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逆天九小姐:帝尊〕〔大明闲人〕〔狼王的娇宠〕〔婚路遥遥,遇源而〕〔娇女有毒:腹黑王〕〔药田种良缘〕〔雷武〕〔玄医枭后〕〔总裁大人,我不约〕〔暖婚似火:顾少,〕〔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修真之药武扬威〕〔重生之都市无上天〕〔诱爱娇妻:老公宠〕〔网游之荣耀神话〕〔宇宙学哲学笔记〕〔职业圣殿〕〔阴阳师之借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三十九章 回归
    易嚣愣愣的看着台上,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高傲的小女巫,第一次见面时面对一群滑板的洒脱和不羁。

    “谢谢。”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他看着麦迪逊爬到祭坛之上,看着她慢慢软倒下去,

    她帮助了自己做出了选择,帮助自己完成了魔法,魔法成功了,或许就会达成目标,自己的选择果然没有出错,自己应该高兴才对。

    易嚣勾了勾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

    易嚣静静地站在下面,看着麦迪逊独自面对死亡,神情冷淡,就像当时坦然的面对赫敏等人的质问一样,也如同自己面对巨龙致命的吐息一般,没有一丝波澜。

    自己不在乎生死,任何人的,因为自己不曾拥有过真正的感情,从来没有过,爱情是什么滋味本质上来说我并不知道,易嚣对自己说着,因为我从未爱过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划过一幕幕的画面,她在初次使用成功漂浮咒的欣喜,她抱着自己四处寻找医生时的焦虑,她和奎尼的斗嘴,妄图让自己再也离不开她时的倔强,还有两人在新奥尔良洒下的一路欢笑,还有夜空下两人的飞行,还有很多很多。

    她的一颦一笑,她毒舌一般的话语,易嚣突然感觉有些喘不过气,这是什么感觉?他张了张嘴,俯下身子想要抓住自己的心脏。

    他徒劳的佝偻在一起,恍惚间他碰到了怀中的一件东西,一盒香烟,麦迪逊送给他的,那盒香烟,“不。”易嚣低低的说了一句,“不!!”

    易嚣直起身,想要用魔法将麦迪逊拉扯下来,但是祭台像是隔绝了魔法一般,什么魔法都没有反应,天空中的烟烟越来越浓,复活即将完成。

    “不!!”易嚣怒吼了一声,庞大的精神力喷涌而出,将面前的祭台打了个粉碎,碎木纷纷,飞溅的满天都是,易嚣不管不顾,冲了进去,接住了从空中掉落的麦迪逊。

    天空中的烟烟不知何时散去,只留下一片清明。

    他颤抖着把手伸向麦迪逊的鼻息,她面色苍白,气息游离,易嚣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自己为何拥有了感情已经并不重要了,现在怀中的人才是他的一切,这或许就是感情带来的弊端吧,如果在原来,易嚣一定会将原因研究一个透彻,但是现在他只想麦迪逊睁开眼睛。

    心很难受,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在追逐的失去的感情么,这就是爱情真正的滋味麽,令人着迷,也令人痛苦。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心脏剧烈地跳动了几下。

    “咳咳。”怀中女孩猛地咳嗽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你怎么样。”易嚣紧张的问道,从怀中掏出一大堆魔药,恢复体力的,修养精神的。

    “还不错。”麦迪逊眨眨眼睛,“我爬上去的时候魔法已经完成了,我没有感觉到我的身体被抽取掉什么。”

    “那你。。”易嚣停下动作,看着她,“那你为什么摔倒了?”

    “木质的台子,我还是高跟鞋。”麦迪逊继续用她那种欠扁的语气说道。

    “哈啊。。。”易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她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这么说来,可能这个临时构建的世界有很多地点和自己认知中的有出入,可能有的地点下并没有埋藏尸骨,所以复活的人数比预想得少。

    下一秒钟,麦迪逊从他的怀中掉落到地上,“怎么了?”易嚣疑惑的伸手想要拉住她,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她的身体,她仿佛变成了幻影一样。

    “你说过。”易嚣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说过你没事的。”

    “我当然没事。”麦迪逊皱起眉头,“好像是你出了问题。”

