。

    我端坐舱内,闭上眼睛。默默感受飞梭之内的灵力。前舱之中,两个老头子和小王爷在一起,大概在陪着他说话。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嫉妒的。前世记忆中,这位小王爷就没什么好命。今世以他这尴尬的身份,命也好不到哪去。

    诶?墨胎玲前几天不是一直和他眉来眼去。今天怎么不来送他?没看上他?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快意。(是不是有点阴暗哪?)

    半晌之后,灵识之中他们三人都回到各自的舱内。我实在坐不住了,跑到了前舱。

    原来前舱的舱壁外面云雾并不是那么浓密,可以清晰地透过舱壁看到外边。

    下面蜿蜒曲折的大河流过土黄色的大地。千沟万壑之中夹杂着点点深绿色。更远处则是一片崇山峻岭。前世我没有乘过飞机,不知道那是否就是这种感觉。

    一个时辰之后,飞梭已飞越了太华山,到达终南山玉柱洞外。一位道骨仙风的老师领着一个看来年龄比我还小的男孩走上飞梭。那男孩面色发青,但模样还不赖。这就是玉虚外院教授云中子老师和他的弟子雷震子了。

    这孩子是西伯姬昌五年前收的义子,据说也是姜姓。于是喜欢认亲的老姜师叔立刻与他套上了近乎。

    飞梭腾空而起。下方掠过一座城墙异常高大,看起来十分坚固的城池。

    “师叔,”我问云中子,“这是哪里?”

    “这是崇国的都城。”他回答。

    “就是那个崇侯虎他们家,是么?”

    “是啊!”姜尚回答,“这座崇城可是西部防守最为坚固的城池。比朝歌都不逊色。”

    “这四周有外敌么?他在防谁?”我问。

    “防西伯嘛!”小王爷突然在旁插嘴,“要不然,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借口大兴土木?”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