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潮水阿正〕〔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总裁爸比从天降〕〔星途璀璨:豪门前〕〔靳少强宠小逃妻〕〔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一胎三宝:总裁大〕〔先婚后爱:老公轻〕〔暖婚似火:顾少,〕〔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农女倾城:腹黑相〕〔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国医狂妃:邪王霸〕〔透视小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十五章 虫魔
    “不不不,这可不对,这可不是一个小要求。”彼曼愣了一下,慌忙说道,“我不能都给你。”他摇了摇头。

    “我的东西也不少。”易嚣这次的话语当中带上了一丝夺魂咒的味道,他不知道对彼曼使用会不会成功,因为他不了解电影中彼曼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所以他才如此谨慎。

    彼曼晃了晃脑袋,似乎要把什么东西赶出去,他抬头疑惑的看了看周围,最后把目光放到了易嚣身上,“哇哦,做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他提醒道。

    彼曼站起身,想要拿什么东西,不过易嚣垂下了手,袖子中的老魔杖顺着袖口滑到他的手上。

    “这个要求很合理。”易嚣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是麽。”

    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气流盘旋在彼曼身上,之后转移到了两人的上空,盘旋,飞舞,消失不见。这次似乎成功了,彼曼迷茫的再次坐下,“是的,是很合理,是很合理,是很合理。”他不住的重复这句话。

    易嚣松了口气,如果再不成的话他就要考虑要不要强行洗劫一下了,不过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动手一个是因为他不知道彼曼的底细,所以循序渐进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是说一些生意上的小手段,另一个则是他不保证彼曼是否有什么特质使得记忆不可以被搜索或者控制。

    不然很多东西他如果藏起来了易嚣就不会找得到。

    不知道会有什么好东西,易嚣搓了搓手,随着彼曼一起站了起来。

    。。。

    半个小时之后,易嚣晃晃的从地下室中走了出来,这次收获不小,一块泛着幽幽蓝光的水晶石头,一个破旧的石板,还有一个烟漆漆的小徽章,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骷髅头。

    还有很多耳熟能详的东西了,奥丁神系和宙斯神系的一些仿制的小东西,不过仅仅是有一些威力的仿制品罢了。

    但是他同时收获的还有一些驱魔方面的知识,古老的猎魔人的手札,日记,又或者猎魔记录,易嚣还在里面翻找到了范海辛的真迹。

    这个真迹彼曼可是藏得非常深,估计连康斯坦丁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易嚣控制了彼曼想来也拿不到这个。

    易嚣找了一家咖啡屋,要了一杯之后坐了下来,掏出范海辛的手札仔细的读了起来,因为地狱神探的剧情比较紧,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易嚣只能抓紧点时间去了解驱魔恶魔方面的知识了,所以他给自己布下了一个忽略咒和几个防护咒语之后就旁若无人的研读起来。

    时间缓慢流逝,不到一个小时,易嚣凭着惊人的记忆和理解能力已经读完了几个著名的猎魔人手札,现在的易嚣已经不是原世界那个根据野史电影了解驱魔的半吊子爱好者了。

    现在再看到一个恶魔,起码易嚣能分得清是什么品种,如何去对付,看到一个习俗和仪式能够联想到具体的事件可能,虽然说世界不同恶魔可能也会有差距,不过恶魔多是源自地狱,而地狱则是同一个地狱,所以相差也不会太多。

    理论有了,差的是实践。

    而易嚣也接到了预想的通知。

    “驱魔人传承载入成功。”

    果然就如同易嚣刚刚担心的那样,很多高等恶魔都有着自己的特性,而且大部分都是免疫来自人界的死亡攻击,巫师也是暂属于人界,所以很多巫师可以对恶魔造成伤害,但是却无法杀死他,只能封印又或者用其他的特殊方法。

    范海辛的笔记上就记载了不少方法,范海辛所处的年代真是恶魔横行鬼怪祸乱人间的烟色年代,所以他留下来的很多方法对于现在消弱了很多的恶魔来说就是致命的。

    仔细的收好这本笔记,易嚣把剩下的咖啡饮尽,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电子表,很晚了,这时候康斯坦丁估计在午夜俱乐部了吧。

