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誓约与命运〕〔星空远行〕〔火影之黑色羽翼〕〔执掌龙宫〕〔重生豪门:预言女〕〔天价契约:慕少,〕〔叶哥的传奇人生〕〔万能客栈〕〔至尊瞳术师:绝世〕〔如絮飘飞〕〔血染军魂〕〔一路仕途〕〔弃妇当嫁,神秘夫〕〔极品捉鬼小仙医〕〔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魔天〕〔流年绵长不凉薄〕〔英雄依旧噬魂〕〔铁血战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三十六章 万圣节(五)
    一处无人的小巷,老鼠和野猫在垃圾桶上跳跃穿梭,寻找着自己晚间的夜宵,拐角处掩盖着一些纸壳,看起来像是一个流浪汉的居所,只不过它的主人此时并不在家。

    空间发出一阵阵扭曲,一只老鼠吱吱的叫着停了脚步,动物的直觉告诉它们前方有危险,于是不一会的功夫这里的小动物就散的一干二净。

    易嚣和麦迪逊两人在角落中传送出来,晃了晃头,易嚣深吸了一口气,靠在一边的墙上,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些乏力,一晚上的剧烈运动以及魔力精神力的透支使得他也有些吃不消。

    刚刚中了很多魔法,大部分昏迷咒粉碎咒都被抵消了,少部分的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混乱中还吃几道神影无锋,不知道是谁用的。身上的伤口现在还流血不止,好在伤口不大。

    不过总算是摆平了这件事,这些魔法部的家伙不会追过来,美国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

    他检查了自己的身上,没有留下追踪的痕迹,就算魔法部依旧通缉自己,等下次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可能早就回归了。

    易嚣站起身,不知道麦迪逊有没有受伤,心里想着,但是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就听到了这段日子早已熟悉的语调中传来一句可怕的话语,此时麦迪逊的声音微微颤抖,还有点紧张,和一小许期待。

    “魂魄出窍。”麦迪逊双手握着老魔杖,微微颤抖,站在易嚣的背后。

    易嚣转过头,不明白麦迪逊为什么偷袭自己,他看着麦迪逊,徒劳的张了张嘴,想要发出一些声音。

    麦迪逊不敢直视他的双眼,但是声音却渐渐坚定起来,看到易嚣还在挣扎,“魂魄出窍。”她又释放了一个,声音也从渐渐的颤抖变成了一种狂热。

    易嚣只感觉身体的某种东西像是要被抽离了一般,像是要挖空自己的心底,大股大股的向外涌去。

    慢慢的他停止挣扎,如同中了夺魂咒一般一动不动。

    他平静下来,装作被控制的样子,想要看看麦迪逊要做什么,易嚣不知道信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所以他从不信任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

    麦迪逊看到咒语成功,兴奋的围着他转了两圈,“抬起你的双手。”她说道。

    易嚣点点头,将自己的双手举了起来。

    “非常好。”易嚣从未见过麦迪逊如此高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不过还需要修改一下记忆。”她拄着下巴,“让我们先回家吧。”之后便率先向巷子外面走了出去。

    易嚣在后面等了很久,发现麦迪逊没有其他的命令,也没有回头的意思,似乎只是让自己做她的男友。

    “咳。”他清清嗓子,叫住了走在前面的麦迪逊,“这就是你的目的?”

    “你!你没有被夺魂咒控制?!”麦迪逊听到易嚣的声音非常惊讶,转过头来,脸上不知道是混合着失望又或者是轻松。

    “这是我的魔杖。”易嚣静静的看着她,没有生气也没有质疑,一如既往的平静微笑,“虽然不用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属于我,而老魔杖一般只会听从一个主人的控制。”

    “是么。”麦迪逊的语气也平静下来,“原来你一直在防备着我。”她摇了摇头,“是啊,你怎么会想不到呢。”

    她想到了离开学校前他塞到自己手中的魔杖,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对自己的防备,“你对我根本不在意是么。”

    “不,只是,这段时间以来我都被某些事情弄的神经质了。”易嚣叹了口气,突然抬起头,看着麦迪逊的眼睛,带着一丝摄魂取魄的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麦迪逊很平静的看着他,没有一丝退缩,也没有一丝犹豫,“我喜欢你。”

