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松花+粽子的故事+〕〔一切从纳兰嫣然开〕〔灵武帝尊〕〔木叶的不知火玄间〕〔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带着王者荣耀系统〕〔我家学生能改变历〕〔恶魔就在身边〕〔道门振兴系统〕〔武极神话〕〔谋爱成瘾,冷少的〕〔玄医归来〕〔鹰掠九天〕〔都市神龙进化系统〕〔都市至尊狂兵〕〔细胞修神〕〔符箓封神〕〔靳家有妻初养成〕〔甜妻有喜,霸道帝〕〔漫威之无限人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哪吒之商周纪事 第234章 死去活来墨胎玲
    “那总得有人去劝才成啊!”邓婵玉说道,“我和他们都不熟,没法劝。还得你去跑一趟。”

    “好,我去!”我急忙顺着邓婵玉所指的方向,向墨胎玲所在的院子跑去。

    刚进院门,就见苏忿生被苏侯义子苏全忠和几位家将拦着,口中还在骂骂咧咧,什么“贱-人、荡-妇”之词不绝于耳。简直斯文扫地。而苏侯却不见踪影。

    “喂!”我喊了一声。几个人立刻停止了吵闹,一齐向我这边看来。

    “哪吒,这里没你的事!”苏忿生说道,“你不要管!”

    “谁说的要杀墨胎玲?”我问,“她可是我的好姐妹。看谁敢动他一根汗毛?苏忿生,我认识你,我手里的法宝可不认识你。”

    我不再理他,独自走进堂屋。只见墨胎玲默默坐在床边,眼中垂泪。衣裳好几处已被撕烂,露出胳膊腿。也不知道是殷洪撕的还是苏忿生撕的。

    墨胎玲抬眼看我,问了一句:“殷洪怎么的了?”

    我盯着她急切的眼睛,“你真的在想他?”

    墨胎玲立刻回避了我的目光。

    “他已经死了,化成灰了!”我冷冷地说,“你不用想着他了!”

    “谁在想他?”墨胎玲抬起泪眼,“我都恨死他了!他把我强掠到这里,让我受尽百般凌辱。我日思夜想,盼着苏公子来救我。终于盼到他来,可是,可是他却要杀我!”

    “真的?”我怀疑地望着她,“不是你自愿跟着殷洪来的?”

    墨胎玲哭泣起来,“连你也不相信我……”

    我默默看着她,“不是我不相信你。我们已有多少年没见?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你们三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知道?”

    我坐到她的身边,“那你现在给我讲一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进入殷洪的帐中?”

    “那还不是因为苏侯。”墨胎玲说道。

    “嗯?”我吃了一惊。

    墨胎玲接着说道:“月前,殷娇、殷洪姐弟带着吕岳、罗宣、羽翼仙等异人来到邢邑,自称受寿王之命前来指挥对鲜虞用兵,却没有出示诏书。”

    “其实苏侯早已接到寿王征讨鲜虞的命令,但一直按兵不动。此时见殷洪姐弟势大,不敢违拗,也担心寿王会因此责罚。但既然没有见到诏书,总不免心中生疑。”

    “苏侯知我在朝歌与殷洪相识已久,情急之下,便差我到殷洪驻地陪他饮酒,以趁机打探虚实……”

    “啥玩意?”我听了,头发都快竖起来。

    我对这苏侯的评价本就不高,现在更是掉落一个层次。这人野心勃勃却胆小如鼠,不仅靠女儿上位,现在连儿媳也要献出去。

    墨胎玲接着说道:“苏公子不在,我孤身一人,本不欲抛头露面。无奈公公苦苦相求,身为晚辈,也只好顺从。谁知那殷洪贼心不死,屡屡纠缠于我。”

    “此次出征,本想可以逃离魔爪,可是公公担心自己被殷洪所害,力劝我随同,以随时探听殷洪的口风。为了夫君,我只能忍辱负重……”

    这都什么啊?我实在是不想再听下去。以前总有人说我单纯。要是再听几次这样的故事,我就不是单纯,而是脑残了。

    我抓起墨胎玲的手,“走,到外面去跟苏公子说说清楚!”

    墨胎玲却不愿意出去,“哪吒,他根本不听我说。”

    “有我在这儿,你怕什么?”我说,“看他敢当着我的面把你怎么样?”

    我拉起墨胎玲就往外走。刚刚走到屋外,却见一个半截人悠然飘入院内,停在离苏忿生不远的地方。

    易丛珊!一身戎装孤悬空中,虎皮短裙下面空空荡荡。“苏公子,你不是说想杀墨胎玲么?”

    易丛珊说着,突然张弓搭箭。“七年之前,我就想杀她。今天我就替你射死她。”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易丛珊,你干什么?”连忙挡在墨胎玲身前。

    “哪吒,你躲开!”易丛珊喊道,“我今天一定要杀她!”

    这时墨胎玲却出乎意料地从我身后跑出来,一边哭喊:“你们都别管。我被殷洪凌辱,早就无脸活在世上。之所以苟活到今日,就为能见夫君一面。既已见到,就让易丛珊公主杀了我吧!”

    就在众人骇然之间,易丛珊箭已射出。

    只听见弓弦声响,墨胎玲仰面倒下。胸口插着一枝箭,立时昏厥过去。

    “阿玲!”苏忿生大惊失色,一下扑到墨胎玲身边,“阿玲!”

    我奔到易丛珊面前,“你在干什么?”一把抓过易丛珊的胳膊,弄得她的整个身子在空中一晃。

    “快带我走!”易丛珊说道。

    我反应过来,顾生不顾死。我立刻抱起易丛珊跑出了院子。

    路上,易丛珊悄悄对我说:“你别担心!我那枝箭是竹箭,她死不了的!”

    “唉!你吓死我了。”我说,“可是她昏倒了啊!”

    她微微一笑,“我在箭头上上了点麻药。一会她就醒了!”

    我把易丛珊送回姬高的房间,“你干嘛要这么做?”

    “你是不是准备了一大堆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想去说服苏忿生啊?现在都可以省了。”

    原来是这样。我真不知该谢她,还是怨她。“哼!你这个家伙!”

    我返回墨胎玲房中,见苏忿生正守在墨胎玲床边,抓着她的手。墨胎玲迷迷糊糊,嘴里喃喃自语。一枝箭头带血的竹箭放在旁边的托盘内。

    苏忿生抬头望着我,“刚才医生看了,伤得并不重,可是她却始终不清醒,怎么会这样?”

    我回答:“易姬夫人的箭头上有麻药,过一会儿就好了。”

    “哦!”他应承道。

    “怎么?不想杀人了?苏公子,”我问,“你觉得你就没有责任吗?苏侯统数十万雄兵,尚且不能自保,你让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自处?”

    苏忿生默不作声。

    从苏忿生那里出来,我却找不到易丛珊了。原来她和姬高双双去了姜尚那里。

    我来到主殿,见姜尚、南宫适、散宜生、姬高夫妇、苏侯及众将都在里面。只听易丛珊在说:“姜元帅,殷洪已死。您该让我们出兵去救援鲜虞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一生为你空欢喜〕〔凌天至尊〕〔回流大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