    俱乐部的位置易嚣已经知道了,从彼曼哪里得知的。

    。。。

    康斯坦丁确实刚刚从教堂里出来,同时出来的还有安琪拉,不过她的心情实在算不上好,她很爱自己的妹妹,但是现在她死了,是自杀,自杀的人不会上天堂。

    安琪拉不觉得自己的妹妹是自杀,她不相信。

    还有那个讨厌的男人,她想到了康斯坦丁,资料上说明他混在驱魔,鬼神学,超自然等等这种圈子里,不过在安琪拉的眼中这就等同于骗子。

    一个人模人样的骗子,她摇了摇头,再次打开从医院中调出的录像带,看了几遍之后她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今天因为心情差她把录像的时间调前了一点,多出来的傍晚时分,她注意到有一个陌生男子进到了医院,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令她费解的是,这名男子在拐过一个楼梯角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反复对比了几下时间,没有录像上的缺漏,安琪拉思考起来,看来自己明天要去调查一下,这时录像也放到了他妹妹跳楼的地方,“康斯坦丁。”安琪拉愣了一下,她听到妹妹在说话。

    但当她再次重播录像的时候,却没有了这个单词,康斯坦丁,安琪拉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或许应该去找那个男人一下。

    。。。

    不过相对于心中有点小纠结的安琪拉来说,康斯坦丁却遭受到了大危机,那该死的天使,嘴上说着假仁假义,但是一点也不了解人真正的想法。

    一想到自己死后就会下地狱,康斯坦丁觉得如果能和撒旦和解一下的话他不介意这么做。

    不过现在两人已经是死仇了,自己如果下了地狱相信撒旦一定会给自己好看。

    康斯坦丁猛地咳嗽了几下,偻佝着身体,他感觉自己的肺都要咳出来了,还有同样该死的肺癌,这是什么,咳嗽间,他注意到脚上爬过一个奇怪的生物,像是螃蟹。

    水泥路上怎么会有螃蟹,驱魔人的本能让他觉得不对,康斯坦丁伸入怀中,似乎要掏出香烟点上一支,在肺癌爆发前最后潇洒一把。

    “借个火兄弟。”不远处传来一个讨厌的声音。

    虽然和常人一样,但是康斯坦丁还是听出了不对,不知道品种的恶魔,他抓住彼曼留下来的尖叫甲虫,猛地摇晃了一下。

    “吱。。啊!”不远处的人形爆成了一团虫子。

    虫魔,康斯坦丁一眼就认了出来,自己身上没带其他的东西,要对付它除了一口气消灭他们大半个整体以外,就只能跑了。

    但是还没等康斯坦丁迈开步伐,虫魔再次汇聚,一把抓住康斯坦丁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不要多管闲事,驱魔人。”

    各式的虫子蝎子爬满他全身,一条蛇盘出两个孔洞当做了眼睛,康斯坦丁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

    他再次摇晃了一下尖叫甲虫,这种甲虫刺耳的尖叫对于这种恶魔是致命的,虫魔一下子散开,趁这个机会康斯坦丁跑到了马路边上。

    虫子组成的风暴再次把他扑倒在地。

    “吼!!啊!!”虫魔对着他嘶吼,死死地按住他的脖子。

    装有尖叫甲虫的盒子在刚刚被甩到了一边,康斯坦丁伸出手摸索着,脖子被紧紧的卡住喘不过气,还差一点距离才能够到盒子。

    康斯坦丁有些羡慕那个叫做肖恩巫师的能力,起码现在这种场合他就能轻易拿到盒子。

    不过一旁的建筑废料救了康斯坦丁一命,他抓住一个废木板,猛地敲击了一下地面,感受到震动的甲虫再次尖叫起来。

    虫魔散开,康斯坦丁趁机喘了口气,“我可不是你兄弟,你这个丑八怪。”

    -------------------------

    上三江了,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吧,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