    易嚣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果然是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刚刚一时没有发现,拥有了感情后果然是关心则乱。

    自己的身影开始慢慢变淡,地上的影子也在渐渐消失,易嚣知道应该是魔法成功了,看起来自己已经构成了回归的条件。

    他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刻的体会,复活咒的成功使得他和这个世界都紧密联合在了一起,这个世界之上仿佛附这一层薄膜,易嚣知道这就是复活边境,有它的存在,这世界上会受到复活魔法的保护。

    每一个被复活的人只要他想,他都可以感受到,而他也知道每一个被复活的人也已经得知了他的存在。

    “你怎么了?”这次换成麦迪逊担心他了,“我记得你说这个魔法没有副作用。”

    “是的。”易嚣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的样子记到脑海中,“只不过我要回家了。”

    “我们还会再见面么。”麦迪逊的眼圈红了起来,不过她努力克制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不知道。”易嚣摇了摇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就这样,渐渐的,渐渐的,易嚣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直到易嚣消失不见,麦迪逊才无力的蹲在地上,将头埋在裙子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不远处,从沼泽边缘地泥浆中浮出一个浑身恶臭的男子,看样子像是被活埋了好几天一样,正是在原剧中被米丝蒂杀死在沼泽地中的偷猎者。

    “发生了什么。”他迷茫的看了看四周,麦迪逊抬起头,她心情正不爽着,翻了个白眼随意地挥了挥手,偷猎者腾空而起,随着“救命。。。”的尖叫声远去,倒霉的家伙再次栽倒了沼泽地中,挣扎了两下就沉底了。

    。。。

    易嚣感觉自己像是睡了安稳的觉一样,睁开双眼,是坚实的地面,自己正躺在地上,只不过换了一套行头。

    他打量着四处的环境,在久远的记忆中寻找到了记录,自己的确回来了。

    两次穿梭都是在昏迷的情况下,对比了一样,没有初次时的难受,看来最初只是不习惯罢了。

    不远处几张报纸随着微风忽上忽下,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易嚣摸了摸自己的衣服,戒指,怀中的口袋香烟,都在,自己回来了。

    但是心底却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空旷旷的,不知道是在缅怀与麦迪逊的爱情,还是自己再次失去了感情这种东西,他有些分不清楚。

    易嚣掏出香烟,脑海中又浮现出麦迪逊的笑容,还有那段日子的记忆,他点燃了一根,叼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我回来了。”他说道。

    。。。

    就在易嚣完成了他的初次旅途之时,未知的地点,地底深处,一座非常具有科幻色彩的地下基地中无数身穿白衣的科研人员聚集在某个仪器前忙来忙去,突然间,仪器像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为首的一名人员迅速将情况记录下来,之后将信息传递给一旁身着防护衣的年轻男子。

    男子领命后迅速离去,他穿过重重防护的走廊,走过这个像是迷宫一般基地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钢铁门前。

    门打开了,他动作一丝不苟,十分精准的抬腿走了进去。“将军,源点有异变,新的繁衍体诞生了。”他做了一个敬礼。

    办公室非常具有现代化的简约,就如同一个普通的老总办公室一般,如果不是在房间的一角趴着一个双头的恶狼。

    长长的办公桌后坐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他单手撑着脸,嘴中看着一根雪茄,白色的烟气弥漫,遮盖的看不清他的脸。

    他没有动作,烟气之后只传出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找到他,抓住他。”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

    一所别墅公寓样式的学校中的人员也行动了起来,如果了解这里的外人会知道,这是一所罕有的残疾人寄宿学校,只不过这些年来已经不再招生了,但是学校中却依旧有人居住。

    一名打扮像办公室女白领一样的年轻女子脚步不停的穿过走廊,走廊中还有一些其他人在乱逛,各式各样,有像古惑仔一样的小混混,有弱不禁风的学生,甚至还有年老体衰的老人。

    不理会他们,女子迅速走到走廊最中间的门前,她一把推开门,也不管里面的人在做什么,直接说道,“校长,母亲有了新的变故,似乎又出现了一名同伴。”

    房间中空一无人,但是女子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竟然还在等待着回话,半晌,空旷的房间中响起了一种金属质感的回答,“找到他,了解他,如果可以,带他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