    易嚣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她接着说道,“你总会离开的,我不想让你离开我。”

    “这么简单?”易嚣有些不可置信,但是摄魂取魄的反应告诉他麦迪逊说的是实话,他有些不理解她的做法。

    “是我的,我会不择手段。”麦迪逊轻轻地说。

    易嚣疲倦的揉揉额头,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正确的选项是什么,自己应该接受还是放弃,就像她说的那样,自己总会离开。

    分离总是会带来痛苦,虽然自己没有品尝过,但是他不知道对于麦迪逊来说,什么样的选择对她才是正确的。

    “你要怎么做,杀了我么?”麦迪逊反问道。

    “不。”易嚣摇摇头,他做出了选择,“实际有更实用的方法。”

    “一忘皆空?”

    “迷情剂。”易嚣咂咂嘴,“我是指这个,我记得我给你的魔药学中有这个东西,它要比夺魂咒的效果好。”

    “你是说。。”麦迪逊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惊喜。

    “是的。”易嚣说道,“我说是的,我也很喜欢你。”

    。。。

    夜已深。

    易嚣没有带着麦迪逊回家,而是找了一个无人别墅搬了进去,在四周布下了驱逐咒,如果不是巫师的话,就算房子的主人来了,他也会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而对房子视而不见。

    袭击一直从晚饭时间折腾到午夜,最后的追击战中易嚣受了伤,好在防御的比较及时,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

    现在可以休整一下了。

    烟魔法造成的伤口不会自行愈合,而且很多治愈魔咒也没有用,只能配合特殊的魔药药剂,不过易嚣洗劫了整个霍格沃茨,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从口袋中掏出了瓶瓶罐罐坩埚材料,开始熬制起愈合魔药。

    霍格沃茨的魔药学是最神奇的一种魔法,很多绝症和致命伤在魔药面前都要饮恨而亡。

    虽然这是易嚣第一次制药,不过如同机器般精准的大脑让他很完美的制出了药剂,效果刚好,就是不好也不差。

    饮下了难喝的药剂,易嚣长出了一口气,陷在沙发里发呆起来。

    “好吧,我去洗个澡。”麦迪逊拍了下沙发,语气轻快地说道。

    “嗯。”易嚣不在意的点点头。

    “要一起来么?”她的眼中满含笑意。

    “不了。”易嚣低笑着抿了抿嘴。

    “好吧。”麦迪逊无趣的走开了。

    易嚣再次思考起今晚发生的事情,该死的事情总是赶到一起,袭击,联系,夺魂咒。

    实战魔法方面,必预想的要好很多,精神力和魔力的结合带来了一种质变,这种质变凌驾于单独两种的力量之上。

    在没有魔力干扰的情况下对付一群骑士可以使用经典的风筝战术,如果以后有了跟好的防备魔法,随时进行瞬移也是可以的。

    女巫的那种瞬移不需要准备,也没有延迟,要比移形换影好得多,可惜自己不能使用。

    只不过最后出现的那个苦修士比较麻烦,一种特殊的力量,自己这方面的经验毕竟还是很少。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巫师有着足够天赋的话果然是一个高的职业。

    但是如果回不去的话这一切又有什么用,自己总不能一直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厮混下去,而且自从来了这里就一直流年不利,偏偏很多事还是自己自找的。

    易嚣眯了眯眼睛,他一贯不抽烟,但是此时他倒是想点上一支。

    不过这很有趣啊,他低低的笑了笑,自己又经历了几种从未有过的感情经历,记下来之后以后再碰到总情况就可以进行判断了。

    如果要说出名的话,自己已经办到了,他仔细的梳理起来,但是没有任何提示,不管是知名度不够还是声望值什么的。

    提示,他默默念到,或许根本没有提示呢,自从自己来到这里什么也没接到过,那么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了什么而达成目标。

    他扶住额头,把身体埋在沙发里。

    墙上的吊钟一分一秒的走着,或许是今晚太过疲倦了,过了不一会,沙发中就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易嚣渐渐沉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