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拳正义〕〔异世界宠物店〕〔跨界闲品店〕〔开启一九九五〕〔逍遥大亨〕〔十日怪谈〕〔花都校花的近身保〕〔网游之创世降临〕〔创始道纪〕〔护妻军少,花样宠〕〔医女酥手遮天〕〔中国密电码〕〔盛唐里的江湖〕〔腾龙战帝〕〔DC暴君〕〔华娱大时代〕〔史上最强手机地图〕〔穿越醒了搞事情没〕〔最强都市神兵〕〔放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哪吒之商周纪事 第157章 动用私刑
    姬奭一笑,“小妹,你读过大周的律例吗?”

    我摇摇头。我哪来的闲心去读那个?

    他沉吟片刻,“其实大商的律例也是一样的。私下里有一个通俗的说法,叫同罪不同刑,同刑不同罚。譬如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主人和仆人,贵族和平民,犯了同样的罪行,刑罚都是不同的。”

    “现在加害者是一名男性侍卫,他的身份是士兵,高于普通的平民。而被害者是刚刚赎身不久的女奴,身份要低微得多。即便是加害者直接将被害者杀死,刑罚也不会重到哪里去。更何况是被害者自杀。”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认定的这一加害过程,除了死者生前所言,还有什么能够证明?如果那名侍卫不认,我便没有办法认定。而我也不好为了认定一项轻罪而对他施以重刑。”

    “我刚才所说的刑罚,其实是处罚他私下与驻地的女人发生关系。这个结果,恐怕不能令你满意吧?”

    我的手开始发抖,随之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大腿、膝盖发展到肩肘,直到心肝。

    “小妹,你怎么了?”姬奭看到我的脸色,关切地问。

    “我想杀人。”我低声说。

    “冷静些,小妹。”他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虽贵为公主,杀人也还是要承担责任的。”

    “那么告诉我,如果我杀死一名士兵,要承担怎样的责任?”我问。

    “小妹,”姬奭说道,“就为了一名侍女,值得吗?”

    “值得!”我说,“奭哥,对于小妹来说,她是我聘来的教师,是我的朋友,不是一名普通的侍女。如果我的教师都可以被人随意jw而不承担任何责任,那我这个院长的颜面何存?”

    姬奭说道:“要知道,这会给你造成很多麻烦……”

    “奭哥,你知道的,小妹现在什么也没有做过,却不断有人在找我的麻烦。那么多一个麻烦又能怎样?”

    姬奭看着我,半晌说道:“好吧!我会知会四公子将涉事侍卫立即拘捕。三日后我会公开判他逐出军队。不过小妹,”他说,“杀人可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你在战场上杀惯了人,在这里是不行的。”

    “好,奭哥,”我微微一笑,“我答应你,不杀人。”

    我走的时候,腿还有些不听使唤。姬奭关切地问:“小妹,严重不严重?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用,谢谢。我走一走就没事了!”

    “小妹,你可要保重仙体哦!”姬奭一笑,“大军出征之时,还要靠你哩!”

    三日之后,我穿了一身平民女子的衣服,独自来到廷狱大堂之外。出乎我意料的是,姬奭是一次性对数十名违纪的士兵做出判决。每人当庭十军棍,然后逐出军队。那名侍卫自然也在其中。

    从远处看,那名侍卫的面貌极其普通,甚至给人颇为懦弱和善的感觉,丝毫也没有qj犯的样子。

    一刻钟之后,我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堵住了这家伙。本来他一直在用手揉搓刚刚被军棍打过的屁股,见到我之后,便把手放下,暗含阴冷的眼里显露出一丝笑意。“小妹妹,有事吗?”

    我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这还比较符合我的判断。于是我微微一笑,“小哥,你认识我吗?”

    他看着我,“小妹妹,你好像是……”

    “你还记得半个月前投水自尽的那位女子学院助教吗?”

    他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公主……”

    我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现在本公主就带你去看她!”

    “公主!”他拼命挣扎,“冤枉啊!公主。是那小妞先勾引我的!”

    我当即怒了,“你再说一遍!”我猛一抬腿,顶到他的胯部。只听“咔”的一声,不知道弄断了他的什么地方。当时他就不言语了,整个身体垮了下去。

    我把他四马倒团蹄捆了个结实,然后一直拎回了女子分院。

    院中的学员和侍卫们纷纷过来围观,“这不是……”后半句都没有说出口。玉罗和四名助教远远地看着,谁也没有进前。

    “你们让开!”我把这家伙拎到广场边的小树林,三下五除二扒光他的衣服,绑在一棵树上。只见他的下身因为遭受我的一击,已然血肉模糊,不成样子。

    我在距树三丈开外划了一个圈,下令十名侍卫严加防守,不准任何人的身体入内。随后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独自回房休息去了。

    半夜,我只穿了内衣裤上外头转了一下,确认室外的温度还不至于把那家伙冻死,便回房接着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的专门侍卫来报:“那个人恐怕不行了!”

    “冻的吗?”我问。

    “不只是挨冻。那些学员都拿他当成靶子。昨天公主下令不许任何人身体进入圈子。那些学员就在外面操控法宝去攻击。不会操控法宝的就直接撇石头。打得那家伙浑身是血,都成血葫芦了!”

    侍卫说这话时的口气,显然还在对我那帮学员的凶蛮心有余悸。

    我也有些吃惊。虽然我昨天的话有暗示的成份,但没想到她们会反应得这么迅速,与她们前一阵一致罢课如出一辙。看来我真得重新审视我这帮小姑娘了。

    “那玉罗老师和四位助教……”

    “她们一直躲在屋里,连看都没看。”

    “哦!”这我就放心了。

    于是我下令给侍卫,“给他穿上衣服,送他回家!”算是出了我心中这口恶气。

    不久之后我便听说,那家伙回家之后,没到中午就咽气了。

    很快就有人把我告到了刑狱大堂。这件事很快就在西岐城成为街谈巷议的谈资,掀起了轩然大波。

    姬奭例行公事,对我发出了传票。我则以病重为由拒绝了出堂。不久,便听说姬奭已将案情上报给侯府,有周侯亲自定夺。

    又过了些天,姬旦跑到公主府来,对我宣读了由周侯亲自签发的处罚诏令。

    “……大周三坛海会公主哪吒,动用私刑,致人重伤。按大周律例,特处禁足三月,于公主府内闭门思过。罚俸半年,用以赔偿受害者家属……”

    这就完了?

    其实没完。因为我的六十多名学员这有五十多人参与了对那名侍卫的暴力,其中不乏各国公主和贵族女子,使西岐人充分领略了女子分院女孩的凶蛮。姬旦迫于压力,宣布暂停所有的灵力课,加派六名教师,全面培养学生的礼仪。

    对我的禁足令其实只是宣布一下而已,并没有谁来真正监督。不过我也无意违反。因为神经痛的发作,接连二十天的时间,我几乎连房门都没有出,整天趴在床上,真正成了一名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一生为你空欢喜〕〔凌天至尊〕〔回流大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